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臣欢膝下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3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 《臣欢膝下》作者:夏慕凡【完结】 ☆、楔子 沈容和常常在想,上辈子他一定是欠了龙祁钰很多很多的银子,导致他这辈子拼命为他做事还债。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

《臣欢膝下》作者:夏慕凡【完结】

☆、楔子

沈容和常常在想,上辈子他一定是欠了龙祁钰很多很多的银子,导致他这辈子拼命为他做事还债。

十五岁,他为他放弃韶华时光,为他缜密筹备皇图大业;

十八岁,他不惜亲手葬送不求回报爱慕着自己的人,只为他夺得兵权;

二十岁,他为他排除一切障碍,助他夺得皇位,谋得天下;

直到二十一岁,他还要为他挑选皇后,亲手将他送进洞房花烛夜……

他将最美的年华统统给了他,偏偏那人始终假装懵懂不知。

门外大雪簌簌落下,他脸上一片苍白,就这样站在金殿中央静静凝望着坐在那个龙椅上的男人,眼中无波无澜,平静到让人觉得可怕。

“臣说,臣要辞官。”

不卑不亢地迎上那人的视线,沈容和重复道。

龙椅上的男人皱了皱眉,又很快恢复平静,淡淡地说:“准奏。”

语落,满殿的宫人们皆用不敢置信的眼神望着皇上。

不等沈容和跪地谢恩,他狭长的眸中掠过一丝寒芒,继续道:“走可以,但是要先喝了这毒药。”

顺着他的视线,沈容和看到刚刚进入大殿的小太监,手中的托盘上盛放着一碗药汁。

“除非你死,否则朕绝不让你离开。”冷冽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寒彻入骨。

相比于其他人的恐惧与震惊,沈容和瞳眸中没有丝毫的讶异与愕然,仿佛即将喝下去的不是断肠毒药,几步走到小太监面前,伸手端起托盘中的药碗,几乎是想也未想就仰首一饮而尽。

他抚着龙案的手猛地收紧。

“砰——”

白瓷碗摔落在地,碎片四溅,伴着几点星星点点的药渍。

满室无声。

雪越来越大,金殿里一片静谧,只有沈容和叹息般的声音缓缓落下。

“这样,臣可以离开了吧。”

☆、第一章

元和四年,秋。

大龙朝帝都龙城地处阴寒之地,尔今不过十月中旬,天空中就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

安豫王府里,龙祁钰裹着厚厚的棉被,暗地里狠掐了一把书童喜儿的手臂,痛得他嗷嗷直叫,才肯定眼前这并非自己的幻觉。

要说为何……

向来听见他声音就横视,见到他影子就斜视,看到他本尊直接鄙视的沈容和,此刻居然规规矩矩对他鞠躬道歉!

龙祁钰宁可相信,明日天上会掉下一块陨石把安豫王府的屋顶给砸个大窟窿,也不信这事儿。

事情的起因,皆源于两日前的孟河灯会。

龙祁钰和国子监几个同伴一起去观灯,在河岸边遇上了沈容和几人。左手边是河,右手边是石壁,中间挡着个碍眼的瘟神,路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过,两人自然是谁也不肯让路。

一个是当今皇帝的亲叔叔——安豫王的儿子,一个是本朝左丞相的公子,其他人默默看着他们吵,都没敢上前插嘴。

两人争执半天,沈容和却忽然对龙祁钰微微一笑,说:“还是世子先行吧。”说着就背靠着石壁,示意他先走。

狐疑地看一眼他,龙祁钰犹豫着走了几步,就在与沈容和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忽地歪下脑袋,那张脸突兀地就靠近了龙祁钰,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结果——

“扑通”一声,龙祁钰掉河里了!

在大雪纷飞的天气里掉进冷冰冰的河里,龙祁钰就是铁打的也受不了。待到一干人将他从河里捞起来时,他整张脸一片惨白,嘴唇发紫,哆嗦着指着一旁的沈容和说:“你……你故意的!”

最后一个字刚落下,他就翻着白眼晕了。

“世子!世子你不能死啊!”随行的书童喜儿哀号着扑到在龙祁钰身上,还不忘控诉沈容和,“你居然害死我家世子!”

沈容和无辜地摊着双手,“我没有。”

“我……我还没死……”后面,半昏迷的龙祁钰有气无力地咬牙。

这厢,书童眉儿双眼冒着星星,一脸崇拜地看着沈容和。“公子,你居然敢整世子殿下!”

“不……”沈容和忙解释。

一句话还未出口,正好转过头的龙祁钰一听这话,浑身直发抖,就是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给冻的。

最后,龙祁钰“死不瞑目”般瞪着眼睛真的昏迷了过去……

龙祁钰很受伤。沈容和很无辜。

他完全不明白龙祁钰为什么突然后退,以至于掉进河里。

连续喝了四碗姜汤,一干奴仆又是生火,又是给针灸活血,在床上躺了两日,龙祁钰才稍微好转了些。

身上盖着棉被,龙祁钰颤抖着手接过丫鬟手中的姜汤,皱着眉头往喉咙里灌,结果还没咽下,就看到害他差点见阎王的“罪魁祸首”,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出现他的房间里!

“你、你还敢来?”好不容易咽下姜汤,龙祁钰颤抖着声音吼。

沈容和笑得温文尔雅,“我爹听说世子殿下掉河……哦不,是得了风寒,特意命我带了些名贵药材,前来探望。”

他本就眉眼生得极好,笑起来时,一双黛墨色凤眸微微眯起,如水的眼波,唇红齿白,弯腰时黑发顺着肩头落下,整张脸更是衬得面如冠玉,颜如舜华。

本来还欲说什么的龙祁钰呆了呆,一口气哽在了喉咙口。

转瞬,龙祁钰忽然觉得不对劲。

和他相看两相厌的沈容和,怎么会这么规规矩矩,还不吝啬的对他笑!

有阴谋!

眼光转悠着落在沈容和手里的大包小包上,龙祁钰暗自琢磨里面该不会装了什么蚯蚓啊,蚂蚁之类的东西。

“沈容和,你手里是什么?”

沈容和看他一眼,“我爹命我送来的名贵药材。”

龙祁钰愈发肯定有古怪。

在国子监半年,他何时见过沈容和这么……呃,温顺的模样,更别说对他软声细语了。

似是看穿他心中所想,沈容和笑得如沐春风,“以前处处与殿下为难都是容和不懂事,还望殿下能不计前嫌。昨日在下得知世子殿下偶染风寒,真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日日思念着殿下,做梦都念着世子殿下……”

呃,他家老爹好像是让他这么说的吧。

想了想,沈容和继续道:“此后,容和必将对世子殿下鞍前马后,走路吃饭都以世子为先,睡觉做梦都会记着世子的大恩大德……”以上,都是我爹的原话。

当然,沈容和没把最后那句话说出口。

龙祁钰黑着脸,好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沈容和,本世子没有断袖之癖……”

“诶?”沈容和一懵,他也没断袖之癖啊!

不等沈容和说下去,龙祁钰铁青着脸看向门口的侍卫:“竟敢肖想本世子,把他给我扔出去!”

被赶出王府,沈容和站在门外一脸愤然,“我哪里有说对他有非分之想了!”他就是想断袖,那也断不了啊!

公子,你哪句话都像是在对世子殿下有非分之想!

一直低眉顺眼跟在身后的眉儿默默扶额。

在国子监,沈容和和龙祁钰是两朵奇葩。

沈容和他老爹沈清和是当朝左相,沈容和继承了他的秉性,自小为人随性,半个国子监里的人都能和他玩到一起去。

至于龙祁钰,他老爹的名头更大,是当今皇上的亲叔叔,安豫王龙裕。安豫王是武将出身,为人严谨,龙祁钰跟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用沈容和的话来说,龙祁钰年纪小小就像个小老头,整日板着脸,不露情绪。

国子监剩下的另一半人,就是和龙祁钰能走在一起的人。

沈清和和龙裕一文一武性子极端,平时就互看不顺眼,他们的下一代也杠上了,沈容和和龙祁钰完全相看两生厌!

清晨第一堂晨课结束的钟声已经过了,沈容和才慢吞吞迈着步子,姗姗来迟。

“沈容和,听说你前几日把龙祁钰给丢进孟河了?”刚落座,大理寺少卿的公子魏商就凑了过来。

沈容和慢条斯理地拿出课本,有些心不在焉,“我没有。”

“这可是刘天宝那小子说的。”魏商笑得贱贱的,一张白白嫩嫩的小脸上满是得意,“你可真是给我们解气,龙祁钰那小子整天那副高傲的样子看着就来气……”

沈容和默,小脸微微抬起,满心忧伤。

其实他有一颗比青葱豆腐还要清白的心,怎么就是没人相信呢。

为了这事儿,他爹这几日每天夜里都拉着他一顿念叨,一脸恨铁不成钢地对他说:“容和呀,你想整他可以,但是你要做得滴水不漏,让人完全不怀疑你才行啊。要是换了你爹我,当时就要借刀杀人,完全不脏了自己的手……”

沈容和对他爹顿时肃然起敬。

不过……

到底是谁说,当朝左相温文尔雅,品性纯良的?— —|||

“喂!”

沈容和正琢磨着他家老爹的话,魏商突然用力捅捅他的胳膊。

顺着他的视线,沈容和看到被一群人簇拥着的龙祁钰。

转头看到沈容和,原本还一脸平静无澜的龙祁钰小脸一黑,冷哼着转开了视线。

沈容和皱着眉,有些不爽。

他都没嫌弃他整天就知道板着一张臭脸,他倒先蹬鼻子上脸了!

越想越觉得不服气,沈容和大摇大摆起身,准备拦住龙祁钰去问个子丑寅卯,熟料,刚起身就被魏商无意中伸出的脚给绊到——

“哇啊~”

身子不受控制地倒下,沈容和一脸惊异地看着前方刚好走过来的龙祁钰,他似乎也没料到这一变故,正瞪大眼睛不知所措。

完了!

看着龙祁钰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沈容和暗道糟糕,紧闭着眼睛不敢看接下来的惨剧。

“啊!沈容和你小心——”

慢半拍的魏商这才意识到自己绊倒了沈容和,正想提醒他,惊呼声在看到地上两人的姿势后戛然而止。

沈容和他在学堂里一干人惊异的注视下……

扑倒了龙祁钰!

“啵~”

一声暧昧的轻响,柔软的唇碰上脸颊。

围观的人一致倒抽了口凉气。<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