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重生庶女嫡妻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月亮起了卷。 就好像是火星溅在玉帛上,起初不过是蝇头大小的焦黑,渐渐的蔓延开来,从边缘席卷至中,不过须臾,整张冰盘化为灰烬。周遭顿时暗了下去,极暗,就仿佛是潜伏已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月亮起了卷。

就好像是火星溅在玉帛上,起初不过是蝇头大小的焦黑,渐渐的蔓延开来,从边缘席卷至中,不过须臾,整张冰盘化为灰烬。周遭顿时暗了下去,极暗,就仿佛是潜伏已久的巨兽,终于觑准了时机,猛地蹿出来,张口,将天与地之间的一切都吞噬一尽。

花园小径的拐角处,传来一点亮光,

“环儿,你不是说夫主喝醉了在此歇着吗?”宛如黄莺出谷一般的声音煞是好听,“怎么没有呢?花园里你我都已经寻遍,夫主究竟在何处呢?”女子让随行的丫鬟将灯笼提高了一些,看了一眼四周,着急的说道。

被唤作环儿的丫鬟低着头谨守着一个丫鬟的本分。她提着灯笼,像是想了一会,然后指着前面的一座小院,初始还有些犹疑不定,而后坚定的说道,“夫人,郎主应是在那里。”

女子这才发现她们已经到了松涛居,她犹豫的问道:“夫主,会在那里吗?你不是说夫主酒醉在花园吗?又怎会在松涛居?”

“郎主身边的豆子说,郎主是在松涛居里饮的酒,”环儿想了一下说道,“莫不是郎主久等我们不至,又回到松涛居了?”

“是吗?”女子还是有些疑虑,可还是对夫主的担心占了上风,犹豫了一下,也顾不得让环儿上前敲门,径直走上去拍了拍门。

“王九郎,王九郎,我家夫主可在此?”

清丽的声音在这黑夜里如同天籁之音一般在门外响起。回应她的是,院内一阵一阵的松涛声。

“环儿,也许夫主不在此。”女子退了几步对着身边的丫鬟说道。

“夫人,你我已经找遍花园不见郎主,唯有这里不曾寻找。”环儿低着头恭敬的说道,恪守着本分,她想了一下,复又说道,“郎主与王郎君饮酒,烂醉如泥,歇在此处也不足怪。”

女子眼中闪过犹豫,把心一横,还是上前拍了拍门,扬声问道:“王九郎,王九郎,我家夫主可在此?”

木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女子心中虽诧异,终是担心着自己的夫主,也没有多想,迈步走了进去。

屋中一灯如豆,在外面的风吹进来的时候,灯火左右晃了几晃。目之所及指出,一片狼藉。小几上乱七八糟的散落着酒杯,菜碟。一只酒杯倒在几上,里面的酒从几上一直滴落在地。看得出来,方才喝酒的人应该十分尽兴。

地上散乱着衣裳,一件一件的铺延至内室。

女子借着微弱的灯光,认出那是自家夫主的衣裳,便弯腰拾起,。

“夫主,夫主,你可在?”她在内室的门口站定,轻轻的叫道。

塌几上传来轻轻的“嗯”的一声。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见塌几上横躺着一个人影。就此望去,只见青丝铺了满满一床榻,遮盖住面容看不真切。领口微敞,坚实的胸膛若隐若现。

“夫主?夫主?”她快速走上前去。

忽然,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阵风,吹熄了房内所有的烛火,厢房内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夫主?夫主?”

“环儿?环儿?”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女子有些不知所措,显得有些慌乱。

“环儿?环儿?”

她叫着自己贴身丫鬟,可先前一直寸步不离的丫鬟,此刻像是和熄灭的烛火一般消失在黑暗中,不管她怎么叫唤,她始终不曾出现。

“环儿?环儿?”

她着实慌了,黑漆漆的夜,她无法看清任何东西。脚尖一转打算离开床榻,手却一紧,被人用力一拉,她一时重心不稳,往床榻上倒了去。一只强劲而有力的手臂立即将她环住,她先是一愣,随即开始拍打着那只手臂,人也开始挣扎起来。然后那只手就如一个铁圈,不论她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

女子此刻终于知道了床榻上的人并不是夫主,而是另一个男人。

“你是谁?放开,放开我!”

女子开始挣扎,手脚乱踢。

“放开,放开我!”

男子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另一只手高高一扬,放下了床帐。忽然,女子感到身上一沉,

“放开,求求你放开我!”女子不断的躲避挣扎,近乎乞求,眼泪如决了堤的大坝,汹涌着。

男子轻柔的吻去她挂在脸上的泪珠儿。身子没有再动。

女子心中一喜,继而再次恳求道:“求你,求你,放开妾,可好?”

男子的动作一顿,呼呼的喘着粗气,眉越皱越紧,像是极力的在隐忍着巨大的痛苦。

“对……不……起……”男子在她耳畔低语。

“嘶啦——”女子的亵衣应声而破。

“不要——”女子尖叫。

就如一阵狂风暴雨席卷了女子,浮浮沉沉的,她的双手不断的捶打着男子,却奈何不了他半分。她愤怒她反抗她挣扎,然而,这一切却是徒劳的。她的饮泣声高高低低的响在黑夜里,她无力着颓废着她绝望直至无望。

男子的舌轻轻的舔着她的耳垂,继刚才的狂风暴雨之后,转为了缠绵不休的绵密春雨,他极其小心着,温柔着,讨好着。

他轻而温柔的低语呢喃,“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死……”

他的声音很低,女子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听。她像一具木偶瞪着一双眼睛木然望着上方,好似她的灵魂已经离她而去,只剩下一具躯体还留在人间,留在这床榻之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很长很长的时间,也许只是短短的一瞬。一切终于停止了。房内有着淡淡的欢爱气味。男子的眼睛终于不复刚才的迷离,渐渐的清明。叹息了一声,将她拥进了怀里。

突然,“哐当——”一声,大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撞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纷至沓来,由外而内。

烛火在同一时间全部亮起。

“王九郎,若娘,你,你们——”为首的男子颤抖着食指不敢置信的看着床榻上的男女,“你们——你们——你们如何对得起我?”

女子听见有人叫她名字,幽幽回神,眨了眨眼,原本已经死气沉沉的双眼终于恢复了一丝灵动,有了一些生气。她转过头,看着他和他身后的近十人的队伍。想挣扎着起身,却被塌上的男子给拉住了,用棉被仔细的包裹住。

“夫主,你来了?”女子对他笑着,这一笑宛如三月清晨悄然绽放的梨花,白色的纯近乎圣洁,尤其梨花还沾了雨露,添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柔弱。

被唤作夫主的男子往前跨出一步,却被身后一个盛装打扮的女子死死的抓住了手臂,寸步不能进。

“郑氏若娘,你可知罪?”盛装女子轻喝。

郑若看着她,又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夫主,嘴边始终噙着一抹笑。

“夫主,允妾先整仪容,可好?”

她的夫主沉痛的看了她一眼,气愤而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带着那些人退了出去。

她缓慢的起身,捡起了散落在地的裳服,一件一件的穿上。穿戴整齐之后,又对着铜镜理了理鬓发。忽然间,发髻一紧,一支通体翠绿的簪子穿过了她的发。

“若娘,莫怕那些人,有我在。”

她的身后站着刚才塌上的男子。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裹挟了浓烈的恨意,若她能,她会毫不犹豫的用尽千万种方法杀死他。可是她不能,不是她不想,而是这个男子对夫主至关重要,而她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她沉默的起身往外走去,男子跟在她的身后,亦步亦趋。

看见她走出来,她的夫主紧走了几步,见她后面跟着的男子,他又停下了步伐。满脸愤怒的看着他们,眼若飞刀,剜了他们千万遍。

“若娘,你我近十年夫妻,我待你并不薄,为何你要这样做?”他沉痛的说道。

郑若幽幽的看着她一脸愤慨又悲伤的夫主,那一双眼睛,幽静的如同黑夜,又闪亮的好似群星。她幽幽一叹,忽而笑开了,犹如千树万树梨花开。

对上她洞悉一切的眼神,她的夫主脚步一错,往后退去。方才那盛装女子,扶住了他的腰背,沉着脸怒喝:“人道石大人之妻最是贤良淑德,谨守礼教,妇容妇工堪称世上女子之楷模。”她微微一顿,“郑夫人,今晚,你能背女戒与本宫听否?”她说的正气凛然,字字珠玑,却是对今晚的郑若来说最大的屈辱。

郑若看着她定定的看着她,盛装女子心中没来由的一慌,脸上正义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

郑若收回目光,提步往前走去,拉着她夫主的手,关切的问:“夫主,你向来不善饮酒,每每酒醉之后便是头痛难忍,腹痛难当,身上又奇痒无比。夫主,今晚你的酒可有喝多?”

石越有些不自在的抽回手,绷着脸,隐怒道:“莫要说这些无用的。为夫问你,今晚可是和王九郎在床榻之上?”

郑若对他眨了眨眼,继而垂下头,轻轻的一叹,认命的道:“是……”

“你——你——”石越气的浑身颤抖,嘴唇蠕动着说不话来。

“王九郎,我当你是兄弟,可你却如此欺我,污我之妻!”他暴喝,怒发冲冠。

王九郎看了他一会,对他长长一揖,道:“是吾之错!”

“你——你——”石越痛心疾首,一会看看面前的郑若,一会又看看不远处的王九郎,“你们让我情可以堪?”

“吾以贵妾之位求娶郑氏若娘。”

王九郎话一出,四野皆静。此乃当今最可笑之言,哪有人求娶别人之妻?

“你——你——”石越气极,浑身发抖。他努力的深吸了好几口气,突然噗通一声跪在身边一直站着的老者面前,痛哭流涕,“叔父,孩儿不孝,娶了如此一个污了石家门楣之女……”

“唉,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老者的拐杖重重的敲打着地板,发出咚咚的声音,“越郎,这样不贞不洁的女子,实是应该沉潭,以慰石家列祖列宗啊——”

“叔父,她毕竟跟了孩儿十年,孩儿……呜呜……孩儿实不想看她死……”石越哭着道。

“既如此。你便允了王家郎君所求吧。唉,我也老了,管不了了——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石越擦了几把眼泪,站起来对着郑若,痛心的说道:“若娘,今晚我休了你。你跟着王九郎走吧。以后,你好自为之。”

早有丫鬟准备好了笔墨,他刷刷的写了几笔,然后扔给郑若。像是多看她一眼就会污了自己的眼睛一般,他转身就要离去。

一直在一旁淡淡笑着,好像是局外人的郑若,突然说道:“夫主,十里坡的梨花想是要开了。多少年没有看到了呢?夫主,你答应过妾要带妾去看呢。夫主,你忘了?”

石越离去的脚步一顿,回过身来,看着她,眼里和她一样有着回忆。

“夫主,你带妾去十里坡看梨花吗?”

郑若笑着问。

石越像是看到了十年前那个在梨花树浅笑吟吟的倾城女子。突然,他的眼前喷薄出一道鲜红,在他面前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灼热的液体洒上了他的眼,迷蒙住,他不得不闭上双眼。

“十公主,我的现在便是你的将来。”

这是郑若闭上眼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题外话------

新文开张,请多多捧场,谢谢!

叶子这次参照魏晋时期的,不知道能不能把握好。

来点收藏,给叶子加油吧!

修改后,应该不会河蟹了吧?猫扑中文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