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黑道家主蜜宠妻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辆超豪华的劳斯莱斯银魅平稳地驶在路上,坐在驾驶座上的冰冷男人透过后视镜看了眼那个正在认真看着掌上电脑的俊美男孩,从一上车他就始终保持着优雅的坐姿,两条长腿慵懒地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辆超豪华的劳斯莱斯银魅平稳地驶在路上,坐在驾驶座上的冰冷男人透过后视镜看了眼那个正在认真看着掌上电脑的俊美男孩,从一上车他就始终保持着优雅的坐姿,两条长腿慵懒地交叠着,一只手状似悠闲却极其优雅地托着腮,从他的身上只能感觉到冷静与疏离。

不知注视了电脑屏幕多久,他突然疲惫的将目光移向车窗外,这才发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前面是红灯,而他竟然对此毫无所觉。

工作太投入了吧,男孩自嘲的想,从他降生的那天开始,便注定了他今天拥有的一切,对于自己的命运,他没有逃避过,只是选择了默默的承受和忍耐。

下礼拜五就是他满十八周岁的生日,也是即将正式接掌家族的日子。所有人都欢欣雀跃等着那一刻的到来,只除了他……

关掉掌上电脑,他再次看向窗外,双眼所及之处皆是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同程度的焦急,到底他们在忙些什么呢?

不经意的,在车子途径一个巷子口的时候,他看到了奇特的一幕!

“夜影,停车!”

司机位置叫做夜影的男人立即把车停下,却不明就里地转过头来,正好捕捉到男孩看向窗外的视线,便也顺势望了过去。

一条不算狭窄却也算不上宽敞的巷子里,一个瘦骨嶙峋的男孩儿被几个小混混给团团围住,看样子是在索讨着什么。

“主子,要去帮忙吗?”夜影的声音冷然听不到一丝起伏。

俊美男孩儿嗤笑着勾起嘴角,类似这种倚强凌弱的起码时不时地就要上演几出,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如果你是弱者,就势必会被强者吞噬殆尽。他们就算出手把那男孩儿救出虎口,也只是救得了他一时,却救不了一世。

真正的还要看他自己……

就在他重新关上车窗开口要命令夜影开车的时候,突然一个黑色的影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进巷子,身手利落地上前就和那几个混混打了起来。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学校制服的女孩,身材颀长,目测过去足有一百七十公分。就见她身手敏捷毫不拖泥带水,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几个混混全部撂倒在地。

完事后,她率性地将身上制服外套脱下来扔给蜷缩在地上的可怜男孩儿,因为他的衣服实在是已经脏得不能再脏了。

女孩里面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衬衫,领带歪斜的挂在脖子上,衣摆的一角还顽皮的溜到了腰外,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女性的娇柔,反而是帅气这样的词用在她身上会更加恰到好处。

她有一张让人百看不厌的漂亮面孔,一头短削碎发个性地染成葡萄紫,在太阳映射下闪出亮丽的颜色,粉嫩唇瓣上隐隐有一抹似笑非笑,帅气眉宇间则喑着深深让人为之着迷的慵懒和邪肆。

他淡淡地勾起嘴角,弧度虽不大,却足以对驾驶座上的夜影构成相当大的震撼。

主子竟然在笑……

上完一天学的齐可歆下了公交车正往租住的小屋走,一边走着,嘴里还哼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看来心情不错!

事实上,自从被爸妈送来法国以后,她的心情就一直很不错!

说起她的家庭,就是人们俗话常说的那种‘书香门第’父亲齐元山是国际上首屈一指的钢琴家,一身浓重的艺术细胞,让人不敢恭维。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不到一年,父亲就把继母娶回了家,讽刺的是,他和她的女儿竟然还比她大上两个月。继母开了间画廊,收入颇丰,这也就自然养成了她‘女强人’的一些坏毛病,常常对人都是颐指气使的。

姐姐齐可豫算是继承了母亲衣钵,从小就喜欢画画,为了培养她,家里更是斥巨资把她从小就送至国外学习作画。

说起来,她算是唯一一个和家里格格不入的怪胎吧?

所以,当父亲提议送她来意大利舅舅家的时候,她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只是在舅舅家住不到两个礼拜,就被他们家整天整夜的‘鸡飞狗跳’闹得实在忍无可忍,只好搬出来自己租了个小公寓。

这样也好,她有了更多的属于自己的空间,不用再看人脸色,岂不快哉!

正走着呢,她却不知何故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漂亮的嘴唇邪邪向上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对着黑暗处的某一点扬着声音道,“跟了这么久,也该累了吧?不如到我家喝杯茶怎么样?”

跟着她的人闻声从暗处悠然地走了出来,最先入目的是那对闪烁着玩味的蓝色双瞳……外国人?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这里是法国不是吗?

可是,外国人却拥有一头乌黑的头发,这点倒是挺特别的!

他勾唇浅笑,绚烂绮丽的光华闪过那双深邃幽蓝的眸。男孩儿一步步向她走来,每一次伸展那比例完美的四肢,动作都优雅地宛若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举手投足中总是透着那么一股浑然天成的尊贵和霸气。

将他上上下下地打量完,她不屑地轻嗤一声,又是所谓的上流人士?

“你好!”

令她感到意外的,男孩儿竟然一张嘴就是一口标准的中文,能在法国听到母语可不容易,她立即笑着拍了下他的手,动作率性随意!

“你好,我叫齐可歆”

介绍完自己,她发现男孩一直看着她的脸,就好奇地问,“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说着,用手胡乱地在脸上了。

“没有!”他淡淡的回答,眼睛却依然紧盯着她看。

齐可歆被他看得鸡皮疙瘩都要抖落一地了,正要开口说他两句,男孩儿却突然安静脱下黑色风衣,转而披在她身上。

现在虽然才进初秋,但晚上的气温还是挺凉的。她又只穿了那么件薄薄的衬衫,感冒了可不好。

“我叫伊勒布雷,记住这个名字!”

说完这句,男孩转身就走了。

“诶!”齐可歆想开口叫住他,却干嘎巴嘴,半天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