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嫡女毒医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临安永心十八年冬季,天降暴雪,天地相接,白茫茫的一片,银装素裹,干净得让人不忍亵渎。 三条全身毛发雪白的狗拉着一辆雪橇缓缓地在雪地里前行。 雪橇上坐着一个美丽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临安永心十八年冬季,天降暴雪,天地相接,白茫茫的一片,银装素裹,干净得让人不忍亵渎。

三条全身毛发雪白的狗拉着一辆雪橇缓缓地在雪地里前行。

雪橇上坐着一个美丽如雪的女子,一袭白衣,肤白如脂,如误入人间的仙子。她微微闭着眼,偶有雪花飞落在她的羽睫上,她却像是睡着的冰美人一般,纹丝不动。裹着纯正的狐皮睡觉,真舒服!

又行了一段路,她微微蹙起眉来,猛地睁开眼,眸底精光四射。紧接着,便见她飞身而起,如同仙子一般,衣袂纷飞,一把飞针自她的手中飞出,便听到一阵阵的惨叫声。

她冷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却响彻整个山谷:“挡我者,死!”

她,即墨子,不再是一个月前那个唯唯诺诺,只懂得委曲求全的女子。

雪橇继续在雪地里前行。从山谷行至街道。

偶有人路过,无不对着雪橇露出羡慕的神情。人们开始议论着这个在下雪天比轿子还要舒服还要有新意的东东。有的甚至追在即墨子的雪橇后面,露出贪婪而羡慕的神色。

即墨子唇角带着笑意,依然微闭着眼半卧在雪橇上小憩。赞叹声不绝于耳,人们纷纷以为这是误入凡间的仙子。

偏有人是见不得和谐的场面的,街角的尽头,十几个蒙着面,穿着夜行衣的男子手执利剑,挡在了雪橇的面前。一个个眼睛里闪动着嗜血的光芒。

“让开!”即墨子站在雪橇上,冰冷的语气射向黑衣蒙面人,脸上没有半丝惧意。

三条狗冲着黑衣人狂吠着。

“哈哈哈哈,我们自然是会让开的,留下你的命,我们便让开!”一个男子哈哈地狂笑起来。

“我再说一遍,让开!”即墨子语气里的寒意让人从头凉到了脚。

北风,呼呼啸啸地刮着,吹乱了即墨子的青丝。

见黑衣人没有让路,即墨子飞身而起,依然是漂亮的旋转,一把飞针飞出,紧接着,便是兵器相碰的叮叮声。

一个男子再度狂笑起来:“哈哈哈,暗器,以为我们还会再上当么?”

“是么?”冷冷的声音,如地狱勾魂女修罗,即墨子已经近身至男子的面前,邪魅一笑,一支针插入男子的心窝。

男子惊讶的瞳孔慢慢散开,他看到了一张让他去了地狱都不会忘记的冰冷却美得嗜血的脸。

子伸手往背后一抽,寒冰剑出,寒光万丈。

十几个躲开飞针的男子惊讶地抬眸看着握剑的子,误以为是女王降临。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子握剑往他们腰身处一扫,只见青色玄气四射,十几个男子还来不及哼一声,便齐齐地往后倒去,一命呜呼。她即墨子,从重新睁开眼看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她就对自己立下誓言,可一可二不可三!她不会给任何人三次机会!

血水,混着雪水,染红了即墨子回家的路。

收剑入鞘,即墨子唇角带着冷笑:即墨子宣,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是第一次,你还有一次机会,慎用啊!

雪橇缓缓地驶向荣城,雪竟然也缓缓地停了,一抹阳光自天边射向大地,即墨子抬起头来,伸手挡住眼睛,从指缝里看天,世界好小好小!

她即墨子将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活出尊严与自我!

――――

即墨子才踏入即墨家的大门,便有下人急急地将她迎到了大厅。

踏入大厅,七大姑八大姨可真是整齐啊,家族里面说得上话的人,都到了,三十几口人分别找地方坐下了,悠然地喝着茶。看到她走进来,个个如同看怪物一般看她。

即墨子冷冷地扫了一周,发现没有一张属于她的椅子。生她养她的娘亲窝窝囊囊地别过脸去,二娘三娘唇角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即墨子缓缓地走向大厅中央,欠了欠身子,道:“爷爷奶奶,爹爹,我回来了!”

“跪下!”即墨雄一声厉喝。在场的所有人都抖了一下身子。

即墨子却脊背挺直,眸光冷冷地射向即墨雄,丝毫没有畏惧之意,开口道:“爹爹有话不防直说,子何罪之有?”

“你这一个月,都去了哪里?你可知道,你被人掳走,毁了清白的流言蜚语已经传得九洲大陆五国皆知?我以为你已经死在外面了,没想到你还有脸回来?”即墨雄的脸色越来越冷。他的拳头攥紧,泛着紫色的光芒,子敏感地感觉到了杀机。虽然她这一个月已经脱胎换骨,但距离父亲的武阶,还有很大的差距。

“在爹爹的眼里,是女儿的性命重要还是名声重要?”子冷咧的眸光直视即墨雄,有那么一瞬,即墨雄不敢正视女儿的眼睛,他甚至怀疑面前的女儿,还是自己那个温温顺顺、唯唯诺诺的女儿吗?

即墨雄一想到自己竟然不敢正视女儿的眼睛就感觉怒火中烧,他冷冷的扫向即墨子,四周环绕的紫色玄气越来越明显,大厅里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杀机,却没有一个人想要制止,在他们看来,一个不贞的女人就该在醒来的那一刻自杀,这样,方能保住家族的名声。

即墨子的娘亲泪流满面,跪倒在即墨雄的脚边,哀求了一句:“老爷,求您饶了子吧!”随后,她以帕掩面,抽抽噎噎哭起来。

即墨子扫一眼窝囊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的娘亲,一双清冷的眸子复又对上即墨雄的眼睛,道:“我知道爹爹的答案了,爹爹这是要杀我么?”

“杀你未必脏了我的手!”即墨雄手一抖,便从他的袖管里强劲地飞出一张白纸。

白纸上,豁然用黑色的大字写着——休书!他的意思很明显,希望他即墨族的女儿能有一点自知之明,最好是自杀谢罪。没有哪个未出阁的女子见到休书还有脸苟活在世上。

子伸手在空中一摘,接过休书,随即,平静地将休书塞进袖管。随后,她又扫了一周,没有发现诸葛云朗。好,很好,诸葛云朗,我记下了!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