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史上第一宠婚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什么?结婚!” “妈!我和褚飞是真心相爱的。” 乌黑的大眼睛里包着一汪水儿,宝柒看着满脸狐疑的老妈,余光扫着与她格格不入的冷宅大客厅,微微弯唇:“……你说是吧?褚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什么?结婚!”

“妈!我和褚飞是真心相爱的。”

乌黑的大眼睛里包着一汪水儿,宝柒看着满脸狐疑的老妈,余光扫着与她格格不入的冷宅大客厅,微微弯唇:“……你说是吧?褚飞。”

“啊?哦!是的阿姨!我爱宝柒,宝柒也很爱我!”

像加入少先队时宣誓,褚飞这丫的挺像样儿!

强忍着想肘击他天灵盖儿的冲动,宝柒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小情侣般握住他的手。

“小七——”

老妈欲言又止。

目光微敛,宝柒不厚道地狠掐了一把想缩回去那只手,笑容嫣然。

“我已经长大了,妈。”

五年过去了,能不长大么?

外间传言冷家大孙女任性古怪,脾气又坏又歹毒,离经叛道桀骜不驯,6岁就气死了父亲,然后被打包送给了乡下的亲戚抚养,再回京都不久又被送到了国外,打小就贪钱好色不是个好东西,俨然是青少年的反面教材。

可是——

正思忖间,只见宝妈目光一变,惊讶的面部表情如同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见鬼了?

宝柒条件反射地转过脸,视线正好对上一双毫无温度的骇人冷眸。

身体激灵一下,他在那站多久了?

大客厅门口,面无表情的男人穿着一身正气的军装,冷硬的线条勾勒出狂肆的雄性张力,那又冷又酷又狂又傲的劲儿,满是睥睨一切的霸气。

不对!准确点说,是杀气!

死神附体的杀气!

遥遥相对,她没有松开握住褚飞的手,但全身的神经不由自主的紧绷。

心,凉飕飕的——

下一秒,撒旦般暗黑阴沉的男人就挪开了视线,半秒都不再看她。

宝柒默了。

一时间,贵而不奢的客厅内,一二三四五个人全都愣住了,气压陷入了短暂的低沉。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住那个不该这时候出现的男人,表情如出一辙的诡异。

五年间,他一共就回来过五次,每年春节一次。

今儿,是哪股风吹得好?

歪歪地靠在褚飞手臂上,宝柒勾起唇,乖巧地招呼:“二叔回来了,好久不见!”

冷枭冷冷地‘嗯’了一声。

又似乎,一声都没有吭过。

随着他每走近一步,冷空气似乎也逼近了一步。

宝柒轻咳了一声儿,莞尔一笑,身体更贴近了褚飞一点儿,憨纯地介绍:“褚飞,这是我二叔。二叔,这是我男朋友褚飞。”

“二叔好!”褚飞这厮挺上道。

“好。”

冷冷一个字,冷枭凌厉的神色未改,高大匀称的身躯窝进了沙发里,手指微抬,拿过茶几上的解放军报翻阅。不经意的动作,疏离又冷漠,直接将褚飞的礼貌给堵了回去。

话说,冷枭是谁?

红色名门冷家唯一世孙,总参谋部一把手冷博达的老幺,冷氏控股二0三军工集团唯一的钦定继承人。老冷就生了俩儿子,老大去世十几年了,就剩下这根独苗儿。一代混世魔王冷家老二子承父业从了军,从王牌侦察营到红刺特战队,他不靠家族荫庇也混了个风生水起,在那枪口舔血的特战队里,立下战功无数,硬是带出了一支全军顶尖的‘魔鬼特战队’。

而他在军内也得了个‘冷血魔王’的绰号。

良久的冷寂之后……

气氛,终于回暖。

从惊诧,惊疑到惊喜,冷家人因这久违的齐聚一堂而欢欣起来,激动、兴奋、热情的唠嗑声在足有二百坪的大厅里也显得有些嘈杂。

宝柒心下微恻。

五年前仓皇如丧家之犬般离去时的狼狈浮上心来,瞬息间,浑身的毛孔都堵住了似的,气儿都喘不匀了。

轻睨了一圈,她暧昧地蹭了蹭褚飞的腿,笑容灿烂。

“亲爱的,你先坐会儿啊,我去一下洗手间。”

——★——

洗手间里。

欧式雕花的盥洗台前,宝柒拼了命地往脸上浇着凉水。

英伦风的俏皮小吊带裙,鼓囊囊地勾勒出她妖娆的曲线,叉口开得很大的裙摆,在她飞快撩动凉水的辐度里,弧线优美地律动着。

夜风从窗户透入,吹进来园子里熟悉的蔷薇花香味儿。

倏地——

脖子痒痒的,谁在挠她?

她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

心肝儿颤歪了。

怎么丫的无声无息就出现了,武林高手来的?

精致的盥洗镜里多了一个面色冷厉的男人,硬朗笔挺的军装也没能掩住他满身的冷戾。他不是别人,正是五年前和她在各种不要脸的场合勾搭过‘一腿’的二叔。

不得不说,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冷枭都是让人无可挑剔的男人。

只可惜,世间无可挑剔的东西很多,最终圆满的却很少。

镜子里,眼神交织。

男人常年握枪的粗砺手指,一点一点刮过她光洁白皙的脖颈,头凑近她的耳侧,短而粗硬的寸发若有似无地磨蹭着她的脖子,刺挠得她身上又麻又痒。

“五年不见,不会叫人了?”

心,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定了定神,她理他才有鬼了。

“麻烦,借过。”

男人纹风不动,他188的个头儿,高大得像堵城墙似的横戈在她的面前,一个字冷冽如冰。

“叫。”

够霸道的眼神,够狂妄的态度。

好吧,叫就叫!

她亲昵地笑了:“二叔,麻烦你老人家让让,成么?”

冷枭面色不变,两根指头勾起她肩上那根儿细吊带,用手指把玩着。指下,温软的触感,细腻又滑嫩,像白瓷儿,像奶酪,像凝脂,像记忆深处在他身下动情时每一寸颤栗的肌肤。

“再叫!”

湿着双手的宝柒怒了,一甩手就将水洒在他脸上,压着嗓子低吼:“冷枭,外面那么多人,你他妈想干嘛啊?”

“对了,这才是你。”

他眸色一沉,一口咬在她纤弱的脖颈上,不轻不重,似咬像吻。

宝柒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一变。

挣扎,推搡?

试了试,力度悬殊太大,没用!

玩味一笑,她勾唇反讽:“嚯,瞧二叔这样儿,是缺女人了?”

“你以为呢?上赶着爬我床的女人至少一个加强连。”

“啐!那你还饿成这样儿,谁信啦?我猜,除了我,别的女人你都没有兴趣上吧?”

“要不要脸?”

“难道不是?”宝柒微仰着头,玩味地反问。精致的脸儿在潋滟的灯光下,暧昧又灵动地笑着,一只纤细的腿儿树藤般缠了上去,指尖熟练地抚过他傲挺的鼻子,性感的嘴唇,刀凿似的下巴,性感滑动的喉结:“二叔,你洁癖好了么?要是你不介意我刚和别的男人做过,您就上呗。来呀!”

“你个下流胚子!”

三柱青烟从头顶冒过,冷枭一口气被梗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眸子的火焰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凝固成冰。

“哟,您这才知道我下流啊?对不住,天生的!不上是吧,不上我可走了!”

笑哼一声,宝柒个子娇小,微一低头便从他胳肢窝钻了过去,妖娆地往门口走。

哪料,手刚触摸到门把,一阵冷厉的疾风扫来——

砰!

男人一把将她按在了门板上,情急之下的动作又野蛮又粗鲁,有力的双臂铁钳般禁锢住她,两个人肉夹馍似的挤成了一堆儿,她的后背在门板上撞出一声又一声荼靡的声音来。

“丫干嘛呢?放开!”宝柒低吼着,呼吸骤停了几秒。

“少给老子装糊涂!说,为什么?”

一股热浪涌上脑门儿,强烈的压迫感袭来,他凉薄的唇近在咫尺。

宝柒目光一敛,哧地坏笑:“不为什么!我那时候还小,人生还有无数种可能,哪能那么冲动?”

“你无耻!”

“我就无耻了,你要怎么着吧?”

刁钻的小嘴还没缓过劲儿,男人盛怒之下带着烟草味的唇舌便野蛮地覆了上来。用一种几乎要将她吞噬的劲儿,那霸道又疯狂占有的姿态,如同一个久渴的人捧着甘甜的水,因渴饮的满足而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按在她身上的大手越收越紧。

噗通……

噗通……

宝柒的胸口急剧起伏着,挣扎着狠狠推他,却被他重重地压了回去。

强力的压制,霸道的啃噬。

她快要不能喘气儿了,脑袋像钻进了蜂窝似的嗡嗡直响,最要命的是那些曾经被他深深熨烫过的迷靡细胞,奇迹般不受大脑控制地复苏了。

接近死亡般的窒息传来——

把心一横,她张嘴就咬他。

“咝!”

冷枭吃痛,放开了她的唇,气势冷冽:“你他妈还真下得了嘴!”

“爪子拿开,不然我咬死你!”稳住呼吸,宝柒狡黠一笑,歪过头去,小声地呢喃:“二叔,难不成你想让外面的人都听见?让所有人都知道,原来纵横军政的冷家二少和自己的侄女乱……”

“你闭嘴!”

身子明显一僵,冷枭厉色地打断了她未出口那个‘伦’字,目光冷冽到了极致:“你是怕你的小男朋友听见吧?”

“小?他才不小。”

“嚯,比我还大?”男人冰冷又倨傲的语气很是暧昧。

“少扯黄色废料了,起开……怎么,对我旧情难忘?”

“天真!”冷哼一声,冷枭骤然发力,钳住她的腰肢迅速撩起她的裙摆,手掌毫不客气地覆了上去——

他记得,那儿纹着一朵妖娆绝艳的野蔷薇。

野蔷薇嵌染在那片儿神秘的领地上,花瓣儿浅粉,浅红,嫩红,绯红,梅红,艳红……颜色靡丽渐变,暧昧地绽放着似要与骨血相融。

一触之下,宝柒的大脑,一秒钟就炸开了。

……

------题外话------

翠花的酸菜上来了,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顶到底,请大家多多支持!

走过路过,收藏一个!酱油妹儿是会被打PP的哟——

顺便推荐旧文哈,《强占,女人休想逃》or《军婚撩人》,请移步!

鞠个躬,敬个礼,说多爱你就多爱你。别跑,妞儿,爱得就是你——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