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童养媳乌荷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驴车摇摇晃晃走在崎岖的乡间小路上,又硬又重的木板弹弹跳跳,将小屁股颠的生疼。乌荷瑟缩在车厢一角,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空空如也的破烂蒲团,四天前,那里还坐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驴车摇摇晃晃走在崎岖的乡间小路上,又硬又重的木板弹弹跳跳,将小屁股颠的生疼。乌荷瑟缩在车厢一角,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空空如也的破烂蒲团,四天前,那里还坐着几个与她一般大的小丫头。她没有她们幸运,能被卖到大城市的富人家里,那个胖胖的老嬷嬷嫌她长得不伶俐,也不会叫人,所以带走了其他的小姐妹,独独留下了她。人牙子魏大娘随后又给她找了好几个东家,结果没有一家看上了她,不是嫌她手笨,就是嫌她嘴笨,又或者嫌弃她年纪太小,不会干活。魏大娘没有办法,只得将她往条件差的乡野里头卖。对于要被卖到乡下去,乌荷其实并没有什么概念,家里的小弟弟要治病,只有卖了她,娘才能筹划出药钱,谁叫她爹死的早,而她又是姐姐呢?现在的她,只希望快快到达那个叫太平村的地方,那户买主赶紧要了她,这样魏大娘就能把剩下的一半救命钱送到娘的手里了。

正想着,听到车夫长长的吁了一声,然后驴车停了下来,紧接着车帘被掀开,魏大娘的笑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她赶紧爬出车厢,短小的腿因为蹲的时间过长,已经麻木了,动的时候又麻又疼。可她不在乎,也不敢缓一下,生怕因这一小会儿的时间,人家就会反悔,像以前的那几户买主一样——不要她了!

“哎哟,小丫头,别慌别慌,来,大娘给理理衣服。”魏大娘拍拍她的背,一手的骨头,心疼的将她抱起来,拿帕子拍打衣襟裤腿上的灰尘。眼看着魏大娘擦干净前边,她赶紧转过身子,小声道,“后边,后面也有灰。”

“得,跟了我个来月,就晓得爱好爱干净了?”魏大娘拍拍她的小脑袋,边擦灰边对赶车的老王头道,“……我刚去乌家村接人的时候,这丫头抱着捆柴,脸上,腿上,浑身都是泥,跟个泥孩似的。这才几天呢,小丫头片子就知道臭美了。”

忠厚的老王头笑了笑,露出两颗被旱烟熏黄的牙齿。乌荷见他们笑,自己也跟着笑,笑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笑的好像是自己,便有些不好意思的别开头。

乌荷这时才发现,他们已经进了村子,正停在一户农家门前,严实的泥土墙,有她的身子那么高,墙里边种着颗红枣树,现在正是春天,满树新绿,零星的开着几簇淡黄色的小花。原来这里的枣树和乌家村的一样,她觉得很是亲切。这时,听见一声清脆的木门响,乌荷看过去,只见从墙上砸出的两扇大门中走出个农妇,高高壮壮,皮肤黝黑,直愣愣的看着她,像在打量。她胆小的缩了缩肩膀,右腿很没有骨气的朝后退了半步。

“是魏大娘吧?”她偷偷抬眼望去,说话的是那个农妇。

魏大娘答了声是,农妇便招呼他们进屋里去,还冲着墙里边喊,“他爹,人来了,赶紧到两碗白开水来。”

那农妇的声音很响亮,一听就感觉很有力气。

“乌荷,咱们到了。”魏大娘将她抱下车,牵着她的手往里走,小声嘱咐道,“待会儿见了人,要记得叫大娘,叫大伯,他们家还有两个儿子,也记得要叫哥哥。别哑巴了,知道吗?”

农妇的视线火辣辣的,一直落在她身上。

乌荷在与她的对视中胆怯的垂下眼睑,紧张的拽住魏大娘的手,十分忐忑,“要是叫不好,他们是不是就不要我了?他们不要我,你也不会把钱给我娘?”

魏大娘刮刮她的小鼻子哄道,“对啊,你若叫不好人,大娘就把你送回乌家沟去。”

“不要,大娘别送我回去,我弟弟还等着你的钱治病呢!乌荷会听话的。”

魏大娘拍拍她的头,很是满意。这趟带出来的丫头中,她是最不出众最不伶俐的一个,相反还很蠢笨痴傻,可是比起那些聪明的小丫头,她却是心思最单纯,最有孝心的。因此,哪怕城里边儿的买主都不要她,魏大娘也舍不得将她卖到窑子赌坊下九流的地儿去,反而给她找了个朴实的农人家庭。

进屋落座,按照以往的习惯,大娘先介绍了她的情况。

“这孩子姓乌,叫乌荷,玉泉山乌家沟的人,今年五岁。”魏大娘笑着,握着她的肩膀朝前推了推,“乌荷,快叫人!这是顾大娘,这是顾大伯。”

顾大娘就是刚刚那个农妇,从进门开始就一直盯着她看,那视线又直接又火热,身体里天生的胆怯因子被唤醒,乌荷紧张的攥紧衣服,一张小脸羞得红通通的。她偷偷瞄了眼顾大伯,发现他只瞄了她一眼,便拿起火折点燃旱烟,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难道,他不喜欢她?这时再去看顾大娘,发现她好像也不大高兴了。

怎么办?难道他们也不会要她了!乌荷求助的看向魏大娘,瘪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乌荷,快叫人啊!刚刚在外边我是怎么和你说的?”

不叫人,人家就不要她,不要她,弟弟就没有药钱,没有药钱,娘就会整夜整夜的哭……

“顾……大娘,顾大伯……”依旧小小的声音,于她而言,已经是鼓足了非凡的勇气才能走到的事情。她从小就害羞,就胆小,村里的娃娃们都不愿意和她玩,笑话她没用。她也知道自己没用,可是越逼自己,她就越害怕和陌生人说话。

她可真没用!

“这孩子胆子小,可心眼儿实在,顾大嫂别介意。”魏大娘看见顾大嫂脸上不满意的表情,赶忙笑着解释,“小孩子离了亲娘,又到了陌生的地方,心里虚怯,处久了就好了。你看我与她处了个来月,不照样黏着我。”

顾大娘挥挥手并不介意,只是盯着乌荷又看了看,身子矮小如四岁孩童,怯生生的模样,瘦巴巴的脸颊,瞧着就不喜庆。顾大娘心里不大满意,斟酌着话语道,“魏大嫂,这些都不重要。就一点,她太瘦了,个子也小。你也知道,我们家是打算找个童养媳的,她这副小身子小骨头的,能生养吗?”

庄户人家说话直接,没城里头那些弯弯绕绕,乌荷的预感更加不好,巴巴的望着魏大娘。

“怎么不能了。”魏大娘将她拉到身边,转着圈儿拍拍这拍拍那儿,道,“这孩子家里条件不好,没吃的,所以瘦成这个样子。不过骨头结识,你听,声音多瓷实!再说,她才五岁,你能指望她长多大去。”

顾大娘有些意动,魏大娘又趁机激将,“……反正就这么一个,你若不要,我换别家去。”

能到偏僻乡村里卖丫头的人牙子一年到头也没有一个,所谓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果然,魏大娘话音一落,顾大娘就换了个口风。

“要,要……是要,就是,”顾大娘踌躇着看了丈夫一眼,顾大伯依旧专注于自己的旱烟,好像根本没听他们在说什么,“他爹,你说句话,这可是给你儿子找媳妇呢!”

顾大伯吧唧口烟,憨实道,“你做主就好!我看挺好的。”

“又蠢又笨,和你一样,能不好吗!”顾大娘横了他一眼,回头对魏大娘道,“其他的无须多说,就是这价钱……”

魏大娘笑了笑,让乌荷到外边台阶下等着。他们做牙婆的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卖人不是卖牲口,所以不能当着人的面谈价钱。

乌荷听她们说到了价钱,感激的看了魏大娘一眼,心里松了好大一块石头。以前那几户人家都是话没说几句,就让魏大娘带她走了,这是第一个和她们说了这么久的买主。乌荷乖乖的走到堂屋外头,不敢离得太近,怕听到大人说话,魏大娘不高兴,也不敢离得太远,怕主人家不高兴。是以,她乖乖站在堂屋外的台阶下,正对着大门的地方,安静的等他们在里边商量买卖。私心里,她希望自己能卖个好价钱,这样魏大娘给娘的钱也会多一点,也许只是多一分,可是她依旧会很高兴。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她数清楚这户人家有五间瓦房,瓦房前头有个院子,左边靠墙的地方有个鸡笼,鸡笼旁边就是她刚刚在外边看见过的枣树。右边的墙那儿,有个牲口棚子,棚子里有头吃草的牛,时不时会哞哞叫两声。

里边的争论还在继续,有时候是魏大娘亲切的声音,有时候是顾大娘洪亮的嗓音,隔得远,听得不真切。只是她的腿因为站久了,又开始发麻了。她想坐到石头台阶上去,又担心弄脏身上这件娘亲手做的衣衫,正犹豫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欢快的笑声,由远及近。

“哥,我今天把大牛给揍了,揍得他满地找牙。看那小子还敢偷吃你的鸡蛋不!”

“嘶——别碰,被那小子阴了一拳头,到现在还疼呢!”

“……吃一堑长一智,看你以后还敢胡乱与人打架……”声音清越,暖暖的,带着一股哥哥对弟弟浓浓的宠溺。

“……我省得,待会儿别告诉娘,否则她又要闹到人家里去,丢脸死了!”

声音越来越大,乌荷好奇的张望,见是两个大男孩,一个高一些,一个矮一些,高的那个,长的很斯文秀气,矮的那个,长的虎头虎脑。她小心的打量着这两个人,他们似乎也看见了她。那个矮个子朝她看了一眼,然后闭紧嘴巴,带着探究和审视的目光,而那个高个子则像是看见了什么非常厌恶的事情,他本来晴好的表情突然就布满了阴云。乌荷胆怯得垂下了头,像在乌家村一样,她是不大敢看男孩子们的,他们一般都很凶,而且不喜欢她。

这两个人,似乎同乌家村的男孩子一样,也不大喜欢她。她从他们的目光中察觉到了这种微妙的感情,因此,她害怕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