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儿女成双福满堂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第一章 一贫如洗两个娃 刘家岙,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个小山村。 不过,刘家岙的地势算得上是得天独厚,虽背靠连绵几百里的大山,村前却有一片开阔平坦的土地,村旁还有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第一章 一贫如洗两个娃

刘家岙,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个小山村。

不过,刘家岙的地势算得上是得天独厚,虽背靠连绵几百里的大山,村前却有一片开阔平坦的土地,村旁还有一条从山上淌下来清水河,倒也算是水土丰美,山清水秀。刘家岙不大,只有百来户人家,大部分都是刘姓本家,另有几个杂姓都是陆续迁过来的,只有十七八户。

二月初春,田里刚刚化冻,草木却还未复苏,远看星星点点的嫩绿,走得近了却找寻不见了。

小女儿昨晚又闹了半宿,下半夜才好不容易哄安生。折腾了大半宿,邱晨好不容易睡着,正睡得香,一只小手又伸进她的衣襟,在她的身上摸索起来,再次把她唤醒。

睁开眼,她一时还有些迷糊,不知身在何处。定了定神,看着暗影中房顶的木头檩子,她才明白过来,自己是真的换了个世界,换了个身体。

五天,十天,半个月……她还在这里,她--回不去了!

这不是做梦!

她邱晨,刚刚取得重大成果晋升了副教授,还春风得意换了大房子,买了新车,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让她悲催地成了溺死车中的一个。

醒过来,她已经成了刘家岙的一个农妇,一儿一女不说,还刚死了男人,成了新鲜出炉的寡妇!正是因为接到被征夫的男人死在边关的消息,才让这个身体的前主厥了过去,然后,芯子就换成了她。

环顾陈旧的房屋,看看简单到几乎没有的陈设,还有一边一个俩孩子,邱晨摇头苦笑着。

--能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

将女儿的小手从衣服里拉了出来,放进被子中盖好,僵硬地转身,给另一边的儿子也盖好了被子。穿衣下炕,邱晨活动了一下僵硬酸涩的身体,娘三个盖着仅有的两床被子,她一晚上都不敢动一动,否则就会把孩子从被窝里挤出去。这么冷的天,非冻病了不可。

穿的是粗麻布棉袄棉裤,补丁摞补丁,冷得她差点一个喷嚏打出来。穿鞋下地,让她多少有点欣慰的,这具身体是天足,没裹小脚。

邱晨看了看并排躺在炕上熟睡的儿女,在心里安慰自己--前世她因为学业、工作繁忙,又因为没有勇气承担婚姻可能带来的种种责任和烦恼,她三十多岁仍旧没有结婚。没有选择婚姻,她却一直喜欢小孩子,也曾想过做个快乐的单身妈妈--现在,她一下子就儿女双全了,这算不算达成了她的夙愿?!

收起纷乱不羁的思绪,邱晨拿起衣箱上的小铜镜和断了一根齿儿的木梳,走出了房门。她刻意没看箱子上那个针线笸箩,这个家原来就靠原主绣花挣钱养活,换了她这个只会缝扣子,隔离衣破了都会用胶带的人……这是件大事,得找个什么借口,不然她假货可就要露馅了。

天光大亮,太阳还没有升起,大半个天空澄澈净蓝,东方的地平线处,隐隐地透出一抹明亮的金芒来。

晨风吹在身上,寒意沁骨,邱晨缩了缩脖子,搓搓手揉了揉脸,让自己精神一些,从水缸里打了水洗脸。冰冷的水激在脸上,让她打了个冷战,脑子却也彻底清醒过来。笨拙地把长发绾在脑后,捡去身上掉落的头发,扑打扑打衣服,开始做早饭。

抖落抖落面口袋,只得了小半碗粗糙的黑面。

刚满周岁的小女儿阿满之前一直没断奶,这具身子的前主昏厥过去后,不但芯子换了人,奶水也断了。突然被断奶的阿满只能吃点儿黑面糊糊,如今,黑面也要断顿了。还有那仅剩的半篮子毛芋头,也吃不了两天了。再不想办法弄吃的,一家人就要断粮了。唉!

锅里舀了两瓢水,邱晨洗了十几个芋头放进锅里,点着火蒸着。回头,端着半碗黑面略一沉吟,还是折出一半放起来,将另一半小心地调成细小的面疙瘩。捞了个咸菜疙瘩切成细丝淘洗了几遍,放进碗里。从角落里扒拉出一根细葱,剥皮洗净切成段,然后抱过油罐子使劲儿刮了刮,只刮出两粒比黄豆大不了多少的荤油。

“嫂子!”少年特有的沙哑声音在身后响起。

邱晨回头扯起一个微笑,“这些日子你累坏了……如今我好了,你也不用这么劳累了,天还早,你再去睡会儿吧,我做好了饭叫你!”

林旭仔细辨了一下大嫂的脸色,虽然面色发黄,两颊消瘦,精神却很好,两眼明亮有神,之前那股灰突突的死气都不见了。林旭终于相信自家大嫂真的好了,仍旧如之前那样温柔慈爱,林旭心中的悲伤身体的疲惫似乎都淡了。

“不累,不累……水不多了,我去挑水!”漾开一脸傻笑,林旭摸着头,匆匆转身,去窗下拎了木桶扁担,脚步轻快地走出家门。

看他这样,邱晨也有些心疼。这些日子,照顾病人,照顾孩子,做家务……难为这孩子了。

遥遥地,邱晨听到林旭欢喜的声音从篱笆外传过来:“满囤哥早……呵呵,我大嫂好了,嗯,真好了,能下地做饭啦……”

“好了好,好了就好……对啦,旭子,你挑水去蛤蟆石那里,今天水涨了,原来挑水的地方漫了……”满囤浑厚响亮的男声随后传来。

刘满囤是她如今的邻居,两家处的关系不错,满囤媳妇儿叫杨氏兰英,与原主是一个村的娘家,平日里以姐妹相称的。她病了那几天(其实是受不了打击挺尸),兰英每天都会过来帮忙照料,满囤也没少帮手。邱晨不禁想,如今她‘病好了’,也应该去人家道个谢--嗯,还是她想到办法挣到钱再说吧!

邱晨站在屋门口,坡下一层层农舍茅屋错落零散,已经有一些人家的屋顶升起了淡青色的袅袅炊烟,几声鸡鸣狗吠中,夹杂着偶尔的一道黄牛悠长低沉的哞声……

一时间,邱晨对在这落后原始的小村庄中即将开始的新生活,也生出一丝期待来。

------题外话------

憋了许多天,难产了许多天的新文,终于开篇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