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媚杀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第一章、 罂粟刚刚把香点燃,就被身后急躁的男人合身抱住。(百度搜索:燃书レ库,看小说最快更新 烟草气息缭绕上来,来人的一只手自上而下探进她的小礼服内,隔着内衣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第一章、

罂粟刚刚把香点燃,就被身后急躁的男人合身抱住。(百度搜索:燃书レ库,看小说最快更新

烟草气息缭绕上来,来人的一只手自上而下探进她的小礼服内,隔着内衣在她那里一轻一重地揉捏。另一只手则自下而上,在她大腿内侧滑上去,隔着薄薄的衣料按住她。

罂粟先是微微一僵,再是顺势往后一倒。像是只雪白乖巧的波斯猫,软在他怀里。男人咬住她的耳角,再是脖颈细嫩的肌肤,接着是精致的两根锁骨,嗅着她身上的香味,嘴唇仿佛粘在了她身上,手指越急切,呼吸也渐渐不能自已。

罂粟透过面前的梳妆镜看着自己,化着浓重妆容的脸上面无表情,有如一层薄而坚硬的面具。她的两根肋骨被对方压在柜沿,有些痛,在被他亲得仰起脖子的时候,瞥了一眼墙上挂钟。

还有五分钟。

罂粟表现得一直都很服帖,由着他把她扔到床上,高大微胖的身躯压下来,燃香渐渐弥漫了整个房间,被情^欲染红了眼的男人也注意到,手指抚上她的大腿根的时候,一边问:“你点的是什么香?”

罂粟把眼睛眯起来,声音刻意温婉清丽,柔顺应答:“藏香。”

还有三分钟。

“不好闻。”他含糊着说,急不可耐地把她翻过去,把她小礼服上的一粒粒扣子都扯开,很快露出光滑微弓的脊背。男人显然对她的曲线非常满意,下一刻把她的双手都捏在自己手里,向上一推,嘴唇迫切低下去,吮吸到她年轻又莹白的肌肤,一边说,“不如你身上好闻。”

罂粟被摆弄成了一只弓的模样。她的小礼服被彻底剥掉,整个身体只有肚脐挨着床。她的头微向上仰,上身像条蛇一般弯起,两条腿被他向后拧,搭在他的肩膀上。

对方抓住她的两只手,欣赏着她现在有些屈辱的模样,腾出手在她的臀^上轻轻一弹,然后摸上去,揉了两揉,微微地叹:“宝贝儿,你身子可真柔软。”

罂粟微微抿着唇,眯起眼睛向后再度看了看挂钟。

还有一分钟。

男人终于大慈悲将她松开,翻过来,仍是面对面。他单膝跪在床上,手指触碰上黑色蕾丝的胸衣,打开前扣的一瞬间,罂粟听到男人闷哼一声。

她躺倒在床上,看着男人头颅被子弹贯穿,眼睛都没来得及闭上,光溜溜的身子已经缓缓倒在一边。

前一秒还淫^靡媚香,下一刻人体已经冰凉。

死人,罂粟见到的未必就比活人少许多。她从小就成长在这种环境里,害怕这种情绪,早就离她远去。

罂粟把死人压住她的半个身体拨到一边,慢慢坐起来。她肩膀上的胸衣带子滑落下来,两根修长的手指出现在眼帘里,把她的带子挑回去。

消音手枪枪口还残留一抹灰烟,罂粟的下巴被人用食指挑起。

罂粟抬起头,对上一双深邃狭长的桃花眼。

这双眼睛的眼珠颜色很淡,笑起来的时候也不带一丝温暖。就像是两颗漂亮华丽的钻石,冷冰冰的同时却又十足耀眼。

“八点钟之前没解决。你输了,罂粟。”楚行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微微俯身,两只手捏住她的胸衣前扣,小指无意间拂过她稍嫌小巧的胸^脯。

罂粟咬着嘴唇,微微弹了一下,只听到啪嗒一声,她的胸衣又被重新系上。

她坐在床沿,内衣是黑色,皮肤雪白。吊顶的灯光下,白的地方白得耀眼,黑的地方黑得诱惑。楚行低头打量她如今凌乱不堪的模样,时间一分分走过去,他仍在打量。

罂粟率先别开脸。

楚行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脱下风衣,利落地裹在她身上。然后打横抱起她,离开房间。

外面的防弹车子和保镖都在恭候,楚行抱着她跨上去。

罂粟年轻,身体灵活柔韧。眼珠乌黑,左右一动,让人能莫名想起黄鹂鸟。她的两只手被风衣裹在里面,风衣上有股似有若无的男子香水味道。风衣很长,直达小腿,车子缓缓启动时,罂粟两脚分开坐在楚行腿上,垂着眼睛面无表情。

楚行观察着她的脸色,过了一会儿捞起她的脚趾,在指腹间珠子一样慢慢地磨。指关节扣在她的脚心,不出一会儿,罂粟已经低低急喘了口气。楚行唇角微微一勾,一点银光闪过,尖锐的针头戳进了她的脚趾正中央。

罂粟全身颤抖,上下牙齿磕碰,勉力抑制呼吸,不一声。

没有扣上的风衣半开,显出里面半青半熟的风情。楚行眯起眼,又贯入另一根银针。

罂粟的嘴唇咬成一条白线。皱着眉扭过头。侧脸是倔强的弧度。仍然一言不。

“你太不乖。”楚行冷声说,“犯了错还不道歉?”

“我没有错。”

“你输了,所有的就都是错。”车子里空调十足,罂粟的额头上却已经浮出细小汗珠。她睁开眼,被贯入第三根银针后,终于溢出了一声呻^吟。双手被他裹在衣服里,只能甩甩身后的头,仰起头颅的瞬间,脖颈的骨头清晰可见,脆弱里又有一丝难以描摹的媚色,让人想冲动地一把捏断。

外面的流光溢彩穿过去,楚行观察她脖子上渐渐显出的淡粉色,手指松开,三根银针带着细碎的声响滑落。

他把隔板拉上去,形成里面密闭的空间。

他的手掌贴住她的小腿,微茧抚上光滑,这次带了一点暧昧情^色。

罂粟仰脸望着他。他的眼睛一如既往的好看,又没有感情。像是一把锋利又华美的刀刃,让人流连,又让人举步不前。

风衣从她的身上剥下来,先是露出圆润的肩膀。细腻得如同镜面,反射着柔柔的光。楚行欣赏了一会儿,又微微抬起眼皮,瞧着她那张脸蛋。

不管怎么说,这张脸都非常得他青眼。这张脸蛋是他培养的这一批女孩子里面,他最喜欢的一张脸孔。

过了片刻,他的手掌握住她的一条腿,让她分开只坐在一只膝盖上。而后从一旁的储物小柜中抽出卸妆湿巾,不紧不慢地去擦她脸上的浓妆。楚行对卸妆很有一套,罂粟不知他这项技术又是从哪个女人那里观察而来。然而对于楚行,她不知道的东西已经太多,如今这些念头已经习惯于在脑海中想一想,就一闪而过。

楚行的指尖隔着湿巾按在她的眼睑上时,罂粟的睫毛微微一颤。湿巾微有凉意,他仔细抹去那些妆痕时,正逢车子碾过路上石子,颠簸,罂粟隐秘的地方隔着底^裤,与他膝盖的骨头轻轻磨蹭。罂粟有一丝说不出口的紧张,到底又压下去,塌下肩膀来,仿佛十足乖顺,一声不吭。

卸完妆的脸蛋仿佛剥掉壳的鸽蛋,在明明暗暗的光线下,显得清丽,婉转,干净。眼睛的形状就像是两粒对称的杏仁,黑白分明。楚行又打量她两眼,罂粟一直没有抬头。他随手把湿巾扔进垃圾小桶,把她的两条手臂束在身后,把她的上身拱起来,方便他低头,然后把她胸前的内衣扣叼开。

他的舌尖含住她胸前顶端的时候,罂粟克制鼻息,咬紧牙关。他的一根手指沿着脊背抚摸下去,罂粟浑身紧绷,等着例行的撩拨时,楚行却突然停了手。

车子平缓地停住。楚行直起身,慢条斯理地给她系回衣扣,风衣重新裹上,他把她从膝盖上抱下去,抬手理了理自己的袖口,语气平淡:“洗干净了去书房找我。”说完便自行跨下车。

罂粟在车子里又呆了两分钟,才裹着风衣推开车门。她的鞋子早就丢在之前的房间里,如今赤脚站在地上,被细小的沙子咯得微微不适。一个女音在不远处冷冷地响起来,不紧不缓,带着挑剔:“罂粟小姐今晚可是出尽风头。楚少爷扔下所有人出去寻你,你真是好大的面子。”

离枝站在两级台阶上,妆容精致。今天是她生日,到现在晚礼服还未换下,手腕上的钻石链熠熠有光。看着罂粟穿着楚行的风衣迈出来,那一霎的眼神仿佛要将她千刀万剐。

风衣太大,罂粟穿得松垮。有风沙沙吹过,拂起的丝更添一分衣冠不整。罂粟不予理睬,继续往前,被离枝一挡,尖尖的高跟鞋踩在脚背上。

罂粟一直被掩住的眼珠终于一抬,右手呈擒拿状伸出去,迅疾冷冽,直接卡住对方的喉咙。

离枝被她掐得骨头咯吱响,因喘不过气而拼命挣扎。一直到翻白眼才被松开,罂粟往后一推,离枝就倒在了落满柔粉海棠的台阶上。

离枝瞳孔微微睁大,一时间不敢再撩拨她。罂粟看也不看她一眼,从她身上踏过去。

罂粟回到自己房间洗完澡,换衣服的时候有点犹豫。她拿不准楚行最后交代她那句话的意思,也就不知该穿着什么去书房。在衣帽间里站了许久,最后索性选了离手边最近的一套。拿在手里后才现,这是半个月前楚行一时兴起,将车子停在街边,去店里给她买的一套。

那天晚上她陪着楚行去见客户。c城的夜色不错,楚行的心情却仿佛不大好。他在夜总会那帮本来逢去必点的莺莺燕燕环绕下很有几分心不在焉,并且很快就丢了几只名贵首饰给那些美人们,而后便在几个大佬的眼皮底下带着罂粟提前告辞。路过城市中心最繁华的那片流光溢彩时又突然停车,领着始终不声不响的她进了一家店,令她试穿了三套衣服后,挑中最后一套,拿钱夹付款,又领着她扬长而去。

那是他第一次亲自去店里给她买衣服。尽管很有几分莫名其妙。

罂粟盯着眼前这套纯白色衣裙,垂了垂眼,最后换上。

楚家祖宅的格局分两重。罂粟与其他人等一起住在外一重,里面是楚行一人办公与休息的地方。越是挨近內一重,等级级别也就越高。罂粟在这里呆了十余载,自被提拔进入祖宅之后,她房间里的装修越来越精巧,住的地方却没再变过。

一层层通报后,罂粟终于得以跟着随从慢慢穿过走廊。內一重的祖宅全部是明清时代的装修风格,年代也确实久远,若是无人时站在这里,即便是夏日的正午,鱼池池水粼光点点,花草树木郁郁葱葱,也总给人一些压抑阴沉之感。

罂粟对这个地方,总是能躲就躲。如果不是楚行点名要她过来,她连递交汇报的地方也尽量选在楚氏大楼,甚至宁可是夜总会。

罂粟在书房外没有等很久,就被管家比了个手势要她进去。她的手刚刚挨到书房门,突然从里面门被拉开,离枝走出来,她换了身吊带的艳丽长裙,方才盘起的头此刻在一边垂下来,显得很有成熟女子性感的味道。看到她,眼尾一挑,嫉恨目光不加掩饰。

罂粟往侧边一让,垂下头,低眉顺眼地说:“离枝姐。”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刚好是能让书房内楚行听到的大小。离枝在这种地方断不敢造次,咬了咬牙,冷笑一声,不一言拂袖而去。

罂粟把门从里面轻轻关上,隔着长桌站在楚行面前。楚行扫她一眼,随即又低头继续批复文件,简洁开口:“跪下。”

作者有话要说:  首先,嗯……开文第一章有件很重要的事要插播,那就是要向抽风的漠兮大人表白。==|||

事情的原因是这样的:在我今年年初写上一篇文《能靠点谱吗》的时候,我跟漠兮聊天说我要边写《靠谱》边存稿新文五万字。

然后经过是这样的:漠兮表示我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我表示我是可以办到的。然后我们打赌了。赌注就是谁输了谁就在新文里第一章给对方表白。

然后结局是这样的:我在《靠谱》结文的时候新文存稿字数为零……于是我就很彻底地输了。=。=

最后就是现在这样的,我要开始表白了——

亲爱的漠兮大,

您一眼就看穿我一心不能二用的本质,着实目光如炬!明察秋毫!英明神武!雄才大略!

请接受我在此对您虔诚的表白!!

——赌输了的折火一夏咬牙敬上

>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