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末日重生种田去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第一章 重生 齐悠悠是被闹钟给吵醒,清醒过来时是双眼赤红,满头汗水。 “这里是哪?”她茫然睁开眼眸,看着熟悉的房间,望着那个应该已经不存在的时钟,脑袋一片空白。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第一章 重生

齐悠悠是被闹钟给吵醒,清醒过来时是双眼赤红,满头汗水。

“这里是哪?”她茫然睁开眼眸,看着熟悉的房间,望着那个应该已经不存在的时钟,脑袋一片空白。

睁着茫茫然的双眼,还无法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闹钟继续响彻云霄,隔壁房间传来熟悉的怒骂声。

“吵死了,笨女人,还不快点把闹钟关了。”

她下意识拍掉闹钟,呼吸变得急促,眼神不停扫过四周围境,这是十年前属於她的房间,矮小的五斗柜占去房间一大半的空间,房间里只能塞得下一张床与五斗柜,除此之外,连站的地方也没有。

她缓缓起身,看着微微粗糙的手指心,没有老茧也没有伤痕,依旧白皙透亮,她迷茫的眼神想到她死去的那一刻,不甘、悔恨与羞辱煎熬她的心。

她还记得自己是怎麽死的,雪白的墙壁、白色挂袍、冰冷的针头,齐悠悠打个冷颤,好冷,她把棉被盖在身上取暖,紧闭双眼沁出泪水。

“齐悠悠还不快滚下来做早饭”楼下响起怒喊声,齐悠悠缓缓拖着僵硬的步伐,换穿好衣服後,下楼看到已经坐在餐桌前的齐家人,打扮时尚的齐母皱着眉头道。

“悠悠,你在搞什麽鬼,我不是要你六点就准备好早餐吗?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她的语气带着指责不满

齐悠悠望向墙上的挂钟,六点半了,眼神有一丝恍惚,望着眼前这几张熟悉的脸孔,心里升起一股强烈的悲哀几乎要吞没她。

“发什麽呆,还不快做早餐。”齐母命令道,看到她幽幽眼神望向自己时,那种古怪的感觉让齐母打个打颤,她不喜欢齐悠悠的眼神,不像以往畏首畏尾,反而像是爱恨交杂之後,剩下一片空寂。

“是。”她没有多说一句话,穿上围襟,正打算开火时,差点忘记怎麽点火,不过身体拥有自己的记忆,很快开起瓦斯,把火点燃,然後把土司丢进烤面包机里,在锅子热之後,倒油煎起荷包蛋,在煎第二个时,楼上响起脚步声。

楼梯口出现一脸睡眼惺忪的小美人,齐母看到才十四岁的小美人,嘴角扬起笑容,用与齐悠悠不同的温柔嗓音道:“悠然醒来啦,你等等,我先帮你热杯牛奶,等喝完後你姐姐的早餐也应该做好了。”

齐悠然扫了齐悠悠一眼,眉头微蹙。

“今天怎麽这麽慢?”谴责语气带着不满,才坐下齐母就递上热牛奶,也跟着谴责齐悠悠道。

“她的日子八成太好过,竟然忘了自己的工作。”

“妈咪,我瞧姐姐一定是对您不满,想消极怠工。”齐悠然眼里写着幸灾乐祸四个字,还在母亲耳边怂恿,就是想到齐悠悠困扰难堪的表情,声音也没压多低,甚至还扬高,清清楚楚落在齐悠悠耳里,她抬起白玉小脸,面无表情看了她一眼。

齐悠然很不爽她的无动於衷,尤其是她那双波澜不兴的眼眸看向自己时,就像在看小丑耍花样让她很火大。

“你看什麽看,我有说什麽不对吗?”

齐悠悠淡淡撇过头,看到锅子里的荷包蛋烧焦了,铲起放进盘子里。

一看到她的动作,齐悠然尖叫:”你要把敢把那烧焦的荷包蛋给我,你就完了。”

“悠悠,你在干嘛?醒来之後阴阳怪气的。”齐母狠狠皱起眉心,望向齐悠悠的眼神充满警告,以为在自己的高压手段下齐悠悠会服软,就像从前一样避开自己的眼眸,表情不安,但叫她意外的是她竟然毫不避讳迎视自己的目光。

无情冷漠,齐悠悠就像换了一个人。

齐母更想开骂她的死人脸时,楼梯口冲下一抹跋扈飞扬的身影。

“我的早餐呢?”看到餐桌上没有他那份早餐,脸色一沉,向齐悠悠开骂道:“齐悠悠,一大早你的闹钟扰人清梦就算了,为什麽连我早餐都还没准备好?”

“她是在跟我们抗议吧。”齐悠然玩弄手指甲,看着手指上绘着五颜六色的指甲油还点缀着各式各样的小花与亮片。

“抗议什麽?我知道了,一定是悠然又把她的东西藏起来让她找不到,我说齐悠然都这麽大的年纪,你还玩这种把戏。”

“关我什麽事,我看她是不想待在这个家,所以怠工了。”齐悠然得意看着她,眼中带着挑衅。

“好了,悠然、悠扬不要吵了。”齐母不悦道:“一个早上你们兄妹俩吵来吵去,还不快点吃完早餐上学去。”

“哪来的早餐都没准备好,叫我们吃什麽?”齐悠扬撇撇嘴角道。

“你们在吵什麽?”齐家之主出现时,温和的眼神看着家人,接着看到空无一物的桌面还有家人带着不满的神情,了然於心知道发生什麽事,把事情淡淡带过去道:“悠悠身体不舒服,你们就到外头买来吃吧。”

“喔耶,太好了,我觉得外面煮的比小老太婆煮的还好吃。”齐悠扬伸手向父母要钱,齐父把早餐钱交到齐悠悠手中。

“带弟弟妹妹出去吃吧。”他递给她温和的笑容,大手掌在她的头顶上抚摸下,齐悠悠楞楞看着齐父的脸孔,感觉到眼眶微热起来。

“爸,你呢?”她的声音微微沙哑,想到末日来临时,父亲成为第一批病毒感染者,送去医院观察,结果病毒扩散时,他也成为丧屍一群,至此之後她就开始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你安心,我去外头买就行了。”

“爸都偏心,钱都交到姐姐手上,为什麽不是交给我?”齐悠然向父亲撒娇道。

齐父弹下她的鼻头,”你这丫头要是钱到你手上,铁定会被暗杠起来,你弟与你姐都不用吃了。”

齐悠然啧的一声,撇着小嘴,望向齐悠悠的侧影,眼珠子转了转,打个小主意,打主意的不只是齐悠然,齐悠扬看着白花花的钞也心动的很。

一走出大门,齐悠然向齐悠悠伸出白皙如玉的小手。

“把钱拿来。”她毫不客气道。

“臭女人,滚开钱是我的。”齐悠扬毫不考虑就将齐悠然推挤到一边,立刻引起齐悠然的反抗。

“齐悠扬,你是我弟弟,你应该听从我的话。”

“什麽弟弟,我只是慢你五分钟出来而已。”他咆哮道。

他们你推我挤的,齐悠悠没有表情,转身说走就走,让他们楞住。

“悠扬,你不觉得姐姐有点奇怪?”

“什麽姐姐,我可不承认她是我姐。”齐悠扬冷哼,至从知道齐悠悠的身世之後,对她的没什麽好感,就像家多个外人,讨厌极了。

“人家再怎麽说也做了十几年你的姐姐,你还真翻脸无情。”

“那你呢?你不是欺负的更厉害。”齐悠扬冷笑:“我才不像你这麽伪善,摆明欺负对方,还口口声声喊着姐姐,你不恶心我替你恶心。”

“你不晓得每次我叫她姐姐时,她那张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小脸觉得好好笑,难不成她真的以为我叫她姐姐是真心的吗?”齐悠然好笑道,脸上露出一抹得意。

“比起我,你更坏心,还有什麽资格说我翻脸无情。”齐悠扬撇撇嘴角。

“谁叫我们的姐姐不是真正的齐家人。”齐悠然不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什麽问题,从小到大,齐悠悠在家里原本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物,以前他们觉得奇怪,现在认为很理所当然,齐悠悠虽然姓齐,但骨子里流的不是齐家人的血。

“咦?齐悠悠人呢?”齐悠扬这才注意到她人已经不见了,原来在他们说话的同时,她早已经走远了。

“气死我了,她竟然敢放我们鸽子。”齐悠然捉狂道。

齐悠扬想起齐悠然说的她好像变得怪怪的,心里也有所感,要是以前她岂敢这麽做,早就守在一旁等他们吵完,再乖乖把钱交出来,而不是带着钱一块消失不见。

“请问现在西元几年几月几号?”齐悠悠随口问个路人,从路人的眼里看到白痴两个字,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穿越过来的人,几月几号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西元多少年也不知道。

“2050年10月25日。”

“10月25日吗?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喃喃自语的声音被路人听到,将她当成疯子来看,唯恐避之不及,齐悠悠根本不在乎别人怎麽看她,她只知道一件事,2050年的11月25日是爆发病毒的第一天,那一天国内将近百万人受到感染,才三天的时间,全世界变成了炼狱,至此之後她也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若只是单纯的你死我活的世界也就算了,她怎麽也没想到自己最爱的亲人会趁机落井下石,逼得她变成人家的禁脔,最後被人玩腻之後送上实验台,当成实验的小白鼠。

前世的她就是因为受不了手术的疼与实验的痛而身亡,前世过往历历在目,她感觉到胸口传来凌厉的刺痛,脑海一片沉重时,眼前似乎浮起一颗翠绿色的种子。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