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金锁姻缘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咭咭的笑声源至荷花池畔。 炎炎的七月天里难得一丝轻凉的微风拂过她汗湿的臂膊带来微微的凉意——由此可以想见薄如蝉翼的袖口老早就给卷到手肘上一双凝脂的臂膊正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咭咭的笑声源至荷花池畔。

炎炎的七月天里难得一丝轻凉的微风拂过她汗湿的臂膊带来微微的凉意——由此可以想见薄如蝉翼的袖口老早就给卷到手肘上一双凝脂的臂膊正曝晒在骄阳之下若不是有摇摆生姿的杨柳替她遮去泰半毒阳只怕这回早成标准的小黑炭了。但她可不怎么感恩;想反的甚至还有些得寸进尺——一对绣着荷花的小鞋早给搁在一旁让一双秀气而小巧的玉足轻轻的踢着绿意盎然的池水溅起的几粒豆大水珠咚的一声又溜回水池里伴着盛开的荷花激起阵阵涟漪。

这样自然的美景完全与大厅里不同——四、五个丫环吃力的拿着蒲扇使劲地朝着主人们扇去企图在不通风的厅子里带来些许的凉意不过似乎没多大效用只见这厅子里身穿绸缎的三个女孩儿不!正确地说应该是二个年近二十的女孩儿与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她们正大呼热意拿着手绢频频拭汗可惜一颗颗珍珠般的汗珠正无孔不出擦完了这一头那一头又冒出了几颗热呼呼的汗珠让她们忙不胜忙反倒是坐在荷花池畔、玩着池水的小女孩儿来得较为轻松愉快。其实要不是她身上的绫罗绸缎嫌老旧过时了些人家还以为这是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露出白玉般的臂膀?要是让男人看见那可真会丢尽莫家的脸——岂止丢尽简直会让全天底下的人笑话竟有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这就是古人的道德观。

男人露什么都行女人哪怕只是一小块给露了出来就得让人骂个狗血淋头!这毕竟是个男尊女卑的社会。

不过幸而这小丫头自小接受薰陶力倡男女平等;这可不是莫家大老爷灌输的观念而是该称之为是这小丫头的奇缘吧!至于是哈奇缘留着待会再说。

而这小丫头可也不是师出无名之辈她乃是京城十大富豪之首的女儿;不过不是独生闺女。打从莫老爷二十年前将舞娘纳为妾后她上头就注定有两位姊姊名字还很动听是美人级的闺名——莫忧、莫愁。莫老爷当初取这如花般的闺名八成是要他们两姊妹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说不定连夫婿都不愁;反正有个家财万贯的老爹在哪家公子不想攀亲附贵?就连今年刚中的榜眼、探花都曾登门拜访为的就是想一窥小姐之容——一定很奇怪状元到哪去了吧?其实状元早让王爷给招去为婿了!没办法嘛莫家或许富可敌国不过在官场上没个名人家当然宁可选既富且贵的王孙贵族啦!所以近年来莫家老爷有进官场的打算但是看他已一大把年纪了要是再来个十年寒窗苦读恐怕应考那天是让人给扶进考场的;所以莫老爷也算是有自知之明正积极打通关节——要是捐出一笔钱能换得一官半职说什么他这笔钱也是不会省的。

不过那倒不关她莫汝儿的事——汝儿你儿——这可是当年莫老爷见妾室又生下一个女儿一气之下甩了头便走出舞娘房间至此十六年未进过西厢小阁也不曾为汝儿取个名儿。凭着学识不多只认识几个斗大的字舞娘为她取了个汝儿的名字——汝儿;你儿反正将来都是属于另一个男人的财产养大了又怎么样?迟早还不是泼出去的水!

所以莫家三个女儿中二个姊姊长得美若天仙与那不沾凡尘的名字是相得益彰再配也不过了——虽然她们的心肠可不是如此。而小女儿十七岁的汝儿呢?虽称不上是天仙美女不过姣好的瓜子脸上有一双灵活黝黑的眼珠当她溜溜的转动时不难发现那小小的脑袋瓜子里正又想些什么古灵精怪的问题;当她小巧可爱的鼻梁俏皮的皱了皱那正是她对某事不满的征兆尤其当她一排贝齿不满的咬住唇形秀气的朱唇时那可正表示她在思考某件事的严重。总之小汝儿看起来的确称不上人间绝色不过却是我见犹怜让人疼到心坎里去的娇娃儿;更别谈她那一头有如黑缎泻地般的乌黑长发了!那可是连莫忧、莫愁都羡煞万分的宝贝头发。谁叫她们空有一张绝色脸蛋发质可差得连一般普通女子都比不上大概是遗传的吧?

所以当莫汝儿愉快的享受清凉的夏之乐时其实也没人会注意到这个妾室所生之女;除了她的贴身丫环之外。

只见绑着两条麻辫布裙上绣着两只小乌鸦的丫头沿着荷花池畔跑过来口里还嚷嚷着:

小姐我总算找到你了!她含怨的瞪了汝儿一眼虽然是自小服侍她的丫头不过她们之间可不曾有过主仆之分。

莫府这么大光是前厅后院就花了快半个时辰的功夫走得我两条腿都酸了!就算你不累也要顾顾小乌鸦嘛。小乌鸦这名字是汝儿费了一炷香的时间想的够与众不同了吧?

汝儿白了她一眼一双玉足还直踢着水面玩呢。

谁叫你费功夫来找我的?

其实这句话其来有由:打从她生下来至今足足十七个年头别说她爹从没正眼瞧过她一眼就连莫家三餐他们母女也不准进饭厅里共食只能差人送到西厢小阁母女俩一同用膳。所以汝儿在莫府生活了十七年之久见莫老爷的次数可是屈指可数而大娘与两位姊姊根本当没这对母女存在;反正妾室都已经打入冷宫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所以莫府上下是不会有人临时起义找他们母女俩的。

换句话说她们母女俩是被遗忘的一群。

不过汝儿本人倒是不曾介意过;大概是因为她的奇缘吧不像她母亲舞娘终日以泪洗面三日五时告诫她为人妻小应尽的责任以免将来过了门还懵懵懂懂不解人事。

小姐要不要小乌鸦替你扇扇风?小乌鸦向来克尽本分她用一双小手拚命地朝她扇去。今儿个听挑柴的常青说最近的天气热得像是烤死人似的听说在街上砌砖的汉子都热得昏了过去;刚才我从前院走来看见就连大小姐养的波斯猫都热得猛吐舌头呢!小姐你可要小心点要是你有了什么差错我怎么向二夫人交代?

你大可放一百二十个心!我好得很。小乌鸦什么都好就是话多了些;汝儿幻想要是哪天拿针线缝住她的嘴不知是怎么一副好玩景象?

想到这里里汝儿就忍不住噗哧一笑。

小姐你在笑什么

汝儿转动眼珠忽地开口:

我在笑——今年的荷花开得好美。小乌鸦你去替我摘一朵过来。

只见小乌鸦睁大了眼惶恐的摇着头两条麻辫正用力的甩动着。

小姐——我——我不会游水。她吓得浮出眼泪来光看到池中央的荷花她的腿就软了。

我是叫人摘花又不要你下水。

可是——可是——很危险小乌鸦一急就会结巴起来。

汝儿吐吐舌无奈的耸耸肩当着小乌鸦的面赤足跑到石砌花雕的矮桥上足下滚烫的砖块几乎让她轻呼出声要不是急于想摘一朵开得正盛的荷花送到娘亲房里博得娘亲一粲她早就穿上绣花小鞋了。不过话说回来想到要缠上那又长又厚的裹脚布倒不如赤脚走路还来得舒服些真不懂女孩子家为什么就得把小脚裹成三寸金莲?炎炎夏日里要是不得香港脚那才是奇事呢!

小姐——你想做什么?

摘花!你不摘本姑娘来摘;总之今天我就是要摘到它。汝儿是下定了决心整个人倾身趴在桥上一双手拚了命的朝池里荷花伸去。

小姐!小乌鸦这回可是心都跳出来了。

别老在哪里叫!帮帮忙拉住我埃汝儿大叫眼看就要摘到那朵荷花了正兀自高兴之余一个重心不稳连小乌鸦也拉不住她噗通一声就掉进荷花池里了。

小姐!小乌鸦吓得连忙想下去救人一想起自己也不谙水见汝儿在池里拚了命的挣扎急忙大喊救命。

但喊了半天就是喊不来一个下人没办法谁叫天气这么热!下人能偷懒就偷懒。

小姐你等等我我马上就去找人来。小乌鸦吓得眼泪夺眶而出急忙朝大宅奔去。

只可怜那汝儿——

连呛了好几口水一双手臂还在水里拚命拍着不过那似乎没多大效用只见她愈沉愈下面隐约中听见远方的大喊声看来小乌鸦已经找到人了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身体也愈往下沉这种感觉与过去十五年来的每一晚相似

一段奇缘带领着她//

穿越了数百年的时空

如梦似幻。

???

不用回头丁月兔就知道那个该死的莫汝儿又在她身后好奇的凝视着她了。

该死!难道你不懂得去拜访人家就算不敲门起码也该出一声吧?她略带不耐地回过头——果不其然!只见莫汝儿那小妮子正好奇的看着她身上穿的衣服。

月兔姑娘你身上穿的是什么?汝儿好奇的问一双慧黠的眼珠在她身上不住的打转。

衣服埃丁月兔对于她的好奇老早就习以为常了。只见她跷着二朗腿嘴里叼着一枝笔很有礼貌的回答她的话。

这是什么衣服?怎么可以露——你的肚子呢?汝儿看着她的肚脐眼暴露在外面虽然没有吓得哇哇大叫;毕竟看惯了嘛!但总还是觉得似有不妥。

这是——外穿的那种。月兔想了想解释道:就是你们所谓的肚兜啦。

汝儿一脸惊吓。肚兜?你确定?

确定得很!毕竟还是我的时代而不是你莫汝儿的时代。小姐我拜托你不!我求你行不行?我丁月兔求你以后不要再一声不响的出现在人家身后如果不是我已经习惯了恐怕还会以为来了一个女鬼吓我呢!

其实早在十五年前她与汝儿在某种磁抄大概是磁场吧?谁知道是什么鬼玩艺儿!反正就是有某种互吸的能力。自从她五岁某天正在舔棒棒糖的时候她就见到汝儿了!那时汝儿不过约莫二岁大。幸亏她们当时还是小孩子对奇异的事物接受度高也不至那般惊讶。总之在十五年前这明朝的莫汝儿便闯进了她的时代其实也不算闯进啦就该说是不小心飘进她的时代。老实说当时她还以为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古代的鬼魂呢!到最后她才发现原来汝儿还是活的只不过因为某种未能解释的原因每当汝儿失去意识时魂魄便飘进她的时代来——也就是公元一九九四年。不过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而已也不知是何故。总之十五年下来要不习惯也难只除了这小妮子老喜欢待在人家后面吓人之外其他的她都大可接受。所谓人吓人才真正能吓死人呢!

汝儿撇撇嘴一张小嘴瘪了起来。

你自个儿胆小就怪到别人的头上。你们未来的人都是这样吗?

不我们中国人待客人之礼是因人而异。对你这种不吭一声就冒出来的丫头也别谈什么客气了。

汝儿一脸受伤的表情一双灵动的眼眸半垂着。

你不喜欢我?我还以为我交了一个好朋友呢!在府里除了小乌鸦之外我是再也没有其他知心朋友了偏偏小乌鸦又老把我当成主人侍候着想找个人谈话可是难上加难更别谈我那个姊姊了她故意说得好可怜还在最后加上幽幽的叹息声。

呸!谈起你那两个姊姊也真好笑。什么莫忧、莫愁?人家古代这两个名字代表的可是天仙绝色的大美人哪像这两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就像是古代版的灰姑娘。

可怜的表情暂时被遗忘了汝儿立刻好奇的抬起头来——也许你不相信汝儿的求知欲可是旺盛得很。

什么是‘灰姑娘’?我没听过埃

灰姑娘就是月兔想了想。就是受人虐待的小丫头嘛!你是早生了几百年要不然现在哪还有什么灰姑娘?只有为自己而战的现代女战士。

汝儿皱皱鼻头。什么是‘女战士’?

女战士就是月兔转了转眼珠懒得细说只得含糊带过:你最近过得如何?

好极了。汝儿甜美的说:最近我在教小乌鸦识字还复习上回你教我的字本来想教娘亲不过她没什么兴趣也就不了了之了。什么叫蛇蝎心肠?

翻了翻白眼月兔简直受不了她的求知欲。

心思歹毒的女人。

哈!真贴切。汝儿咭笑着拍掌。

这就是古代男尊女卑的封闭社会!男人可以去上学堂;女人呢?在家刺绣要不就相夫教子做一辈子的黄脸婆。月兔很为汝儿不值。像汝儿这般聪慧之人要是上学堂肯定不比其他男人差。

这大概是因为男人怕女人吧?汝儿沉吟着:也许是他们知道女人上学堂求得知识后可能比他们还要出色也不一定!上回你不是告诉我也有女做皇帝的吗?

不是皇帝是英国王妃。

汝儿猛点头。是就是她!我就好想去学堂念书而不是听娘亲的话学习做一个你说什么来?黄脸婆?

月兔好笑的凝视着她。

没错!黄脸婆。说起黄脸婆你的姊姊应该早就嫁人了吧?十五、六岁就是嫁人的好时机——对你们而言过了这个年纪大概就算是老了吧?

还没有呢!汝儿瘪起了嘴。爹一直在等机会。如果能把姊姊嫁入王府里那就可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惜就这样一拖三年还找不到好人眩

你呢?月兔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可乐。

我?汝儿被铁罐上的英文字母吸引过去。

是!你也有十七了吧?十五已是及笄之年算是成年了。什么时候有好消息?可惜不能去喝你的喜酒。

我才不成亲呢!汝儿一脸稚气。娘亲还要我照顾如果没有我她会活不下去的。再说我整日待在莫府想遇上一个如意郎君也不容易。汝儿天真的说。

在她心里还没有成婚的念头一来是年纪太小;二来没谈过恋爱什么男女之爱、痴心相待她可是一点概念也没有。

你呢?要是你成亲了你的夫婿会不会不让我们见面?汝儿不想失去这个朋友天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朋友!在莫府她没人可以交谈就连和母亲也没什么话好说。

月兔眨眨眼。一朝是朋友就永远都是朋友了嘛!要我结婚?非三十不嫁。

三十?汝儿一张小嘴张得真大。到那时你都可以领个贞节牌坊了呢!还会有谁要你呢?语毕她的身体隐约的漂浮起来。

月兔对这情景早习以为常她很开心能摆脱汝儿还热情的朝汝儿挥挥手。

下回见了汝儿。她看着汝儿逐渐消失在她面前。

然后她继续埋首日记中对那该杀千刀的干哥投以所有的怨恨。

???

醒来了!终于醒来了。混杂的声音在汝儿耳边吵着虽然想睡个好觉不过也只有睁开眼睛了。

娘。她唤着眼前约莫三十来岁的少妇。

舞娘拭拭眼泪身边站着松了口气的小乌鸦。

你这孩子总算醒来了!你存心想吓死娘是不是?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是旱鸭子干嘛跑到水里头?

人家想摘朵荷花送给娘嘛!汝儿挣扎着坐起来投入舞娘的怀里小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依偎在娘亲的怀里感觉很温暖应该是说有妈妈的味道吧?

要摘荷花叫小乌鸦去摘何必你一个大小姐亲自去摘?

汝儿悄悄的瞄了一眼小乌鸦低低的笑了笑:

娘你忘了小乌鸦也不会游泳?

你也不会怎么你就跳下去了?

人家不是故意的嘛。

要不是小乌鸦及时找到长工救起你只怕你这回早没命了。说着说着舞娘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她娘亲的眼泪之多大概是居全国之冠吧?汝儿忍不住想道。打从她小时起每五回见到她娘亲就有三回见她是哭着的;不但哭而且哭得连眼睛都肿成核桃般大到头来还得靠浓妆才能遮掩得祝其实遮不遮掩都无所谓西厢小阁除了她们母女俩之外就只有小乌鸦了加上偶尔送柴来的长工也不过是四个人而已偏偏她娘亲还奢望老爷会有朝一日改变心意踏入西厢小阁来见她届时当然得以最好的面貌来招呼老爷。不过这都只是她的奢望而已汝儿就从不敢戳破她娘亲的幻想宁可她继续保持下去也比三天一小哭、五天一大哭、一年寻死一次要来得好得多。

眼见她娘亲眼泪愈掉愈多连汝儿也不得不找条手绢给她拭泪可是找来找去才发现自己除了上身着一件小肚兜脚踝系着一个小金锁之外身上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汝儿立刻挤眉弄眼的暗示小乌鸦。

小乌鸦马上知趣的把自个儿手绢给捐献出来。

夫人她话还没说完就让舞娘给擤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娘别哭了反正我还好好的老哭多不吉利!汝儿哄着她。

娘是想到咱们母女俩的命运就忍不住落泪。娘吃苦不要紧可是原以为你会有一番不寻常的命运那得道高僧是这么说的还把金锁给了你。要是他诓了咱们母女俩娘说什么都对不起你。

其实在那个时代不迷信的人很少莫老爷也不例外。在莫忧、莫愁三、四岁的时候找了一位得道高僧其实也能不算是找应该说是不请自来他一连待在莫府外头三天后来莫老爷一听是位得道高僧立刻请他进来为两位小姐批命。只见他一脸白须看起来仙风道骨见了莫忧、莫愁也只是吐了一句:此二女一生必享尽荣华富贵。乐得莫老爷喜不自胜还特地留下这位高僧盘桓数日。岂料隔日高僧离去前在西厢甫出生的小汝儿的脚上系了一个金锁那锁的下方还有个锁洞任凭舞娘请来多少锁匠也无法开锁。据说锁孔精巧无比就连京城第一名匠也束手无策可怜汝儿只得十七年来都系着那个金锁所幸平日穿着襦裙得以遮祝要不是舞娘在金锁上看到一行字上头隐约写着:开锁者姻缘天定说什么她也会请尽天下名匠为她的汝儿开锁但汝儿日渐长大也是其因之一总不能为了开锁让一个汉子看到黄花大闺女的足踝吧?

她们哪知道那高僧离去后莫府许多值钱的东西也不翼而飞隔日城门还贴上皇榜缉拿这个得道高僧。原来这高僧原是一名盗匪曾入宫偷了不少宝物这金锁便是从皇宫内院偷出的。传言这金锁源自汉朝能自个谋求有缘人除了甫出生的婴儿能拥有它之外要谁沾惹了它只怕没有好下场可惜那盗匪偏就不信邪连同其他珠宝字画一块儿偷了去。殊料自从这盗匪偷了金锁后非但无法把它转卖出去反而一日不如一日连续几次差点就让官府捉到他的山寨也在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老婆、小妾全跟人跑了更别提那些原本忠心耿耿的手下在一夜之间叛变自立为王了!于是乎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得不信这个金锁的恶咒了便下山四处寻找出生的婴儿。说也奇怪那一个月里京城几户人家里除了莫府刚出生一名女婴外可不曾见过哪家生下孩子于是为求自保只得假扮高僧混进莫府只见那舞娘还当他是得道高僧而深信不疑呢!

所以舞娘也只得暂时搁下解锁这件事等到将来再说。

她只期盼那得道高僧可不是胡诌乱盖要是误了汝儿一生那可是万万不可。

但话又说回来莫家老爷从没关心她们母女更别说可能为汝儿选夫婿了。再说汝儿也没莫忧、莫愁的姿色八成莫老爷这辈子都不可能为汝儿找一门亲事了再加上她们母女俩从没出过莫府一步届时岂不是要汝儿老死在莫府?

莫非那开金锁的男人会自动找上门来?舞娘当下否决了这个念头。莫府平日除了进进出出的长工还有那每隔一月在府外叫卖的绣花郎之外就不见什么年龄相仿的男人。当然啦这样说或许太过牵强年龄相仿的不是没有。只是全是来登门求亲——对方是忧、愁二姊妹;至于汝儿根本没人知道莫府还有个小女儿何况她又是妾室所生能让汝儿嫁入普通人家她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也别奢想什么门当户对的好人家

看出娘亲心中想法的汝儿不依的大叫:

娘我才不嫁人呢!

傻娃儿不嫁人是孩子气话哪家女儿不嫁人的?当心给人见笑了。

才不呢!谁说女儿家就一定要嫁人的?就有人立誓三十不嫁我怎么不可以?

舞娘睁圆眼。

你听谁说的?是小乌鸦是不是?她厉言转向站在一旁的惶恐小丫头。你是怎么照顾小姐的?怎么尽把这些不三不四的思想灌输到汝儿的脑袋里?当初要不是汝儿把你从后门垃圾堆里捡回来只怕你今天也不知流落到哪去

娘!汝儿翻了翻白眼。不是小乌鸦的错啦!是我自己胡乱说的你可不能怪到小乌鸦的头上。不是她不想让娘亲知道月兔的存在实在是非自己亲身经历不能体验其真实为免娘亲再怪罪下来所以只好编个谎言啦!要是哪天对娘亲说明朝的寿命只有二百多年岂不吓坏了她?

舞娘这才吁了口气微笑道:

汝儿改明儿我就差人去找你爹让他给你说一门亲事你说好不好?

不好。娘汝儿陪在你身边一辈子不也挺好?干嘛老想着把我嫁出去?反正我还小嘛!再过几年也不迟。她没说出的是:她爹会理会这件小事才怪!

一个姑娘家迟早是要嫁人的。舞娘清丽的脸蛋多了一抹落寞。也好你就再陪我几年至少在这府里人人敬你是个小姐将来也不知你的夫婿疼不疼你?

汝儿转了转眼珠笑道:他要敢不疼我就休了他!

舞娘一脸惊骇。你在胡说什么?

娘!这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既然丈夫可休妻子做妻子的当然也可以休丈夫嘛!这叫男女平等。

傻娃儿你又是从哪学来的想法舞娘才转向小乌鸦只见她赶紧晃着头结结巴巴的澄清:二夫人不是我!我没有

娘!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汝儿早见怪不怪了和月兔那个时代接触也有一段不算短的日子了什么都早已经司空见惯了。离婚还算事小那年头什么男人跟男人成亲、女人跟女人成亲都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了大概只有她娘亲才会还张着一张嘴巴露出不可思议的模样吧?

舞娘也不是笨人犹自猜想着汝儿可能是受了刚才惊吓所以才会说出惊人之语也许她该请道士来收收惊。她迅速站了起来。

娘你要去哪里?

傻娃儿娘去厨房给你炖点补品来瞧你一副弱不风的模样难怪会掉进水里!这十几年来又没少你一顿饭的怎么会瘦成这样呢?舞娘胡乱搪塞一个理由准备叫长工去请个道士来。

一见舞娘走去出汝儿忙不迭的爬起来换上小乌鸦奉上的衣服。

走咱们再去摘那株荷花。

小姐!你还要去?万一又跌下池里二夫人会打死我的。

呸!我就不信天底下没有我莫汝儿做不到的事。你不去我去。我一定要去摘下那株荷花要不然我多没面子!这叫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你懂不懂?说完就一蹦一跳的跑出去。这回她可记得穿鞋了只不过那又臭又长的裹脚布早让她给藏起来了!这么热的天气再裹得这么多不得香港脚才怪!

小乌鸦见状急急忙忙的追出去。

什么叫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她是不知道;反正她是没念过一天书小姐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就算小姐说总有一天人会飞她也相信。

反正小姐最大嘛!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