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大鱼+刘晨旺

2019年10月2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个大陆的东南角有片海,海的西北角有个渔村,村里人都靠打渔为生。这里有个青年叫二蛋,好吃懒做,没工作,没老婆,没钱,今年正好三十岁。平日最大的喜好是去同村老土家赌钱,靠坑蒙拐骗和他人的施舍一天一天的耗着。父母积累下的人缘是他填饱肚子的手段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个大陆的东南角有片海,海的西北角有个渔村,村里人都靠打渔为生。这里有个青年叫二蛋,好吃懒做,没工作,没老婆,没钱,今年正好三十岁。平日最大的喜好是去同村老土家赌钱,靠坑蒙拐骗和他人的施舍一天一天的耗着。父母积累下的人缘是他填饱肚子的手段。当年二蛋家是村里唯一只靠种地维持生计的人家,收成被拿到内陆交易的路上要是碰到恶兽土匪什么的,很可能有去无回。二蛋妈说村子背靠的海是个水洼,无止境的向它索取会遭到报应。赶巧不巧,二蛋出生时,渔村碰上饥荒,海里所有鱼类一夜间蒸发,大家都会被饿死,二蛋爸妈及时出手冒险从内陆买来食物接济大伙熬过了饥荒,所以就算二蛋再废物也有人可怜他。七年前二蛋爸妈突然过世,连个老婆都没能给他讨到,估计入土都没安心吧。

春季会有大批商人乘船沿大江到海边收购渔农手里的鱼再拉到内陆出售。那些快要烂掉的,剩下半条命的,渔农们会挑挑拣拣扔掉一些,图卖个好价钱,积德。二蛋会在市场和海边溜达,捡他们丢弃的鱼,撞见心软的人还会给他些稍微好的,有呼吸的。那天二蛋在市场上听说老王在海里钓到一条足足有一个成年人一样大的鱼,鱼商们疯狂争抢,最后被一个公子买走了,出的钱能买下村头金大爷家大宅子。二蛋心想,那可真不是个小数目,金大爷家那可是城堡啊,如果换到自己身上,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兴许还能讨个漂亮又贤惠的年轻老婆。还好今天没去老土家,每次都是赶着饭点去的,老头子就给自己喝两口酒,吃口菜。有次喝醉了,迷迷糊糊的,酒醒后才发现输的钱根本还不上,白白给他家打了两个礼拜的鱼才算抵账,满脸奸淫丑恶的老玩意儿。不过自己当时也没怎么干,谁让老土雇的人里有傻子,很多活儿都是他们干的。

有个蒙面人抢了张大妈的鱼和钱,张大妈穷的只剩下一口气儿了。二蛋气的一口气追了抢匪两条街,光看背影就知道是小李,二蛋把他抓住又放了,讨回的钱偷偷塞在自己兜里,鱼还给了张大妈。

谢谢你啊二蛋

一个孩子非拽着二蛋到他家杀鸡。

妈妈让我找二叔,二叔不在家啊。

这孩子一生下来就了没爹,女人守了寡。可寡妇到现在也没给二蛋任何机会。现在这孩子主动找上门来,手里还拿着吃的,嘿,二蛋跑到商店里又跑了出来。

好难闻

我的比你的多,而且你那是坏的,本来就是这味儿。

二蛋在路上就把换来的零食打扫干净了,他进门后眼睛一直瞄着寡妇,寡妇也用余光盯着他。刀在鸡的脖子上一蹭,鲜血喷了二蛋一脸。二蛋顺手剁走带屁股的后半只,他明白寡妇都喜欢守寡,还不如来点实惠的。

二蛋在自家墙角边偷听到二大妈和村长的对话。

听说老王钓到了大鱼,有这事儿吗?村长嘴里喷出一股子酸臭味儿,脑门儿上一条一条的皱纹就是最好的证明。

您没听说?哎呦,真赚大发了,一家人拿着卖鱼的钱跑了。

哼,我得去看看,那些家伙说话没个准儿,全村儿都在说他家的事儿。

村长说的家伙就包括渔夫老万,老王家雇的船夫。老万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嘴没个把边儿的,说着说着就吹起牛来,不管别人怎么说村长都打算亲自找老万证实一下。

这下二蛋下定决心要出海抓大鱼了,可没鱼竿渔网怎么抓。二蛋爸妈走时留下的两亩山后头的地都好久没种东西了,于是,二蛋干脆把地低价卖给了铁匠铺的老李头,按照二蛋的要求,老李头给他专门做了上好的钢丝吊索,有钱人钓鱼都不会用这样精致粗实的吊索,哪怕是抓鲨鱼,抓怪物。然后二蛋又在集市上买了水果,面包,压缩饼干,诱饵和一个足足能装下十升水的木桶。虽然打算只在海上一天,但万一遇到什么情况呢,海啸,大雨,台风都是不可知的。上次为还赌债出海时不是没有遇到过,还差点儿丢了小命,上岸后就发过誓这辈子不再出海,就连海边也不会再靠近半步。现在想想都后怕,可这次为了瞬间变成富人就破例一次,就一次而已。二蛋打算再用剩下的钱买一条船,问了好几个渔夫都没能买到合适的,好的,付不起,简陋的,看不上。二蛋认为自己可是要去抓大鱼要成为富人的,至少得有一个能配得上自己的船。当然,大多数渔夫只是不愿意卖给他,找各种理由不让他霍霍自己的船罢了。

那天在码头捡死鱼的二蛋看上了小顺子的船,小顺子的爸妈也死的早,才二十多岁就得赡养两家的老人。船是他爸妈留给他的,听说很神,能带来好运。事实证明每次小顺子出海确实总是收获颇丰,这船已经有些年头了,却依旧和新的一样,质量自然不用说。二蛋对小顺子说了想出海打渔的想法,但没告诉他自己是要去找大鱼。小顺子也没媳妇,要是告诉他这个好事,他先找到大鱼,有钱娶了媳妇,那自己岂不是很丢人。再说自己知道这件事是上天的安排,老天爷想让自己独享受这份恩惠,所以还是要遵从老天爷的意思。

怎样,小顺子,我会花大价钱买下来的,你这可是能带来好运的船。

二蛋哥,别傻了,好运只是说说罢了,自己出海很危险的,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二蛋用敌视的眼光扫了一眼小顺子说:不用,我就是打些鱼来吃。,其实谁都知道他平时吃的鱼都是捡的,连钓的都不是。

可二蛋哥,你渔网呢?

额二蛋停顿了一下说:这样吧,我把房子抵给你。

二蛋想反正自己回来后就是有钱人了,谁还住那个老房子。在二蛋的软磨硬泡下小顺子最终还是顺从了,前提是只租不卖,为了公平,小顺子把船出租两年,渔网也顺带送给了二蛋。二蛋痛快的接受了,他来到集市上把渔网换成了一张小的和一部分钱,买了一个能够装得下一个成人的木桶。二蛋琢磨着这个桶既能装大鱼,又能在遇见危险时用铁索和自己拴在一起救自己一命,一举两得。

那天出海时二蛋抬头望见太阳都比平时大了不少,刺眼,海风凉爽,潮气刚好。自己马上就是个富人了,还会有一个美丽勤奋的年轻媳妇。物品装载完毕,二蛋一个人乘着本应该几个人驾驶的船出海了。他一开始并没有去深海,因为多少年了都没人敢到深海去,听说那里有海妖,去的人没有能回来的,这是内陆的人讲的。自己还是先在比较安全的近海碰碰运气。但弄了半天就几条小鱼,连做一碗汤都不够。为什么他们每天都满载而归?看来还得向远处走,可出海时忘了打听他们那条大鱼是从哪里找到的了。放眼望去,大海茫茫,视线内毫无遮拦,所有方向也都一个样。二蛋来到曾给老土家打渔的海域,这里快十年没人来了,常年在这片海域打捞致使这片海成了死海,看不到一点儿生命迹象。这一路过来无聊的很,一大早就出海了,一上午的收获就是桶里那几条小的可怜的鱼仔,二蛋高涨的激情丢失了不少。他看到一只海鸟扑进海里又冒了出来,它叼的是鱼吗?二蛋揉了揉眼,从甲板上跳起来伸长脖子望过去,对,那是一条鱼,个头不错,这里是有鱼的,可明明是死海,难道,难道是老天开眼了?

老天爷开眼,好日子就要来了!

渔网有动静,这里真的有鱼,二蛋把鱼捞上来。

有鱼,死海里有鱼,还不小,老天开眼。

二蛋刚被消磨的斗志又燃了起来。可从那之后直到下午再也没有什么收获,二蛋郁闷了,他吃了几口面包和饼干,喝了一点水,从出海到现在面包饼干已经快吃完了,虽然是吃了早饭再出门的,不过运送船上的这些东西浪费了自己大半的体力和功夫。到现在为止二蛋喝了将近半升左右的水,加上一路过来洒的多半桶,剩下的水已经没有多少了。太阳毒,身体对水的需求量也大。一只鸟飞过船的上空时在二蛋的头上拉了一泡屎后就围着船打转儿,挑逗二蛋,二蛋很生气,他要驱赶那只鸟,甚至开着船去追它,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鸟追丢了,自己也迷路了。这下怎么办,就算抓到大鱼也回不去了。

死鸟,臭鸟,让我抓到你,一定把你吃了!喂狗!

二蛋知道现在自己最需要的是冷静,于是他开始坐在船上啃面包,翻出果啤,只有两瓶,它们是为了能让自己绝处逢生带的,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二蛋打开其中一瓶喝起来并回想追鸟的整个过程。他记得自己是一路向东的,对,应该是的,所以现在只要一直向西就能回到原来的位置。二蛋告诉自己大鱼一定有的,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现在连房子都没有了。

好的,要不是那个该死的鸟,也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我发誓,以后再看到任何一只鸟一定饶不了它们!要喂狗!

果啤喝完,状态恢复一些,二蛋开动船直奔西方。

下午海上突然变冷,刮起了大风。

不会真遇到突发天气了吧?别是海妖啊?

二蛋抬头望着天,乌云,原来是要下雨了,身为渔农的自己早有准备。戴上草帽穿上雨衣就完事了,乌云不是太重,应该一会儿就过去了,等着吧。无功而返会被全村人笑话的。

今天运气还真不是太好

二蛋心情糟透了,被这雨搞的,沉闷的雨天总是会搅得人心里不适。

二蛋向西走了很久可还是找不到方向,看来自己真的走丢了。他突然癫狂起来,像得了疯病。

我这是在哪?谁来告诉我,老天爷或者海妖也行啊,我会说服海妖,让它不舍得杀我或者饶恕我!

二蛋用脖子把头转向盆子的方向,好几条三四斤的鱼,狂躁的心情好多了,毕竟身为渔农的自己这辈子没有钓到过这么大的鱼。

反正也找不到回去路,不找到大鱼绝不回去。不过这条船还真的挺灵,宝贝船,保佑我吧。

雨就很快过去,二蛋看到空中出现了两条彩虹,心想这应该是老天爷在鼓励自己继续下去吧,雨后一定出现彩虹,这是真理,毕竟自己那么虔诚,那么努力,为了这次出海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

等着等着,二蛋的情绪更加糟糕。

换了那么多海域,大鱼呢?哪怕来只鸟也行啊,现在连只鸟都不见了,鲨鱼也行啊,只要那臭鸟不在自己的头上弄那些恶心人的东西,鲨鱼不把自己吃了,不把船弄翻。

吊索从早上就挂在那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二蛋的耐心和信心在被时间一丝一毫的消磨掉,他坐在船上,疲惫,没精神气儿并开始悔恨当初的决定。

什么大鱼,一定是那些渔农糊弄人的,他们就是喜欢这样,说一些莫名其妙的大话,好让别人为他们陪葬,作恶,混蛋一样。

忽然吊索猛烈的震动,二蛋一下子慌了,什么情况,海妖吗?二蛋神经绷紧,身上的肌肉抽搐,眼神恍惚,焦虑,兴奋。直到他看到一条巨大的鱼尾巴露出水面才吐出憋着的那口气,二蛋瞬间精神焕发,疲惫感完全瞬间消失。

对,那是鱼的尾巴,好大好奇特的鱼尾巴,这尾巴得有一米半了吧,不是鲨鱼鲸鱼什么鱼的尾巴,我确信,一定是那条大鱼。

这鱼被吊索缠着,好大的力气,是渔农说的那条大鱼没错了,它拖着船向深海游去。

不能这样把吊索绑在船上,会翻的,船会被它弄散架。

二蛋死死的拉着吊索,想用自己的力量来抵消一些大鱼的力量,那条该死的鱼把想自己带到哪里?它游得方向不固定,它在水里乱窜,这下怎么办。远处好像有条船,可现在二蛋没办法靠近那条船,大鱼掌控了船的方向。二蛋大喊,对方没有任何反应,这鱼在拖着船乱逛,二蛋眼睁睁的看着那条船越来越远消失在视线里,二蛋崩溃了,自己真的回不去了。

都怪这条该死的鱼,老天爷,我知道错了,我赌博,我坑蒙拐骗,我混蛋,我是个烂人,我忏悔,该以死谢罪。

二蛋拼了命的抓着吊索,那条大鱼拼了命的往前游。二蛋腾出一只手打开最后一瓶果啤,拿着最后一块儿面包往嘴里塞,他不想成为饿死鬼。

说什么也不能饿着下地狱

面包吃到一半,二蛋看到远处有一个岛漂在海上,样子有点模糊,岛上的景色看不太清楚。是幻象?不管了,反正也是个死,为什么不试一下呢。

大鱼也正好往那个方向游去,那个岛很可能使自己活下来,可到了岛前二蛋才发现这真的是幻象,他彻底心灰意冷了,半瓶果啤掉在船上洒光了。他的身体开始变的僵硬,手臂发青,眼神呆滞。二蛋并不想轻易放过这条鱼,他用绳子把自己和吊索绑在一起,绑的死死的,死扣。

这条鱼带着二蛋游了很长时间,多长时间二蛋自己也忘了,他像失了魂似的嘴里不断念叨。

救救我,老天爷,救救我,救我,海妖。

二蛋看见远处又出现一个岛,这次岛上的景色,岛上的树和上空飞的鸟都看的很清楚。

有什么用,假的,根本不存在,都是假的。

海水突然涌动的利害,船晃动的让人恶心头晕,二蛋没挣扎,也没说话,他随着那条鱼游向更深的海域。海上回归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村长找到老万询问情况。

老万,村里人都说老王钓了一条大鱼,人家花重金连船都买走了,真的假的?

没错啊,他家卖了所有的东西离开村子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老万抽了口烟,一边吐着气团一边讲,那有钱人说船和鱼对他们很重要,愿意花大价钱买下来,这买卖划算。

他们为什么连船都买了?

嗨,忘了跟您说了,那家的公子坐过老王家的船出过海,遇上了大风,船差点儿翻了,上岸后那个公子跟丢了魂儿似的溜了,没过几天又跑回来把船和大鱼买了下来,我问老王,老王跟我说因为他钓到大鱼了啊。

你没跟他们一起出海?

我那天病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