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 老闫二三事

2019年10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老闫天生一副憨厚相,他个头不高,眼睛不大,鼻子不翘,脸黑,嘴唇略厚。平时不爱说话,工作踏实认真。年轻时参军入伍,在部队奉命打了五年坑道。因为听话,能吃苦,又乐于助人,被提拔当了一名军队后勤干部。由于家庭困难,前几年申请转业到地方党政机关工作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老闫天生一副憨厚相,他个头不高,眼睛不大,鼻子不翘,脸黑,嘴唇略厚。平时不爱说话,工作踏实认真。年轻时参军入伍,在部队奉命打了五年坑道。因为听话,能吃苦,又乐于助人,被提拔当了一名军队后勤干部。由于家庭困难,前几年申请转业到地方党政机关工作。

转到地方,人脉关系不熟,本人又不善于活动,被安排到机关事务管理局跑腿打杂。由于他管的事没有啥权力,也帮不了别人什么忙,亲戚朋友一般也不找他。前几年市里决定成立大学生就业服务中心,抽调他到中心搞设施设备安装。可能是腿跑的勤,做事还比较认真,他的实诚被领导看中,中心正式挂牌成立时他被任命为副主任,负责大学生就业服务档案资料管理。亲朋好友听说他当上了副主任,管大学生就业指导安排,接触的人多,门庭一下子热闹了起来,纷纷前来求他帮助给孩子介绍安排工作。

老闫知道全国每年毕业几百万大学生,都在寻求好的工作岗位,找一份收入稳定的好工作非常不易,不管别人怎么求,不敢轻易答应。但几个比较亲近的亲戚朋友,直接找上门也不便个个拒绝,就顺口答应竭尽全力,积极帮忙。亲戚朋友通过手机微信发来孩子照片,有的直接送来孩子简历、毕业证书等纸质资料,他收下试着帮助联系。

第一位推辞不掉的是和他小时候一起上学的老同学,拜托他为女儿介绍安排一个行政事业单位的工作。

老同学早年在村里开了个小卖部,有点积蓄。后来开车跑运输挣了点钱,全国各地到处跑也见了世面。再后来自己办了一个建材公司,做装修板材发了家,也算是个企业家,在全国几个大城市都买了房,有业务。

老同学有一儿一女,儿子读书少,结婚早,协助他搞公司经营。女儿小时候学习成绩好,考上了大学本科,毕业后想进行政事业单位,连续考了几年一直没考上。工作不落实,年龄大了对象也不好找,老同学心急如焚,希望他给予帮忙。

老闫告诉老同学:现在行政事业单位凡进必考,除非自己能考上,其他没有什么好办法。老同学说:我知道,孩子考了三年了,公务员、事业编报考了七八个单位,一个都没有考上。有一次好不容易笔试成绩入围,进入了面试,最后还是被打了下来。老闫说:城市里有很多公考培训机构,对外宣传只要参加他们的培训通过率都在80%以上,考不上,还退费,为啥不让孩子参加培训。老同学说:别听他们忽悠了。女儿从毕业到现在是月月报班,天天学习。各培训机构都吹嘘的大,他们一起报班学习的人很多,真正考上的也没有几个。孩子因为天天报班学习考试,都得了抑郁症了。老闫再次问他:孩子非要进行政事业单位,其他工作不考虑?老同学说:孩子在大学学的专业是马克思主义研究,除了适合做机关工作,干其它也不行。

老同学几次到老闫家里,带来烟酒,一再恳求说:咱俩一块长大,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你就不要推辞了。知道你现在管这个事,接触人多,听人家说能考上的都有关系,各有各的门道。我虽这几年挣了点钱,但不熟悉政界的人,想给孩子出力也使不上劲。一定要帮忙把老同学这个事办了。花多少钱都可以。老闫说:这不是钱的事,不通过考试要直接进行政事业单位肯定不好办。我先了解了解有没有其他渠道和办法,你等我消息。

答应了给老同学帮忙,还真把老闫给难住了。因为他并不负责公考招聘,只是提供就业服务。翻遍了手机上的电话通讯录和微信朋友圈里经常联系的朋友,感觉都不好开口。试着给几位交往比较多的老朋友打了几个电话,没有一个说能帮忙办成。都说想花钱进行政事业单位也没有人敢收敢办,反腐败形势这么严峻,人事工作又是十分敏感的工作,谁敢顶风违纪。

老同学想给孩子办好工作心切,三天两头不断的给老闫打电话催问进展,搞的老闫抓耳挠腮,几晚上睡不着觉。

一天老闫和几位朋友相约吃饭,顺便聊起这件头疼的事。有一位朋友说他认识一名专家,这几年专搞公务员考试研究,还出版过专著,经常有人找他帮忙指导。这个人也有水平和人脉关系,说不定能办此事。老闫听后欣喜若狂,说请朋友联系预约一下专家,他做东,一块吃饭聊聊。

朋友很快联系预约专家在一个星级酒店见了面。相互交流中得知他曾应邀参加过公务员考试出题和公务员面试,对公考录取很有研究。经过他指导点拨帮忙的人考上不少。老闫不断敬酒,请他给老同学的孩子帮忙。他说忙可以帮,丑话说前边,不能白帮,要交培训指导费,且费用也比一般培训机构高。

送走了专家,老闫立即打电话把这个信息反馈给老同学。老同学同意交培训指导费,但又提出担心提前交了钱,孩子要是考不上钱要不回来怎么办。老闫说:我介绍你们见面认识,你们自己谈,你自己把握,提前说好,签个协议,考不上把钱要回来就是了。老同学说:我做生意多年,上当被骗的事见的多了,协议就是一张纸,要不回来打官司都嫌麻烦,你给对方说能不能帮助孩子指导培训考上了再给钱。

生意人就是谨慎。这让老闫很作难,为了给老同学办事,老闫又厚着脸皮把老同学说的先帮忙,考上了再给钱的意见反馈给了专家。专家说不行。理由很简单,指导培训是要提前下功夫的,不给钱,谁会干。说的好听,先帮忙,孩子真要考上了,家长不给钱,他也没有要回钱的制约措施。因为公考笔试,面试成绩一单网上公布,他也没有权力更改和取掉。他不想因为事后和家长要钱惹麻烦。

双方都有顾虑,说的也都有道理。老闫也拿不出更好的主意。他再约老同学商量,给他讲:现在是市场经济,没有白帮忙的,都怕上当受骗。咱们是求人帮忙的,总要首先表示个诚意。据我了解,这个人真的有能力有水平,也确实培训指导办成过几个,你要真想给孩子办,可以试一下。你要是不相信他,把钱交给我,我把钱转给人家,同时给你做个担保,要是孩子经过人家培训指导考上了,钱就不要了。要是考不上,我负责把钱要回来还给你,你看如何?。

老同学一听,说:这个办法可行,我相信你。你说要多少钱,我立马拿给你。

老闫说你不用着急,等我再和对方协商。

老闫从各方面又打听了解了一下这个专家为人处事情况。得到的信息是这个人的确有水平,有能力、能办事,也讲诚信。打电话单独再次约请吃饭,商量如何给老同学孩子帮忙一事。专家说:行政事业单位报名人数多,几百人里边考一个。不接算了,接了就要争取成功。专家坚持要提前全额交费,通过他的指导帮助,保证录取,若录取不了全额退费。老闫怕一次给钱多了退回有难度,酒过三巡,小心翼翼提出建议,说:一次给钱太多,老同学不放心,能不能提前交个订金,表达个诚意。事情办到哪,钱付到哪。比如参加公考笔试通过付多少,面试通过后再付多少,我来做担保,老同学给不了,我拿钱给。专家说:这个办法可以,我相信你是在职领导,说话算数。我以后也可能有事要求您。同时他又特别强调,需要指导的孩子人品一定要好,他不想孩子考上了,给单位惹麻烦。

总算相互达成共识,找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老闫长长出了一口气。他把办理意见传达给老同学。告诉他也不用一次交那么多钱,先交个订金,他来协调,保证事情办到哪,钱付到哪就行。老同学很爽快答应了。及时送钱给他,说孩子的事就全部交给他做主办了。

根据专家提醒,老同学的孩子按照公开招聘公告,很快又报了一个机关事业岗位。专家通知孩子直接到省城见他进行面授指导培训。老闫开始认为专家有什么高招,妙招,绝招,没想到也是考前培训指导上课。但据老同学的孩子电话里讲,专家培训指导很认真,水平也的确很高,培训的重点和交给的答题方法也和她参加的一般公考培训机构老师讲的不一样,点拨的很到位。考前两天,还专门指示交代怎么准备,怎么答题。

老同学的孩子经过专家培训指导,按时参加了公开笔试。笔试那天老闫比他们还紧张。担心要是孩子考不上,给出去的钱要不回来,给老同学怎么交代。考完,打电话询问,孩子很高兴,说这次考的不错,基本都答上了。专家辅导的重点多数在考试范围之内。半个月后,笔试成绩公示,孩子顺利通过笔试入围。她报的这个岗位,招聘两个人。她考的第二名,按照三比一的比例,一共通知六个人参加面试。

老闫把孩子顺利通过笔试,通知参加面试的情况告诉专家。专家并不乐观。告诉老闫说面试竞争比笔试竞争更激烈。能入围面试的人都不容易,都会狠下功夫。有的还会找关系给评委打招呼。笔试考了个第二,六个人竞争两个岗位,要保证录取非常难。老闫问下一步该怎么办,专家说他再想办法努力。

面试前专家通知孩子再次到省城,又进行了三天精心辅导和面试模拟演练。包括着装,进出场的礼节礼貌,言谈举止,教的很细,要求很严,一丝不苟。

公考面试采取结构化面试方式进行。面试之前所有参加面试的人都要上交手机,不得和任何人联系。按抽签顺序单个抽题面试。由于不知道孩子能能抽到什么面试题,能否答好,面试那天大家都集中在外等待,期盼有好的结果。

好不容易熬到面试结束,孩子出来,询问抽的什么题,答的怎么样。孩子说全程监控录像,进去就很紧张。评委问的问题都答了,不知道答的好不好,评委打分如何。老闫告诉专家孩子面试的情况。专家回复说,如果都答了,也没有明显答错,不必焦虑,安心等公示结果吧。

面试十天后,网站公布了面试结果。多谢上帝保佑,老同学的孩子笔试加面试成绩排名到了第一,通知参加体检和政审。大家都很高兴,老闫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把老同学拜托的事终于办成了。老同学很守信,按约定交了钱,老闫及时转交专家并进行了答谢。

老闫同时告诉老同学,孩子的体检和政审他可真是帮不了忙了,也不认识医院的人,让他高度重视,不敢前功尽弃。

第二位谢绝不掉的是一位部队的老战友,求他为儿子安排一份国企的工作。

老战友在部队工作多年,争强好胜。工作干的不错,提拔到了副团级岗位。晚婚晚育,生了一个儿子,从小娇生惯养,学习成绩不太好。凭老战友的面子,高中毕业当了兵。老战友40多岁也转业到地方工作,人缘不熟。儿子退伍后工作一直没有安排好,非常揪心。老战友得知老闫现在负责大学生就业服务,接触人多,请他帮忙给孩子安排个国有企业的工作。要求不高,有稳定的收入,能办理五险一金就行。

老战友在部队时对老闫不错,老闫在部队提干时还帮过他的忙,转业后也一直有联系。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老战友开了口,自然不能退却,只好说竭尽全力帮助联系。

老战友的孩子学历比较低,现在一般单位用人,学历都要求本科以上,年龄28周岁以下。战友的孩子最高学历是函授大专,要安排一个好单位的确比较难。老闫问战友,孩子有什么特长,战友说除了小时候爱玩电子游戏,计算机学的比较好,其他没有什么特长。

答应给战友帮忙,自然就要把这件事放到心上。老闫每天上网查看哪个单位招聘计算机方面的人才。有一天偶然发现一个国企公开招聘计算机应用设计方面的人才,不公开考试录取,但要求有实际工作经验和独立设计的作品。老闫又通过其他渠道打听了一下,这个单位效益不错。职工月薪6000元左右,年底还有奖金,办理五险一金。

老闫给老战友发去这个单位的招聘信息,问战友孩子有没有通过计算机设计的作品,愿不愿意到这个单位去。战友回复说,上网查了,单位确实不错,愿意让孩子去,但孩子拿不出计算机方面的设计作品。计算机过去就是自己瞎玩。老闫说,你把孩子领来,我们一起谈谈。

战友把孩子领来,他们一起见面进行了谈话分析。战友的孩子长的很帅,也很聪明,就是没有正经上过学,文凭也不过硬。老闫给孩子说:我和你爸为你的工作都很操心,要进这个好单位需要你的配合。你自己要拿出东西争取。孩子问怎么配合争取,老闫说,听你爸说你电脑玩的不错,我给你联系一个计算机应用设计方面的公司,请一个专家给你辅导,你要在两个月内拿出一套你自己设计的作品,我带你去见招聘单位领导,争取把你录用。孩子答复可以。

送走了他们,老闫抓紧在本市寻找最好的能满足招聘单位设计作品要求的公司,请求他们安排专家对孩子进行计算机设计方面的辅导。有的怕耽误业务不收,说我们这里不是培训机构;有的说可以帮忙传帮带,但要价太高。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找了一个老乡开的设计公司,技术实力不错,要价也不高,同意答应帮忙。

老闫把联系情况告诉战友,战友立即安排孩子前来学习。孩子很努力,每天加班加点,不到两个月,真的学有所成,自己用电脑设计出了一套很精美的企业形象宣传作品。

老闫通过其他朋友,联系到了那个国有企业负责人事招聘的领导。约了时间,让孩子带着设计作品一起去见他。

领导对老闫亲自登门推荐人才很感动。在办公室看了孩子提交的设计作品,又提问了孩子不少有关计算机设计方面的专业问题,孩子答的都不错,领导也满意。就是嫌他的学历低,说等上会研究一下告知结果。一周后该国企人力资源部门通知孩子前去报到,说单位领导不拘一格选人才,孩子被破格录取了。

战友的孩子很争气,发挥计算机方面的特长,在单位干的不错。不到一年就提升到了助理工程师。

老战友对老闫帮忙给孩子找的这份工作很满意,一再表示感谢,说为他解了一大难题。老闫也很高兴,给他说都是孩子争气努力的结果,他只不过是起了一点铺路搭桥的作用。

第三位缠着老闫帮忙的是一个远方的亲戚。

这个远方亲戚不知从哪里听说老闫管就业,有关系,能给孩子介绍安排工作,带了一大堆土特产前来找他。说他只有一个儿子,从小不学好,学只上到初中就不念了,跟着别人到外省打工。在外几年了,换了好几个地方,也没有混出个样子。他们夫妻俩现在多病,想让孩子回来,请老闫帮忙在附近县市给孩子找个事做。赶快说个媳妇把婚结了。

老闫告诉亲戚,他认识的人都是在机关上班的,和具体生产企业的人不熟。就是帮助联系安排,孩子的学历太低也办不了。亲戚不断哀求说,咱娃不需要啥很体面的工作,只要有个稳定的事做,每月能挣三五千元就可以。老闫说现在上班都要有文化和技术,没有文化技术没有单位愿意接收。亲戚说,你让娃学啥技术,我让他回来学,只要能在本地安排就行。看亲戚这么诚恳求助,老闫只好说试着联系一下,让他回家等消息。

远方亲戚走后,老闫冥思苦想了半天。一个初中毕业生不知道给他联系安排一个什么单位好。翻看手机通信录,看到一个技工学校领导的名字。立即给他打电话。说一个亲戚的孩子初中毕业能不能帮忙到他那里学点技术,安排个事做。领导回答说,这正是他们现在做的事。最近他们正在办一个铁路接触网工定向培训班,就是定点定时维护铁路线上的电网,学期三个月,通过培训考取电工证,高压证,低压证就能安排上岗。月薪三四千元。老闫问培训考证需要多少钱,领导说,既然是您介绍的亲戚,给个成本价两万元就行了。

想睡觉给了枕头。老闫立即给亲戚打电话说明情况。亲戚回复说,干这么个出力的活还要花两万块钱,是不是太贵了,能不能给人家说再便宜点。这几年家里困难一下子也拿不出这么多钱。老闫又给技校的领导打电话说明亲戚家庭困难,培训费能否再优惠点。领导说,如果孩子家庭是国家确定的精准造册扶贫户,凭有关证明可以再减免一万元。老闫又给亲戚说,亲戚说他家就是精准造册贫困户,他马上去县乡镇开证明。

亲戚开了证明,老闫联系学校通知孩子带着证明到技校报到。经过三个月岗前强化培训,孩子顺利考取了三证。技校领导积极协调,安排他到家乡附近铁路上了班。现在一月能挣四千多元,亲戚很满意。

通过办这三件事,老闫深深感到给孩子找个好工作的确不容易,好多事凭他自己的能力和人脉关系也办不了,自己从中受的煎熬别人不知道,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没有金刚钻,不敢再懒瓷器活。后来还有不少亲朋好友恳求他帮忙,他都婉言谢绝,拿的烟酒也拒收。说办不了,怕应人事小,误人事大,延误时间,耽误了孩子的前程。但亲戚朋友们听解释不一定都理解。私下传言:老闫变了,现在当官了,架子也大了,求不动了,没有以前憨厚和乐于助人了。门难进,脸也难看了。这个人不会给亲戚朋友办事了,以后不要去找他了。老闫听到后,心里五味杂陈,哭笑不得。

作者简介

陈英俊,垣曲县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