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婚宠嫁值千金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靳小姐,昨晚……苏总在乔小姐的公寓里……” 靳子琦望着试衣镜里的自己,然后伸手去摸了摸,只触到一片冰凉。 她的身体战栗了一下,但随即便对电话那头淡淡地开口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靳小姐,昨晚……苏总在乔小姐的公寓里……”

靳子琦望着试衣镜里的自己,然后伸手去摸了摸,只触到一片冰凉。

她的身体战栗了一下,但随即便对电话那头淡淡地开口:“我知道了。”

电话那头的人顿了顿,似乎迟疑了会儿,才说:“靳小姐,新婚快乐!”

镜子里的新娘挽起了嘴角,她说:“谢谢。”然后挂断了电话。

带着薄纱手套的修长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一点,就删除了那个号码。

轻盈飘逸的垂坠纱帘随着午后微醺的风飞扬,靳子琦久久地站在镜子前,凝望着里面这个穿着婚纱的女人,秀雅的五官化着精致的妆容。

她挽起了头上披着的白纱,望着自己嫣然一笑,眼神却深远而淡然。

靳子琦,要结婚了,难道你不高兴吗?

……

“听闻乔小姐和现在的经纪公司合约将满,乔小姐的助手又一直和风琦公司的高层接触,是不是预示着乔小姐有跳槽风琦的打算?”

“呵呵,这件事我并不知情,除了演艺和歌唱之外的其他事我都是交由我的助手处理,所以在这里无法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

休息室里的液晶电视不知道被谁打开了,正播报着前几天好莱坞影展上的一幕,清雅而甜美的女声伴随着相机快门声在卧室内萦绕。

巨大的显示屏上,乔念昭站在星光大道上,一袭雪白的晚装,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优雅地挽起,鬓边俏皮地落下几缕青丝,化着淡淡的粉系妆容,偶尔恩赐般地笑笑,便会立刻成为镜头追逐的焦点。

“不久前有杂志刊登了乔小姐和风琦总裁苏珩风在酒店餐厅里的……有些亲密的镜头,不知苏总的未婚妻靳氏千金有否找过乔小姐……”

“有这么回事吗?我只知道苏总忙于工作,我想一个知情达理的未婚妻不该埋怨一个发愤图强的男人。”优雅的声音:“扩大自己的事业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任何一个妻子都会欣慰自己丈夫的成功。”

“所以乔小姐为了让风琦如虎添翼而准备加入,是这个意思吗?”

记者旁敲侧击地提问,乔念昭淡笑,不再回答。

靳子琦不知何时已经回过身,静静地听着看着,脸上连一点波澜都不曾有。

她似乎已经忘记了那个和女明星牵扯不清的男人就是自己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丈夫,也忘了过会儿他们就要举行婚礼。

……

休息室的门被悄然推开,靳子琦将视线从电视上收回。

她不着痕迹地旋了个身,姿势干净利落,但非常好看,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她眯着眼不急不缓地看过去——

苏珩风一身黑色修身的礼服,抿着薄唇,站在门口,没有新婚的喜悦。

靳子琦冲他淡淡地弯了弯唇角:“珩风,你是真的想娶我吗?”

她就像是欧洲油画里走出的高贵公主,淡雅素净的五官过于安详,有些古典的轮廓,偶尔微笑,亦是浅浅淡淡,身上始终带着干净、整洁的味道。

不知道她为何突然会计较这些,苏珩风的眉头下意识地拧了起来。

望着薄纱下她那双充满英气的黛黑双眉,喉结一动,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面对她等在那里的征询目光,他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缓缓走进来,站在她的面前,靳子琦望着这个俊眉朗目、气度不凡的男人,视线落在他脖颈上的一处,眼睫一颤,然后仰起头露出一个笑容。

“珩风,我好像还需要补一下妆,帮我叫一下化妆师吧。”

苏珩风避开了她的眼睛,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只是低头瞥了一眼,嘴角不动声色地抽搐了下,但很快便恢复如初。

“好,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帮你叫。”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在门口的时候,他停滞了脚步,回头瞟了她一眼,神情微微有些挣扎。

廊间的嬉闹声不断地隐约传来,休息室里却只剩下靳子琦一个。

她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萧潇,帮我叫一下化妆师吧。”

……

靳子琦缓缓地在沙发上落座,对着镜子里那个绝世新娘,指尖拂过自己的唇瓣,上面涂着的唇彩比苏珩风脖子上的那个唇印颜色深了些。

就像是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她莞尔一笑,奖励自己精湛的观察力。

休息室的房门被优雅地叩响,然后就被推开,“我可以进来吗?”

听似熟悉却又陌生的清甜女声在她身后响起,靳子琦回头,便看到一个披着一头乌黑及腰长发、长相美丽的女子站在那里。

靳子琦的眼睛下一秒便落在她的唇上,颜色果然和苏珩风脖子上的一样。

没错,站在休息室门口的正是乔念昭,她未婚夫的情人,亦是……

乔念昭走过来,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遍靳子琦,娇柔地露出一抹笑:“姐姐,今天真的很漂亮,对了,我是来还这个的——”

她说着就把手伸到了靳子琦的跟前,金色的太阳光下,那枚钻戒熠熠闪烁,是男款的婚戒,乔念昭见靳子琦没接过去,便搁到了茶几上。

“今天早上,阿风走的时候有些匆忙,忘了戴上。”

靳子琦仰起头,眯着幽深的美眸透过白纱望着乔念昭——

这个无论是外貌还是行为举止都跟自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女人。

只不过她靳子琦不会有乔念昭小女人的羞涩可人,乔念昭也做不来靳子琦在事业上的凌厉狠绝。

乔念昭可以依偎在苏珩风怀里哝哝甜语,靳子琦却只能和他面对面坐在会议桌前公事公办地讨论年度计划。

靳子琦微微合了会儿眼,似乎在酝酿自己的情绪,再睁开时,她的眉里眼间尽是浓浓笑意,倒是看得乔念昭心神一紧,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没错,这是苏珩风的,我跟他一起去珠宝行挑选的。他人不在,我代他跟你道谢。幸好你送来了,不然过会儿交换戒指的环节,真的要在宾客面前丢脸了。”

靳子琦端的是贤妻良母的架势,看得乔念昭的柳眉不断地往眉心靠拢。

“你来这里的来回油费不少吧,我会让我的助理打到你的账户上。”

乔念昭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时有些乱了阵脚,望着敛了笑、神情淡漠的靳子琦脱口而问:“你难道你不好奇为什么阿风会在我那里吗?”

靳子琦的手指摩挲着戒指上的纹络,抬眸扫了有些沉不住气的乔念昭。

乔念昭却迫不及待地开始讲述:“我们昨天下午就回国了,只是他没告诉你,他在我那里呆了一下午外加整整一夜,我们做了一个晚上,一共五次。”

五次?靳子琦的眉角一动,却没有什么激动的表现。

这样淡定从容的样子完全出乎乔念昭的预料。

“你今天来是为了告诉我,我婚后和丈夫的生活会很性福吗?”

乔念昭的眼角猛地一抽,以她的了解,怎么也没想到靳子琦会说出这种话。

靳子琦却不看她姹紫千红的脸色,“我很感激这些年你解决了珩风的生理需要,毕竟,很多方面,我都不是个称职的未婚妻。”

“你——”乔念昭的脸瞬间涨红,为靳子琦把她定位为床伴这一点!

她深吸了口气,稳定下自己急躁的情绪,乔念昭咬了咬唇角,心一横,竟然在靳子琦的脚边跪了下来,“姐,我求你成全我们吧!”

说着说着,眼角便渗出了泪花,然后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往下掉。

“姐,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可是……可是,我是真心爱阿风的,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他爱的也是我,一直都不是别人。”

靳子琦垂合的眼睑掀起,望着梨花带雨的乔念昭:“你表白的对象好像错了,我不是苏珩风,如果你要说,出门右拐往前两百米。”

乔念昭不敢置信地瞪着冷血的靳子琦,“姐,你真的要破坏我们吗?”

“破坏?”靳子琦冷执的目光射向乔念昭:“我从来没有逼苏珩风,我甚至前一刻还在问他到底要不要结这个婚,他说要。你与其在这里跟我摇尾乞怜,倒不如去问问他。即便今天的新娘不是我,也不会是你。你们在一起三年,一千多个日子,花一分钟求个婚的时间难道也没有吗?”

靳子琦停顿了下:“还有,以后别叫我姐姐,我母亲只有一个亲生女儿。”

乔念昭的脸色刹那惨白,她死死地盯着靳子琦,牙关咬得死紧,被泪水浸泡的眼圈猩红,“如果你不是靳家的大小姐,阿风还愿意娶你吗?不过是一张结婚证书,那并不代表什么,我和阿风情投意合,我了解他想要什么。不管你怎么想怎么看,我会一直等着他回来的!”

“好,那就让我们从这一秒开始倒计时,看你说得这个‘一直’是多久?”

靳子琦的话音刚落,乔念昭便已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休息室的门被关得震耳欲聋,落入靳子琦视野里的还有乔念昭那一滴不甘心的眼泪,靳子琦不禁勾起嘴角,却是笑得没有任何的表情。

她的手紧紧地握成拳,那枚戒指躺在手心,坚硬的棱角膈得她生疼。

……

乔念昭前脚走,后脚化妆师就来了。

靳子琦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化妆师给自己补妆。

“靳小姐,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新娘!”化妆师由衷地感慨。

靳子琦只是淡淡地抿起嘴角,笑得极淡,然后休息室推开,她在镜子里看到苏珩风来了,他的呼吸有些喘,一贯冷静自若的脸色有些许的慌乱。

尤其在对上镜子里那双浅棕色的眼眸时,他的身体有刹那的僵硬。

他的手依旧握着门把,而她却已经站起来,走过去。

“等一下要摄像,你最好也补一下妆。”

她体贴地递上一张纸巾,示意他擦掉额际的细汗。

苏珩风愣愣地看着她,可是她低垂着眼,碍事的白纱和卷翘的睫毛遮掩了她眼底真实的情绪,他不由地捏紧了手里的纸巾。

“对了,还有这个。”她慢悠悠地说着,然后就把那枚男款钻戒奉还到了他的面前,“还是把这枚戒指放回到伴郎那里吧,现在戴不合时宜。”

苏珩风的脸色千变万化,无法遮掩的是眼底的错愕和窘迫。

然而,靳子琦自始至终都没有抬眼,把戒指放在他手里,便挽起那过长的裙裾越过他,“离婚礼还有半小时,我去外面透透气。”

只是走了两步,她便又回过头,望着他:“下次当心点,不要再弄掉了。”

苏珩风迎上她潋滟微动的眼,只觉得跌入了无底洞内,他匆忙地别开了眼:“不会再有下次了。”

靳子琦轻颔首,转身的刹那,身后是他似乎斟酌了许久才说出的话——

“如果哪一天你想要离婚了,我随时都可以在协议书上签字。”

靳子琦的背影有微不可见的怔愣,这样细小的变化淹没在门口的阴影里。

思恍惚的苏珩风没有注意到,他只看到靳子琦在原地停驻下脚步。

她没有回头,一如既往清冷的声音却飘荡在廊间,她说——

“既然结了婚,靳家人就不会随意离婚,即便是错误的婚姻,也会一辈子错误地过下去……”

------题外话------

《婚宠——嫁值千金》是流年治愈系列第三本现言文,亲们多多支持,点点手收藏一个,让流年有写下去的动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