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邪魅哥哥别乱来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魅哥哥别乱来 作者:非月非夜 第1卷 卷一 奢靡与阴谋 第一章 十六岁 天上的雨微微飘洒,幕辛篱拍了拍头发上的小水珠。 “呼呼,终于到了。”打量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魅哥哥别乱来

作者:非月非夜

第1卷 卷一奢靡与阴谋

第一章 十六岁

天上的雨微微飘洒,幕辛篱拍了拍头发上的小水珠。

“呼呼,终于到了。”打量着眼前的欧式白色建筑,慕辛篱的小脸红扑扑的,同时也有点汗涔涔。一直希望自己可以住进欧洲古堡的别墅内,突然的一天她真的成了公主。

推开白色栅栏的小木门,艳丽的蔷薇花盛开在枝头娇艳夺目,有点童话世界的梦幻。乳白色的小石头路蜿蜒而过,翠绿的草坪露珠点点,紫色的藤花开的正旺盛,半人高的树墙隔绝了喧嚣与繁华。

“叮咚”慕辛篱有点紧张地按响了门铃。

“请问你是谁?”苍老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我,我是慕辛篱。”小紧张了一下。

“哦!原来是小姐,请稍等!”门咯吱一声开了,老仆人恭恭敬敬地要接过慕辛篱手中的小包包。

慕辛篱甜甜一笑十分不适应“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这怎么行,您可是白家的主子。”老仆人严谨卑微地弯腰伸出手等待。

慕辛篱的脸红的像是熟透的桃子,红艳艳的小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只能兴奄奄的交出了她手里的小包包。

老仆人眼睛里闪过一丝愕然,小小的包就是二手地摊上的货物,和这个家格格不入。

一切都令慕辛篱兴奋,她有了家,有了自己的家人。妈妈嫁人突然,到现在她依旧没有见到这个家里的任何人。

光滑的地板上一尘不染可以当镜子用,琉璃盏的灯微微地晃动甚是梦幻,慕辛篱却不知道自己的脚该踩在哪里?

走进自己的房间,慕辛篱就愣了,傻了,甚至想要疯狂大叫。

她自己的房间,公主床,白色的蕾丝花边,半面墙的镜子,乳白色的大衣柜,毛茸茸的纯白色波斯地毯。她的单人房比她家还大,令她有点适应不良。

趴在软软的床上完全不想动,难怪公主都是喜欢睡在床上醒来的,要是她,她也愿意赖在床上等王子。

突然想到今天是唐杉雨的生日,她答应了要去,拿起手机看看时间。

“还好,现在才一点多点。”慕辛篱白皙的小脸上忽现几分少女思春的羞涩。

兴冲冲地从包里翻出了几件衣服,T恤一堆,一脸黑线。悲剧就是这么发生的,她忘带了专门买水绿色长裙。

天要灭她啊!!!!!!!无语中!!!!!

第二章 哥哥?

慕辛篱小脸揪成了一团,真想把自己的脑子挖出来看看是不是装着浆糊!左瞄瞄又看看,突然映入眼前的白色大衣柜令她神情一亮。

打开衣柜的一瞬间,慕辛篱的眼睛立刻脱窗。

“啊!”她尖叫出声。整整一柜子衣服,全都是欧洲米兰最近流行的新款式。随便拿出一件在身上比划一下,才惊奇的发现都是她的尺寸。

不穿白不穿,反正是买给她的。慕辛篱像是一只偷吃了鱼的小猫,嘴角弯弯形成一弯月亮。

欧式的白色蕾丝细纱公主裙,水晶发箍轻轻的点缀着她那白皙的粉颊,刻意扑了点腮红,再搭上配套的小包。慕辛篱在一人高的镜子面前华丽的转了个圈,高高兴兴地下楼,要去参加唐杉雨的生日派对。

二楼有两间房,张伯说有一间是少爷的。慕辛篱知道白家有个大自己两岁的哥哥,但他到底老鼠还是猫她都没见过。

穿过长长的红色地毯,要走下楼梯的瞬间,一阵声响拉住了她的脚步。

“砰砰咚咚”从虚掩的门内传出,慕辛篱有点好奇,同时还有点担忧。探探头,发现门没有锁,是半遮掩的。她礼貌性的敲了下,却没有半丝回应。

“我敲门了,是你没有听到哟。”俏皮的对着没有回应的门吐吐舌,然后才小心翼翼推开房门。

“你是谁?”阴沉的声音像是从深深的墓穴里传出来,带着华丽而又极具磁性的吸血鬼的诱惑。

房间内的酒气扑面而来,几乎熏的慕辛篱喘不过气来,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更是水汪汪的。

渐渐的适应了屋内酒气和昏暗,泪汪汪的眼睛隐隐地才看见个人影。一个颓废的男人,半长的发遮住了半边脸,真丝的黑色衬衫敞的大开,露出坚实的古铜色胸肌。他抬头的瞬间,慕辛篱看见他狭长的眼睛散发出蛊惑人的魔性,那薄薄的唇勾起一抹兴味,妖孽般的容颜令她顿时呆呆的发了花痴。

“看够了没?”好听的声音打趣的问傻傻的慕辛篱。

“啊!”慕辛篱惊声,匆忙的擦了擦嘴巴,就怕自己恶心的流下什么不明液体。她疑惑地看着地板上的男人,再看看四处的酒瓶和烟蒂便一目了然了。

“你好,我是慕辛篱。我担心才进来看看的,我有敲门哦。”慕辛篱红透了俏脸礼貌地弥补自己的形象。

“哦,慕辛篱?”男人的声音透着几许邪气,嘴角的笑容更大了。

“恩,是的。”慕辛篱奇怪地看着他,有这么好笑吗?

“过来。”男人魅惑人心的笑令人不能抗拒,微微的勾起小指头就令慕辛篱很无用的屈服了。

“哦!”慕辛篱乖乖靠近,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

慕辛篱白色的公主裙飘逸轻盈,就像纯洁的雪色精灵,浑身充满了纯洁莹然的活力和灵气。男子的媚笑没有减少半分,此刻却带着一点点的恶意和玩弄,浑身透出邪恶的气息和嗜人的魔力。

第三章 掠夺之吻

修长的手忽然抓住慕辛篱的小巧的下巴,轻轻的揉捏,慢慢地打量。笑意渐渐渗透进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瞳中,恶意浮现又缓缓沉寂,满身的邪魅都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不错!老家伙果然挑了个好货色。”邪邪的眼睛里流淌着残酷的狩猎之光,紧紧的攥住眼前的猎物。

那光芒太过于刺目令慕辛篱有点害怕,她无助的喊道:“放开。”

慕辛篱想要挣脱出这个男人的诱惑,却发现反抗是完全的徒劳,连蚂蚁都比她有力气。他眼里的光芒是吞噬,是致命的罂粟,甚至带着地狱的阴森。

“放开?我可是你哥哥呢?”男人微热的气息刮过慕辛篱的耳垂,陌生的情欲令她止不住的想要颤抖。

“哥哥?”慕辛篱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就是她的哥哥,她的哥哥只有十八岁,怎么会是这个男人呢?

“你放开,你不是。白哥哥应该是十八岁,才不是你这个男人。”慕辛篱脱口而出自己的疑虑。

“哈哈,多纯真的妹妹啊!十八岁就不能是个男人了吗?”邪肆的笑意渐渐扩大,带着一种说不清的阴谋“哥哥现在叫你看看十八岁是不是货真价实的男人。”暧昧的言语吹拂过慕辛篱的脸蛋,像是撩动春潮的微风叫人微醺。

高大的身躯不知何时贴近了慕辛篱的身体,宽大的怀抱完全的包容住了她小巧的身躯,紧紧的禁锢,没有半点缝隙。大手缠上慕辛篱的身体,fumo着她正在发育的浑圆。Xinggan的唇放肆地噘住慕辛篱红艳艳的小嘴,湿热的舌尖灵活地撬开了防守脆弱的牙关,轻而易举地攻陷到那片柔然的纯洁花苞中。Tiaodou着,诱拐着那小小的丁香随着自己的舌尖舞蹈。若有似无的甜蜜汁液渐渐的被引导着,缓缓地随着原始的纠缠而起舞,麻麻的电流从舌尖慢慢地刺激着慕辛篱身体里陌生的春潮。她的脑袋完全缺氧,仅仅随着那在她嘴角上点火的舌起舞,追随着他的引诱而交缠,任由那阵阵陌生的电流刺激着她微弱的观感和陌生的情愫。

“呼吸,笨女人。”嘲弄的笑从慕辛篱的头顶发出。令慕辛篱猛地清醒,她大口大口地呼吸,身体软软的像是无骨的软体动物靠在哥哥怀里。

迷离懵懂的双眼泛起水水的轻灵,小小的唇被吻红的像是六月的樱桃。红粉粉的脸更像是一颗等人来采摘的蜜桃,嫣然间带着雨后润泽的勾引。白炎君再次控制不住地吻上那红透透的唇,软软的唇带着炙热迅速席卷着慕辛篱刚刚拉回来的神志,这次他的大手更是肆意横行拉开了慕辛篱身后的拉链。

“不要!”慕辛篱被身后的冰冷冻醒,神志猛然间恢复。用力一推,脱离了正在沉迷中的白炎君。

白炎君眼睛里的情欲没有一丝的退缩,唇角带笑看着慌张的慕辛篱。他享受男女情欲的疯狂,同时也享受一个男人征服女人的成功,他眼里闪动着征服的欲望。虽然只有十八岁,可这个家教会了他男人该有的一切。

第四章 突然告白

慕辛篱泪眼汪汪,她的初吻没有给唐杉雨,却送给了自己的哥哥,他是她的哥哥啊!背叛恋人的难堪,和哥哥接吻,更令她感到羞愧的是她竟然沉迷其中,产生了不该有的情迷。

沙哑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情欲“我是白炎君,记住,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不可抗拒的征服令慕辛篱感到害怕,她步步后退,而他步步逼近,甚至是乐于看见她的慌张,像是逗弄着老鼠的猫咪。

慕辛篱紧紧抓住自己的衣服,脖子上有几颗白炎君种下的新鲜草莓。泪水打湿了密密的睫毛,缓缓地滑落。慕辛篱转身飞快地向屋外冲去,身后传来白炎君放肆的笑声。

“篱篱,你怎么了?”黄尹缇担忧地心不在的慕辛篱。慕辛篱脸色苍白,仅仅对唐杉雨说了一声“生日快乐”就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闷闷地喝着饮料。

“没事。”慕辛篱有点心虚不敢看此刻正关注着她的唐杉雨。黄尹缇看着有点心虚的慕辛篱,轻轻地叹了口气。

“今天杉雨肯定失望了,他一直都在等你,要不是那几个大花痴硬是拗着他,他一定会等你来。”黄尹缇以为几个花痴惹慕辛篱生气,为唐杉雨解围。

“我知道,没关系。”慕辛篱现在头脑里还老浮现着白炎君火热的吻。想到那个吻,她苍白的小脸浮现出了点点胭红,开满了朵朵桃花。

“一看到帅哥就脸红啦!”黄尹缇打趣地笑着,看着向这里走来的唐杉雨她很自觉的熄灭自己这盏大灯泡。

“小篱。”唐杉雨文质彬彬地笑着走来,宛如完美的王子代言人。

“呃,杉雨。生日快乐。”慕辛篱低垂着头不敢看他。

“你刚说过了。”唐杉雨温柔地看着娇羞的慕辛篱,他一直等待今天的到来。

唐杉雨打了个手势,九十九朵白玫瑰被送到,他单膝下地深情地看着慕辛篱。

“小篱,请你做我的女朋友?”唐杉雨深情款款,眼睛里闪动着快乐的光芒,他一直在等今天,他要向所有的人宣告慕辛篱是他的女人。

慕辛篱吓呆了,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到白炎君的吻,想到身上的吻痕。她喜欢他,可是她不带着背叛的痕迹,带着难堪的情迷做他的女朋友。唐杉雨像个王子一样完美,而她一直都带着污垢,她低着头泪水莹然。

“篱篱,快点答应啊!”黄尹缇焦急的看着慕辛篱,周围的人也齐声起哄。单膝着地的唐杉雨,温和的脸开始渐渐不安,焦虑,甚至感到难堪的疑惑。

“为什么?小篱?”唐杉雨不解地问。

“我,我……。”慕辛篱结结巴巴,眼睛不敢看向任何人,推开人群匆忙地跑了出去。

“哼,我看她是有了个有钱的家就看不起杉雨了。”酸酸的声音出自某个吃不到葡萄的女人。

唐杉雨跌跌撞撞地想要追上去,终是一脸的伤痛和难以接受离开了舞厅。

第五章 狂乱之夜(1)

慕辛篱冲出了舞厅就搭上了出租车,她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只叫司机漫无目的的开着。

六岁时她哭泣,有个嘴角挂笑的男孩子送她一个娃娃。

七岁时她迷路,那个男孩牵着她的手带她回家。

十二岁时,女子初潮的无助是他慌乱中带她去了医院,虽然引来一阵嘲笑,可是他们彼此依靠开始懵懂爱情。

十四岁,她渐渐变成了个喜欢吃醋的女孩,而他却渐渐抛开对所有人的好。他的温柔只属于她,一直都属于她一个人。

十六岁的今天她期盼中的表白却只是一场梦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