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娘子请勿喂食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顺治十六年 抚顺 这封家书来得不是时候! 不仅不是时候还不受欢迎。 贝勒爷王爷说待您瞧过信后决定几时动身回京只要您回个口信给奴才就成。奴才会即刻打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顺治十六年 抚顺

这封家书来得不是时候!

不仅不是时候还不受欢迎。

贝勒爷王爷说待您瞧过信后决定几时动身回京只要您回个口信给奴才就成。奴才会即刻打道回京将您的口信禀报给王爷。站在厅下说话的是玉王府的总管察哈达。

玉王府的定棋贝勒敛著眼他单手撑著额角英俊的脸孔看起来没有不高兴、也没有高兴的模样他就维持著这姿势过了将近半刻钟之久整个人好像僵化了一般似在沉思著什么。

主子正在沉思冥想察哈达当然不敢贸然出声只能原地杵著、就这么眼巴巴地候望著

你回去就跟我阿玛说约莫一刻钟后定棋贝勒总算开了金口。他抬起头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对察哈达道:再过二十日我就回京城娶亲要我阿玛不必担心。

听见贝勒爷总算给了承诺察哈达这才露出笑容。

太好了!察哈达眉开眼笑地道:这会儿王爷在京城肯定已经著手张罗贝勒爷您的新婚大喜之事了!这二十日奴才就在这儿候著届时陪伴贝勒爷一道回京——

不必了!定棋咧开嘴。既然是我的新婚大喜之事府内想必忙翻了天你是玉王府的总管总得回去发号施令免得下人们失去领头事情做得不对。届时不仅阿玛怪罪我这一生仅只办一回的喜事如果办得不妥也会让我不顺心!

可是察哈达欲言又止吞吞吐吐。

怎么?定棋挑眉。难道我说得不对?

察哈达咽口口水。贝勒爷说得对。他声小如蚊蚋。

既然对就成了!定棋站起来。现下天色已晚今夜你就留在府里住一宿明日一早再动身回京不迟。话说完他迳自往内厅走去。

可是贝勒爷——

定棋已走进内厅。

察哈达话还没说出口只能张大了嘴呆呆杵著。

他该先回京吗?

这样真的可以吗?

贝勒爷应该不会违背王爷的意思才对。察哈达喃喃自语。

可嘴里说著他心底却又感到好像有什么事不对头。

应该没什么不妥才是。察哈达安慰自己。

虽然新娘是王爷为贝勒爷择定的妻子虽然她不是贝勒爷自己选定的女人但贝勒爷向来敬重他的阿玛。

再说这婚姻大事贝勒爷应该不会开玩笑才是。

再者贝勒爷说的没错玉王府几十年来就属贝勒爷娶亲这件事最为盛大。

他身为总管岂能不在现场发号施令?

前思后想察哈达深觉他确实应该即刻回京。

没他在场王府众奴仆肯定要乱了头绪!

是了就这么决定了!

明日一早他就该赶早回京管事去。

***独家制作***love.xs8.cn***

二十日后

整个玉王府上上下下都急坏了!

迎娶新娘的吉时已到可直待到这火烧眉毛的一刻众人还是不见玉王府的定棋贝勒回京迎亲。

直到这一刻玉王爷才发现他不该赌上这一把巴望著他的好儿子不会给他阿玛丢面子!

他该在三日前还不见定棋回京时就派人到佟王府请求顺延婚期的。

即使这么做会让他玉王府颜面尽失也好过到了迎娶的这一刻新郎压根不见踪影的尴尬!

王爷这可怎么办才好?佟王府已经派人来问新郎何时上门迎亲?察哈达皱著张老脸愁眉苦脸地问他的王爷主子。

这一整日察哈达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前前后后已经不知道往门口去探了几回!

可他的贝勒爷好主子却硬是不见影子。

该死的孽子竟然敢打这天大的妄语!玉王爷气得握拳再用力拍打身边那张酸枝木做的小几。

察哈达吓得缩住脖子!

这几十年来除了府里的小格格淘气他还没瞧见向来沉稳的王爷为啥事这么生气过!

王、王爷您先别上火事已至此要不奴才就再赶往抚顺一趟——

去的蛋!玉王爷怒声斥骂。

一时察哈达的脖子又短了数寸。

说的是什么浑帐话?!现在赶去还能来得及吗?玉王爷气得额角上青筋暴露。

这都怪奴才不好!察哈达哀声伏首。

他一骨碌跪在石板上对著他的王爷主子磕头如捣蒜。当日奴才就应该留在抚顺这会儿贝勒爷就能顺利娶回新娘子了

就算你留在那儿也没用!我还不了解定棋的子吗?他要不想回来不必使尽方法就能耍得你团团转!玉王爷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对察哈达道:我就是不敢相信定棋他竟然就这么大胆子敢欺骗他的阿玛!难不成他以为远在抚顺我就拿他没辙?所以才敢给我唱这么一出戏让我来给他收拾残局?!我、我就快让这个孽子给气死了!

察哈达不敢啧声。

此刻他答是也不是、答不是也不是只能跪在地上哆嗦著。

玉王爷激动地涨红了脸直喘大气。眼下这景况叫我怎么跟佟王府交代?!

王、王爷咽了口口水察哈达大著胆子道:要是王爷不见怪奴才倒有一计。

玉王爷怒目瞪向察哈达。说!

虽明知王爷的怒气有一大半儿是因贝勒爷而起可察哈达还是鼓足了勇气才敢对他的主子开口。

眼下也只能请小格格代兄迎娶。

瑞宁?玉王爷皱起眉头。

是自古由妹代兄长行大礼并不是没有的。

就算如此可行我怎么跟佟王爷交代?

这个奴才并非让格格以真实的身分代兄迎娶。

什么意思?玉王爷不耐烦地问。

奴才的意思是请格格女扮男装扮成贝勒爷模样迎来新娘并且代贝勒爷与新娘拜堂。

玉王爷瞪大眼睛神情似不认可。

察哈达一咬牙苦谏主子。王爷这可是万不得已才行的苦计!不过依奴才瞧眼下也只能这么行了。

玉王爷眯起眼

苦计?他慢条斯理地开口。

是、是!不知主子现下是喜是怒察哈达内心忐忑到了极点!

今夜之后他的阳寿可能要缩短十年。

我瞧这不是个苦计!玉王爷面无表情地道。

察哈达的心跳又加快起来

察哈达我看你想的这条计根本就是个好计!玉王爷突然大笑。

这下可把察哈达给愣住了。

只不过这计还不够细密!玉王爷道。

察哈达张口结舌。

你察哈达你附耳过来我有话交代!玉王爷突然正色命令道。

顾不得双膝跪得发疼察哈达赶紧爬起来附耳过去——

一时只见玉王爷眉飞色舞附在察哈达耳边低声交代了好长一段话

***独家制作***love.xs8.cn***

抚顺

喂小乞丐你过来!

抚顺闹街上一名地痞无赖朱四没事呼喝街边打盹的小乞丐消遣。

那名瞧起来已经瘦得皮包骨的小乞丐抬起眼睥睨地瞪那无赖一眼然后复低头瞧起膝盖上的书本。

原来这小乞丐不是打盹却居然在看书?!

啐一个臭叫花子还学人穷酸秀才看起书来了?朱四嗤笑。我问你上头豆大的字你认得一个不?!朱四揶揄。

只见小乞丐装聋作哑好似根本听不见朱四说话。

见乞丐竟敢蔑视自己朱四一时怒从心中来。臭叫花子!他一把扯掉小乞丐手上的书本恶声恶气。竟敢不把老子放在眼底不怕老子海扁你一顿?!

小乞丐只抬头瞪他一眼便把书拾起来继续阅读。

朱四见小乞丐竟敢不把他的话当话听就捋起袖子走上前去准备打人了——

喂!瞧瞧前头发生什么事了?小乞丐突然扶著他的破帽子跳起来动作之快把朱四也吓了好大一跳。

发生什么事?朱四狞笑。有人要见红就要倒大楣的事儿了!

你——小心你的后头要紧!小乞丐不怒反对他笑。

后头?我说你这贼乞丐当我朱四没有脑吗?朱四贼笑。我要是听你的话瞧了后头不就跑了你这个前头?

我叫你瞧后头不瞧你肯定后悔。小乞丐正色道。

后悔?朱四嘻嘻笑。今天我朱四的一双拳头要是打不著你这个臭叫花子才真的要后悔莫及了!

你当真不往后瞧?

我干嘛往后瞧?朱四笑。

真的不瞧?

我就是不瞧!

好吧!那就别怪我没警告你了。小乞丐扁扁嘴正经道。

朱四皱起眉头。

他抡起拳头正要打人突然一串响炮震耳欲聋地在他背后炸起——

紧接著伴随连串鞭炮声还能听见朱四发出惨烈的哀号

那串火花四射的响炮正毫无顾忌地殃及无辜。就在这市集最热闹的贝勒府门前人群躲避不及有小儿被炮声吓哭的也有妇人惊声尖叫的一时间整条闹市被这串长炮炸成乱哄哄一团!这下闹市可就更加热闹了。

小乞儿向来机伶他可不会傻傻的等朱四回复过来揍人早已经溜到贝勒府边上冷眼淡看眼前这一幕迎亲记——

现下那串吓得朱四凄声惨叫的响炮后头是一长列迎亲队伍队伍后方抬了一顶喜洋洋红花大轿那抬轿的轿夫足足有八人迎亲的阵仗举目眺望可真吓人!

单是跟在花轿前头那一长串鸣笛鼓乐的队伍就绵延半里更别提那些抬嫁妆箱笼的挑夫整整列了好长一队再看这些挑夫苦力们个个汗流浃背足见那些箱笼里头的嫁妆有多贵重。

只见那列迎亲队伍忽然停止这时鼓乐的、挑担的个个都停下来候在贝勒府门前好似被挡驾在贝勒府大门口直至队首一名老者站在门口跟门房啰哩啰嗦的说了好长一段后忽见一个油头粉脸的家伙从队伍里走出来手上还拿了一面锦旗贝勒府门房见了这名油头粉面的家伙这才赶紧打开大门——

臭乞丐!朱四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他从后头拎住小乞丐的领子将他逮个正著!原来你躲在这儿!

欸欸小乞丐缩起脖子。别这么粗鲁行吗?好歹刚才我也好心想救你一命是你自己不领情现下这么使劲拎著我的领子是想恩将仇报吗?

去的蛋!朱四呸了一声朝地上吐了口痰。臭乞丐!你以为我朱四是傻子任你耍的?!

小乞丐眨眨眼。那不然呢?

朱四瞪大眼睛。你——

小心你后边又有状况了!小乞丐叫一声。

这下朱四可不敢大意!

他当真回头一瞧小乞丐就趁这个时候挣脱他的掌握赶紧拔腿就跑。

臭叫花子你给我站住!这回被结结实实摆了一道朱四怒骂著追上去。

可小乞丐哪里会站住他不但不站住还快快的跑步虽然饿扁的肚子早已经漫天价响地吵翻了天——

这抚顺市集今日可真不太平呀!

今日这一整天他还没吃到半口东西呢!只顾著东奔西逃的害他空空如也的肚皮也跟著活受罪!

老天爷呀!

他小乞丐的命可真苦!

他不要什么丰富的嫁妆只要能餐餐吃个包子就阿弥陀佛、感谢佛祖菩萨的保佑了

嫁妆?!

是!哪还能想什么嫁妆?

他生来就命苦天生就是这不男不女、不三不四的命

他哪能要什么嫁妆?!

只要能天天吃个包子巴哥就是做梦也会笑了!

包子呀!

巴哥记得小时候娘亲手给她蒸过的白胖包子直至现在梦里还时常出现那可爱的白胖影子

她白天也想、梦里也想的包子哟!

***独家制作***love.xs8.cn***

定棋贝勒正在抚顺最知名的怡情酒家摆了一桌宴席与北部乌拉来的皮草商人一起议定皮草收售的价格忽然有贝勒府里家人来报说是察哈达奉了玉王爷的手谕亲自从京城将贝勒爷刚过门的新娘子送进了抚顺的贝勒府——

该死!定棋忽地站起来一掌击向酒桌。

前来报讯的家人见状吓的咚一声跪下。

是谁让察哈达进门的?!定棋怒问。

不、不是察哈达管家是府里来一名太监公公了!家人禀道:那太监公公领了皇上的圣旨站在门口令贝勒爷出门接旨可贝勒爷不在府中于是察哈达总管就说不能让太监公公久候在门外一定要进门等人!奴才们知道皇上有旨这时门房也不敢挡人了呀!

听见家人禀报的这番话定棋脸色阴晴不定

人呢?现下人在哪里?过了半晌他问。

现下不仅察哈达管家还有太监公公也进门了正在府里候著贝勒爷准备宣旨呢!家人答。

定棋脸色一沉。

贝勒爷原来今日竟是您的大喜之日?!乌拉商人嘴里说道神色却有疑惑。既是大喜日贝勒爷怎么还在这儿跟咱们论战皮草的行情价格?贝勒爷早该跟咱们说一声大伙儿肯定不再论价爽快地给贝勒爷一个好价钱就当是庆贺贝勒爷的大喜——

好价钱?挑起眉定棋脸上阴沉的神色忽然一扫而空。商家们要出让的皮草能给出多好的价钱?放慢了声他悠悠问。

贝勒府家人见主子不再关心府中喧腾一事突然转脸又跟商人询起了价他可看傻了眼!

乌拉商人面面相觑。那不就——商人们的领头伸出五指。

定棋冷笑一声摇摇头伸出三指。

那头头面露难色与众人再交头接耳一番然后伸出四指。

定棋忽然一拍酒桌。好了就是三万两!如果不能三万两成交那么这个情我也不能领下了!他转身就要走。

等一等呀!商人头头也忽地站起来慌张地拦住定棋。贝勒爷您先别急著走要不您再让咱们合计合计?

淡著眼停了半晌定棋慢吞吞地道:好只能再等你们一回倘若再谈不拢好价钱这桩生意就不必再议。

是、是!商人头头陪著笑脸勉为其难应道。

转个脸他赶紧跟后面其他商人们交谈起来——

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这生意能做吗?

可咱们一路往南来还有谁能像玉贝勒一口气通吃这么多的货?

若是货品打散了卖咱们便能挣多一点钱!

可这食宿旅费划不来!

说的是要另找买主就得四方的跑。驼这批货的工人跟牲畜都要吃喝这工时怎么算都划不来!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到最后都愁眉苦脸。

那名长跪地上的家人也困惑得合不拢嘴皮。

此时只见定棋悠哉地开口:诸位商议完了?

商人头头苦著脸既想答应可是又下不了决心。

这样吧看在诸位厚爱在下让我先看货的份上我再加个码三万五千两诸位看如何?

听见定棋肯加价商人头头精神一振赶忙转头跟其他人商议。

不一会儿定棋果然听到他要的答案——

贝勒爷咱们都商议定了商人头头眉开眼笑地道:这笔生意咱们愿意成交了——

且慢。定棋忽然说。

他突然喊慢一群乌拉商人都愣住。

这笔生意让诸位尝到甜头那么诸位也该馈之以礼才是。

商人头头问:贝勒爷您倒说说这‘礼’要怎样才合适?

我仔细打探过除了这批上等的参货外诸位的箱笼里还有数百件上好的紫貂皮。怎么样这批货肯定还没找到适当的大买家吧?

乌拉商人们此时皆心头发凉

原来玉贝勒打的是这个主意!

早听说玉贝勒是个笑面虎最擅长的就是谈判现在果然拿他们开铡了。

嘿嘿只要贝勒爷出得起好价钱咱们当然能卖。商人头头干笑道。

嗯定棋咧嘴一笑。这样吧!参货既然让诸位尝到甜头那么这数百件紫貂皮诸位也该让我有所丰收。这批皮货我以白银二十万两的价格收购诸位意下如何?

乌拉商人们个个脸色发绿眉头发皱有苦难言。

对于这批皮货他们原本寄望甚殷但望能图个好价钱。

现今玉贝勒出价白银二十万两不高不低、不多不少不至赔钱可就是利头甚薄!

这下他们卖也不是、不卖就更不是了!

在这关外的商道里出了名的就是玉贝勒做生意的手段!

看来玉贝勒一把算盘拨得精欲让卖家几分利早在他们开口要价前就已经盘算定了!

可关外的商旅们还是人人想跟玉贝勒做生意原因无他——

只要卖家们有好货玉贝勒就能出得起好价钱更能找到好买家。

无论关内与关外人们都知道玉贝勒是这中原与东北把口的总舵子他不仅是当朝权贵兼且人脉丰沛、资金雄厚再想找到这样豪气的大商号关外已觅不出一人!

那头头咽了口水无奈回头望向众人可谁也拿不定主意。

这笔生意虽不致赔钱但利头也不如他们想的丰厚。

小赚尚可主要生意有来有往细水长流呀!定棋悠悠道。

就是这几句话让乌拉商人们打定了主意!

好吧!既承蒙贝勒爷照顾多年您又向来一言九鼎且从不叫咱们做赔本生意这批紫貂皮就算是咱们赠给贝勒爷的新婚大礼了!商人头头代表其他人做了决定。

就是这话!定棋一击掌后高举酒杯豪气道:把这杯干了!往后诸位的好货定棋我一把总揽了。

商人们一听都很欢喜。先谢过贝勒爷了!众人异口同声道。

跟玉贝勒做生意超出行情的价码没有但绝对能保有赚头。

因此可以得到玉贝勒的看重就代表往后他们运来的货品一定能找到买家这是乌拉商人们之所以高兴的缘故。

那一直跪在酒席旁的贝勒府家人自始至终瞪大眼珠盯著眼前这荒腔走板的一幕——

早听说过贝勒爷爱做生意、爱赚钱出了名可现下京城里来的太监公公还候在贝勒府里等著宣皇上的旨更不用说新娘子的花轿已经抬进房了!

而他的贝勒爷居然还能气定神闲地为了货品的价钱跟乌拉商人们讨价还价个半天?!

要不是亲眼目睹说了恐怕没人会信!

不但没人要信肯定还会骂他胡说八道准是鬼扯!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