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钟太林丨天生(小小说)

2019年09月3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钟太林 在蛤蟆沟上中下三村,天生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天生勤劳肯干,过着清苦的生活,中规中矩谨守着农民的本份。他四十五岁丧偶,五十岁儿媳妇离婚,孙子才三岁。儿子外出务工之后,长满青苔的两间瓦屋每天旋转着天生的身影和孙子的哭声,显得孤寂而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钟太林

在蛤蟆沟上中下三村,天生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天生勤劳肯干,过着清苦的生活,中规中矩谨守着农民的本份。他四十五岁丧偶,五十岁儿媳妇离婚,孙子才三岁。儿子外出务工之后,长满青苔的两间瓦屋每天旋转着天生的身影和孙子的哭声,显得孤寂而凄凉。

蛤蟆沟三面环山,田地少,满山的树又不值钱。天生带着孙子,拾掇着几块小菜园,自己和孙子的屎尿都播撒在地里,但贫瘠又板结的土地上长出来的菜根本不够爷孙俩吃。天生不忍心看着孙子流着泪水吃白饭,便背了孙子搜遍了蛤蟆沟的沟沟渠渠,捞点小鱼小虾或者泥鳅黄鳝之类。有时候运气好,捞的多了吃不完,便留一点卖一点,积少成多,零零碎碎有二百多元,天生便将二百存了银行。

天生拉扯着孙子还进了银行,换来了上村菊莲的好脸色。菊莲是蛤蟆沟第一泼妇,骂人好比摘茶叶,又快又准又狠。生了三个儿子,死了一个,前两年守了寡,冷火冷灶孤零零一人。天生惧怕了她一辈子,如今得到了她的笑脸,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有时为了得到她的一言一笑,从沟渠回来,天生故意路过她的门口,干咳一声,说:吃了没?屋里就一声响:啊。

天生始终没有与菊莲多说一句话,反倒挑起了他想和她说话的欲望。天生渴望上天给自己一个机会。

上天最后眷顾了天生。天生从别人嘴里得知菊莲的狗下了一窝小狗崽,第一时间就过去了,堆满了笑脸甚至是死皮赖脸向她索要一只。

菊莲虎着脸说:我自己要养。

天生说:你养的了这么多?

菊莲说:关你屁事!

天生说:送我一只吧。我养一只,好给我孙子做个伴。

菊莲楞怔了一下,示意天生自己去挑选。

天生抱了小狗回去,爷孙俩都乐坏了。

天生有了小狗,爷孙俩的日子多了一份温馨和快乐,同样,也开通了一条通往菊莲家的路。天生有事没事背着孙子跟着小狗去菊莲家,说小狗的憨态和孙子的快乐,慢慢地就脱离了主题,家长里短都说了,都笑。小孙子就趴在地上和小狗玩。

孤寂和冷清终于有了一个停留的港湾,天生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意义。不过,邻居们不这样想。邻居们闪着狡黠的眼神笑着说:天生,可以啊。

天生摸不着头脑,憨憨的问:啥?

啥?菊莲呗。邻居们说,还装!

天生一脸懵逼,但一会儿脸上就有些发烧了。

天生说: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扯淡!邻居们说,人家都上心了,你也上心了。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天生不说话了。晚上躺在床上就想。天生认可邻居们的好心,是该找个伴了,为了孙子也为了自己和菊莲。菊莲人品是差了些,但到这地步了,估计想法也和自己一样。想着想着,天生心里就有了一些小激动。为了保险起见,天生还在菊莲面前暗示了几次,尽管女人的态度模糊,但是并没有反应激烈,从女人衿持的天性来说,应该是在心理上表示接受了。天生心里终于有了底,并且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要在银行的积蓄足够替女人买两套上好的衣裳的时候,买好衣服去表白。

从此,除了煮饭,天生都是带着孙子和小狗穿梭在蛤蟆沟的沟沟渠渠。每次回家,天生照样从菊莲门口拐过,照样打个招呼。菊莲就嗯一声,凶凶地问:狗呢?

天生忙不迭地回话:在身后呢。又唤几声小狗。小狗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在孙子周围蹦跳蹦跳。

菊莲说:狗丢了,我饶不了你。

天生揣摩着女人的心思,女人终究还是心疼小狗?但一会儿就释然了,女人心疼狗是有道理的,必竟是这条小狗把他俩拴到了一起。天生明白,没有狗,就没有他和菊莲的未来。

不间断地忙碌,天生隆起了背,小孙子快成了泥猴,而小狗在人前人后地蹦来跳去却长成了狼。天生心里琢磨着,自己和菊莲也快瓜熟蒂落了。

这一天的午饭时候,天生外出务工的侄子回来了,正在玩着手机,嘴里骂骂咧咧的。天生好奇地问侄子怎么回事啊?侄子说:什么银行啊?!人家存款几千万,不到一年,怎么变成几十块了?

天生的心悬起来了,轻声地问:是真的?

侄子肯定地摇着头。

天生听了,人都快要跳起来。背上孙子带着狗火急火燎地跑进了银行。

银行的人把天生的狗挡在了门外。天生便让孙子在门外看着,自己到柜台前。

柜台的人问:存款?

天生摇一摇头。

取款?

天生还是摇头。

你是?

天生把存折递过去说:看看存折上的钱。

柜台上的人接过存折,查了一下,说:存折上一共是八百一十三块七毛五。八百是本,其余是息。

天生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他接过存折走出银行。孙子怯怯地靠在墙上,狗不见了。

天生问:狗狗呢?

孙子许久说不出话,天生又问,孙子哇地一声哭了。

天生意识到不妙,顺着孙子手指的方向,天生看到了地上有一滩血。天生顿时感觉肉身散架了,灵魂正徐徐升起。

天生回家后,憋了两天才去菊莲家说起狗的事情,结果被菊莲轰出了门,骂的狗血淋头。

在没有狗的日子里,蛤蟆沟的沟沟渠渠再也看不到天生的身影。两间长满青苔的瓦屋又可以整天看到一个驼背老汉转进来转出去,还时而夹杂着小孩的哭声。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