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重生之玉扳指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第1章 重生了() “非非,妈妈对不起你,妈妈……” 北京解放军总院一个单人病房里,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看着病床上昏迷着的小孩,嘴里喃喃低语,这个女子叫俞玉,是病床上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第1章 重生了()

“非非,妈妈对不起你,妈妈……”

北京解放军总院一个单人病房里,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看着病床上昏迷着的小孩,嘴里喃喃低语,这个女子叫俞玉,是病床上躺着的孩子的母亲,三天前,他的丈夫,著名琢玉大师秦仲越刚刚在同一个医院病逝。时隔三天,她的孩子秦非因为眼疾引发大范围感染,正在生死边缘,而一个八岁的孩子面对这样的挑战,几乎不可能有足够的免疫力和意志力来抵抗,一条鲜活的生命似乎就要在神州新的时代来到之前,随风逝去……

“吱嘎!”有人轻轻推开了病房的门,俞玉连忙擦了一下眼睛,转头过去,“陵龙,你来了?”

“小玉,你去休息一下吧。”来人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面容坚毅,一股军人的气息极重,李陵龙,俞家的世交,当然也是俞玉的追求者,时任京城军区某军某师副师长。看到俞玉憔悴的神色,眼里不禁闪过一丝心疼。这个女子他追求了十六年,哪怕是家里给了极重的压力,哪怕她选择了秦仲越,他一直没有放弃,纵然过去的十二年,这个国家似乎不允许一对这样身份的男女成为夫妻的追求。

时时,一九八零年七月十二日!

过去的十二年,华夏建国以来的最大浩劫席卷了这两个家庭,李陵龙的父亲李德光是开国上将,特殊时期期间,虽然不曾被迫害,终究也不过能够自保,加之身子不大好,除了哀痛这个曾经满布疮痍,今又苦难深重的祖国,别无他法!而俞玉的父亲俞正飞,一个文物鉴别权威,得益于首长曾经的一次关注,也险险逃过此劫,保全下来。说来在这个时代,也算大幸。只是俞玉的婆家,也就是此时病床上躺着的秦非的祖家,却是解放前的显赫门庭,三代琢玉,手底的玉石国宝,数目不小,只因迎解放军进京城有功,才得以保存下来,然而终究没能躲过这场劫难,秦非祖父秦烈1969年惨死,父亲一介文弱匠人,也在劳改期间染上致命肺疾,好容易挨到了柳暗花明,却再也见不到新的时代荣光,三日前,一命呜呼。

俞玉绝不是软弱女流,秦仲越身子骨不好,她也早有准备,这些年秦仲越极力把秦家手艺录述下来,又伤了心气儿,故而此番去世,她虽然痛彻心骨,终究还能抵抗住,但是天公无情,秦仲越将将离世一天,他们的儿子秦非,天生的眼疾突然恶化,全身大范围感染,几乎一夜间就被判了不治!

若说走了丈夫,俞玉还能挺住,可如今连八岁的儿子都要离她而去,这个经历了十年浩劫的女子挨不住,也不想再挨了,毕竟,这些年,太累了……

“陵龙,那你帮我看会儿,我先回去。”俞玉冲李陵龙点点头,这个男人的心,她自然是知道的,但愿她……之后,他能好人有好报吧。李陵龙诧异地看了一眼俞玉,自从秦仲越进医院,到秦非此番病发,他这句话已经说了无数遍,唯独只有这一次俞玉答应的分外爽利。

难道是小玉想开了?军人的心思总要单纯些,尤其面对一生的挚爱的时候,李陵龙倒是有些高兴,虽然一看到病床上那个孩子,心底还是沉甸甸的,“李叔叔,李叔叔”的稚嫩童音还在耳边,秦家,委实太苦了些!转眼看看了俞玉,这个女子比之走了的,和昏迷着的,恐怕还要更加苦难深重,一想到这里,李陵龙就止不住心悸!

“多休息会儿,我今儿休息,你不用太赶。”俞玉点点头,就要起身走了,只是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嘴唇动了动,才发出声音来,“陵龙,你,你也不小了,还是……”

“小玉,你去吧,好好休息!”李陵龙“熟练”地回了一句,显然这样的对话已经被不止一次了,除了今天俞玉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同之外。

似乎听到了一声极轻的叹息,李陵龙看着俞玉打开门,走出去,才转过头来看看床上极为俊俏的小孩,秦家的种血似乎一向如此,据老爷子说秦烈老先生当年也是风流倜傥,而秦仲越这个他当初败在手上的情敌更是风度翩翩,如今这小秦非也是如此,上天如此厚爱了秦家一副皮囊,一双巧手,如今却是要统统收回去了。向来果敢的李陵龙此时也不禁长长叹息一声。

“爸妈,妈,你们——”门外俞玉的声音打断了李陵龙的遐思,爸妈?似乎是……李陵龙连忙起身,还没走到门前,果然俞玉身后三个老人走进来,当先一位老爷子满头白发,玛瑙边的老花镜戴着,儒雅气息扑面而来,尽管历久,却是弥新!正是俞玉家老爷子俞正飞!他身边是秦非的奶奶,研究佛学的项佛来先生,可能是因为佛学的缘故吧,项先生还能看开,只是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在秦家刚放回的老四合院里像座铜佛一样镇着分崩在即的老秦家!二人稍后是俞玉的母亲刑素因先生,是做园林的,俞玉承的倒是她的事业!

“俞叔好,项姨,刑姨好!”李陵龙连忙打招呼,没想到两家三个仅存的老人家都来了,难道,李陵龙眉头微皱,看向了床上的小秦非,随即又面带担忧望向俞玉所在,只是看着还正常,他才出了一口气。

“陵龙也在啊?”俞正飞三人冲李陵龙点点头,李陵龙的心思三家都是知道的,只是秦仲越在世的时候也都与他相处极好,他身故之后,老一辈倒是想过让俞玉另嫁,当然秦仲越才走了几日,这种想法不可能宣之于口的。

“恩,过来看看小非。”

这次俞正飞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就走到了秦非的床边,确实,两家已经收到了病危通知,今天能不能熬过去都是未知,三个老人家才破了门禁一并出行。来看看小家伙,也许,也是最后一眼了。

项佛来先生拿起秦非小小的右手,轻轻的抚了几下,这些年她丧夫丧子,本身也是遭到迫害,终究因为宗教的一点信仰坚持下来,但是眼前这个小孙儿,她确确实疼到了骨子里的,三天前,秦仲越过世,老人家就没有到场,徒惹伤悲罢了。今天,她也终究忍不住要过来白发人送黑发人了,老秦家今儿之后也许就要剩下她们婆媳俩孤苦伶仃了,只是她倒是打定了主意,劝了俞玉改嫁李陵龙,她自己就守着老秦家吃斋念佛,再不理这个混沌世界,浊浊大千了!

刑素因浑浊的眼睛里已经沁出泪水,为自己的外孙,也为自己的女儿。他们这样的人家里出来的小孩,虽然算不得高门大户,也是很金贵的,可是秦非出生在十年动乱,长在十年动乱,今年6月1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处理特殊时期中一些干部在报刊和文件上被点名批判问题的通知》——宣布一律平反。似乎光明来了,可是秦仲越和秦非却先后走到生死悬崖的边沿,秦仲越已经坠落,秦非,哎……俞正飞捏住老伴儿的手,老人家经历了太多,看透了,这剩下的一二十年安安生生的,也就是了!

“小玉,你别担心,王医生说了,也不是没有可能止住恶化的。”俞正飞轻轻安慰了俞玉几句,这个女儿外柔内刚,他也没有办法,只是若非如此,恐怕也支撑不到今天吧。

“爸,我知道的,你和妈还有小非奶奶都回去吧。”三个老人家终究身子骨被坏掉了,如今正是荣养的光景,还是不能在外多走动的。

俞正飞点点头,“项老,我们就回去吧。这里有陵龙和小玉就行了。”项佛来在佛学上的造诣极深,这一句先生也是公认的。

项先生抬起头,一双眼睛古井不波,只是捏着秦非的双手,迟迟没有松开,少顷才拿起床头柜上的舍利手珠,冲俞正飞点点头,然后才嘱咐了俞玉注意身子,谢过李陵龙,三个老人家由相扶着向门外走去。

俞玉看着他们的背影,她知道自己的决定恐怕又要让他们心上生出一条裂痕,只是生出了那样的念头的人,一旦钻了牛角尖,只怕会以为自己的离去会让他们以后再也不会为自己担心伤心了!

李陵龙看着这两家,又瞥了一眼床上的秦非,才要叹息一声,却突然好想被什么扼住了咽喉,两个眼睛暴突出来,这个军中猛虎这下真是惊喜过甚了,因为秦非的右手五指在他眼前竟是微微屈了一屈,若非他视力极好,恐怕也看不大清。

“小玉,小玉,俞叔……”突然而来的惊喜让李陵龙有些大舌头,等到四个人望向他的时候,怎么都说不出话来,只好指着秦非的右手,但他眼里的抑制不住的喜色仍然让俞正飞发现了。

奇迹,似乎真的出现了,真的降临在这个苦难重重的家庭!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