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重生之暖暖一生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0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温暖用手揉揉僵硬的脖子,迷迷糊糊的想着,资本家真是吸血虫,开晚会就到了10点,回家还要准备明天的策划书,真是要了老命了,自己肯定又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我的计划书,几点了?!可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温暖用手揉揉僵硬的脖子,迷迷糊糊的想着,资本家真是吸血虫,开晚会就到了10点,回家还要准备明天的策划书,真是要了老命了,自己肯定又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我的计划书,几点了?!可不要迟到呀,会出人命的”再也顾不上僵硬的脖子了,猛然清醒地温暖瞬间坐直了身体,然后华丽丽的呆了,嘴巴开开合合的呢喃:我梦幻了,我梦幻了

入目的是稍显破旧的屋子,大概二十多平方米,四张样式老旧又显得结实的办公桌,几把宽大的木椅子,这个情景实在熟悉不过了,这是温暖4-6岁时日日光顾的地方——新兴镇中心小学教师办公室,有人可能会怀疑,那么小怎么可能还记得住,如果你每天平均要来3-4次,而且连续三年,傻子也会印象深刻吧。而且每次来内容都那么囧,要饭吃,要老师陪上厕所(帮脱裤子,开屁屁),告小状温暖现在想想都有抚额的冲动。

当时附近十几个村子共有5个小学,师资最好的就是温暖就读的新兴镇中心小学,大概有近千名学生,而且还有唯一的学前班(共有3个班,每个班30人),温暖学前班的老师姓钱,叫钱美凤,是温暖的小姨,老妈的表妹。这就让温暖爸妈当了甩手掌柜,可怜的钱老师当了三年又当老师又当妈的日子,实际还有另一个原因,温暖还有2个双胞胎兄弟,就比她小2岁,因为是超生,不但罚了一大笔钱,还把妈妈的政府工作一撸到底,妈妈19岁就是当时十里八乡唯一的女村长了,但还没抵住意外,本来想做了的。奶奶,姑姑们轮番上门“哭”劝,最后生下了——温赫和温曦,一对顽皮猴子。(实际上,温暖是嫉妒了,温暖是又细又长的凤眼,随爸爸,虽然也很漂亮,但是高中时用眼不当,带上了厚厚的镜子,即使摘下眼镜,眼睛也是涩涩的,拿爸爸的话说,没神。温赫和温曦却是随了妈妈的大双眼皮,当时在农村普遍认为,双眼皮要比单眼皮漂亮的。)温暖妈是个要强的女人,没了工作后,也没抱怨,而是和爸爸主动承包了村里的公有池塘,搞起了养殖。奶奶要照顾温赫和温曦,温暖小时也是个不懂事的,在第n次抢了弟弟们的小零食,把弟弟们弄哭后,温暖妈妈终于下定了决心——嫁祸于人。将年仅4岁的温暖送进了学前班。本来学前班只招收6-7岁的孩子的,可终究是镇小学,还是学前班,本来就不会太严格,再加上老师还是自己的小姨,就这样,温暖成了新兴镇中心小学最小的学生。

温暖咬了咬自己的小胖手,“嘶”还真疼,难道这不是梦,自己真的重生到了小时候,可是自己也不具备重生要素啊,既没被雷劈也没被车撞,更没有在浴室昏迷,摸着小下巴,温暖陷入了纠结。

“吱-吱-嘎”推门的声音打断了温暖的纠结,“暖暖醒了呀!来,小姨给洗把脸,搽搽香香要上课了”温暖在学前班三年是从来不叫老师的,为此没少挨老妈巴掌(打屁股),可仍然屡教不改,这是有原因的,说白了就是虚荣心作祟:你们老师是我小姨,你们就得让着我,要不然我就让我小姨收拾你。看着眼前青春靓丽的小姨,温暖的眼睛不觉湿润了,想想20多年后那个麻木,过度衰老的身影,怎么也联想不到一块。本来小姨成绩很好,考大学问题不大,可小姨却和班级的一个男生谈起了恋爱,致使成绩下滑的厉害,把姑姥都气病了,后来又死活不肯复读,就通过关系当了学前班老师,后来那个男生还来找过小姨,被姑姥给打了出去,然后小姨经过相亲嫁给了当时副镇长的儿子,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氓,不能生育偏说是小姨的问题还对老婆动手,(后来,他又有别的女人,可一直没有孩子)当时妈妈让小姨离婚,小姨害怕那个畜生的威胁,一直就那么忍着,却再也没了幸福,一直行尸走肉的活着。

温暖笨拙的跳下椅子(上面有很厚的垫子,要不温暖趴不到桌子上),张开小手扑进了小姨的怀里,把小脑袋深深埋进小姨的胸口,害怕让小姨看见自己的眼泪。“呦…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想什么好吃的了,说吧,小姨给买,而且保证不让你妈知道。”温暖囧了,暗自鄙视自己“你丫就是一吃货”。对,自己已经重生了,现在小姨还是单身,还没有嫁人,自己一定要改变小姨的命运,做好了决定,温暖放松了下来“小姨,我要吃汽水糖,2毛钱的”。温暖厚脸皮的想到:“就当是改变命运的预付款吧!不过还真怀念汽水糖的味道,老妈还真是小气,零花钱什么的都是浮云呀!”

“好,吃完可要好好上课知道不?”

“嗯!小姨我自己走。”说完扭扭的从小姨的身上爬了下来,

“好,来小姨领着”一出学校就有2家小卖铺,温暖喜欢来的这家叫喜玲小卖铺,店主还是自己的远亲,要叫小玲婶的,他们家的小孩比自己大4岁,对自己很好,有时候还拿好吃的给自己(这才是最主要的吧)。

“小玲婶,我要2毛的汽水糖”边说边伸出2支小胖手比划了起来,

“等着呀,你个馋丫头,又缠你小姨给你买吃的。”趁着小玲婶数糖的时候(1毛钱10颗糖)问道,

“小玲婶,小俊哥去上课了?(小学下午1点半上课,学前班下午2点)”“嗯,今天走的早,好像今天要大扫除,还拿走了家里的拖布呢,给,2毛钱20颗,多给2颗一共22颗”

“小玲姐,她呀就会数到10,要不她每次都买1毛的,这样你每次多给她才数得出来,哈哈”

“小姨!!”温暖怒了,家丑不可外扬呀。想想小时的自己,温暖很惭愧,直到三年级,自己在学习上好像十窍开了九窍——就是一窍不通,没少被罚抄作业,甚至放学不让回家。(温爸一直琢磨,这孩子瞅着灵灵气气的,咋那么笨呢,可一点不随我。)

“好了,好了,不说了,快吃吧,还有10分钟就要上课了,小玲姐,我们走了。”

“慢点儿呀!”

一边被小姨拉着往回走,温暖一边在琢磨,自己重生了,回到了小时候,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几岁,要是问小姨几几年,大概会惹人怀疑的吧(一个吃货突然关心国家大事了,变化太大),看着自己的小身段,大概4-5岁吧,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赚到了,女人的青春呀,还有上辈子的遗憾,这辈子都要弥补,甚至未雨绸缪,一些事坚决不让他发生,通通扼杀在摇篮里。

“好了,暖暖,你先进教室坐好,小姨去拿教案”看着前面的教室门,温暖有点迟疑,仿佛一旦打开这扇门,一些东西就要永远离自己而去了。

“去吧!”听着小姨的鼓励,温暖释然了,有着上辈子的经验,让那些遗憾远离自己,活的更精彩不是更好么,给自己打好气的温暖慢慢推开教室门,原本喧嚣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当然不会是温暖有这么大的力度,因为温暖的小姨——钱老师还在温暖身后呢。瞅着这些陌生的小同学,温暖又有点紧张了,因为时间真是太久了,没法对号入座呀。不对,其中一个,温暖还是有印象的,坐在最后一排,一颗大光头——陈兴同学,同时,温暖终于确定了,自己重生回到了4岁.

陈妈妈,陈爸爸和一些农民不一样,非常喜欢小姑娘,陈家老大——陈兴比自己大两岁,超生了二胎,结果还是个小子,和自己一样大,叫陈和,现在又大了肚子,老人们都说这胎是闺女,可给陈爸,陈妈高兴坏了,现在两人已经躲到亲戚家待产了,不过重生的温暖知道,这胎还是小子,名字叫陈多多。

自己第一年上学前班就是和陈家老大一起,之所以对他印象深刻,除了让人深刻的外貌——五官阴柔俊美外加一颗大光头(听说是向灶口吹气,火喷了出来,把眉毛,头发都给烧焦了,后被陈妈妈给剃了),还有这小子那是没少欺负温暖,本来在班级温暖仗着小姨的势,真是横着走的,可能老天爷都看不惯温暖的嚣张了,给她派来了一个克星——陈兴同学。一个抢她面包,汽水糖,橡皮,揪她小辫,甚至半路“劫色”的小流氓,那时的温暖对陈兴真是咬牙切齿呀,可又不敢真下口,武力值不对等呀。告老师,陈兴才不怕,他爸妈都不在家,现在想想,这大概属于小男生要引起喜欢的女孩的小伎俩吧,oh,mygod!这也忒早熟了,而且这家伙将骚扰战术持续了三年,想不印象深刻都不行呀,后来还是老陈家搬去了市里,温暖才狼口脱险的。因为温暖连续上了三年学前班,先和陈家老大又和陈家老二一班,陈家老二表面安安静静的,实际是个腹黑的主,给温暖起外号:超级蹲级包,以致温暖当时“声名远扬”。想到这,温暖又要磨牙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