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镜中月 | 香水有毒,是我鼻子犯下的错(下)

2019年10月2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原创: 墨上尘事 5 通常情况下,老婆都是最后一个知道丈夫出轨的女人。 有一次在牌桌上,麻三阴阳怪气地说;刘丽啊,以后麻将还是少打,回家把男人看紧了。刘丽破口大骂,你以为俺家成军跟你一样啊,见女人腿都挪不动了。麻三气急败坏地嚷起来了,喂喂,我好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原创: 墨上尘事

5

通常情况下,老婆都是最后一个知道丈夫出轨的女人。

有一次在牌桌上,麻三阴阳怪气地说;刘丽啊,以后麻将还是少打,回家把男人看紧了。刘丽破口大骂,你以为俺家成军跟你一样啊,见女人腿都挪不动了。麻三气急败坏地嚷起来了,喂喂,我好心提醒你,你是拿好心当驴肝肺啊,你不信去七里桥打听下,三岁小孩子都认识你家成军,人家马上是七里桥的上门女婿了。

刘丽破天荒把麻将一推,今天不玩了,真他妈的背。

麻三的话让她头皮一阵阵发紧,看样子麻三不像是撒谎。趁天还没黑,去七里桥转悠转悠,打探一下也好。

刘丽也耳闻过七里桥有个张二娘酒店,她觉得去这个店比较合适,一般小道销息都汇集在这些个场所。

果不其然,刘丽坐下来一盏茶功夫不到,酒店开始陆陆续续上人了。有的都是吃过晚饭过来闲扯犊子的,谈着哪家小媳妇小寡妇,当年那瓜棚子里的风吹草动,高粱地里的那些哼哼唧唧奇怪的声响男人用低俗的故事来意淫一下,打发这漫长的冬夜。

这时候,有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压低了声音说,哎呀,那个老帮小霞干活的男人叫啥来着,听说啊都要成上门女婿了。

另一个肥得脑门都流油的男人接过话茬,啥上门女婿啊?都要能做她爹的岁数了。小尖嘴又接过去了,那个酒鬼爹也不管,只要顿顿有酒喝

刘丽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们虽然一个字没提成军的名字,但是所描述的开车拉货中年男人,住在邻村不是成军又是谁呢?

所有的女人在听到男人出轨的事,第一个反应就是愤怒。火燃烧在胸膛,高山大海都无法阻挡。如果有一把刀,如果成军和小霞此刻就在旁边,刘丽一定会拼尽全力大刀阔斧地砍过去。

男人是她生命的全部,滂沱大雨中的一把雨伞,无尽海面上的一盏灯塔,对于这个家来说,更是最温暖有力的存在。突然灯灭了,伞丢了,人没了,刘丽的心像被掏空一样疼痛。

第二天天还没亮,刘丽就回了娘家,开着手扶拖拉机拉了一车的七大姑八大姨。有的拿着铁锹,有的拿着铁叉,有的拿着长棍,叫嚣着向七里桥开去。

到了小霞家,二话没说踹了小霞家的篱笆院门。小霞和妹妹父亲都吓傻了,你们干什么?刘丽大骂不要脸的骚货,你干什么你不清楚吗?砸,有什么砸什么。

可小霞家太穷了,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当。最值钱的应该就是院子里的那头肥猪了。刘丽跳着喊,叉死那头猪。小霞扑过去想拦着,刘丽一把薅住小霞的头发,臭婊子,以后离成军远点,要不然猪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刘丽当时并不知道小霞已经有了身孕,如果知道的话,小霞的命可能就不保了。小霞一家瘫软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直到看热闹的人都散了,一家人才缓过来神。

6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刘丽大闹七里桥的故事就这样沸沸扬扬地在十里八村传开了。

成军送完货回家车还没媳火,就有人来咬他耳朵了。

刘丽知道成军回来了,早早地炒了几盘小菜,洗了两个酒杯。孩子都上了初中住校了,单休不回家,双休才会坐车回家。

二人世界的空气有点尴尬。成军越是不开口,刘丽的心颤得越厉害。

最终成军先开了口,让刘丽再拿两个杯子来。刘丽心里纳闷,却不敢多问。

成军把三个杯子摆在面前,倒满了白酒。他说,刘丽啊,今天我敬你三杯酒。成军庄重严肃的语气,让刘丽想开口,却让成军一个手势挡了回去。

成军端起三杯酒一饮而尽。不知道是喝得太猛,还是酒劲太大,成军落下杯子,满眼都是泪水。

从未有过的哽咽,刘丽啊,我对不起你了。要负你而去了。我曾经痴迷地认为婚姻就是杯开水,再烫也不能轻易放手,因为松手的那刻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水,还有那杯子。所以我对这个家拼命地付出,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干过。你扪心自问这十几年来你珍惜过我的血汗吗?你心疼过你眼前的这个男人吗?你的世界里除了麻将麻友,你还有什么追求?是的,你都说了玩的都是小钱。百八十的输赢无所谓。可你好好看看你眼前的男人,他为了百八十能一宿不合眼。我的付出可以是免费的,但不是廉价的。我的忍让也该有点锋芒。你不珍惜我,可小霞她懂我,心疼我,从来没有问我要求过什么,可我不能再让一个苦苦爱我的女人再等一分一秒,我要给她一个承诺。刘丽,我们明天离婚吧。

刘丽所有的怨气都被堵在了喉咙里,眸光里闪动着泪珠,嘴唇嗫嚅着却吐不出一个字,所有的悲哀也跟着哽咽在心口,上不来下不去噎着她。

她想站起来去抱抱眼前的男人,可是眼前却一阵阵发黑,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设有了。

她使劲捂住呼呼跳动的心口,似乎手一旦松开,心就会破腔而出。她使尽全身力气一把从背后紧紧抱住了成军,别这样,我可以改的,我定好好改。

成军挺直了脊梁,冷冷地说;晚了。我有错在先财产我分给你半, 孩子都由我抚养,不要你承担。然后用力扭开刘丽的手,开着车拉活去了。

第二天,刘丽就去了孩子的学校。她必须要搬救兵,必须要抢回来孩子的爸爸。她带着两个孩子,连夜赶到了七里桥。

看着妈妈血红的眼睛,凌乱的头发,孩子们不敢多问一个字,默默跟在母亲身后。见到了小霞,刘丽厉声地对两个孩子说跪下,快给这个小阿姨跪下,求求她放过你们的爸爸。

刘丽身上的专横、跋扈的戾气,此刻再也看不见了,只有无助,崩溃,像岸边的鱼在太阳底下做最后的挣扎。

很多女人都以为降低底线就可以挽回什么。其实错了,失去什么,拥有什么,在你跪下的瞬间就注定你彻底的失败了。

小霞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我若是成全你的孩子,那我的孩子谁来成全呢?

一个月后,刘丽在离婚协议书上按了手印,签了字。

7

小霞和成军终于结婚了。

婚后,小霞深深地知道这个家来之不易,落在成军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的两个孩子不管愿不愿意都要接纳她这个小妈妈,还有她肚子里快要出世的孩子。她自己也要摒弃内心的黑暗和压抑,努力做一个外形上美好的柔情娇妻,生活中的好后娘,压不碎打不垮的变形金刚。

这不是虚伪,而是必须。必须要尽心尽意尽力去做好,向世界宣告我不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小三,我是成太太,唯一的太太。

然而,消耗一个女人的并不定是繁重的家务,很多时候只是因为在家务中遇见的那些情绪。

她要压抑心中的怒气,没有自尊的去讨好家里的每一个人,成军儿子小明的沉默寡言,女儿小美的刁钻古怪,每每扑进爸爸的怀里,嘀咕着小妈妈的很多坏话。

衣服洗得不干净了,以前妈妈洗得可干净了,菜里故意放那么多辣椒,我想吃鱼,她偏要烧肉小美噘着嘴巴,成军马上就软得没有原则了。

这样的日子,小霞都能忍,她能理解孩子突然离开妈妈的滋味,她愿意给他们时间,愿意等,相信总有一天会接受她这个小妈妈的,时间会改变一切的。

那年的夏天,小霞顺产了一个漂亮健康的闺女。小霞高兴地以为有了这个孩子,她才真正属于成太太,她才觉得腰杆挺了很多。

小霞沉浸在初力人母的喜悦里,并没有在意身边的小美在无人的时候如何仇视着摇篮里的婴儿。

她恨,恨爸爸抛弃了妈妈,恨小霞夺走了她的爸爸,恨这个刚生下妹妹夺走了她仅有的父爱,这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心里充满着怨恨,每次想到这些,脑中一瞬间就空白了,十指却下意识地颤抖不已。有一个魔鬼每天晚上都在她的梦中跳出来,在她的耳朵边叫嚣着,掐死她,掐死她你的爸爸就只会疼你这个女儿了。

小美每次从梦里醒来,一头的汗水,脑子里嗡嗡直响,头疼欲裂,几欲炸开。

夏日的蝉鸣格外让人烦燥,窗外偷偷溜进来的风,撩拔着小美的心。爸爸送货去了,哥哥去同学家写作业了,小妈妈去河边洗尿布了,家里安静极了。

小美悄悄走近摇篮边,小妹睡得好香,不时还咂巴着小嘴。小美举起来的手抬起来又放下了,她想起和哥哥一起看过的恐怖电影,她双眼发红,像是黑夜里的猛兽。她拿起了毛巾,一把死死捂住了婴儿的头,孩子在毛巾下面挣扎着,却再也哭不出声来。

小美一下子扔下了毛巾,脸色发白地瘫在地上。

8

满月后,小霞每次都去村头的小河边洗尿布,一来节约家里的自来水开支,二来河水更易于漂洗尿布上的粪便。

洗完后,小霞端着盆唱唱悠悠地向家里走去。走到院子先竖着耳朵听听动静,这小家伙到现在都没醒、睡得可真香啊!

今天阳光灿烂,一会尿布就能晒干了。小霞一边晾着一边想着。

晾完回到屋里,第一件事就去摇篮边看宝宝,却发现宝宝一动也不动,脸色发紫,小霞一下子慌了,宝宝你怎么了啊?妈妈来了,你别吓唬妈妈。急慌慌抱着孩子去找村里老中医。

老中医把了把脉,翻看了下孩子瞳仁,无奈地摇了摇头,孩子呼吸早已经停止了。不,小霞一把抓住老中医的领子,这不可能,刚刚还好好的。

老中医无奈地说,我只能断定这孩子是窒息而死。也许是漾奶呛入了气管。也许是什么东西遮住了鼻口。我这是小诊所,你不要为难我,还是去大医院检查看看。

小霞失魂落魄地抱着孩子回到家里。颓然地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地靠着冰冷的墙壁。

她这才拿起了手机,颤抖着手指按出一串号码,纤长的手指放在拨号健上,久久不能落下,过了好久,她沙哑地说,回来吧,孩子没了。她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阴冷至极。

成军丢下了整整一车的货,急慌慌骑着人家的摩托车向家里赶去。

怎么了孩子?我们这就去医院吧!他抱着孩子就要向外跑。你还愣着干嘛,走啊!

小霞颤巍巍地一手扶着桌子,慢慢地站了起来。

没有用了,孩子死了,死了,你懂吗?小霞仰天狂嚎。

成军不相信小心地伸出一个手指放在孩子的鼻子下,突然像被烫着一样猛地缩回去了。

不可能,你是怎么带的孩子?他直视着小霞,眼眸里喷着一团团的火,啪地一声脆响,重重地一巴掌甩在了小霞的脸上。然后又一把死死地拽住她的胳牌,狠狠地往地上甩过去。小霞直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摔碎了,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成军的一字一句冷冽异常,像一把利刃刺着小霞的心。

小霞连辩解都不想,无力地说;报警吧!因为家里只有小美一个人,她指着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小美说。

啪又是一声脆响结结实实打在小霞的脸上。

你放屁,你是不是看小美不顺眼,哦,对了还有小明是吧?把他们两个都抓走蹲大牢,你就满意了是吧?我当初怎么没看出来你如此恶毒的呢?你这个贱女人。他的胸中憋满了怒火无处发泄,小霞竟然还在他面前胡说八道,更是让他怒意滔天,口不择言。

成军,全世界都可以骂我贱,只有你不能,你不能,懂吗?小霞冷笑道,我们认识这些年,在你成军的眼里,我算是个什么东西?

小霞缓缓走出了家门,死,是她现在最容易做到的事情,一个凉凉的声音带着她慢慢向小河边走去,隐隐泛白的月光照着她惨白的脸......

(全文完)

作者简介:

镜中月 ,70后,孩子王。

动如脱兔,静如处子。

月光如水的夜晚,喜欢用纤弱的文字给自己的灵魂取暖......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