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林玉溪的悠然人生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0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大兴安岭山脚下红岭村,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离最近的县城有三个多小时的路程,村子里二十多户人家,百十来口人,都是靠山生活的,村周边都是黑黑肥沃的土地,足够糊口,还有剩余,村里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大兴安岭山脚下红岭村,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离最近的县城有三个多小时的路程,村子里二十多户人家,百十来口人,都是靠山生活的,村周边都是黑黑肥沃的土地,足够糊口,还有剩余,村里的男人们偶尔进山猎些野味,女人在山林中采些山菜,晾晒好了,送到县里能买个好价钱,山上的野兔山鸡不少,运气好的话还能碰上野猪。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日子还是很红火的,如同世外桃源。

村西边靠山脚有一独门独户,跟旁边那家隔着一条小溪,石板桥连着两边,配着青山绿水别有番景致。

屋外景致悠然,屋内却有些压抑。

“大娃,这是那家给的,你收着吧。那家人不错,知道你们的情况,两口子硬是给凑出两千块钱,再多也拿不出来了,管怎么说,是一番心意。”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穿着蓝花棉袄,站在门边掏了了半天,才掏出一个布包着的一沓钱,哈着腰把钱往锅台那边推了推。

灶坑门帘那边坐着一个十一二岁少年,低着头坐在小板凳上,把苞米棒子往灶坑里送,流海有些长了挡住他的眼睛,鼻子挺直,嘴唇抿成一条线,细瘦的身子裹着个肥大的棉袄,显着有些瘦小,灶火映着脸上忽明忽暗,“四婶,这钱我不要。只要二娃去了那边,他们对他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强。”说完了话抽了抽鼻子想要把酸气抽没。

“你说你小小年纪怎么就那么倔呢,人家两口子在县中学教书,双职工家庭,一个月快有二百块收入,那女的不能生育,二娃过去那就是他们亲生的,以后上学工作娶媳妇,还不是妥妥的。你们家三娃子花钱地方多着呢。有这些你也能松快点。听婶的话收下。”女人皱着眉头劝着,觉着这也是孩子最好的出路。

男孩霍地站起身,抬起头,露出双眸,如同拨开迷雾的明月,或是洗去凡尘的黑珍珠,清澈又明亮,带着一股子坚毅劲,让原本晦暗的一张脸生动起来“不行,四婶这事不用说了,我林玉溪还没到要卖弟弟过活的地步。三娃那里我会想办法,反正卖房子买地也会给他看病。”为了弟弟的将来他可以把他送走,但是钱是绝对不能收的。

四婶叹了口气也不再劝了,两人沉默下来,屋里只剩下锅里滋拉滋拉,还有苞米棒子爆裂的声音。过一会锅里的食物好了,男孩去了火,打开锅盖,蒸汽一下子涌了上来,渐渐散去后,露出满满一帘子白白胖胖的大包子,男孩伸手捏了一下,烫的赶紧摸了摸耳朵,拿了篮子铺了干净的棉布,细细的摆了,一个没少的放到蓝子里,满满的装了一篮子。这还是隔壁三婶子帮着做的,弟弟最爱吃。

四婶子看着有股说不出来的心酸。

男孩把篮子盖上,走进东屋,屋子里十分的敞亮,刚盖了不到两年的房子还带着一股树油味。南边窗下一铺大炕,并排能住五六个人。

炕上并排躺着两个小孩,一个四五岁,虎头虎脑胖乎乎的可爱,另一个一两个月的样子,脸色青白,嘴唇泛紫呼吸粗重,竟有些不健康的样子。

走到大一点的孩童身边,轻轻的摸了摸弟弟的额头,用手摸了摸孩子睡出的热汗,看着那可爱的睡容,一丝一毫的印刻在心底,眼睛一下被泪水占满,跟着进来的四婶扭过头去也红了眼圈。

使劲眨了眨眼,站起身,将几件七八成新的衣物放在包袱皮里收好,跟篮子绑在一起,又小心的把弟弟的衣服鞋帽穿好,孩童睡的很熟,只是动了动“四婶这衣服都是我妈做的,就是穿不上也给他留个念想吧。这包子是二娃最爱吃的,他要醒了,你就哄着他吃些。”抱起弟弟,小心的交在四婶手上。捏了捏孩子的衣角,“走吧,等会醒了再。”

四婶叹了口气“行了,你放心吧,受不了苦的。”真是,好好的一家人,怎么这样了不敢多留,转身出去了。

林玉溪紧走两步,看着四婶出了东屋,扶着门框蹲了下去,咬着牙把哭声憋了回去,身上的力气一下子抽干,跪在门槛上压抑的哭着,心如刀绞一样。

‘哥-哥——’

‘哥——哥——’也不知过了多久,双眼红肿的林玉溪似乎听见弟弟的叫声,一下子站起来。

‘哥—哥———’是二娃的叫声。

“哥——哥——我不走,呜呜—放开我——我不走——你撒开我——坏蛋——”

“哎,你这臭小子属狗的啊。”

“哥,别不要我——哥——别不要我——你放开我呜呜——哥——”弟弟一声声哭喊如同震雷在他耳边炸响,冲出堂屋门口,脚步一停,透过门口的窗子看见,弟弟把着门柱不停的哭喊,四婶子在后边拉着他。

“哥—我听话——你别不要我哥——哥——呜————”小家会扯着嗓子哭喊。

‘嘭——’猛地推开房门,跑了出去,二娃小腿一蹬,挣脱四婶子的拉扯,跑进院子。一下子扑到林玉溪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哥——”

林玉溪腿一软抱着弟弟坐到地上,“对不起,对不起,哥错了哥错了。”这是自己的弟弟呀,怎么会舍得,舍不得呀。

屋子里的小不点好像也感觉到两位哥哥的心情,小猫似的哭了起来。

“这事闹的,你看看,这事闹的,这咋整。”四婶从后面呼哧带喘的,看着这抱在一起痛哭的小哥俩,有点不知所措。她刚抱着二娃还没走到村口呢,这孩子就醒了,也不知道这小子咋就这么有劲,哭着喊着挣开,下地就往回跑,等她好不容易追上,又被他咬了一口,看着两孩子的样,这事黄了,她也不忍心把亲哥俩分开呀。

“四婶子,对不起,让你白忙一场。”林玉溪脸上带着歉意,怀里的弟弟抱的紧紧的,小家伙从哥哥怀里伸出头,狠狠的瞪了四婶一眼。他是记仇了。

四婶叹了口气“算了,我也不当这恶人了,好家伙,差点把我的肉给咬掉了。”说着比划下手,上面几口小牙印非常清晰。

不好意思的笑笑“真是给四婶添麻烦了,二娃跟四婶道歉。”拍了拍弟弟的小屁股。

小孩扭了扭“才不,谁让她要把我送走,坏蛋。”一脑袋扎到哥哥怀里,说什么也不出来。

“算了算了。再说二娃还得记恨我。”

“婶子你看这是就算了吧。”

“唉,看这小子的样,就算是送走了。也得跑回来。行了,我回去了,以后家里有什么事吱声,那边我去说。可惜了(li)了(le)。”那可是个好人家,以后这兄弟三人日子怕是要困难了。四婶叹了口气往外走,看他要送出来,扬了扬手“得,你别动了。看着他们两个吧。”

“婶子把这包子带着吧。拿回去给山子吃。”林玉溪拿起篮子往四婶子手里塞。

“我可不要,你们留着吃吧。怪不容易的。”四婶子快步走了出去。

这边二娃拉着慢了两步,那边已经出了院子。

抱着二娃坐在炕头,心里一下子填满了,之前想了那么多,总觉得弟弟跟着自己受苦,加上三娃的身体,沉重的负担压在他身上,四婶给说的这家,还是不错的,二娃也不会受苦,自觉做了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却没有考虑弟弟的感受,真到分开的时候,怎么也无法割舍的,这会子心里倒是安静了下来,多日的犹豫痛苦全都了结。

“哥,我以后都听话,我不吃肉了,你总要我行吗。”小家伙心里极其不安全,想得到哥哥的保证。仰着一张哭的有些红肿的小脸,眼中满是不安。

眼泪再次流了出来“恩,哥再也不离开你。哥养活你们。咱们都好好的。”接踵而来的打击让这个十二岁的男孩一下子长大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