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邪情饲主宠物男孩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轻柔的音乐带点绮情的味道散布在空气之中,餐桌上传来阵阵令人垂涎欲滴的食物香味,还有一瓶顶级的红酒正摆在桌上。 在靠窗旁,也就是全店位置最好的贵宾席上坐着一名男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轻柔的音乐带点绮情的味道散布在空气之中,餐桌上传来阵阵令人垂涎欲滴的食物香味,还有一瓶顶级的红酒正摆在桌上。

在靠窗旁,也就是全店位置最好的贵宾席上坐着一名男子,他懒洋洋的闭上眼,似乎在这么舒适的环境里,能令他的心情全然放松。

一般而言,若是一名男子是那副慵懒、无所谓的姿态,可能会让人觉得这人漫不经心的,但是在他英俊不凡的面容上,只让人更觉得他的卓然超群,尤其是他嘴角不时露出带点顽世不恭的笑容,更让女人如众星拱月般的围绕在他身旁,以崇拜的目光望着他。

邵依依咬着下唇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江波白,恼怒慢慢的累积起来。店里的每个男人,哪个不是目不转睛的直盯着她瞧,要不然也是偷偷的向她扫来几眼,全然没有哪个男人像江波白现在一样,竟然对她的美貌无动于衷,还视若无睹的闭上眼一脸享受的聆听着音乐。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哪里比不上音乐,他这做法简直是太瞧不起人了。

她当然知道自己很美,也知道如何运用美色让她攀爬上更高的位置,享受更好的生活。

而从来没有一个人——尤其是男人,就坐在她的对面还能悠然自得的闭上眼,完全不把她当一回事,为什么江波白可以?

一阵惊慌涌上,为什么他今天对她这么淡漠,莫非他对她厌烦了?不可能的,她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她在他面前都是表现出最美最媚的一面,不论是在床上或在床下都一样,不可能有男人会对她的表现不满的,绝对不可能。

她想要当上江太太的念头很早以前就有了。

早在江波白从日本来台湾创设分公司时,她就已经先调查过他。这个男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的身价起码十几亿,更别说那些她没有调查到的,所以在第一次政商界人士办的大型欢迎舞会上,她就不断的借机与他攀谈。

江波白并不难上勾,甚至过程轻易得让她觉得实在太过顺利。没几次的交谈,江波白就跟她上床了。她很高兴自己得手,却发觉江波白似乎也以看她的反应为乐,甚至还莫名其妙的笑问她一句:“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容易得手?”

这句话吓得她脸上直冒冷汗,差点连脸上的妆都掉了,莫非他早知道她的意图?但他随即像没发生过任何事的又把她带上床,并且对她的身体做出没有任何男人让她享受到的高chao,她慢慢的了解到,他很了解女人的身体,这代表他以前的女人一定不少,所以自己更得小心才是。

她想成为江太太,不只是因为江波白很有钱而已。

江波白不但拥有英俊的外貌,他浅浅的一笑更是足以令女人晕头转向,他迷人的双眼一望,任何女人都抵挡不了他的魅力,何况是拒绝他呢!这样的男人让她想要抓住他的心,让他对她俯首称臣。

虽在床事上他们的确是配合得很好,但是四个月来,只要一下了床,江波白若即若离的态度却让她十分恼怒。两人在床上取悦着彼此,但是一下了床,他对她一脸淡然没有重视她的举动,待她就如陌生人一般。

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决定使出撒手锏,下这一狠招,相信男人都会被此吓得脸色发青。

“波白。”邵依依甜甜的叫。

江波白睁开眼睛,刹那间原本慵懒的模样已不复见,此时他的眼睛如带电一般,眼神带着询问的看向邵依依。他的英气十足,让看到他眼神的人都会直勾勾地盯住他不放。

说哭就哭向来是邵依依的拿手好戏,因为大部分的男人最见不得女人哭,只要女人一哭,再怎么刚强的男人都会变成绕指柔,更何况是她这样的美女在哭泣。不过她的哭相已经对着镜子练习了无数次,绝对不会毁坏她近乎完美的装扮,只会让她看起来楚楚可怜,更令人疼爱而已。

“波白,我怀孕了!”

江波白向后躺椅背的身子直了起来,他的目光闪动着不知名的光芒,并没有邵依依原先以为他会有的惊慌,他反倒是不动声色的问:“几个月了?”

邵依依微微一楞,没想到江波白会问得这么详细。她眨眼故意让眼泪落下来更多,“你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会勾搭别的男人吗?孩子这当然是跟你在一起时有的,你还问我几个月?你好没良心。”

江波白的嘴角上扬,略带点微笑地又往后躺靠在椅背上,轻轻说了一句:“喔!”

她不懂他为何微笑又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既然摸不清他在玩什么把戏,戏只好更卖力的演下去。“你只会说喔,我爸妈会打死我的。”

江波白似乎对这场戏快忍俊不住的笑了起来,他低沉的嗓音带点不为人知的笑意打趣道:“依依,我实在很不愿意说出口,不过我还是说好了,这个孩子绝对不可能是我的。”

邵依依更加用力的哭,脑子里却在思索着,江波白凭什么认为孩子绝对不可能是他的,他为什么这么有自信?

对了,他们事先都有做防范措施。

她不惜撒谎也要把江波白钓上,否则她这四个月来所花的心思及所做的事全都白费了。

“我忘了吃避孕药,而你有时候过度激动热情,没有戴套子……”

她没再说下去,因为聪明人一点就通,而她绝对相信江波白是个聪明人。

江波白笑意终于消失,一脸无聊的支着颊,他的视线转而看向眼前玻璃杯里的红酒。

邵依依把头低下,忍不住的暗笑起来。因为江波白的脸色变了,她高兴极了,心想自己一定可以成为江太太的。拿起酒杯,江波白一口喝干手中的那杯酒。

邵依依窃笑的想,对,男人都要借酒壮胆才说得出求婚的话来。

“依依,跟你在一起的日子还算愉快,因为你很懂得怎么讨好男人,说实在的,对你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多谢你让我在无聊的生活里增添了一些乐趣。”

赶快求婚吧!邵依依在心里盼望,但她故意无辜的眨眨眼睛,以示自己的天真。

绽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英俊笑容,江波白微笑地道:“不过,我似乎一直忘了告诉你有关我的一件事。”他脸上笑容更形扩大,“我不孕。日本的大医院开出的证明,我在成年时就知道了,我一辈子也没有办法跟女人生小孩。”他站了起来,拿起帐单,“那就这样子了,依依,希望你跟孩子的父亲可以过得很好,为了不要影响你跟他的感情,我决定我们以后最好不要再见面,再见。”

邵依依终于知道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她一脸惊慌失神的目送他离去,而江波白在付完帐后,依然笑得愉快。

江波白对刚才发生的事,不禁有失笑的冲动,这是最近几个月来他生活中最刺激的一件事。

眼见邵依依目瞪口呆的表情,他真的觉得很可笑。当然,他也是满钦佩邵依依的。这个女人有野心,也有行动力,再加上她的确长得很美,在床上也极力的想讨好他,虽然她很快就让他厌倦得想打瞌睡。

但是对于这么有野心的女人,他还是会在心里赞美,只除了她的手段用得不对之外。这个女人的野心不下于男人,若是用在正途,想必她应该会成为女强人吧。

雨下得很大,江波白撑起伞,准备走到他停车的地方去。因为下雨的关系,路上少有行人。他继续的跨过马路,台湾不太好停车,他将车停在离餐厅较远的地方,大概得要步行个七分钟左右,希望大雨不会把他的裤子给弄湿才好。

他一路行来,天色暗得几乎看不见路况,何况现在又正下着大雨,视线更加不清。不过幸好他停车的地方有盏路灯,所以对他的车子的状况还看得满清楚的。而刚才整完邵依依的满足感又不见了,无聊感又占据了他的心。

就在路灯几乎没有照到的黑暗角落里,若不是他的车子就停在那里,他绝对不会发现的。有一个蜷曲的物体,低着头、垂着肩,就坐在介于车子跟墙角之间的一小块地方。

江波白就撑伞往前走去……

那是个人,一直低着头,既没有撑伞,也没有穿雨衣,只穿平常的衣物,那看似学生制服的东西。

本来那人是不会吸引他的目光的,但是江波白却在那里待了许久,因为那人慢慢的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

那是一双黑亮的眼睛,恍如黑宝石一样耀眼。可眼神里却充满愤怒跟不满,在短短的几秒后又转为无望的哀伤,再化为暴怒,像是情愿表现出怒气与凶暴,也不要绝望地自我可怜。

见状,江波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远在他第一次夺得冠军之时,曾有过这般的感受,那让他心跳加速、让他觉得刺激,但在他后来知道不论他努力与否,冠军都会属于家世背景好的他之后,那种兴奋便不曾在他的人生出现。

但是在眼前这个好象被抛弃的猫儿的人身上,他又有了这种感觉,原本的无聊感立刻不翼而飞。

“看什么看,再看就宰了你!”

男孩的头往上抬,注视着江波白,而稍嫌尖锐的声音高扬了好几度,而他的声音像是幼童一样带有童音。但他的眼睛像火一样的炙热燃烧着,且他的口气绝不和善。

基本上,那是不良少年说话时的语气,一般人若遇到这种口气,会不想惹事生非的离去。但江波白并没有这么做。

对方那像火一样的眼睛,让江波白执迷的看着他。江波白手叉腰,又笑了起来,看来最近的他应该会远离无聊一段日子。他笑道:“请问你有武器吗?例如小刀、武士刀或者是开山刀或西瓜刀之类的,最起码也要有菜刀吧?”

男孩仍旧蹲坐在雨中,但他的口气比刚才更火爆,对于这个不识相的人他只觉讨厌,“你说什么?!给我滚开没听见吗?小心我宰了你。”

“真奇怪,你高中毕业了吗?基本上要宰了一个人,是需要用尖锐的利器把对方分割才算宰,在这样的情形下,你应该要说你给我走开,因为我是人,不是圆形物体,不会用‘滚’的。”江波白一样样的解释。

“你找碴!”

男孩的口气已经火爆至极,他像火箭般疾速冲向江波白,一拳结结实实的击中江波白的腹部。

那一拳绝对不轻,只见江波白痛得拧眉,但男孩还不只是给他一拳而已,他看似个善于打架的高手,他先击一拳,然后再抬脚揍向江波白的腹部,这样还不够,他整个身体撞向江波白,将江波白撞倒在地。待江波白倒地后,他压上江波白,抡拳要揍江波白的脸。

江波白被揍了很多下,他非但没有感到害怕,还笑了起来。

男孩看他笑,怒火上升的道:“混蛋,你笑什么?”

“原来你的名字叫雷劲,这个名字满简洁有力又好听的嘛。”

雷劲拳头停了下来,惊疑不足以说明他脸上的神情,这个陌生人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江波白不回答他,反而继续说下去:“还读a高工,听说a高工不错啊,尤其是信息科,耶,你刚好是读信息的,那将来前途一定更看好。”

雷劲的拳头没有放下来,但是也没有砸下去,他再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江波白晃了晃手里的物体,雷劲脸一白,抓住江波白的手,江波白的手里正拿着雷劲的钱包。

雷劲摸摸自己的口袋,口袋里是空的,一定是刚才揍人时,被这个人拿走的,这个人的手脚好快,他惊疑的看向江波白,只见江波白将打开看的身份证及学生证放回钱包里。

江波白摇了摇那轻得像布料的钱包道:“我伤得很重,要去医院打点滴,还要住院一个月。我猜我的肋骨断了五根,脚骨折了好几处,可能还是复杂性骨折;最重要的是我英俊的脸沾到了地上的泥水,这需要精神赔偿费。还有我这一套范伦铁诺的西装大概也全毁了,我不要求你买一套全新赔我,但我要求你提供全部的洗衣费。还有你刚才打我时,我的手表刮到我的保时捷,保时捷需要全面的烤漆,这算一算,看你还是学生,所以我打了个折,我想只要算你五十万元就好了。”

“五十万?”雷劲差点噎到自己的口水,五十万是他连想都没想过的大数目。

“对,就五十万元。你的地址跟学校班级、姓名我都记下来了,我现在正要拨手机去警察局,就算你跑掉,我也会报警,然后让你被警察捉。想想看,你的人生才正要开始,但是你却因为伤害罪、恐吓罪、还有杀人未遂罪而被关。”

“伤害?恐吓?杀人未遂?”雷劲怒吼:“我听你在盖,我才打你几拳,怎么可能肋骨、脚骨都断了,更别说什么伤害恐吓了。”

“那我们去医院验伤?验伤费要你出喔。”

雷劲咬紧下唇,脸色开始发白。

江波白摇了摇雷劲的钱包,里面的钱少得可怜,“里面连一张百元大钞都没有,只有一个十元硬币、一个五元硬币、三个一元硬币,连请我喝杯凉水的钱都不够,小劲,你的人生要倒大霉了。”

“小劲?”雷劲一脸厌恶,“谁准你叫我的名字的,小劲?恶心死了!”

江波白咳起来,“咳咳,你坐在我身上,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糟了,我有天生的泥水过敏症,我要发作了。”

“泥水过敏症?这什么啊?”

江波白越咳越厉害,雷劲被他吓到了,这个人被他揍了好几拳,但是他都没有回过一拳,自己从来不打不反击的人的,刚才实在是因为心情太坏,才会乱揍一通,他可没有想要让人受伤!雷劲把他拉起来0你还好吧?”

“不好,我快要喘不过气了,请帮我开一下车门好不好?”

江波白把车子的钥匙交给他,雷劲看着车钥匙发呆,雨落在两人身上。

江波白又开始可怜兮兮的说:“我不能感冒的,我再淋雨下去,明天一定会发烧的。现在我头变得好痛,全身寒冷又发抖的。”

这人也太扯了吧?哪有人淋个雨就像快要死一样,雷劲厌恶的推了他一下,“拜托,你有点男子气概好不好?”

想不到江波白被他这么一推,撞到车子的挡风玻璃,发出更惨的哀叫声,挡风玻璃竟然全碎了,雷劲吓了一大跳,而江波白更是大叫:“哇,我的挡风玻璃!”

怎么可能,他才轻轻推一下而已,怎么可能会让挡风玻璃全碎,这简直是荒谬至极。

雷劲脸色益见苍白,他心情已经够糟了,那人还在惨叫,他推推他,怒吼道:“拜托,你别鬼吼鬼叫的好不好?只是挡风玻璃,大不了我做苦工赔你钱。”

江波白被雷劲往车子的方向一推,车子竟滑动起来,轮胎整个陷进排水沟,在雷劲还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江波白的保时捷已歪斜地撞向地面。这下不只是玻璃碎了,连车体整个都撞向柏油路面,又加上车子陷进排水沟里,整台车卡住,不用解释,雷劲也知道这台车一定是半毁了。

“我的保时捷。”江波白又传来大叫声,雷劲的脸由白转青,他再也吼不出来,反倒是江波白忽然站直的看着这一切,将脸转向他,“凭你刚才的破坏力,起码要赔我一百万。”

“我……我什么都没破坏,我只不过是……是——”推你两把而已,雷劲说不出后面的话,而车钥匙在他手里像烫手的铁一样。

“喔,我的头好痛,我的头像要裂了,好难过,我快死了!”江波白发出更夸张的声音,忽然头倒在雷劲身上,“我泥水过敏症开始发作了,请快帮我找出租车,我要快点回家服药。”

江波白哀号个不停,一副快要挂掉没命的样子,雷劲真的被他吓到了,虽然他没听过什么泥水过敏症,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要害死人的念头,他拉起江波白立刻冲出巷口,在路边猛拦出租车。

他把江波白推上出租车,而江波白拉住他的手,“不行,你也要陪我一起去。”

“我?”

雷劲心想着跟他去,自己不就得赔一大笔的钱,还要付这个人的医药费?

“哇,我的头好象快要裂了,我受不了,我要吐了。”

江波白又发出夸张的惨叫声,雷劲被他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江波白紧攀住他的身体,像只八爪章鱼一样,他推都推不开。在惊慌跟惊骇之下,雷劲只好坐进出租车,半扶着他,一边还担心的问:“你还好吧?还会想要吐吗?”

江波白赖在他身上,“好痛苦,请你的腿让我躺一下,要不然我真的要吐了。”

雷劲莫可奈何之下,只好扶着他让他躺下去。

江波白告诉出租车司机一个地址后,安然的闭上眼睛,而雷劲满脸惊惶的看着他,不晓得自己要做多久的苦工才能还完一百万这一大笔钱。

反观江波白则悠闲自在的合上眼,而在昏暗的出租车里,雷劲绝对无法发觉在他腿上的这个人,正扬着一抹可恶笑容。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