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吾家娇妻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姜令菀睁开眼睛,捏了捏自己莲藕似的白嫩手臂,下意识蹙了蹙眉。 小小的玉人儿,不过四岁年纪,穿着一身樱红色绣折枝堆花襦裙,脑袋上梳着两个精致的花苞髻,齐刘海下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

姜令菀睁开眼睛,捏了捏自己莲藕似的白嫩手臂,下意识蹙了蹙眉。

小小的玉人儿,不过四岁年纪,穿着一身樱红色绣折枝堆花襦裙,脑袋上梳着两个精致的花苞髻,齐刘海下是一双水亮亮的大眼睛,胸前垂着几根细细的小辫子,辫子尾端缀着璀璨的珠花,打扮的相当漂亮。

生得倒是粉雕玉琢、玉雪可爱,可此刻却眉头深锁的,当真同她的年纪有些不符。

陶嬷嬷小心翼翼端着银碗进来,瞧着姜令菀这副模样,笑盈盈道:“六姑娘要吃的糖蒸酥酪。”

果然,听到“糖蒸酥酪”这四个字,姜令菀粉嘟嘟的小脸顿时就露出了笑容。她利索的从黄梨木卷草夔纹罗汉床上坐起来,瞧着陶嬷嬷将鎏金平錾花纹银碗放在罗汉床中间的小几上。

银碗中盛着乳白色的糖蒸酥酪。

上头点缀着些许红豆、葡萄干和碾碎的核桃仁,瞧着白白嫩嫩红红绿绿的,品相极诱人。这糖蒸酥酪凝如脂膏,冰凉可口,最适合这夏日食用。

陶嬷嬷见着姜令菀不过四岁,便拿起银勺准备喂她。姜令菀却是摇了摇头,从陶嬷嬷的手里拿过勺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虽然她此刻是小女娃的身子,可吃东西的力气还是有的。糖蒸酥酪的奶香甜味在嘴里蔓延开,伴随着红豆的甜糯和葡萄干的酸甜,清凉甜香,顿时令姜令菀食指大动。

陶嬷嬷瞧着姜令菀吃得开心了,这才露出了笑容。

现下正值六月份,外头酷暑难当,姜令菀素来是个娇生惯养的,冬日畏寒,夏日怕热,整个人金贵得不得了。除却身体上的感知外,姜令菀不喜这冬夏二季还有其他原因——冬日寒风凛冽,那风刮在脸上更刀子割似的,极伤皮肤;这夏季烈日炎炎,稍不留神就晒黑了,姑娘家一黑,容貌生得再好也是没用。

所以这夏日还是不出门为妙,待在屋子里吃吃瓜果甜食才是上上之选。

姜令菀小口小口吃着糖蒸酥酪,小小年纪就有这番仪态,连陶嬷嬷都有些吃惊。自从三日前六姑娘不小心摔了一跤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大一样了,原是活泼可爱的小娃娃,如今倒是乖巧了起来。

姜令菀是卫国公府嫡出六姑娘,她爹爹是卫国公府的嫡长子姜柏尧,老国公爷没了之后,姜柏尧自然顺理成章世袭了爵位。姜柏尧十年前娶了安王府的昌平郡主,如今夫妻恩爱,共同孕育了一儿一女,日子过得极为甜蜜恩爱。姜柏尧是个宠妻子疼女儿的,是以从小就对这闺女格外的溺爱,加之姜令菀模样生得讨喜,在这卫国公府就是横着走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璨璨。”

姜令菀埋头正吃着,却听外头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

她侧过头,见丫鬟将珠帘撩起,一个穿着一身玉涡色绣兰花齐胸襦裙的女子走了进来,这女子生得眉眼乌浓、唇红齿白,脸颊微微泛红,眉宇间有着些许娇态,当真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只是她举止间仪态得体,丝毫没有因容貌生得太过美艳而显得轻浮。

这便是姜令菀的娘亲周氏。

周氏口中唤的“璨璨”,则是姜令菀的小名。姜令菀是爹娘的掌上明珠,自是璀璨夺目,加之周氏希望日后女儿能长得漂漂亮亮的,便起了这个小名儿。

周氏走到榻边,低头瞧着银碗中的糖蒸酥酪已经吃了一大半了,这才命陶嬷嬷收起来。姜令菀一张圆润白嫩的小脸露出些许不满,却知道娘亲虽然疼她,素来不喜她贪凉吃太多,只得眼巴巴的看着陶嬷嬷将她手里剩下的小半碗糖蒸酥酪拿走。

姜令菀一双大眼睛巴巴的望着,看得人心都软了。

周氏见女儿没有哭闹,倒是有些满意,莞尔一笑道:“璨璨若是乖乖的,下回娘亲自然会给你吃的,嗯?”说着她伸手撩起女儿额头的齐刘海,瞧着女儿额角的伤疤,便敛了笑,忍不住道,“到底是庶出的,没个教养,也亏得这伤疤浅,若是深一些……”一想到二房的那位小小年纪就如此歹毒的心肠,周氏就忍不住心疼起女儿来。

姜令菀蹙了蹙眉。

她自然晓得这疤痕是怎么来的——

三日前她在院子里追小猫,恰好碰见了二房的四姑娘姜令荑。姜令荑是个庶女,性子随了她的娘亲崔姨娘,唯唯诺诺的很是软弱。她一个人捉不到小猫儿,便让姜令荑帮她,在追逐的过程中,姜令荑不小心撞了她一下,直接将她撞倒在地,这额头便磕到了。小女娃本就是细皮嫩肉的,自是顿时就破了皮。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无端端回到了自己四岁的时候。

姜令菀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可经过这三天,她便是笃定了。

再说这姜令荑,前一世因为这件事情,她和姜令荑一直不合。而姜令荑那回的确不是存心的,虽然疤痕早就消了,可她对自己却一直存着愧疚,以至于后来她为了补偿自己,做了极大的牺牲。一想起前世自己对姜令荑动不动就冷嘲热讽的,姜令菀便觉得自己当真是瞎了眼——连谁对她是真心的都不知道。

如今听着周氏这般念着,姜令菀便认真道:“娘,这事儿不能怪四姐姐,是我自个儿不小心。”

周氏愣了愣,她晓得女儿的性子,素来都是最爱美的,如今这额头上伤着了,不管是不是故意的,肯定是怨上姜令荑了,未料女儿竟是这个反应。周氏听了,只觉得女儿心善,欣慰道:“璨璨,你年纪还小,有些事情不懂。待日后长大了,便知道人心隔肚皮。”就算是自家姐妹又如何,这里头究竟有几分真情还不知道呢?

姜令菀心中却道:她才不小,她上辈子可是活到二十岁呢。

姜令菀又道:“我同四姐姐虽然不经常玩,可每回我让她帮忙的时候,她总会帮着我。娘,我喜欢四姐姐,我想去和四姐姐玩,你答应女儿,好不好?”她想见见姜令荑,这辈子,她要好好和她做姐妹,不会让她再被别人欺负。

周氏倒是为难了,这女儿一向不大喜欢姜令荑,反倒同二房的其他两位走得近些。这三日女儿安心休息,倒是没有再提其他两位,反而对这位庶出四堂姐莫名其妙来了好感。起初周氏以为女儿是怨着姜令荑,故意同她说想和姜令荑玩,然后趁机欺负人家,可女儿再聪慧,到底是个年纪小的,这双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这……还真是喜欢那个四丫头?

周氏有些犹豫,想了想才道:“待璨璨身子好了,娘就带你去,嗯?”

听了这个,姜令菀才点了点头,冲着周氏粲然一笑:“谢谢娘。”

周氏受宠若惊,对上女儿天真无邪的笑容,嘴角微微一翘。

女儿摔了一跤,倒是乖巧了不少,难不成当真是因祸得福?

正当母女二人说着话的时候,姜柏尧进来了。

周氏瞧着自家夫君,便想着方才在书房里的那番胡闹,忍不住就红了脸,这耳根子红得充血。姜柏尧看着妻子娇滴滴的模样,眸色温柔,越发是喜欢的不得了,不过面上却是神色淡淡,端得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姜令菀心里嘿嘿笑笑,晓得娘亲和爹爹定是刚做完了坏事儿。如今她虽是四岁小娃娃的身子,可里头这芯儿却不是。只是她一想着爹爹和娘亲的感情这般好,也打从心底里开心。

姜令菀见着姜柏尧,立刻甜甜的唤了一声:“爹爹。”

姜柏尧生得气质儒雅玉树临风,如今成亲多载,自是平添几分沉稳,显得愈发的有魅力,姜令菀想着,日后自己长大了,能出落成那般的无双容貌,她这俊男美人的爹娘可是功不可没。姜柏尧一把将女儿抱起,坐到妻子的身边,大掌捏了捏女儿手臂的小软肉,细细打量一番道:“咱们璨璨生得真好看。”

姜令菀心里叫苦不迭,一张肉包子脸拧得紧紧的。

就是因为她这个爹爹,害得她打小就被影响了审美观,以为姑娘家白白胖胖才美。不过亏得她明白的不晚,不然她当真是要悔死了。不过现如今,她只是个小女娃罢了。小女娃生得白白胖胖的才可爱,反倒是瘦巴巴的不好看。所以重回到四岁,姜令菀决定在这个年纪吃好喝好,等日后长大了,可不能由着性子吃吃喝喝了。

姜令菀伸出小胖手,在碟子里拿了一块藕粉桂花糖糕吃了起来。

周氏瞧着女儿腮帮子鼓鼓的,小模样可爱极了,这才想到了什么,问着姜柏尧道:“国公爷,方才绿竹急匆匆的,可是出大事儿了?”

姜柏尧敛了笑,缓缓开口道:“今儿上午,荣王妃没了。”

周氏一听,倒是叹了一声,这荣王妃的确缠绵病榻多时。虽说卫国公府同荣王府来往不多,可不管怎么说,这荣王妃也算是她的表嫂。周氏柳眉微蹙,心疼道:“这荣世子不过十岁,这么小就没了娘,倒是个可怜孩子。”

姜令菀吃着藕粉桂花糖糕的手倏然一顿,一张肉嘟嘟的包子脸也僵了僵。

她没法不在意荣王府的事情。

因为荣王府是她上辈子的夫家。

而娘亲口中可怜的荣王世子并不是别人,正是她上一世的夫君——陆琮。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