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恶言+林滇环

2019年10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 方解走进这间公寓之前,虽然已经对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了许多猜测,但眼前的景象,还是有些难以承受。 原本粉刷得雪白的墙面上如今被各种不堪入眼的言论纵横交错地占领,血红色的油漆尚且未干透,在重力的作用下沿着墙面流下,配上周围溅落的红色油漆点,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方解走进这间公寓之前,虽然已经对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了许多猜测,但眼前的景象,还是有些难以承受。

原本粉刷得雪白的墙面上如今被各种不堪入眼的言论纵横交错地占领,血红色的油漆尚且未干透,在重力的作用下沿着墙面流下,配上周围溅落的红色油漆点,无端的渲染出一股恐怖气氛。还有几处被泼了排泄物,散发出难以忍受的恶臭。

打开那扇被重点攻击而格外惨不忍睹的大门时,方解不慎蹭到了一块,粘腻的手感让洁癖的他一阵恶心,嗓子里的咒骂险些脱口而出。

可他看见了白云母。

初秋季节,她却穿着一件极其单薄的裙子,抱住自己的膝盖缩成小小一团,蜷缩在客厅沙发背后,未经打理而干枯的长发凌乱披在肩上,大而空洞的双眼布满血丝,没有焦距地盯着外面布满雾霾的天空。整个人毫无生机,明明正当年华,但已经透出了一股腐朽薄暮的味道。周围杂乱地堆着零食包装袋和书包外套,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映出幽幽蓝光,是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

在方解把白云母连拖带拽地弄回卧室哄睡着之后,他终于有时间整理一团乱麻的房间。把毛巾衣物全丢进洗衣机,满地垃圾也收拾好倒掉。伸手关笔记本时,正看见打开的网页上是一个地方论坛,各个帖子都热火朝天地讨论最新的事件。啧,听说这女的还是个校花,吊着好几个富二代呢!水性杨花,她妈就应该在生她的时候掐死这女的。我朋友就在这个大学,他告诉我,这女的可瞧不起人了,从不和同学玩。人家怎么瞧得上你们凡夫俗子啊,平白掉了档次,她可是打算吊金龟婿嫁入豪门呢!诸如此类的言论层出不穷。换作以往,他说不定也会兴致勃勃地插上两句如果被口诛笔伐的主角不是他表妹的话。

从小到大,白云母一直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聪明好学,就算生病也要坚持上学;长得玉雪可爱,据说小学时就有男生为了坐她旁边打起来;懂事听话,从来不和父母顶嘴。但在青梅竹马的方解眼里,这姑娘就是个胆小懦弱的书呆子,和陌生人说句话都怕得要死,重感冒都不敢向老师请假的那种。

虽然心里嫌弃得不行,他也从没料到,白云母有一天居然会摊上这种糟心事。

哎哎,方解,快看这条新闻。同事指着手机上一条标题为【男子当众下跪,拜金女不为所动】的新闻,冲他挤眉弄眼,现在的女人啊

他笑骂着抽了对方一下:卖什么关子,上班偷懒也不怕被主编抓住。点开那个一看就知道是路人拍的视频,背景是某个游泳馆,却没多少人在池子里游泳,反而聚成一堆,满脸兴奋地看热闹,圈子中心站着个纤细明艳的姑娘,此时正气得小脸通红:你放开我,变态,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更不会喜欢你!别再缠着我!镜头拉近,一个胡子拉渣衣冠不整的男人抱着她的大腿,哀求道:云云,我知道你嫌弃我穷,可是,我有一颗真心啊!那些外面的男人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他们只是玩玩你啊!姑娘听到这混账话,气得眼眶通红,可却不知该如何反驳,只是一味重复你胡说!我不认识你!围观群众登时纷纷起哄,有人指责女孩嫌贫爱富,莫欺少年穷;有人劝她接受男人,别辜负了一片真心;还有些人认为男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新闻下面跟了一串评论,最热的一条是我认识这女的,她是H大校花!

视频放完,方解面色不虞,瞄了一眼时间,10月21号,3天前的事情。想了想,他调出通讯录,打算问问白云母什么情况。未曾想,电话拨出,一连的忙音。再打,还是没人接。他沉吟片刻,拿上车钥匙就走。

同事本来打算问问他对这视频有何高见,没想到这小子突然这么火急火燎:方解,你干嘛去?还没下班哪!家里有事,帮我和主编请个假。

开车往白云母租的公寓走的时候,方解依旧心绪不定。视频里的女孩真是白云母?或许他认错人了,表妹一向是个鹌鹑,从不惹是生非,怎么会招惹上这种无赖。可她的确在H大念书。况且,大白天的电话不接,怎么想都太反常了。姑姑姑父都在老家,估计还没看见这个新闻,白云母大约也没胆子告诉他们。于情于理,他都得去看看。

华灯初上,方解正对着手机犹豫是不是该知会家里,白云母这个状态实在让人担心,可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照顾,还是叫个长辈陪着比较安心。却听见卧室里传出些动静,女孩似是刚醒,怔怔地坐了起来,也不说话,只是淌下两行清泪。

方解被她这木呆呆的样子吓得够呛:怎么了,云母你别不出声啊,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心里难受。可你别这样啊。

似是刚看见他,白云母眨眨眼睛,突然歇斯底里地尖叫:我没有勾搭男人,他们污蔑我!他们都欺负我,说我下贱,把我的照片p成裸照传上网!我的手机不停有短信进来,全是难听的话,还打电话,对,他们还打电话骂我!我,我昨天晚上回家,那个男人一直跟着我,我很害怕,我就喊救命,可是他对别人说我们是情侣,他们都相信了!没有人帮我!她语无伦次地说了一通,崩溃地嚎啕大哭:我完了,网上全在骂我,他们还人肉出了我的信息,我收到了好多威胁信,他们说要把我毁容了,上次去学校,还差点被人泼了硫酸!你救救我,方解,我好害怕,呜......

好,我会帮你的,云母,你不会有事情的,先告诉我,那天在游泳馆的男人,到底怎么回事?他放轻声音,一下下拍着女孩的背。

有熟悉的家人在身边,终于有了些许安全感,白云母抽泣了一会,慢慢冷静下来: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那一天他突然出现,说喜欢我好久了,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又不认识他,当然不想答应了,就说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然后他就咆哮起来,骂我肤浅,和别的女人一样,只喜欢花心的高富帅,却对他这种老实人的真心不屑一顾。

呵,还道德绑架,多大脸啊!方解本就对那个邋遢的男人没什么好感,知道前因后果就更是厌恶。H大怎么也是个一流大学,白云母可说前途光明。再加上她本人长得标致,家里也算小有资产,性子虽有些内向但不娇纵。只凭嘴上说说的真心就想拐走她,想得可真美。

最过分的是,他还造谣,说我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让他们给我花钱,可我根本没谈过恋爱,也没收过别人的钱!说到这里,白云母忍不住又哭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拍了视频传上去,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个脚踏两条船的拜金女。方解,你一定有办法帮我的,对不对?

对上她充满希冀的目光,方解只觉得心里像堵了一块抹布,他能说什么?作为一个媒体人,他最清楚不过,这种新闻根本没人关心真相如何,大众需要的只是一个宣泄口,一个可以发泄他们内心戾气的对象。想断绝那个男人的骚扰不难,难的是怎么把白云母从网络暴力中解救出来。就算发布声明,又能挽回多少损失呢?那些键盘侠,会为了他们的所作所为道歉吗?白云母的名声,会变回以前一样清白吗?伤害已经造成了,就算把刺拔掉,伤痕也无法消失。

方解,你怎么突然要辞职?主编敲着新收到的爆炸性新闻,眯着眼睛看他,我可一直很看好你啊。

没什么,只是累了。青年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能杀人的不止刀剑枪炮,还有笔诛口伐。我改变不了这个悲哀的现实,但至少,不做操刀的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