【小小说】李义山/祖坟

【小小说】李义山/祖坟

【小小说】李义山/祖坟 铁生头耷拉着,短短的头发,已经有些发白了,还能看出一股子倔劲儿。 生活的重担,将他显得有些粗大的骨骼,狠狠被磨砺了一番。他的一双大手长满了老茧,他总是喜欢轻轻地将双手对搓着。 他现在又用这双手摸着他老婆隆起的肚子。 突然

【小小说】愚叟/悬念

【小小说】愚叟/悬念

【小小说】愚叟/悬念 公元二零一零年三月的某一天。 梦中的陶胜文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的。因为他向来睡得很沉,所以把手机铃声调成旧式摇把子电话机的声音,虽然没有一点乐感,但响亮刺耳,振聋发聩。 看屏幕显示凌晨两点一刻,还是个陌生的号码,他

【小小说】郭孟收/花嫂

【小小说】郭孟收/花嫂

【小小说】郭孟收/花嫂 在乡间,男人叫什么名字,他的女人便被称为什么嫂了。但花嫂男人的名字跟花却扯不上任何干系,因为十里八村还没听说哪个男人叫花的。而花嫂自己是不是叫花也无人知晓。人们也懒得追询,几十年就这样叫下来了。即便刚上学的毛伢崽也一

【小小说】王迅/留守校长

【小小说】王迅/留守校长

【小小说】王迅/留守校长 柳成荫是旮旯村梨树拐小学的最后一届毕业生。而且也是梨树拐小学本届的唯一的一名毕业生。 自此,梨树拐小学只剩下了空空如也的校舍,以及那个被历届毕业生背地里唤做老保姆的校长。 校长是本地人,那年,他师范毕业时,本来是要分

【小小说】李丹丹/今天是你的生日

【小小说】李丹丹/今天是你的生日

【小小说】李丹丹/今天是你的生日 叮铃铃、叮铃铃,正在疫情防控卡点执勤的民警何强的手机铃声响了,何强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是妻子刘丹丹的呼叫。喂,刘丹丹,有事吗?何强接通了电话。 爸,我不是刘丹丹,我是圆圆。电话那端传来女儿稚嫩的声音。哦,

【小小说】韩峰/防身左轮

【小小说】韩峰/防身左轮

【小小说】韩峰/防身左轮 听说,热兵器能壮胆。为了壮胆,叶家老爷买了一把左轮手枪,随身携带用来防身。此洋玩意价值不菲,叶家老爷整整花了130担小米才从一个老外商人手里换到的。到手后,好几天叶家老爷在手心里反复把玩,一边摩挲一边思付,为什么叫左轮

【小小说】王斌/偷树

【小小说】王斌/偷树

【小小说】王斌/偷树 偷树了,偷树了天还没亮透,田财老婆的叫声就像一把锋利的杀猪刀,刺得人耳膜生痛。大半个村子的人都被吵醒了。 田财家被偷的树是栽在田坝里的那些水杉树。水杉树都已栽了三四年,根根都有大土碗口大

【小小说】吴华/粉红色梳子

【小小说】吴华/粉红色梳子

【小小说】吴华/粉红色梳子 关上房门,他一个人坐在书案旁。 书案上乱七八糟的试卷,堆得一塌糊涂。 他慢慢地把这些刚考过的试卷,一张张按考号理整齐,放在书案一角。 无意中一侧头,床头花被毯上一把粉红色的塑料梳子吸引了他。那梳子不大也不小,恰到好处

【小小说】大器/老甲老乙和老丙

【小小说】大器/老甲老乙和老丙

【小小说】大器/老甲老乙和老丙 卫庄村有三个老头,一起到县医院做健康检查,检查结果出人意料:都得了癌病,都患了不治之症。 这下人们都惊讶了,这下人们都奇怪了。这消息很快传遍了全村,传遍了全乡,也传遍了全县城。 我是个好奇的人,我很好奇,我怀着

【小小说】魏海亮/升官术

【小小说】魏海亮/升官术

【小小说】魏海亮/升官术 我接到彦征晋升为局长后的宴请电话,心中着实高兴。感谢他这么多年了,还不忘同窗之谊,还看得起我这个机关的小职员。 我和他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同窗好友,他似乎天生就是当官的料。同窗期间一直被班主任委以班干部,没想他走向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