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农家小媳妇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土炕、苇席、木头的房梁、草编的房顶,糊着窗纸的格子窗。 高琬晴躺在土炕上,一双大眼睛此时被惊恐取代,这肯定不是自己宽敞明亮的寝室。 这样老旧的房子,让她想起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土炕、苇席、木头的房梁、草编的房顶,糊着窗纸的格子窗。

高琬晴躺在土炕上,一双大眼睛此时被惊恐取代,这肯定不是自己宽敞明亮的寝室。

这样老旧的房子,让她想起了小时候乡下的旧房子,那还是七八十年代奶奶家的老房子。

扯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会痛!

又掐了一把大腿的肉,还是很疼!

高琬晴眨眨眼,老天,你跟我开什么玩笑?

记得昏迷之前她要去给教授送一份关于传统中医药学的研究报告,当时一个小孩子站在路边哭,迎面一辆轿车开过来,她不过是冲过去抱了那孩子一下,结果……

没有想象中的白床单,没有消毒水的味道,也没有平日里的中药材香味,自己这是……尽管高琬晴不想相信,但她还是确定,或许看在她英勇救人的份上,老天竟然让她重生了!

自己重生了?天底下还有比这更离谱的事儿吗?

高琬晴傻眼了,看了一眼这个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丝毫不过分的家,她想哭。

头一阵阵作痛,高琬晴闭上眼睛,努力消化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

麦芽儿,十八岁,父母亲早逝,与大她两岁的哥哥麦冬相依为命。兄妹两个名字很有趣,稍微有点儿常识的人都知道,这都是药材名。记忆中,麦家过世的父亲似乎是一位大夫。

按理说,麦芽儿这个年纪的女孩,在这个时代早该成亲了。可家里太困难,一来二去就把他们兄妹俩给耽误了。

年前哥哥麦冬被同村的吴家闺女看中,吴家竟然没要聘礼嫁了闺女。

事情表面上看的确是这么回事,麦冬是个踏实肯干的后生,虽然家里条件不好,胜在为人踏实,还有一手半吊子医术,所以吴家老人乐意女儿嫁过来。

实际上呢?

在麦芽儿的记忆中,吴家的闺女,也就是如今麦芽儿的嫂子吴氏,早就看上了麦冬,用了些下作的法子造成了既定事实,珠胎暗结逼得家里把她嫁给了麦冬。

事情很复杂却很平常,嫁入麦家的吴氏自然嫌弃麦家这一穷二白的家,可谁叫她看上了麦冬呢,所以作为独生子女的她时常拿娘家的东西接济麦家……

接济自家男人自然没有什么不妥,可一来二去这白吃饭的小姑子就成了吴氏的眼中钉。

吴氏欲把小姑子早早嫁出去,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在高琬晴的记忆里,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书,好像是说古代的女子到了一定年纪还没有嫁人的,好像要被发配给官媒统一统一嫁娶。

按理说麦芽儿都十八岁了,也该嫁人了。就不说古代,在现代的农村,十六七岁嫁人的都大有人在,以麦芽儿如今的年纪的确是大了。

麦芽儿生的俊俏,是村里出了名的漂亮姑娘,按理说一家女百家求,媒人该踏破门槛才是。

偏生家里太穷,没有嫁妆。

不要小瞧了嫁妆,古代都是很重视女子嫁妆的。那些好的人家自然不会要这样的女子过门。

想要碍眼的小姑子早日出门子,于是吴氏的主意就打到了村里那些无赖泼皮的头上。

当麦芽儿知道嫂子要把她嫁给村里有名的无赖后,一气之下竟然学人家自尽。还好隔壁张大婶子发现了她,不过只有高琬晴知道,如今那个麦芽儿估计早就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了……

出门子,属于当地的土语,意思等同于嫁人。

努力消化了属于另一个的记忆,高琬晴躺在炕上苦笑,在这个不知名的朝代,让她一个医学院的高材生可怎么存活?

门外一阵脚步声,几乎是下意识的,高琬晴闭上了眼睛,继续挺尸中。

“冬子,我也不是故意的,你别这样……这人都死透了,还是赶紧的入土为安吧,咱们家日子过得穷,也许芽儿来世能托生个好人家也说不定,冬子,我真不知道她会死,我……”一个女人悲悲戚戚的哭着,哭的好不可怜。

高琬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道:你说的那叫人话?什么叫来世能托生个好人家,要是能托生,你倒是死一个给我看看。

不过自己这是咋地啦?穿越了?还是传说中的魂魄穿越?

呜呜……高琬晴欲哭无泪,她倒是真想能够穿越个好人家呢,可听这话茬就不对劲。

“哎呀,这是咋地啦啊,不是说芽儿没啥事儿吗,这咋回事儿啊?”

来人的声音很熟悉,高琬晴觉得,这人应该是这个身体所熟悉的人。

“俺这……俺也不知道啊。”吴氏摊摊手,做足了无奈状,“婶子,俺也没想到她就死了,俺还合计……”吴氏不甘心的咕哝一句,一看麦冬那通红的眼睛,吓得赶紧闭嘴。这个男人是她深爱的,她不可想真惹了他。

“婶子,芽儿死了……”悲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即就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紧紧被人抱在怀里,高琬晴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脸涨得通红,“咳咳……咳咳咳……”

“哎呀,芽儿,芽儿你醒了!”耳边一阵惊呼,不能继续挺尸,高琬晴只好顺势张开了眼睛。

入眼处是一个半大青年哭肿的双眼。

男人,不,应该还是半大的男孩,红彤彤的脸庞带着一股子乡村特有的憨厚。高琬晴怔了一下。

麦冬!

下意识的她就知道这人是谁。

“芽儿啊,你可醒了!俺……”麦冬扭过头,不住的擦着眼泪。嘴里还不住的嘟囔着,“老天保佑,谢天谢地。”之类的胡话。

高琬晴心道:你妹子可早死了,你面前的可是个孤魂呢。

一个四十左右岁的妇人一把抓住她的手,高琬晴注意到,妇人穿的很朴素,可浑身上下却收拾的干净、利落。许是日子过得挺艰辛的,妇人身上也没啥多余的装饰,只在头上挽了个髻,一支老旧的银簪子固定了发髻。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高琬晴的泪水顺着腮边滑落。

她知道,这应该是属于麦芽儿的记忆,这个女人想来就是隔壁张家婶子了。这些年这位孀居的女人对他们兄妹很是照顾。

“芽儿你可醒了,吓死婶子了……你这孩子咋这么傻呢,咋能做那傻事呢……”

耳边是张婶子絮絮叨叨的哭声,高琬晴心里发酸,想到家中的父母,心里没来由的一空。突然冲吴氏诡异的一笑。吴氏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这个丫头,咋这么渗人呢?

高琬晴再次打量了一眼这破旧的老房子,确定自己的确是穿到了一个穷的鸟不拉屎的地方。

“芽儿啊,你别吓我啊,你这是咋地啦?”张氏拽着她的手不停的搓着,像是要暖过来似的。

高琬晴咧咧嘴,很艰难的牵动嘴唇,发出的声音也是嘶哑异常。“我不是你们认识的人,我是我。”一句话说的异常艰难,停了一下,突然瞪了一眼紧紧抱着他的麦冬,“你赶紧放开我。”她还从来没有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亲密的拥抱过。

“芽儿啊,你这是说啥胡话呢?”张氏慌了,就去看麦冬,“莫不是坏了脑子,咋说胡话了呢?要不找隔壁村跳大神的王婆来给瞧瞧吧。”

“她来能干啥?”麦冬本身就是个大夫,最不信那些,当下就不赞同的道。

“你这孩子。”张氏小声数落了一句,就偷眼去看眼睛瞪得老大不住打量房屋的高琬晴,低声道:“你忘了,前两天张木匠的媳妇被黄皮子上身了,还说啥这一个屯子老母鸡都让她吃了的话,还去咬活鸡喝血,可不就是冲着了黄大仙……我瞅着芽儿这样也像是冲着啥了。”

麦冬那边还没啥表示,吴氏吓得“妈呀”一声,看向麦芽儿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黄大仙啊,在他们这可是人人避讳的存在。

村里那么多老母鸡被黄鼠狼叼走了都没人敢打,就是怕得罪了黄大仙。这麦芽儿要是真被那黄大仙上身了……吴氏愈发觉得她的目光阴测测的。

高琬晴觉得好笑,真是愚昧,居然还有人信这个。

不过与其他们把自己当成妖魔鬼怪又是做法啥的,高琬晴就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可别到时候再把自己当成个妖怪活活烧死了。

想到这,高琬晴突然道:“你们也别拦着我,我死了也许她就能回来了。”也许自己就能回到原来的地方了。

高琬晴说着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女人跳到地上,狠狠的朝门柱子撞去。

“啊……”这一声尖叫是吴氏发出来的,眼看麦芽儿撞的头破血流,还冲自己诡异一笑,吴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脑子一阵阵发沉,虽然头痛欲裂,高琬晴很高兴,也许再次醒来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也说不定。

“芽儿啊!”张氏一声大嚎,眼睛一翻,好悬没晕过去。

麦冬一愣,死死的抱住她。“妹子,都是俺不好,俺这就休了她……你别寻死……俺这就去休了她……”

高琬晴还震惊于自己没死成的悲哀,瞪大眼睛呆呆的望着草编的棚顶一阵出神。

真的回不去了!

父母、亲人、学校、学业、寝室、教授……一切的一切都远离自己了……

“你个丧良心的麦冬啊,俺给你麦家生儿育女,俺哪对不起你,你这天杀的,居然要休了俺,俺也不活了,你杀了俺吧,俺们娘两都给你妹子偿命啊……”春寒料峭,吴氏就那么躺在地上撒泼,丝毫也没有顾忌。

“别嚎了!”麦冬擦了一把眼泪,伸手扯起吴氏,“你不要命了咋地,这地上多凉,你作死啊!”嘴里说的凶狠,可还是把吴氏推上了炕。

张家婶子这会儿缓过劲来,扶着呆呆傻傻的高琬晴到炕上躺了,就道:“冬子啊,你快烧点儿水,给你妹子看看这伤,人别在有个好歹,你爹娘去的早,你们兄妹……”说着说着落下了泪。这麦冬是她看着长大的,哪里都好,就是为人太老实了,偏生娶了吴氏这样一个泼辣的媳妇。

麦冬冲吴氏使了个眼色,吴氏不情不愿的下炕。才三个月的身孕,还没显怀,乡下的女子,倒也没那么娇气。

“芽儿啊……”麦冬一边包扎伤口,这眼睛就又红了,“都是家里穷给闹得啊,都怪俺……没本事啊……”半大的小伙子,谁真的愿意把刚好不容易娶进门的媳妇休了。何况还是麦家这样的穷人家。

张氏坐在炕边不住的叹气,“芽儿啊,你也别寻死了,你要是不想嫁人,也没人能逼你,今儿冬子也在这,俺就倚老卖老了,俺没闺女,芽儿你要是不嫌弃,就给俺做个闺女,咱们娘俩互相照彻……”张氏算是看明白了,与其让麦芽儿去寻死,还不如带走她。

“这哪成?”麦冬打断张婶子的话,“婶子你这不是让全村人戳俺脊梁骨吗,俺咋对得起死去的爹娘。”

“这你就对得起了?”张家婶子丝毫不让步,“按理说俺这外人不该说啥,可冬子你也不想想,你们给芽儿找的那是啥人家,村里顶天的无赖,谁见了都绕道走,咋地?你是真愿意跟那人家做亲?”

麦冬坐在炕边抱住了头。

张家婶子挪到麦芽儿身边不住摸着她苍白的小脸,“芽儿啊,你到底是咋想的,跟婶子说。”

高琬晴闭上了眼睛,事已至此,死也死不成,看来是回不去了。

除了接受,还有别的法子吗?

高琬晴睁开眼,再次打量这个家,心里拔凉拔凉的。

张家婶子见她这样,还以为她想通了。“芽儿啊,走,去婶子那住。”一个村里住着,吴氏是啥人张氏比谁都清楚。

高琬晴叹了口气,“哥,你还认我这个妹子不?”既然事情不可为,活人总要为以后打算吧!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