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妇科男医师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更新时间:2012-07-20 “姐姐,你瞧,姐夫睁眼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朱九戒耳边响起。 朱九戒慢慢睇地睁开眼,眼前出现两位花一般娇艳的女子,一个二十四五岁,一个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更新时间:2012-07-20

“姐姐,你瞧,姐夫睁眼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朱九戒耳边响起。

朱九戒慢慢睇地睁开眼,眼前出现两位花一般娇艳的女子,一个二十四五岁,一个二十一二岁,穿着打扮却看着怪异。年长的那位柳眉紧锁,正微低着头,沉思着什么。听到这里,那女子抬起头,愣愣地望着朱九戒,却并无欣喜的神色。

朱九戒暗道:这两个女子是谁?难道石员外的妻妾?定然是了。想到这,朱九戒暗默运神功,就想出掌将二女震毙。

突然,那年长女子扑在他的身上,环腰抱住他,叫道:“九戒,你……你原来没死?”

朱九戒收了神功。

因为他已经看出,二女虽然娇媚,却都是普通人,身上毫无武功基础。

一股诱人的体香扑入鼻端。

好香!朱九戒右手搭在女子纤细的腰上,他知道,自己只要掌心轻轻一按,六阳神功便可以震断她的新五脏六腑。但是,朱九戒心中随之生出一股邪念:既然小娘子送上门来,我何不给石员外戴一顶绿帽子?

朱九戒摸了女子一把。好细嫩的身子,娘的,便宜了那狗员外,小爷虽然好色,除了老婆,却只睡过一个女孩,他却妻妾成群。

女子嗔道:“亲爱的,这里是太平间啊,不要……”

“太平间?”朱九戒心里一震,一把推开女子,坐了起来。难道是狗员外的机关密室?自己已陷入他的重重包围?

他飞步跨到门前,往外看了一眼,之间外面空荡荡的,不远处便是一座高楼。

好高的楼。

朱九戒拍了拍脑袋,没记得石员外家有这样的建筑,回头见年少女子捂着脸不敢看自己,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浑身赤条条的,什么也没穿。

年长女子笑道:“九戒,你光着屁股成什么样,快把那难看的东西裹起来。”说着,年长女子取了床单在朱九戒腰间一束,又对年少女子道:“去取你姐夫的衣服来。”

年少女子扑哧一笑,跑了出去。

朱九戒望着太平间,拍拍脑袋,暗道:我到底在地下呆了多久?难道狗员外命短,世道变了?不,我绝不能大意。

想到这,朱九戒瞥一眼年长女子,道:“你叫什么名字,是石员外的几房夫人?”

年长女子一呆,忙到:“九戒,你……你怎么说起浑话来?我是你的妻子常娥啊。”

“常娥?”

朱九戒是清初江北石家堡人,他的父亲是当地的神医。

朱九戒原名朱石,十六岁时便奸污了一个来求医的女子,从那以后,亲友无人给他提亲,父亲给他改名九戒。九戒即:一戒不孝;二戒不忠;三戒杀生;四戒**;五戒盗窃;六戒凶杀;七戒不义;八戒骄躁;九戒不专。当然,父亲为他更名还有另一层意思,因为他的名字犯了当地大户石员外的姓。

娘的。朱九戒色迷迷地看着常娥,突然一把将她翻倒在停尸床上。朱九戒本是鬼魂附体,在地下待了多年,哪在乎什么太平间。

“你要干什么?”常娥惊叫一声。

“嘿嘿。”朱九戒用行动代替了回答。

“别,九戒,咱们赶紧回家吧……”

“回家……小爷已经等不及了。”

说着,朱九戒已经扯下常娥的内裤。

一时,太平间春色满园。

却原来,这太平间下便是当年埋葬朱九戒的墓穴。

朱九戒的父亲朱郎中医术高超。当时,石员外风流成性,小妾纳了一个又一个,还不满足,凡二十岁内年轻女子,只要姿色出众,便被其抢入堡内。一时,周围百姓怨声载道。朱郎中配了一剂长泄汤,假说补药。石员外服下后不举,大为恼怒,将朱郎中夫妻、朱九戒夫妻一家五口杀害,埋在堡后土岗下。当时,朱九戒只有28岁,他的儿子小石只有三岁。

朱九戒本是个好色之徒,死后魂魄不散,在墓穴中待了三百多年,闲时便翻看父亲珍藏的医书,居然找到一部“六阴六阳”神功秘籍。三百多年来,朱九戒不但练成了家传“一针渡劫”和“妙手回春”术,也将“六阳六阴”神功练到了第九层。

一晃到了2009年。

a县,也就是当年的石家堡附近,发生了一起离奇死亡案。

死者朱九戒28岁,是县医院外科医师,由于妇科一位女医师外调,朱九戒前天刚打了申请报告,要求去妇科就职,没想到今天哏屁朝凉了。

朱九戒死的很怪,全身无一处伤痕,其他内脏功能正常,只是心脏停止了跳动。

太平间正好建在朱郎中一家的墓穴上方。

由于两个朱九戒年龄相同,姓名相同,出生时辰相同,因此,在地下待了三百多年的朱九戒借体复生了。

却说常娥的妹妹,也便是年少女子常月,匆匆赶到病房,取了姐夫的衣服过来,一进太平间就惊叫出声。

常月已经二十一岁,还没有男朋友,对于男女之事,虽然没有经历过,却也曾趁着姐姐姐夫不在家时,偷看过藏在床头柜里的那种光碟。

常月性格活泼,看到这样的一幕,自然难免惊啊出声。

朱九戒扭头见识常月,心道:这丫头看着比她姐姐清纯,决不能放过。想到这,朱九戒朝常月一扬手,掌心中涌出一股较大的吸力,将常月吸了过来。常月想掉头就走,两只脚却不由自主地移到床前。

“姐夫,你要干什么啊。”常月大叫。

朱九戒邪笑一声,将她按在床上,伸手便要去解她的衣服。常月甩手一掌打在他的脸上,趁朱九戒一愣之际,扔下衣服便跑了出去。

朱九戒望着常月的背景,呸了一声:“装什么装。”

————————————

来票吧,红的黑的都可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