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幺女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第一章新婚 程婉瑜头疼剧烈,只感觉钟鸣声声击中胸口。耳边响彻金戈铁马咆哮厮杀的嘶吼声。 嘶杀声远去,周围安静了下来。慢慢的睁开眼,身下温热左右两侧宽阔明亮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第一章新婚

程婉瑜头疼剧烈,只感觉钟鸣声声击中胸口。耳边响彻金戈铁马咆哮厮杀的嘶吼声。

嘶杀声远去,周围安静了下来。慢慢的睁开眼,身下温热左右两侧宽阔明亮。似乎并不是自己的那一间小小茅屋,炕上的摆设有些眼熟。

屋外有低沉的男声在说话,这荒山野岭独居茅屋旁怎么会有男子出现?

程婉瑜竖起耳朵细细的听:“爹,我查出来了。崔西敏那小子今早领着西凉河曲三的大丫头私奔了!”

“王八蛋!欺负到我头上了,崔家背信弃义还留着干什么?老大,你带着老二几个去崔家。先杀了崔家的老王八蛋,等我找到了小王八蛋,亲自宰了他!”

程婉瑜瞪眼,这分明是父亲的声音。难道佛祖可怜自己,真的让她回到了从前?

“爹!爹,爹!”微弱带哑的声音响起,程大财主回头三步并两步的窜了过来。对着炕上的娇娇儿唤道:“闺女!爹在这呢,莫怕,莫怕啊!”

程婉瑜猛地一下坐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老人。圆滚滚的脑袋,红扑扑的脸。一双牛眼一般的圆眼盯着自己看,她已经有多少年没再见过自己的父亲了?

跟着崔西敏离开之后,再也没回家看过父亲。他子女众多独爱自己这个老来女,可恨自己不孝顺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程大财主惊愕的看着自己的老闺女,她先是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看。仿佛不认识自己是她爹一般,再后来就是感到她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脸。双手颤动,指尖冰凉,怎么躺在炕上还能冻着呢?

“爹!”一声哀吼,程婉瑜扑到了老爷子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自己真的回来了,真的见到了疼爱自己的父亲。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重新做了程家的九姑娘。

吴氏本来见女儿睡得安稳,起身亲自去厨房给闺女下面条。刚端着一碗面条走进院子里,就听见一阵尖叫哀嚎声。

吓的她一阵腿软站不住了,幸好老八程幼之就在一边。将她给扶起来,吴氏捂着胸口喘着粗气急道:“还不快去看看你们的爹,小崽子这么嚎可是出了事儿?”

屋内,程大财主拍着闺女的背。连声安抚道:“爹在这,爹在这。我老闺女不害怕,爹给你做主。没人敢欺负你,没人敢欺负你。”

程伯之站在外间,他也不好进入妹妹的闺房里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只是听她的哭声,心里揪着疼。再看二弟程仲之,他抻着脖子往里面看。手还来回搓着,急的团团转。

程婉瑜抹着泪,从父亲身上下来。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到底三十多岁了怎么好意思再跟一个娃娃一样赖在老父身上?

左右看了看自己的屋子,这不是自己出嫁的时候的装扮么?现在自己到底是出嫁了还是没出嫁啊?刚才大哥跟父亲说的话,听着怎么那么熟悉啊。

说话间吴氏已经由儿子扶进了屋,见到女儿哭肿的眼睛揉乱的衣服。鼻子一酸,张口就对程大财主道:“这回可丢大人了,你可不能坐视不理。咱们家比金疙瘩还宝贝的闺女被他们这样作践,我头一个不依!”

程婉瑜立即明白过来,这应该是自己成亲的第二天。

崔西敏在新婚之夜领着心上人曲大丫跑了,自己气不过独自一人跑回了家。哭着闹着折腾着,最后自己的老父亲亲自带着八个哥哥冲进了西凉河。将自己的公公打成了重伤,将曲大丫的爹打断了腿。从此以后曲家的闺女一个都嫁不出去,曲家的小子也娶不到媳妇儿。而自己也因此走上了歪路,弄得崔家家破人亡。

想到自己后世所作所为,程婉瑜打了个冷颤。上前抱住程大财主的胳膊,小声哀求道:“爹,你们别去。”

“不去什么不去?你个死丫头,我就说那崔家不是良配。你骗要嫁,偏要嫁,现在吃亏了吧?”吴氏恨她不成器,咬牙切齿的用手指头使劲的戳程婉瑜的头。

程婉瑜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老妇人。原来自己的娘曾经这样年轻干净,最后一次见到她,她口不能言也不认得人。流着口水躺在床上,浑浊的眼睛看向窗外。身边的婆子捂着鼻子给她换下沾了屎尿的褥子,完全不是现在气急败坏的模样。

“你干什么打我闺女!”程大财主连忙搂住女儿,将她护在自己的怀里。瞪着牛眼骂道:“你还知道我闺女比金疙瘩都珍贵,你还敢打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你一个当娘的不心疼也就罢了,我看谁敢再动我的孩子。”

吴氏见女儿呆呆傻傻的盯着自己,早就后悔了。再听见程大财主骂自己,委屈的骂道:“我不心疼谁心疼?我生了八个儿子,四十岁了才生了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天天当祖宗一样的供着,现在跑出去让外人作践。我能不心疼么?比割了我的肉都心疼!”

她虽不敢跟自己的男人动手,但还是敢打自己的儿子的。反正自己生得多,打死也不心疼。拉起站在身旁的大儿子,照着脑袋劈头盖脸的一顿挠:“你这个没用的,连个妹妹都护不住。我要跟你干什么?打死你个没心肝的,打死你个不争气的。”

程伯之涨红的脸,任由老母亲在自己身上打。想想自己贵为程家的长子,如今连孙子都生了的人还要被自己的老母亲打。这样的一份‘荣耀’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抓花了脸就抓花了吧。

相对于程家的鸡飞狗跳,另一边的崔家能用愁云密布来形容了。

平婆黑着脸一遍一遍摸着用了几十年的黄杨木桌子,而另一旁人称菜园子的崔明也是愁眉苦脸。

看着公婆二人都不吭声,崔家大儿媳妇儿阮三娘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娘,您老倒是说说话啊。弟妹她跑回了娘家,程家说话的功夫就得冲进来。程家财大气粗,弟妹哥哥又那么多,这会儿可怎么办啊?”

平婆叹口气,抬头对阮三娘道:“老大家的,你莫怕。程家人就是再凶,也不会对你一个女人家怎么样的。倒是咱们确实有错,不论他们说什么,我们今天都认了!”

“这个杀千刀的崔西敏,你说这叫什么事儿?曲大丫的爹刚才还要跟我要钱,说如果不给钱就去报官!”崔西斌愤恨的攥着拳头,怨恨曲家不会教养女儿勾搭弟弟私奔给自己家惹了这么大的祸。

“都不要抱怨了,说多无用。这件事儿本就是我们家的错,老大家的你在家里守着老三跟老四。我跟你爹、你男人去程家道歉。希望能将老二家的领回来,至于曲家,先不要管!”平婆起身,干脆利落的下了决定。

崔明急忙摇头:“老婆子,你这是做什么?要去也是我跟老大去,你一个妇道人家去干什么?万一起了冲突,这个家以后就靠你了!”

阮三娘被公公的话吓得腿都软了,程家既然这么可怕,难不成还要杀人?如果这样的话,自己的男人回不来了,那可怎么办?

平婆无奈的看着自己媳妇儿抱着大儿子哭,又看门口蹲着小儿子跟小女儿。再看自己男人崔明坚定神情,又叹了一口气:“糊涂!你我是长辈,现在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就要将姿态放的低低的,我们崔家欠了程家的就要还。不然的话,你让几个娃娃以后怎么过日子?”

阮三娘不放心生怕崔西斌会出事,平婆只得让她也跟着。一家四口亲自上门,给二儿子的行为道歉再接新媳妇儿回家。

程家大宅后山

父母双亲以及众位兄长离开自己的院子,程婉瑜偷偷地跑到了后山。她心里十分的慌乱,早已分不清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自己吃斋念佛十几年,终于打动了菩萨让自己有机会回报崔家?还是前世罪孽太深,手上血腥无数让她从来一世改变命运?

如果是梦,她真的希望不要醒来。可是,如果这不是梦呢?

“喂!喂!”程婉瑜回过神来,呆呆的看向说话的人。

那少年一脸讥讽的嘲笑:“看你的穿戴像个新娘子,该不会就是崔幼之嘴里可怜的妹妹吧?”

说完再看程婉瑜身后的万丈悬崖,皱着眉头道:“你就这么点出息?还要学人家一死了之?真是个蠢货!”

程婉瑜没想到自己会遇到八哥的朋友,更没想到他会误会自己要寻短见。如果这事儿被父母知道,之后引起的轩然大波那还了得。

“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想要跳悬崖。我只是来散散心的!”程婉瑜的否认更加确定了少年的内心所想,他上前一步拉住程婉瑜:“这点破事儿就要寻短见?我要是你,就会狠狠地收拾那个王八蛋,让他们家都跟着倒霉!”

程婉瑜从少年稚嫩的脸上看出他的来历,不由的脊背发凉。眼前的少年不就是当年屠寨的刽子手石峻么?

上一世只要令人闻风丧胆的,八哥的朋友,清风寨的少当家石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