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有容乃大(上)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今日是礼亲王府的大喜之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素闻礼亲王府大贝勒兆臣-爱新觉罗人品贵重学养俱佳今特命大贝勒接任理藩院侍郎一职总管朝鲜事务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今日是礼亲王府的大喜之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素闻礼亲王府大贝勒兆臣-爱新觉罗人品贵重学养俱佳今特命大贝勒接任理藩院侍郎一职总管朝鲜事务布告天下咸使闻之钦此。

皇帝诏书一下众人连忙谢恩。

礼亲王恭喜了。收妥诏书瑞福公公拱手贺喜。

谢公公。礼亲王保胜道:府内聊备水酒公公一定要留下让咱们痛快地喝上一杯。

不了这会儿还得赶回宫去听候皇上差遣。瑞福让道。

公公辛苦了。王爷只得拱手不敢多留。

不辛苦。瑞福笑地答接着仔细端详起一旁寡言的大贝勒兆臣。他见兆臣相貌堂堂、举止稳重不由得连连点头。嗯大贝勒确实人品贵重今后可以为皇上分忧解劳了。

兆臣拱手。不敢为皇上分忧解劳乃臣属应当。态度不卑不亢。

公公点头微笑然后才在礼亲王等一班人陪送下离开王府。

兆臣今后你身上的责任可大了!公公离开后礼亲王保胜坐在厅堂上对自己的大儿子道:皇上既已命你为理藩院侍郎总管朝鲜事务今日我就一并将皇上交给我的东北蔘场在这儿移转给你交办了。提到皇上保胜不由得拱手感谢皇恩浩荡。

保胜虽面有喜色然而仍然严肃庄重不失为父之仪、与为王之礼。

东北蔘场乃皇属重地兆臣知道阿玛待自己用心良苦不同一般。

孩儿谢阿玛倚重。他随即跪下谢拜。

谢什么!保胜爽快地道:皇上既任命你总管朝鲜将这东北蔘场移交予你管理是理所应当相信这便是皇上的意思。

阿玛请受孩儿一拜。兆臣庄而重之跪下就磕上一个响头。

保胜笑呵呵地大大方方的接受兆臣一拜。

一个头磕毕保胜这才拉住儿子笑问:拜过就是了你又为何磕头?

一为感恩阿玛扶养二为感恩阿玛栽培三为感恩阿玛荐举——

就只感谢你的阿玛那么我这生你、养你、看护你的额娘呢?礼亲王福晋桂凤-钮祜禄氏施施然走来笑怨儿子。

她平日举止端静甚少言笑今日因为家有喜事故一反常态与儿子说笑。

阿玛要谢额娘更要谢。兆臣不动声色对着他的额娘屈膝又是一跪。孩儿这就给额娘磕头——

好啦!福晋终究舍不得。别跪你可是额娘我心头上的一块额娘可不舍得你跪。她托住兆臣赶紧把儿子拉起来。

我也没有荐举你你没听皇上诏书上说的『人品贵重学养俱佳』这八个大字吗?保胜笑得得意有儿如此实是称心至极。

没有阿玛岂有今日的孩儿!兆臣答。

好!保胜大赞一声用力拍兆臣的肩头。好孩子!阿玛相信自今日起你定能有所作为好好大干一番万不可辜负了皇命。

兆臣拱手。孩儿谨从阿玛训示。

保胜连声赞好。

福晋桂凤向一旁使了个眼色示意丫头把手上拿的东西取过来。

兆臣你过来。桂凤唤来儿子。

兆臣立即走到他额娘跟前。

桂凤等儿子走来才笑着伸手取过丫头手上拿的东西。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她柔声对儿子说。

桂凤坐在椅子上仰望兆臣七尺之躯内心不仅快慰还有说不出的骄傲与得意。

兆臣抿嘴笑了笑。额娘不说孩儿岂能猜到?

桂凤瞅他一眼。你向来眼尖有什么东西能逃过你的法眼?快别逗你的额娘了!桂凤把那东西直接交到儿子手上。

兆臣接过早瞧出那是一幅画。

当着额娘的面他扬手欲揭开画卷——

欸先别忙着揭回书房去你再好好瞧罢明日额娘有话要说。桂凤道。

是。兆臣略一沉吟然后退下。

兆臣退下后保胜问妻子: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桂凤微笑。王爷听说过东阁大学士英珠的闺女馥容-佟佳吗?

保胜略显犹豫。翰林院掌院学士兼南书房行走这个英珠我自然认识可这位馥容-佟佳我也该知道吗?

当然桂凤怨丈夫。臣妾看王爷真是胡涂了。

怎么?

桂凤淡淡地瞅了丈夫一眼。臣妾要问您咱们兆臣今年有多大岁数了?

妳的意思是——

王爷难道您还不明白吗?

保胜笑了笑。妳要给儿子娶妻了?

桂凤点头笑了出来。

保胜一听也笑得开怀随即又想到什么开口要问妻子——

臣妾明白您要问什么。桂凤说:家世那是不必说了人品我也已经调查过至于样貌嘛

怎么样?

桂凤笑。待兆臣见过画像后看他明日做何反应不就清楚了吗?

保胜愣了愣随即哈哈笑出来。这倒是!点头同意。

倘若兆臣喜欢她那么咱们礼亲王府就能双喜临门了。

保胜知道福晋指的是兆臣授命侍郎一职与大婚之事。可这如意算盘会不会打得太精要是落空了怎么办?保胜问。

即便没有十成臣妾也有九成把握。桂凤道。

是吗?保胜另眼相看不由笑问:话说得太满就不留点儿余地?

桂凤摇头笑容文雅。兆臣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他是我心头上的一块他想什么、要什么我这个做额娘的能不知道吗?

这么说来这馥容-佟佳便是兆臣想要的女子了?保胜故意问。

桂凤笑忽然问:王爷您是否愿意跟臣妾打一个赌呢?

打个赌?保胜瞪大了眼睛。

他知道妻子素来保守而拘谨在他面前别说是鲜少甚至可说是从来不敢有如此大胆的言论。

好呀他瞪着眼问也不问便先说好:想赌什么?妳说吧!

桂凤欲言又止似乎也有些不习惯与丈夫这么说话。就赌——她又顿住。

说吧!保胜催促她说话。

桂凤吸了口气这才鼓起勇气继续往下说:就赌明日是臣妾去找兆臣问事还是兆臣主动来找臣妾问人好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