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追夫狂想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打从一大早起床开始唐易凡左边下头倒数第三个牙齿便隐隐作痛。 每当唐易凡的牙痛一发作他的眉头便不深蹙起来。牙痛嘛:本来就是非人的折磨别看它小小的一颗牙齿.要是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打从一大早起床开始唐易凡左边下头倒数第三个牙齿便隐隐作痛。

每当唐易凡的牙痛一发作他的眉头便不深蹙起来。牙痛嘛:本来就是非人的折磨别看它小小的一颗牙齿.要是真痛起来不要说是痛得死去活来让你痛得恨不得就此昏死过去也有可能。所幸正所谓物物相克。牙痛自然有牙医师解决只要牙医师不休假一切好办事。不过唐易凡的牙痛稍稍与众不同。他的牙痛正是他不幸的开始。

说来也许有人不相信唐易凡自幼开始便是一身无病无痛就连在外头淋厂—场大雨也不曾感冒生病过.更别谈他那口洁白健康的牙齿简直可以去拍黄’人牙膏了。不过这人人称羡的好身体唐易凡却大不苟同他宁愿偶尔蛀蛀牙、发发脓看看牙医师做个正常体质的男人——偏偏他不是。他的牙痛发作的时候可不同一般人去探望牙医师就可止痛消肿。若想要他的牙痛消失除非噩运结束。这不是神话更不是信口胡诌而是历史根据的。

举凡过去事迹——唐父去世、高中突来的盲肠炎、公路上一场小车祸加上几年前的初恋幻灭等不胜枚举的不幸事件全在牙痛后的第:天发生而且从不出差错;换言之、他的牙疼不为他带来噩运的机率等于零。若不是他天生就是属于那种太过理智的人——也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的改色的男人只怕这回他早就吓得缩在棉被里.一辈子也不愿探出头来。想到这里镜中的唐易凡几乎要冒出冷汗。

这回——又将有什么噩运到来

※※※

唐家公寓共有七层共有三层留给自家人住其余四层皆出租。这是自四年前唐家长兄娶了老婆——艾昭筠笛后唐家公寓才少了一层出租的房子。原因无它只因唐家本三男一母.长兄唐伟彬次男唐易凡么男唐永平除了唐伟彬心满意足地踏入婚姻陷阱外其余二男至今仍然单身。这二男便是唐易凡与唐永平。

本来嘛!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乃天经地议这事。偏偏这两个加起来已经有半个世纪岁数的兄弟对婚姻可恐惧得很。而这份惧伯却来自长兄唐伟彬的婚姻之鉴。当年.唐伟彬娶了艾昭筠培当老婆在月旅行后便发现怀孕了本来唐伟彬是打算生一个孩子无论是男是女对唐家也算有个交代;偏偏昭筠笛生了—对双胞胎唐家大喜过望反正一个孩子不嫌少.二个孩子恰恰好于是这对双胞胎男孩便在唐家的宠溺之下过了一年。不料.一年后昭筠掐又害喜.唐伟彬暗叫不妙.一年前陪着老婆生产那吓死人的痛苦可是亲眼目睹的若不是身为律师的自制力迫使他走出产房才昏倒在地只怕在产房里就要当场出丑了。为此唐伟彬不打算再生小孩反正已有一对活泼的双胞胎此生又有何求呢?岂料艾昭筠统一个不小心又怀了孕使得他好几晚连做恶梦。所幸这问平安生下孩子——又是双胞胎从此唐家不得安宁四个小魔头——三男一女把唐家整得天翻地覆。就是这个前车之鉴让唐家两个单身汉深信婚姻只有徒增麻烦所以无论唐母如何强押他们俩去相亲他们总是能在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下躲过了。想想.婚姻关系除了有吓死人的生产过程、烦死人的小娃儿.再加上吵死人、外加好奇心旺盛的老婆——虽然唐伟彬习以为常.还将此视为优点但唐易凡、唐永平恐惧婚姻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要结婚不如叫他们自杀来得痛快些!当唐易凡捧着牙痛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态走进饭厅还来不及间过神一团黑影便直扑而来。若不是他眼明手快、训练有素地抱个满怀只伯这回这团顽此的黑影早落了地送医急救去了。大叔.你真棒。说话的正是三团。

唐家为了便于叫这四个小魔鬼干脆从一圆、二圆、三圆、小圆依序编排叫起叫得顺口又不费力这法子大概也只有女人才想得出来。哎!说不定这回牙痛又是唐母想逗他去相亲:易凡不安地想着两、三天前那个多嘴的女子可是吵得他耳根子好几天都无法清静下来大叔我也要!四个小魔头中唯一的小女生—小圆她也想模仿三圆的特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唐易凡身上跳。等等!小圆大叔抱不动ll唐易凡警告她。

三岁的小孩哪懂这个道理只见她奋力地往上一跃凭她肥短的身材当然跳不到易凡怀里反而像只无尾熊紧紧地攀住他的衣裤。没一会儿的工夫小圆就绪人抱了起来不过抱的人不是唐易凡而是唐家幺男唐永平。小圆圆大叔不抱小叔抱抱;来给小叔一个响吻!唐永平笑哈哈地把脸凑过去。不要。小圆皱起鼻头慢慢咬着字说——她是四个娃儿里最像母亲的。不要为什么?

臭!

臭!唐永平故作惊讶还朗她胖嘟嘟的身子不住地闻去。小圆圆一点也不臭!不过小叔也不在乎这一点臭味!恩!来给小叔—个吻。他把脸凑过去。不是我臭!小圆大嚷:是叔啦。

永平笑嘻嘻地说:既然小圆害羞那就让小叔亲你好了!

妈咪你看叔啦。小圆急得快哭出来了两支肥肥短短的小腿直在永平身上蹬着。昭筠药瞪了永平一眼硬是将小圆抱了过去。

别理叔八成昨天又让人甩了心里有点不太正常。你知道叔这个人花心得很见不得让别的女人先甩了他所以心里不平衡你要原谅叔别生他的气哦。昭筠笛边喂小圆边认真地说道。小圆点点头同情地朝永平说:叔我不怪你。

永平存心捉弄她。你让叔亲亲叔就不会难过.要不然叔会哭的哦。不行!妈味说过亲亲是要留给自己最喜欢的男生叔不是我不要。你不要?当心叔晚上说鬼故事给你听里头有好多可怕的青面獠牙包你吓得屁滚尿流你不伯吗?他声色俱佳装出一副吓死人的鬼样让小圆又惊又叫地缩进昭筠掐的怀里。你要是是再企图吓我女儿就等着收法院通知单吧。唐伟彬开口道不忘给老婆一个吻。所谓人尽其用.反正小圆就这点功效让我逗逗又有何的立场我先提醒你一声:开车小心、小心食物中毒当心你事务的招牌掉下来砸到你或是房屋意外塌陷你知道最近地震很多的嘛!另外还有衷心地劝告你管它是哪颗牙.真痛还是假痛回家之前先去拔了它。永平!这回是唐家的人一起喝住他——他太过分了。

我说的是实话嘛!永平喊冤。‘你们不也这样希望想想看二哥的牙疼预报哪次不准的?我说够了就是够了!唐母拿出铁腕作风。总之今晚每个人都要回家吃晚饭包括易凡听见了吧易凡易凡随意地点点头算是给了答复之后便先行离开唐家。

至于永平则拼命地在想藉口好让自己逃过今晚的一劫。

这真是亲兄弟如今只有血缘可以作证了。

※※※

如果电视剧可以骗死人不偿命的话那么此时此刻温小薰已经只剩半条命可活而另外半条则早已躺进坟墓里等着去了。‘小薰休确定要从这里‘一路无恙’地滑下去?三十岁仍未嫁的温芝眉胆怯地问道。不是她不相信小薰实在是这四层楼高的高度.光靠这条单薄的床单就想要溜下去恐怕还未安全到地人就已经坠了下去;严重点的可能还会跌个粉身碎骨。要是她真敢尝试只伯另半条命也离墓园不远了。温念薰再次向下瞟了一眼那足以跌死人的高度和守在楼下那个虎背熊腰的巨人小薰很识时务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收起那结成绳的白色床单.然后直接倒卧在柔软的。我看你还是穿上新娘礼服吧!时间不早了要是让大哥进来瞧见你还没妆扮他会生气的。我宁可喝下那瓶砒霜也不愿称他的愿。

小薰一想起这件事就有气。就算对电视剧再入迷也不必拿亲生女儿做试验吧!那天她老爸摆在她的砒霜她还特地拿去化验。 本来还抱有半丝希望不过现在她可绝望了!那要人命的砒霜可真是如假包换!

想到这里她就有气!

温家大大小小如果包括叔侄辈什么表兄、堂弟的起码也有三十多人跟她扯得上亲戚关系偏偏里头就没有一个知心女便是表兄弟再不然就是堂兄弟换句话说.除了姑娘温芝眉以外温家上下就只有她这么一位女。在温家这般缺乏女的情况下小薰应该是让人捧在心里呵护着的偏偏这二十二年的岁月里她却感受不到半丝温情不是说他们虐待她什么的而是这群温家人以他们奇特怪异的方式在照顾她。自从上幼稚园开始当老板的堂兄便开着保时捷准时接送她:上国中的大学的表兄则骑着125的摩托车来接送;而她上高中时可就轮到骑脚踏车的表弟来接送了。那时可真羡煞不少挤巴士的同学他们都羡慕她竟有这等的好亲戚。他们哪里知道温家男人保护欲过剩以为她没有足够的判断力.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人给骗了届时怎么对得起温家祖宗;所以上下课接送是为了确定她没有约会或是有让人给教坏的机会。若是有同学登门拜访怎么办?她老爸则伙同他的兄弟——过滤具有危险的同学;在他们眼里所谓危险就是举凡家中兄弟者一律符合此条件。长久下来她的朋友可以说是少之又少。那么跷课呢?跷课总可以暂时脱离温家男人一时半刻吧?她要真能如此做那可就不叫温念薰了。要从国中起——正是青春叛逆期跷课这个字眼还是头一道接触到但她还来不及付诸实行殊料那高她一年级的表哥考试交白卷自动留级一年而那天才型的堂弟一连二跳成了和她同年级还同班的同学成天监视她她想跷课?也难!这还不足为奇最可恨的是为了摆脱温家男人的魔掌她特地考上女子高中正庆幸从此可以脱离苦海偏偏温老爸的势力是无远弗届将刚考上教师资格的表哥调到这所女中来.还以导师的身分处处限制她让她连呼吸的空间也没了。这二十二年来别说独自跨出家门一步就连难得与朋友出游她后头可还得跟着成群结队的表兄弟们。所以这些年来她唯一的娱乐就是坐在沙发上瞪着电视瞧而那温老爸为了表现他慈爱每逢下班就陪着唯一的女儿一同观赏电视荧幕二十几年下来别说她成了电视迷就连她老爸也耳濡目染。换言之温老爸是个标准得过火的电视狂。什么疯狂的举动在他眼里都成了模仿的对象别看他在外头是堂堂的实业家温文儒雅、行动有礼的斯文人哪里料得到他连砒霜都敢逼女儿吃.更何况是为了不成理由的藉口而想将女儿嫁出去。那温老爸的世交之子贺天群财务上的困难却坚持不向温家求助于是温老爸便决定将唯一的女儿嫁入加贺家如此一来贺天群便不好再拒绝温家的帮助她哪知温老爸的理由不只于此他只是某天突然想看女儿穿穿婚妙的模样然后屈指一算想想女儿的年纪也该是嫁人的时候.所以就决定逼女儿嫁入贺家。有此等老爸她不知幸或不幸。

那多多少少遗传老爸基因的小薰岂可就此罢休!

本想也学学电视剧来个大家措手不及的逃婚记岂料她老爸早就防备特地雇请保镖守在举行婚礼的花园里。偏偏她是个硬子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放弃。

连姓贺的脸都没见过一次要她结婚!免谈!

小薰别再有逃跑的念头了!其实贺先生的条件不错能嫁给他算是你的福气。芝眉叹息双颊微微泛红。虽以为她三十末嫁是因某种缺陷或是抱着单身女贵族的心态.实是因为她内外俱佳称得上是个大美人、嫁不出去的原因还不是因为跟小薰的遭遇相同被温家男人保护得过当.结果到了三十岁还不曾有过与异往的经验这大概也是温老爸急欲让小薰出嫁的原因之一。小薰奇怪地瞄了一眼语气羞涩的姑姑——温芝眉什么都好就是容易害羞只要脸一红.她说的话铁定就是实话。小薰天生就遗传到温老爸的机灵与才智就算没谈过恋爱的小薰似乎也在这时明白了一些道理。只见她贼地笑了.那副表情活像温老爸整人时的模样。

姑.咱们来谈—项交易。她迅速地从爬了起来开始解起温芝眉前胸的扣子。小薰你在做什么?温芝眉足足高小薰半个头可是她天生就不懂反抗为何物所以只能任小薰解开那起码有十颗以上的扣子上衣而露出里头保守的。小薰眨眨眼鬼灵精怪地拿起那件漂亮的新娘礼服迅速为芝眉穿上虽然略嫌紧绷不过却更凸显了她高耸的。姑.你真漂亮。小薰退后一步偏着头打量道。

小薰你在玩什么花样?要是比大哥知道你还没换新娘礼服.他定会生气的。芝眉不安地拉着胸前那低垂的蕾丝——她最引以为耻的便是她那堪称的偏偏当初温学照订作礼服时就故意要有足够的暴露连那背部也呈v字型的存心要这件衣服的主人露出那引入遐思的。小薰。

姑这回能不能脱身就算你帮忙了。小薰眼波一转道:我虽然没见过那姓贺的.不过听老爸说他人品一流能力也极受肯定要不是贺伯父留下一堆烂摊子他也不会迫于无奈来娶我这个黄毛小丫头。其实他真正需要的是一位能懂他、帮他的贤内助。她不怀好意地睨着她说道。你——除了害羞之外聪明也是芝眉的特色之一。 光是看小薰那副贼样就知道她脑海里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了。不可能!芝眉为这个想法而脸红。

为什么不可能?反正他又没见过我而且娶我只是为了拯救他的宝贝公司那么他娶任何一个温的女人都行既然他择偶条件这么简单不如我把这个机会让给姑姑岂不更好?你当我是垃圾?

小薰甜笑着摇摇头。温家向来的遗传——能生出个女娃儿的机率是少之又少偏偏这少之又少的温家女个个都是娇艳如花比那西施还美上几分;这个特殊的遗传因子虽不知是从哪一代遗传下来的但却部代代没有出过差错所以温芝眉可以说是个水当当的大美人。至于小薰、就有一点点基因突变;温老爸一眼瞧见那甫出生的小薰.当下就断定她将来绝非美女之流。 果然温老爸—言成真二十二岁的小薰的确称不上超级美女既没有可以飘上天的纤细弱骨也无那绝代风华。转着顽皮的神采让原生就俏皮可爱的脸蛋永远有着源源不绝的活力;每当她那柔软的嘴唇微微向上扬时熟知她习的入莫不惊恐得退避三舍——因为又有人即将成为温念薰的受害者了。此时此刻若不是温芝眉是天生的运动智障怎么可能坐在这儿任她宰割呢姑.咱们心知肚明若要挑明了说也就没什么好玩的。就只怕将来姑姑你会终日忧郁寡欢以泪洗面就算再蠢、再没谈过恋爱的女人都知道温芝眉一提起那姓贺的便语带含羞那本就泛红的双颊更是霞光满面难道这不算是爱上了那姓贺的?不过据她所知温芝盾也是趁贺天群上门谈婚事时才见他的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小薰可是连爱都不曾碰过自然不懂这电光石火之间究竟能产生什么化学或物理作用竟也能有这一见钟情的说词产生;但既然温芝眉有意她不如就做个顺水人情也顺便帮了自己一个忙。她愈想心愈乐.就只差没将计划公诸于世当场气死温老爸。促的会面之后.贺天群的影子就一直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中这是头一次有个男人能引起她的好感若不好好把握她可真要当一辈子的老姑婆了。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也许是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温芝眉盈盈似水的阵子中竟也出现了一股壮士断腕的决心。贺天群值得她放胆一搏。

好你说我做。就算将来婚姻失败我也不会怪你。温芝眉坚定地说。成交!小薰虽有些吃惊姑姑的改变但不趁此时把握机会只怕这辈子的自由就得系在那姓贺的皮带上了。就算寻求//

爱情也该由她自己来找吧!

正要吐露细节时小薰忽地瞧见门缝一角有一双温吞吞的眸子。

这人正是温家继承人。

只见那温家未来的继承人很沉静地说道:我全听见了。如果你要逃婚是绝逃不过爸的眼线的。他顿了顿道:你必须带我走。

※※※

那真是博命的演出!

敢在台风夜里出门.无疑是在赌命。

偏偏惜命如金的唐易凡之所以敢在狂风暴鱼中开着喜美轿车出门完全是迫于无奈。他是出来觅食的。

唐家四个小鬼头决心在台风夜里听永平小叔自编自导的鬼屋惊魂一来训练胆量.二来在台风夜里听鬼故事以便增加情趣所以他这个易凡大叔自然就被踢出家门而且身负重任——找零食给这几个贪嘴的小鬼头吃。谁叫他天生口拙不擅言词叫他说故事唬小孩倒不如他哄小孩睡来得快些。所以那永平和昭筠药合力踢他出门而且命令他若找不到充饥粮食就算在外头被树砸死也不淮回家。要怪就怪他是唐家人。

而且他是唐家唯一正常的人种。

望望那车道上一株株倒塌的树木.再看看那漫天飞舞的看板.收音机里刚刚还播报附近有一间房子给狂风吹上天去。台风夜出来一遭如果没有被砸到他就已是万幸了哪还有余力去找那不要命的、敢在台风夜里开店的店商?那根本是在做梦!不过要是就这么两袖清风回家只伯还没进家门就又让人给逐出来了。于是.在能见度许可的范围之内他挨家挨户地瞧着.一心只盼望有家商店好心地在台风夜里为他敞开大门。只是在这种风雨交加的夜里一个鬼影儿也没有哪来的商店和零食呢?唐易凡的牙又痛了。

以往牙疼不过二天的工夫就自动消失——那是指在不幸事件发生之后.偏偏这回牙疼已经持续了一个礼拜尤其这两天更是痛得让他础牙咧嘴好不痛苦!而那所谓的不幸事件呢?

如果说被那四个小鬼头整治能够算是不幸事件的话他倒心甘情愿任他们捉弄偏偏牙疼至今仍未消到底还会有什么重大事情要发生突然.路边那排老旧车行的屋顶在厉风地挟持下飞起在天空打了几个转.然后碰的一声.不偏不倚就在他车子的正前方落下。就连向向来以冷静闻名的唐易凡也不冷汗直流幸好及时踩了煞车。不然他岂不一路顺风去见阎王就算为了讨那四个小鬼头的欢心也不必拿自己的拿做赌注。

主意一定.他决意回家。

就在他倒车之际有只不要命的人影猛地扑上前来紧贴他的车宙看样子似乎是死也不肯离去!如果不是他素来不信鬼神之说只怕他真要以为倩女幽魂找上门来了。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他拉下车窗那串串风雨拼命地朝车里窜来扰得易凡那梳理得当的头发变成了鸡窝头。‘救命凄惨的声音几乎淹没在狂风之中.若不是一支小手紧紧握住半开的窗子只伯她这回早给风吹走了。先进来再说。唐易凡打开后座的车门.让打着哆唉的女孩躲进来岂料这女孩后头还跟着六七岁的小女生一身的湿而且牙齿咯咯作响的声音也清晰可闻。她们忙不迭地爬进温暖的车里两个湿透的人儿就紧抱在一块。

这种天气实在不适合出来走动。唐易凡喃喃道找出一条毛巾丢给她的你们住哪儿?我送你们回去。不—因为反应激烈.她差点咬到舌头。天知道她在寒夜里已经待了多久才有个好心人愿伸出援手其他路过的人一瞧见她们不是立刻加足马力呼啸而过.就是像是见了鬼似的掉头就走他们八成以为她们是专门在半夜里出来的好兄弟。不?

她发抖地点着头。

我——不瞒你说我是被人卖到台北来的如果不是正巧遇上台风夜说什么我也逃不出他们的魔掌。她看他一脸怀疑急忙说道:他们连我妹妹都不放过。虽然丫丫才六岁可是他们却连她都不放过还打算培弃丫丫等她到十二岁就——为了她我才拼命逃出来你不能带我们回家。她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珠一起淌下。我带你们到警察局。唐易凡决定道。

不是他天生冷漠实在是对于这种事他也无能为力只好交予警方处理。对于眼前这个女孩的说词的可信度唐易凡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他不是烂好人的那种也不是冷血无情的那种只是能帮忙的地方他会尽量帮不过看这女孩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名牌就连皮靴也是意大利进口的!要他相信她口中的这一段可怜故事真是比登天还难0不行!你不能带我们去警察局。丫丫是末成年少女到时候他们会把她交还给我父亲的到头来他还是会把丫丫卖掉的。她着急得差点没跪地求他。我父亲是个酒鬼.没钱的时候他真的会卖了她。只要你不把我们送去警察局.随便哪个地方只要能遮风避雨我们都能接受。唐易凡蹙起眉。

一个地方小小的一个地方就成!她小声地试着说服他。这两天我和丫丫都睡在公园里要不是突然来个台风说什么我们也不会求你的。她都这样说了若再没有半点怜悯之心的话那他就不是人!

那公园里大多都是流浪汉栖息之处两个女孩能在这种龙蛇杂处之地安全待上几晚也算是幸运的了如果此时此刻他再不伸出援手只怕给唐家人知道了不唾骂他、踢死他才怪。你不会送我们到警局吧?女孩小心地问黑白分明的眸子不住地打量他。他叹息!

不我先为你们找个栖身之所。

‘我——我们身上没钱。她很不好意思地说。

‘你不需要付钱。

不用付钱?天底下有这么好的地方?她以为是旅馆。

我家!他从照镜瞧见女孩坦然的神色倒有些好奇。

显然这女孩涉世未深杏则也不会对即将与一个男人共处一夜而毫无大惊之色——也或者这小丫头是个经验老道的应召女无论如何倘若是后者的话这丫头肯定会失望而归。她感激得几乎要落泪活了二十余年还是头一遭尝到人间温情低头一望丫丫早倒在她的腿上睡着了看来就只有她来表示感激之意厂。谢谢你我叫温——温薰。她很激动地说道差一点就被口水呛到了。 毕竟感激的话还不曾从她嘴里吐出过。唐易凡。他简洁道。

在未来二十分钟的车程里他凝望后座的两个丫头.因困倦而合上眼倒在一块儿梦周公去了他不为她们的睡姿笑了起来。这一笑可让他大大吃了—惊差点又被看板砸到了。

他的牙齿!

左边下头倒数第三颗牙齿疼了一个礼拜有余竟在刚刚短短几分钟里止疼了!他吃惊地瞥向后照镜再望一望那对女孩一眼

头一道——他感到大难临头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