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有座香粉宅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3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嘎吱”一声,老旧木门被推开,陈石梅手中拿着一把散穗糜子扎成的笤帚,进屋弯腰,沿门槛和地面的缝隙细心扫过。 一大早起来,她爹便让她们一大家子人扫尘,石梅平日最不受宠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嘎吱”一声,老旧木门被推开,陈石梅手中拿着一把散穗糜子扎成的笤帚,进屋弯腰,沿门槛和地面的缝隙细心扫过。

一大早起来,她爹便让她们一大家子人扫尘,石梅平日最不受宠,因此扫的是西面废宅。这里是祖宗祠堂,平日晒不着阳光阴晦潮湿,木窗棱上还有虫蛀的窟窿,墙角挂了好些土蛛结的网子。

不过石梅倒是不怕,觉得挺清静,边扫边打着哈欠。

这地方久无人来,积了厚重灰尘,笤帚一扫便起了扬灰,石梅连打两个喷嚏,就听到房内的柱子“咯吱吱”直响,赶紧捂住口鼻。举目瞧了瞧四周,发现屋内柱子大多朽了,她刚刚一路扫过来,也见了好几只大水蚁张牙舞爪地爬过,毕竟是百年老宅了,估计挨不住多久吧。

到了供桌边,石梅想要掸掸祖宗牌位上的灰尘,却在众多牌位后,发现了一个匣子。

这匣子乌木做成,看起来贵重,她伸手捧了一把,挺沉。

也用掸子拍了拍干净,就见匣子上刻着几个字——香粉宅。

这三个字,石梅小时听过。

她们陈家,祖祖辈辈都是做香粉买卖的,如今也是卖着些独门的香料,像什么合香、水香、松柏香……都算是鼎好的,每年还往宫里送不少。就是靠着这些香粉,她们家才成了京城一大富户。

然而,据说到她爹这辈儿已经是没落了,相比起陈家当年最鼎盛那会儿,差太远。

在她祖上,曾经出过一位奇女子,名字叫陈栻楣,和石梅名字谐音,那是人称香粉娘娘的厉害人物。据说她有独门秘技,能配出千种奇香,当时,上至宫廷侯爵下至平民百姓,家家户户都以用陈家香粉为荣。为此,皇帝还赐了一块“香粉宅”的匾额给她,那是何等的风光呀?

只可惜斗转星移朝代更替,那匾额早就遗失了,陈栻楣也已过世了上百年,她的独门秘技早就失传了。

陈石梅拿着那匣子看了半日,好奇,就将盖子打开,只见里头有一个小坛子。

这坛子的料子,与她平日睡的瓷枕有些相似,应该是定窑产的东西,米黄色,小巧精致,盖上雕着两只粉蝶,坛身上则是团花朵朵。

她也没多想,就打开了盖子……只见里头白色的粉末,细细碎碎。

举着坛子到鼻端,陈石梅闻了闻,无味,可鼻子有些痒。再将坛子转过来一看,只见上头一个大大的“奠”字,惊得她抽了一口气。坛子里的粉末被她吸进了一大口……

“碍…阿嚏!”

惊天动地一个喷嚏打出来,石梅就感觉屋子晃了三晃……轰隆一声,塌了。

……

陈家总共四个姐妹,老大陈艳梅、老二陈雪梅、老三陈红梅、老四陈石梅。四个丫头里,最好看的就是陈石梅。

石梅年纪最小,长得极标致,粉脸润唇,蚕蛾眉,杏儿眼,笔挺的鼻梁尖下颏。一笑起来,眼眉弯弯唇角翘,特别讨喜,只可惜最小最好看那个,却偏偏最不受宠。

陈老爷子想要儿子想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陈夫人老来得孕,没想到生下来的还是个姑娘。陈石梅出生没多久,陈夫人还得了恶疾病逝了,因此陈老爷将不满都移到她身上了。幸好陈家家境殷实,陈石梅虽没人疼爱,却也没饿着累着,活得挺自在。

……

等陈石梅再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身上疼得厉害,背上也重,似乎被什么压了。

四周一片漆黑,有些糊烂的臭味。

她想了想,大概被压在房子底下了,这可不得了!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手脚都没断,手上还拿着那个坛子呢。

她奋力往前爬,遇到了什么阻挡,便推一推……也不知道爬了多远,只听到“哗啦”一声,眼前出现了光亮。

强光刺目,陈石梅赶紧闭眼缓一缓,外头干冷,带着那么点清雅花香,她深吸一口气。

“夫人!”

不远处,有个惊喜交加的声音传来。

陈石梅缓缓睁眼,就见前方急匆匆跑来一个穿着粉绿小袖套裙的丫头。石梅有些纳闷,这丫头怎么穿小袖?这是前朝人的打扮了。

再细看,这丫头身上没有云肩霞帔,头上也只戴着团花,可见身份低微,应该是个丫鬟。

“夫人。”丫鬟到了她身边,就招呼身下人,“快!通知王爷去,人救出来了。”

陈石梅迷迷糊糊,心说这是怎么了?这丫鬟是谁?之前没见过……还有什么王爷夫人的,不是应该去通知老爷么?她爹虽不疼她,也不至于她被压死了都不过问一声吧?

正在胡思乱想,就听有另一个声音传来,“栻楣姐,吓死人了,还以为你给压死了呢。”

陈石梅抬头,看身旁说话之人,心里疑惑,她向来是最小那个,大家都管她叫妹,如今怎么变姐了?

说话人是个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的女子,很是娇媚,丹紫色抹胸,粉色罗群,宽袖上衣外罩薄纱短衫,一条收身的腰带。高梳云髻,垂下的发丝散落在白皙纤长的脖颈上。柳眉凤目,长相稍稍有些刁钻,可确实是个美人儿。

她与丫鬟一起将石梅扶起来,嘴里说,“姐姐啊,你说你怎么就没死呢?不过也亏得你没死,不然就留下我一人受欺负了。”

“你是……”石梅有些不解地看她。

那女子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上下看石梅,“栻楣姐,你别装疯卖傻了,你死了他都不曾来看你一眼,装疯又有什么用处?”

陈石梅更疑惑了,她看了看四周,发现房舍还是她家老宅,只是比原先富丽得多,萧条破败的残墙,变成了花团锦簇的院落。

回头,只见身后的坍塌废墟都烧黑了,难怪刚刚闻到一股子焦糊味道。

被人扶着回屋,陈石梅问了好些话,才弄明白。自己如今不是陈石梅了,而是他家族谱上最传奇的那位香粉娘娘——陈栻楣。

只不过这位娘娘的境遇可没有外人传说的那样好,是个刻薄善妒,常惹是非的恶妻。

她身边这位女子,是跟她共侍一夫的妾,叫王瓒玥,和她一样,都不受宠。

据说陈栻楣整天研究香粉,炼制丹药,昨儿个不知怎么的就着火了,整座香坊塌下来,她被活埋在里头,幸好突然天降大雨,留下了她一条性命。

陈石梅眉头微蹙,心中好笑,自己莫不是在家里祠堂被砸死了?借着她祖上的骨灰,在这儿回魂了?想到骨灰,她低头一看,就见手中坛子里,的确是有白色粉末,闻一闻,没有味道。

“哎呀,你就别再研究那些个粉了!”瓒玥夺下她手里的坛子,道,“你倒是说说,是无故起火的?还是你疏忽了……或是有人害你?”

陈石梅心惊,不是吧?!

说话间,外头有人进来,是个下人,趾高气昂的,说是来传王爷话,“没死就将养着吧,别再作怪了。”说完,连句好都没问,走了。

“真是薄情寡义。”瓒玥跺着脚道,“还不如休了我们呢。”

陈石梅却是淡笑不语,想来也有趣,之前做女儿,没爹娘疼爱,还时不时被姐姐欺负。总想着日后找个好夫君,可没想到如今突然有夫婿了,却依然落得个不受宠爱的下场,就问瓒玥,“他有很多房妻妾么?”

“四个。”瓒玥无所谓地说,“你是原配正室,我、鸾璟儿和茗福是妾氏,你最凶恶善妒,所以最不受宠。”

陈石梅又问,“他是谁啊?”

瓒玥圆睁二目看着石梅,“要命了,你真是被砸傻了不成?”

石梅摇头,“我都不记得了。”

“你……”瓒玥将信将疑,看了她半晌,道,“他是四王爷秦项连啊。”

“哦……”石梅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她让丫鬟小香儿找来铜镜照了照,样子竟然没变,陈栻楣原来和自己长得一般无二。

“姐。”王瓒玥坐下,问,“你真的都不记得了?”

石梅点点头,索性装起傻来。

瓒玥挑着几件大事跟她说了说,陈石梅听后忍不住皱眉,真没想到,她那先祖香粉娘娘,竟然整天为了个薄情寡义的男人争风吃醋,这般穷凶极恶,也难怪没人帮扶了。

正这时侯,突然,刚刚那个下人又跌跌撞撞跑了回来,道,“了……了不得了夫人!”

陈石梅骇异,就听那下人嚷嚷,“宫里太后下懿旨,说收您做御儿,皇上还封了您个香粉娘娘,前头传旨呢,王爷让您快去!”

“什么?”陈石梅懵住了。

“哎呀!”王瓒玥却是跳了起来,“姐!可算熬出头了!快去呀!”

“呃……”陈石梅傻愣愣站起来。

瓒玥和香儿紧给她收拾,嘴里道,“你可是正妻,如今又是御儿干殿下,身份尊贵不是那些妖媚子能比的,王爷就算再厌弃你,也得让你三分,今后可就不用再受气了!”

陈石梅被一通捯饬,装扮得美艳华贵,前呼后拥地往前厅去了。

前厅此时早已大乱,外头有人放着鞭炮,几位公公端着圣旨候着,四王爷带着身后两位娇艳美人,见石梅过来,王爷亲自接了出来。

陈石梅第一次瞧见了这位自己未谋面的夫君,他年纪不到三十,生得神采飘逸,威武夺人,此时他颜面带笑,只是瞧着自己的那一双眼睛里,并不热络。

陈石梅自小没少见这种眼神,也习惯了,并未深究。

公公传旨,陈石梅和王爷跪地接旨。

除了封号,石梅还得了好些赏赐,据说太后听闻她的香坊榻了,甚是怜惜,命人给她重改一座大的,皇上还御赐了一块匾额给她,上书——香粉宅。

陈石梅接了旨,公公临走一直跟她念叨,太后用了她的长寿富贵香后,遍体舒畅,下雨天腰腿都不疼了,人也精神不少,说让她时时去宫里坐坐。

陈石梅大家闺秀出身,可不是个傻的,书看了不少,礼仪也懂,为人更是谦和。她恭恭敬敬给那公公道谢,还从赏赐里头拿出了一尊碧玉貔貅送给公公,让他帮着好好伺候太后干娘,也当是为她尽孝。

公公笑得合不拢嘴,接了,又好生奉承了她几句,便离去了。

等人走了,陈石梅被秦项连接回了主宅,说既然香坊烧了,重盖又要时日,就先在他的主屋里住下吧。

陈石梅就觉身旁艳羡目光投来,心中好笑,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优待呢。

不过与四王爷同住难免要同房,石梅自然是不肯的,而且那王爷对自己似乎也无甚感情,她就摇了摇头,道,“我住瓒玥那儿去就成。”

秦项连一愣,那样子有些狼狈,陈石梅忽然觉得挺解恨,这王爷薄情寡义风流花心,原本争宠夺爱的妻子如今突然不稀罕他了,他显然有些不适应。

“呵……”

未等王爷发话,就听到旁边一个小妾冷笑了一声,那声音不大,也可听成咳嗽,其中含义却是明显,笑陈石梅小人得志、蹬鼻子上眼。

陈石梅也不想追究,她记得她那先祖仅凭一己之力,便将香粉宅发扬壮大,香粉娘娘的名号也是流传百世。她从小便不如意,如今机会千载难逢,做什么妻妾争什么宠?还不如好好为自己和陈家做一番成就,多得些尊荣,何苦求个不爱自己的人来宠爱?找个真心实意对自己的,那才是正经姻缘。

……

“什么?!”王瓒玥听了陈石梅的决定,吃了一惊,“你不去主屋住,上我这儿来做什么?哎呀,栻楣姐,你猜王爷那头这会儿说什么呢?”

陈石梅摇了摇头。

“那些个妖媚子该说你小人得志癞狗长毛,穿三天新鞋不知道怎么走路了!”王瓒玥愤懑地说着,“你也是,那么好的机会,干嘛不握牢了?”

“握什么?”陈石梅拿着陈栻楣房里找出来的香粉谱,一篇篇看着,问,“这些香粉名字怪异,真的有用么?”

“你自己相信有用的。”瓒玥拿着杯子喝茶,叹息道,“之前你还一直说,要做出一种回心转意粉来,给王爷闻,好让他回心转意的。”

陈石梅好看的眉毛微微一扬,笑道,“嗯……与其做个回心转意粉,我觉得,倒是做个一拍两散粉,来得更有用吧。”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