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错上黑老大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砚青啊,你看是这样的,由于七年来你一直不听劝告,紧咬柳啸龙不放,导致一件大案子也没破过,上级领导要求重新派人来接任你的工作……” 有条不紊的办公室内,稳坐摇椅上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砚青啊,你看是这样的,由于七年来你一直不听劝告,紧咬柳啸龙不放,导致一件大案子也没破过,上级领导要求重新派人来接任你的工作……”

有条不紊的办公室内,稳坐摇椅上的大肚男微曲手指,骨节有节奏感的敲击着红木桌面,很是婉转的说着一些残忍的话。

正前方站着一名女子,警服笔挺,一派正气,头戴警帽,军人的标准站姿,可见是个精英。

长发盘在后脑以一发夹禁锢,整体很是干练,标准瓜子脸,浓眉大眼,不施粉黛,可见并不是一个爱打扮的女孩。

在听到大肚男的话后,英眉微微收拢,桃花眼里尽是不满:“局长!咱要懂得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被唤为局长的中年男人闻言黑了脸,大手抬起。

‘啪!’

桌子上一个跳蛋忽然升高,后又稳当的归位,男人本来还想好声好气,毕竟被降职是件很伤人的事,但女孩显然不领情还犟嘴,立刻严厉道:“缉毒组就因为你,知道有多少不法分子都已经成富翁了?你脑子灵活一点,柳啸龙是什么人?全世界都在抓他的把柄,你以为你比他们厉害多少?”

“局长!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女孩依旧面不改色,昂首挺胸,双手笔直的垂在身侧,绝无退缩之意。

男人显然有着一腔怒火了,伸手揉揉眉心很是无语道:“你有没有试想过,缉毒组因为你这个队长,兄弟们已经很久没吃肉了?”

“局长!他们天天都去吃烧烤!”

“砚青!”

终于,男人站起身厉眼一瞪:“这七年来,你为了柳啸龙的案子带着他们东奔西跑,结果一无所获,上头都已经不满了……”

不等男人说完,女孩继续铿锵有力的反驳:“一定是他们害怕柳啸龙的势力,所以想退缩!”

这次男人是真的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了,直接指着门外道:“我看你是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了,马上停职,等想通了再写一份报告呈上,当初我力保你为大队长,结果呢?太让我失望了,缉毒组就因为你,几乎都要被人遗忘了,赶紧走走走走!”想来个眼不见为净,不断的摆手。

砚青微微眯眼,冷声道:“您也太让我失望了!”说完便帅气的转身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老大老大!怎么样了?是不是柳啸龙的案子有新发现?”

“上头是不是很关注我们?”

“是不是要给我们加薪了?”

一见老大回来,缉毒组十多名精英全体蜂拥而上,问东问西,眼冒精光。

砚青深吸一口气,最后露出一个很是友善的笑容道:“七年了!谢谢你们一直跟着我,以后不要叫我老大了,很快我就和你们一样了!”不想去看兄弟们失望的表情,快速离开了警局,也不换装了,来到车棚内掏出钥匙将那辆价值两个月工资的小绵羊推出。

说是大队长,由于七年都没办过大案,应该说小案也屈指可数,一个月就拿那么三千块死工资,能买得起小绵羊电瓶车已经算是奢侈了。

该死的柳啸龙,每次都跟狐狸一样,老奸巨猾,弄得她被停职,别让她抓到他,否则一定就地正法。

这是她入警校的愿望,为民除害,当初发过誓言,一定要给这个男人判个无期徒刑,奈何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就马到成功,每次都因为那一点点,对方都会全身而退,留下一堆交易时留下的烟头和一小包白粉。

他这就是为了要羞辱国家警员,告诉大家他们这些警察在他眼里是多么的愚蠢。

越想越气,抬起控制速度的手锤了一下车身,却没看到周围群众们的一脸惊悚。

‘呼……’

一阵风一样冲上前。

‘嘘嘘!’

奇怪,怎么有口哨声?好奇的偏头看向后面,只见一交警正追着她跑,人,都有第一反应,看到有人追,一定会快速逃跑,所以等她反应过来时,一辆叫嚣着警笛声的摩托车已经挡在了前方。

“喂!我真的没有故意闯红灯!”走神懂吗?该死的,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没有?没有你跑什么?”交警叔叔很是严格,即便对方穿着官衔比他高的制服,却依旧遵守法纪。

砚青伸手边比划边烦闷的低吼:“你追我,我当然要跑了,这是动物的本能吧?”

已上四十的交警叔叔根本就没将她的话听进耳里,将罚单扔到了电瓶车的篓子里冷冷道:“身为警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记得去交钱!”说完便骑着摩托扬长而去。

“噢!”

阳春三日的天,很是晴朗,刮过的风也带着花香和暖意,砚青站在一个花坛前狠狠拍了一下脑门,很想砸东西来宣泄一番,最后暗骂了几句压住了满腔怒火,阴郁着脸骑着小绵羊继续前进,来到一个大型超市前就将电瓶车锁好。

要命的是钥匙又卡住了,拔了半天也拔不出,终于捏紧拳头起身狠狠一脚踹了过去:“我去你妈的,连你也欺负老娘!”

‘哐当!’

无辜的电瓶车倒地,钥匙还真就掉出来了,某女发泄完后才微微消气,捡起钥匙摆正车子才转身。

对于周围的目光根本视若无睹,她本就是暴脾气,如今更是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交完钱,提着一大袋子的零食走出超市,掏出钥匙,还没到她刚才放车的位置就盯着一行字拧眉走了过去。

‘既然你不喜欢它,小的帮你处理掉!’

果然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她的小绵羊,森冷的走到服务台敲击了几下桌面:“你们这里是怎么办事的?为什么要处理我的车?”烦死了。

漂亮的女职员似乎不懂她的意思,但不敢怠慢,这可不是普通的客人,穿着英姿飒爽,脸色严肃冷酷,只需一眼就能令人产生压迫感,问了半天最后嗫嚅道:“不……不是我们处理的,是小偷……”

小偷?咬牙切齿的想了半天,再次狠狠拍了一下脑门,该死的小偷,敢在老虎头上拔毛,这是在挑衅她吗?有必要去投诉一下这一块的民警了。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等砚青一走,几个女职员全体拍拍胸口,这么凶的警察她们还是头一次见,那表情好像要吃人一样。

再次走到车棚,想找点蛛丝马迹,揭下那张写着蝌蚪文的纸张,结果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憎恨的抬脚残忍的踹向一旁的铁栏杆。

“唔!”

刚要抬起脚安抚时,就见许多路人都正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呼呼,素质,警察的素质,吐出一口气尽量不让走姿怪异,大步来到了马路上开始打车。

消毒水刺鼻的医院,砚青蹲坐在椅子上看着右脚大脚趾青紫一片,无力的仰头靠在墙壁上,妈的,有比这更倒霉的事吗?停职加降职,车被偷,这也就算了,还要去交罚款,现在脚又这样,老天是不是要把她一辈子所有倒霉事都安插在了这一天?

“小姐!我看你脸色不对,而且刚才帮你看伤的时候发现你体温过高,去体检一下吧!”

带有金丝边眼镜的男人温柔的提醒,在女人进来的一瞬间,他就眼前一亮,正点,这警服好像就是为她而生的,可惜他已经是孩儿的爸,否则一定追求她。

“哦谢谢!”没想到这医生还特意出来提醒她,确实最近有些不对劲,自从半个月前被柳啸龙逃掉后,她就没一天能安枕无忧,一直失眠,偶尔咳嗽,到至今都没好。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既然都来了,就干脆一次性检查完。

抽血,化验……

“下一位!砚青!”

听到自己的名字,艰难的起身一瘸一拐的进屋。

年迈的老伯穿着白大褂,但满脸的胡子很难与白衣天使混为一谈,食指顶了顶厚重老花镜,以一种怜悯的神情望着一身警服的女子。

砚青奇怪的坐下,秀眉几乎拧成一团,这是什么眼神?看得她浑身都毛骨悚然。

“医生?”

老伯点点头,拿着化验单不知该怎么开口,想了许多词汇,最后很是婉转的说道:“根据化验,你浑身的血小板几乎接近屈指可数!”

“血小板?什么玩意?”对方的表情过于的凝重,这不免让砚青也认真起来,心里七上八下,见老伯低头沉默就大声催促道:“你说啊,我到底得什么病了?”

“这个……这个……”老伯很是苦恼,女孩这么年轻,而且又如此花容月貌,还是人民警察,他真的很不忍心告诉她这个事实。

砚青看他这样,就更加恼火了,‘啪’!起身抬手一掌拍在桌子上低吼:“你有话就直说,少拿这种眼神来看我,信不信一拳打爆你的头?”该死的,千万不要吓她,第一次彻底的暴走,已经不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足矣被控告为‘恐吓罪!’

“白血病,晚期,很晚的晚期,可以说算是……绝症,顾名思义,你还有一个月的生命了!请节哀顺变!”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