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失婚女人翻身记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失婚女人翻身记》 正文 背叛 当杨辛站在新开张的第一百家门店主持庆典时,心里被一股巨大的幸福所淹没。 究竟怎么一步步从一名家庭主妇走到今天的位置,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失婚女人翻身记》

正文 背叛

当杨辛站在新开张的第一百家门店主持庆典时,心里被一股巨大的幸福所淹没。

究竟怎么一步步从一名家庭主妇走到今天的位置,她都记得不是特别的清晰。

只是她知道,她人生的改变应该是从离婚开始的。

她很感激她的前夫,如果不是他的背叛,她至今还守着那个小小的家,还爱着那个自以为也爱她的那个男人。

当然也就遇不到另一个他。

客厅的灯发出昏暗的光,这是间约七八平米的小房间,女主人杨辛蜷缩在木质沙发里,头枕在膝盖上,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大半张脸,只是还看得出眼睛是闭着的。

矮柜上二十一寸的老式彩电还开着,里面是大概是在演什么文艺晚会,女歌手穿着华美的礼服,正深情演唱歌曲,“心若倦了泪也干了,这份深情难舍难了,曾经拥有天荒地老,已不见你暮暮与朝朝,这份情永远难了……”

似是熟睡的女子,眼角有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只是眼泪有阻不住的趋势,愈发厉害,最终默默流泪演变成小声的抽泣。她终于睁开了眼,眼睛内有些血丝,没什么神采,可轮廓倒是挺好的,如果笑起来,一定是很吸引人。

杨辛从矮几上纸筒里抽出长长的纸,卷成一团堵住嘴边,生怕发出一点声响,吵醒在房间睡觉的儿子。

哭泣声就生生往回咽,顺着喉咙,流回肚里。

今天是星期六,是她和丈夫结婚五周年的日子。一大早,她就去菜场买了新鲜的晚鱼,排骨,准备做顿丰盛的。

最近她忙着照顾生病的母亲,家里的伙食大多比较马虎,不过丈夫刘治江也比较忙,晚饭一般都在外面吃的。

杨辛知道丈夫不容易,从俩人结婚至今有五个年头,身边的朋友同学大多都买了新房,还有不少买了车的,可她三口之家一直蜷缩在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

刘治江从大学毕业后也曾满怀信心,要打造一个温馨充满钱途的家给她。

可壮志雄心敌不过现实的残酷,俩人都是普通工人家庭,结婚时双方家里没有一点资助,俩人只得在租住的房子里办了喜事。

后来俩人工作了,想方设法存钱,两年后在所在的临江市房价大涨之前买了一套一居室的二手房,总算有了栖息之地。

结婚第三年俩人添了一个儿子,三口之家总算全了。杨辛以为幸福正向她走来,好日子就在前面。

可谁知,这竟是一切苦难的开始。

在儿子贝贝半岁的时候,因发热送去医院检查,起初医生只开了一些退热药,吊了几瓶消炎水,后来也就好了。

只是不多久,贝贝再次发烧,这次挂的专家门诊,医生开了好几个检查,又是抽血,又是拍片子,后来查出是白血病。

当时她一个人抱着儿子在手,简直是五雷轰鸣。她完全是无意识地,只是凭着本能拨了电话给丈夫,告诉他贝贝得了白血病。

刘治江立即赶来医院,俩人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如何都要治好孩子的病。

可这病治起来不仅时间长,而且花费的金钱是巨大的。俩人手边的积蓄都买了房子,加上生孩子又花了些钱,家里总共存款连一万都不到,仅仅够治疗一期的化疗。

杨辛厚着脸皮回娘家借了一万,要知道这可是她母亲留着养老看病的保命钱,当时母亲递给她,只说了一句,妈没本事,就这么多,拿着给孩子治病要紧,千万别想着还。

杨辛拿在手里,压在心头。

刘治江也回家开了口,可他父母说弟弟刚结婚,家里的钱用得一干二净,到现在还欠别人几万块,原本指望他来帮忙的,现在哪里还有余钱帮他。

刘治江在一家中型私营公司上班,开始是普通职员,月收入也就两千,后来自己努力,工作了两年总算混到了财务科的副科长,别看官不大,可收入到了六千元每月,夫妻俩都挺高兴的,还打算过两年换个两居室。

可儿子生病将一切计划都打乱了,首先杨辛不能上班,她得在家照顾儿子。她父亲去的早,母亲身体本来就不好,常年吃中药,哪有精力照顾小孩。

孩子没生病时,本计划断奶后,放在刘治江家。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家里就两间房,弟弟结婚后一家都住在那,又刚生了个孙子,贝贝去了不是给他们添堵吗?

就这样,杨辛呆在家带小孩,在孩子治病的一年以来,刘治江的工作越来越繁忙,经常很晚才回家,甚至有过一次夜不归宿的情况。

那晚他解释说是同事间聚会,人很多,闹的晚,大家都没回家。

杨辛觉得他在外面忙工作,忙应酬,于是还特意去菜场买了一只老鸭回来炖莲藕,给他清补。

可后来一切的发展似乎脱离了正常的轨道。

后来刘治江的衣服上时常有一股香味,按说杨辛是不用香水的,如果是女同事的偶尔接触的,为什么又总是一个味?

杨辛心里有疑惑,可她本能就反驳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世上有一万个男人,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会出轨,那剩下的一个非刘治江莫属。

俩人自小是隔壁邻居,打小心里就有对方,是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就连两家的父母也早就在心里把他们配成了一对。小学,初中,高中俩人都在一个学校。高考时,刘治江比杨辛大一岁,先考入外省的一所名牌大学。

杨辛第二年也报考了同一所,大学入取通知单都收到了。可杨妈妈那年突发脑溢血,家里的钱都给她治病了,身边也得留个人照顾,杨辛就这样连大学都没上成。

第二年,杨妈妈要她再去考,可杨辛一不放心母亲的身体,二是不想欠一屁股债,于是十八岁就上班了。

可凭着她的学历还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幸好外貌还不错,虽不惊艳,可身上有股气质,说不出是什么,就是很吸引人,让人一眼见了就忘不了。那双眼睛更是如一汪清泉,清澈润湿,偶尔会泛起波澜,平添一股神秘。

凭着姣好的外形她找到了大商场一个大品牌的促销员的工作,每月工资加提成还挺丰厚,可以养活母女二人。

母亲早年病退在家,拿着微薄的退休金,如果不是她工作了,根本应付不了家里的开支。

就这样她和刘治江也开始了长达四年两地鸿雁传书的恋爱史。

当时手机很贵,都买不起,俩人就靠写信诉说情思,至今家里还有一大堆俩人的信件,也可以说是情书,有些内容还是挺肉麻的。

毕业后,刘治江回到了临江市,工作没多久就娶了她,当时还遭到他父母的反对。理由是他好歹是国家正规大学的毕业生,而杨辛才高中毕业,俩人学历不想当,以后会拖累他。

后来,杨辛才知道,在大学有个有钱的女同学拼命追求刘治江,遭他拒绝后不死心,还找上门来过。他父母当时想让他找那个女孩,因此反对他俩。

当时知道后,杨辛还玩笑着说,他干吗不要那个女生,找个人财兼备的不好吗?刘治江当时很认真地说,他不是贪财的人,找老婆最要紧就是要情投意合。

他的这句话,杨辛一直放在心头。

所以说,她对刘治江一直是很信任的。

可今天晚上好不容易等到他回家,他给出的第一句话竟是,“小辛,我们离婚吧!”

当时她手里正端着给他盛好的饭碗,咣当一声就掉到地下了,儿子贝贝也吓得在一旁哭。

刘治江走到儿子身边抱起他,哄了他吃饭,然后给他洗脸,洗脚,最后抱他上床,还拿起小床边的童话书给他讲故事。

儿子才两岁,根本就看不懂书,不过杨辛打算从小培养他阅读的兴趣,所以一岁多就开始给他讲故事,希望他长大后不要偏科。

壁灯橘黄的光线投射在他全身,脸上的浓眉也模糊不少,脸部的线条还是那么完美,杨辛知道,刘治江是个英俊的男子,从来就是。

此刻他浑厚的声音从房间传来,“公主和王子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真的有公主吗?曾经杨辛也以为自己是。在她心目中,能和刘治江在一起生活,那是做公主也比不上的。

可现在呢?刚才那句话,难不成是她听错了。

杨辛不断地心里暗示,看,肯定是你听错了,治江根本就不会说那样的话,如果他说了那样的话,那他以前所说的一切,又是什么?

六岁的刘治江在小院的槐树底下,拉着她的小手,“我刘治江以后一定娶杨辛做我的老婆。”

十三岁的刘治江拿着父母给的三元零花钱交给杨辛,“老婆,这是我这个月的零花钱,你帮我保管。”

十八岁的刘治江拿着大学入取通知单神气地说,“老婆,等我大学毕业我就娶你。”

二十四岁的刘治江掏出一枚朴实的白金戒指戴在她手上,“老婆,我终于套住了你。”

二十七岁的刘治江一手抱住儿子,一手抱住她,“老婆,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

是吧,一定是她听错了,杨辛心里只有这一个声音。

直到刘治江走出房间扔出一句,“我们谈谈。”

杨辛脸上还挂着恍惚的笑容,谈什么?儿子的病现在正在积极治疗,最近也比较稳定了。家里,虽谈不上金碧辉煌,可也是她用心布置的,处处透着温馨。两家的老人虽没有在身边侍候,可她有空都会经常走动。

刘治江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烟雾下他的面孔有些陌生。

杨辛看看房间的门,还好是关的。因为儿子的缘故,通常他在家都不抽烟的,实在憋不住就躲在厕所抽一根。

“小辛,我就不绕弯子了,我们离婚吧。房子归你,孩子你要就给你,你怕拖累就给我。家里也没什么存款,这里有两万块,你拿去。”说完,刘治江从外套口袋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她,“明天自己去银行存好,不要掉了。”

他还记得杨辛的坏毛病,就是爱掉东西。杨辛平常做事挺认真仔细的,可丢三那四的毛病从来就没改好过。

有次,她去超市买东西,因为穿的是裙子没有口袋,就把钱捏在手里,结果到收银台的时候,两手空空,收银员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后来旁边的好心人借电话给她,再后来刘治江来了。

在路上,刘治江哭笑不得地说,“老婆,我看你哪天人都会走丢,到时我去哪儿找你啊?”

她半是撒娇半是威胁地说,“我才不会走丢,你也不许走丢。”

这样的刘治江怎么会提出离婚?他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杨辛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不同意。”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