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天才小屁孩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3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金黄色的麦田随风摆动,叽叽喳喳的麻雀在麦田中来回穿梭好似游乐场一般,此景可入画。 麦田边是一条坑洼不平的土路,土路由南向北形成一条直线,约两三里路左右。路两边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金黄色的麦田随风摆动,叽叽喳喳的麻雀在麦田中来回穿梭好似游乐场一般,此景可入画。

麦田边是一条坑洼不平的土路,土路由南向北形成一条直线,约两三里路左右。路两边种着杨树苗,西面是一条由北向南缓缓流淌的小河,河水不深约半米左右,河水泛蓝,不时有鱼儿在此游过。

路边的小溪旁,几个十多岁的孩子正围在一起小声嘀咕着什么,他们身旁是一棵比手腕还要粗杨树,只不过此刻却在中间断开了。

“我怎了吗?”彭文艰难的睁开双眼,感觉脑袋一阵昏沉,像是受到撞击一般好生难受。

“文文,你醒了啊!靠,吓死我们了,我们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彭文耳中,彭文转头看去,整个人顿时像被雷击中一般愣住了。

儿时熟悉的面孔,小时候几个发小幼嫩的面容,天子无邪的双眸清澈无痕,数年不曾见过的满是补丁的衣服,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没事吧?”一个十多岁稍微胖点的孩童关心的问道。彭真,彭文的本家今年十二岁,身高一米五左右,比同龄人稍胖一些。

彭文愣了愣,喃喃道:“我这是怎么了?”

“你不知道怎么回事?”金伟天真的脸上露出一丝紧张。金伟,本名孔凡俊,比彭文小几个月,年仅十岁,身体挺瘦弱的,不过却很活泼。按照农村人的说法、皮。

彭文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怎么回事。

“乖乖,你脑袋没摔坏吧?”金光瞪大双眼震惊的问道。金光本名彭祥光,十二岁,一米四左右这厮脑袋很聪明。

“你忘了?”海涛好奇的问道。海涛,本名彭祥,彭文的哥哥,一个奶奶,比彭文大一岁,不过因为一场大病的缘故身体却很瘦弱,看上去比同龄人小一些。

“坏了,他脑子摔出来毛病了,怎么弄?”金光在一旁急切的说着。

彭文的四个发小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你是否想到小时候遇到事情几个玩伴你一言我一语的情景?)

彭文眉头一皱,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忘了?刚才你去树上摸鸟窝,结果掉下来了,最后弄了个鸟飞蛋打,你看那。”彭真指向一旁的空地,只见那有两个蛋壳,两枚鸟蛋在树上坠落摔了个稀巴烂,摔碎的鸟蛋和泥土混在一起,成了名副其实的混蛋。

彭文二十世纪一个普通青年,农村生,按照农村话‘农村生农村死’,但是他却不以为然,初中还没毕业,因为和班主任干了一架没等学校开除就潇洒的背着书包提前离开了牢狱一般的学校。

下学后在社会上闯荡了两年,结果除了一身力气并无其它长处。

彭文脑袋还算灵光,经朋友介绍在一家四星级酒店做领班,不过工种却很特殊,不是普通工作,而是整日和一群浓妆艳抹的美女混在一起,说白了,他就是个鸡头。

这工作说累还真不累,整日嘻嘻哈哈,说累累死人,关键是累脑子。

两个小姐因为客人打架,他要上前调节,调节不好另一个小姐拿钱走人,都调节不好两个小姐都走人,所以要让她们心甘情愿留下了,这就需要费脑子。

幸好彭文脑袋机灵,这种事都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干了两年彭文积攒了些积蓄,于是彭文怀揣着一百万块钱回到镇子上准备自己干一番事业,当他精挑细选后,终于下定决心,开家镇子上最为繁华的饭店,当一切就绪等待开业时,饭店的保险丝却意外的烧坏了。

这点事难不倒彭文,彭文用梯子爬到五米多高的电线杆上正要换新保险丝时,意外发生了,只见保险丝里面正打着火光,彭文一惊,直接在梯子上坠落,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难道我重生了?要么那些记忆都是在做梦?”彭文想起了小说中的重生二字,不过听起来未免有些天方夜谭。

彭文甩了甩脑袋,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星期二啊!你忘了,星期二老师开会,要不咱现在都还在上课呢。”金伟撇了撇嘴说着。

彭文生活在z市一个下属镇一个贫穷的村子,石山沟,听名字就能想象,这绝对是一个有山有水的村子。

石山沟,一个贫穷,而又交通不便的村子,三面环山一面环水,村子大约有一百五十多户人家,四百多人。村里有个学校,不过最高年级是三年级,如果继续上学就要去五里外的邻村,因为那里是邻村一个集中营,凡是四五年级的学生都要来此,他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康王’。(不是康王洗发水。)

彭文摇摇头:“我想问今天是哪年哪月哪号?明白?”

几个小屁孩同时一愣,彭真憨憨的一笑,挠了挠脑袋:“不知道,我就知道今天星期二。”

“还在拉(拉呱),星期二老师开会放学放的早,谁要是不知道今天那就成憨巴子了。”金伟在一旁嘿嘿的笑了起来。

就在此时,南面响起一声大骂:“几个熊孩子别跑,你们弄断我的树,我饶不了你们,我逮到你们非得弄死不行。”一个光着膀子的三十大汉急匆匆的跑来。

“不好!黄友生来了。”彭真显得有些害怕,拿起书包就跑,一边跑一边说:“快点跑,逮到该挨揍了。”

路边的树都是黄友生种植的,眼下把人家的树弄断了,人家不生气才怪。

所有人眼见不好,急忙在地上爬了起来,各自拿着书包向以最快的速度向北逃窜,生怕被后面的黄友生逮住。

石山沟南北西三面环山,处于一个山沟沟内,顺着山沟沟向下是一个大斜坡,斜坡之大自行车都骑不上来,斜坡下面是一个大水库,名为石山沟水库,这个水库可是方圆百里最大的水库,水库自然有大坝,大坝下面又是一个斜坡,所以要想去石山沟必须要爬两个大的斜坡。(这里建议大家来观光旅游最好开着吉普车,一般的轿车爬不上来。)

大坝下面的斜坡下,五个人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虽然有些累,但是别有一番滋味,试想一下,做了坏事,别人逮不到是什么感觉?刺激,绝对的刺激。

“今天放学早,要不咱偷苹果吃去吧。”金伟坐在地上提议道。

金光连连点头,说道:“村西头周五他家的苹果熟了,我昨天下地和我妈浇园的时候见到了,通红,都愣大,起码和馒头差不多。”金光描述的有声有色,口水都快留下了了。

彭文想起了以往偷人家水果的刺激不由得说道:“好。”彭文可是清楚的记着周五家种植的那片果树,据说有五十多棵呢,一到秋季,那果实是那么的诱人,远远都能闻到一股苹果的香味。

彭文现在就想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现在是哪一年。

“回到家吃点东西咱偷苹果去。”彭真像是发号施令般说道。

五人已经决定,下午的游乐场就选在周五家的苹果园,有了这个想法,所有人都不累了,跑路也有劲了,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灿烂了。

“文文,明天早点起,咱绕路走,我觉得黄友生会在路上堵着咱们。”彭真谨慎的说道。

彭文点点头,感叹道:“是啊!毕竟咱们弄断了他一棵树,他明早肯定会堵着咱们,一旦被他抓到咱们就要惨了。”

不说别的,被黄友生逮到肯定会挨一顿打,甚至还会找上家里的父母,一旦那时就不止挨打了,只能赔偿人家的杨树钱。

彭文等人迫不及待的回到家中。

彭文的家住在村在西头,西面是庄稼地。彭文家两件房子,因为没有院墙所以院子很宽敞,家里一条狗,十多只母鸡,家里有个猪圈,奈何里面猪去空空什么都没有。

“汪汪汪!”

还没来到家,彭文就听到一阵熟悉的狗叫。

“黑子!”彭文微微一笑,内心很是感动,在自己的记忆中这条狗可是活了七年,最后这条狗不时病死也不是老死,而是被一头狼咬死,当然这一切是为了彭文。

彭文来到家中,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房子心中许多感慨,2012年国家提倡农村搬迁实施村村合并组织万人小区,而石山沟则是被安排在了康王。

合并了,住上了农村人不敢奢求的楼房,但是很多人都不习惯,上楼下楼累得慌,数万人住在一个小区大多数都不认识,那些老头老太晚上没地方聊天了,所以很多人都梦想着能回到之前居住的地方,不过一切都无从改变。那些农村生活的记忆将变为老一辈人的回忆。

“放学了,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刚刚走进院子彭文就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

“妈!”彭文喊了一声。面前的妇女有三十多岁,身高一米五左右,皮肤黝黑,地道的农家人,脸上带着一声宠溺的笑容。

彭文的母亲舀了一瓢水倒进脸盆中,说道:“先洗洗脸,我去给你做饭。”

彭文点点头没说什么,母亲始终这样为自己操劳,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这让她三十多岁的身体看上去显得苍老了许多。

彭文洗了把脸,然后来到屋里,只见墙上挂着一个订装的阳历表,彭文上前一看,上面赫然写着1996年阳历九月13星期二。

彭文甩了甩脑袋,丫丫的,自己回到了1996年。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