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李晓云||元夕情缘,众里寻她(小说)

2019年10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李晓云/作 可爱卡通小女孩分割线 你在哪里? 公子沾了泥水的淡蓝衣衫,在灯光映衬下变幻着斑斓的色彩。他修长的背影在缤纷拥挤的广场上有些落寞。忽然,他转过头向旁边喧闹的人群望去,既而神色又黯淡下来,有一丝焦灼,有一些失望,还有一份淡淡的忧伤和虚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李晓云/作

可爱卡通小女孩分割线

你在哪里?

公子沾了泥水的淡蓝衣衫,在灯光映衬下变幻着斑斓的色彩。他修长的背影在缤纷拥挤的广场上有些落寞。忽然,他转过头向旁边喧闹的人群望去,既而神色又黯淡下来,有一丝焦灼,有一些失望,还有一份淡淡的忧伤和虚空。

朦胧的月光,照耀着轻柔晶莹的雪花,是一幅多么诡奇的画,这个如仙境般氛围的大背景,正是一个令所有人释放自我的节日。

神秘而幽蓝的闪烁,就像沉在海底的情愫被打捞了上来,漂浮在不夜的天际。那从鱼腹里氤氲出来的光芒,又点亮了满树的星星,宛如春风摇荡,春雨过早地洒落人间,爱情的幼芽做梦一样地生长。

你在哪里?

那里有一群女子在看舞龙狮。公子仿佛看到了希望,他放弃了优雅,大步跑过去。不管那名随从如何跟不上他的脚步而大喊他的名字。龙须碰触到他的脸,狮子张着血盆大口对他怪笑。他没理会。

他只是像花痴一般盯着那群女子。莺莺燕燕,美丽如花。她们佩戴着黄金白银的头饰,像飞蛾,像雪柳化着精致的妆容,露出动人的笑靥,穿着绣有花鸟云朵的裙袄深居简出的她们,在元夕的夜景中终于能够尽情地绽放青春的芬芳。

这位公子,你踩到人家的鞋子了一位凤眼丹唇的美丽女子娇嗔地对他说。

哦,失礼失礼公子忙挪开脚步。

公子,你是哪里人氏?女子看着公子的容貌,笑得越发流光溢彩。

失礼,我有急事公子的眼光扫过女子的容姿,没有停留,移目远方。

不是她。

她没有戴这么名贵的饰物,没有穿这么华丽的衣裳。她应该是穿了一身素雅的纯色长裙他离开了舞龙狮的人群。

你在哪里?

公子开始懊恼。如果今夜不来看灯就好了,如果随从不谈起他的伤心事就好了,那样,他就不会在雪地上走神摔跤,也不会弄丢了

公子,别找了,估计她已经走了,快午夜了,我们回去吧随从气喘吁吁地跟上来,说。

不,我一定得找到她都怪你非要让我出来散心,还要和我说起那些事对了,你确定她穿着纯色衣裙,没戴什么首饰?只有这些吗?公子追问他一脸委屈的随从。

我问了几个知情人,都这么说的啊,纯色衣裙,没戴首饰。不过人海茫茫,到哪里找啊?随从懊恼地说。

我们还是分头找吧,你去城西头,我去城东头公子说。

是。不过公子如若找不到,一定尽快从城南回家,走大路,不要走小路随从叮嘱道。

公子匆匆点头,匆匆向城东走去。

浑圆的月亮已偏移中天,在苍茫的天幕上俯瞰着尘世间的痴情孽缘。远处灯火依然璀璨,鼓乐依旧喧鸣。

城南的小路上白雪晶莹静美,有几串整齐的脚印,不凌乱,不斑驳。灯火阑珊,月光如水。

你在哪里?

公子看着自己满是泥水的衣衫,欲哭无泪。是的,刚才,他又摔了两次跤,他又冷又疲惫,他还被一个穿素色的女子骂他诬陷于是,他把怒气发泄在今晚让他出门的随从身上,偏不走大路回家,他走在了满是积雪、灯光昏暗的小路上。

咦,前方有一个黑影。它静静地伫立在一棵古柳树下,柳枝上挂着积雪,丝丝缕缕像画在夜空中,在月光照耀下,那个黑影呈现出美好的女子体态。

走近看。的确是一个女子。头上戴着一枚碧玉簪,缀着两只翠色的蝴蝶,振翅欲飞

只见公子疯了一样,跑到女子面前。怔怔地看着女子。

他,没有说话,眼睛里全是嫌恶,没有一丝柔情。接着,他向女子的脸庞伸出手移向头顶一把抓住女子的头发

女子遭到陌生男人袭击,尖叫一声,便拼命摆脱他的手。

你凭什么?你凭什么把它戴在你的头上?我早起晚睡辛辛苦苦花费了半年时间做的,还来不及送她你凭什么戴着她还一次没有戴过呢公子喊叫着,哪里还有半分平时的儒雅风度。

公子放手,我给你拿下来女子好像听明白了他的话,不再叫嚷,心气倒比他平和。

你为何要戴着它?她都没有戴过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

我刚才捡到它,觉得名贵,不知放到哪里才好,怕弄丢了,才插在头上的一直等公子来取,公子却一直不来女子的声音依然很柔和。

自从表妹嫁人后,几个月以来,他没有出过门,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把玩着这只蝴蝶玉簪。可是,今晚,他在随从的好心撺掇下,来到了元宵灯会上。偏偏随从和他谈起表妹出嫁后的情形,说表妹怀孕了,生活幸福。他便失神了,在雪地上摔了一跤,把怀里的蝴蝶玉簪掉落了。等发现玉簪不见了,他心急如焚,随从打听到一个不着首饰、纯色衣裙的女子捡到了

月光映照下,眼前的女子一身淡粉纯色的衣裙,晓鬟乌鬓,只有那只玉簪的饰物,面容清丽,眼神柔静,被他抓着头发,也似乎毫不怨气。他微微错愕,有些清醒。发现自己无端抓着人家大姑娘的头发,忙松开手。

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偏巧。偏巧他抓过的发髻处松动了,于是蝴蝶玉簪就从女子头上滑落了下来,偏巧,玉簪掉的地方有一块小石头,于是,其中一只蝴蝶像折翅的天使般脱离了母体,落在枯草丛中

啊,怎么办?都是我不好,不该插在头上的女子颇为难过地说。

公子捡起来一只蝴蝶的玉簪和另一只翅膀碎了的蝴蝶。没有再责备女子,却落下泪来,像是心口挖掘了多年的井,越是深邃,越是满溢

也许过了一个时辰,也许只过了一杯茶的时间,公子擦干了眼泪,奇怪地看着默默在旁边陪着他的女子:

深更半夜,你一个人在这昏暗偏僻的小路上等我?等一个丢了簪子的素未谋面的人?

我让随从到城南大路上等了,我们打听到是一个穿着纯色衣衫的年轻男人丢了玉簪他们说,那个男子虽然,虽然俊秀,不过有些失魂落魄我也是试一试,万一等到呢?女子浅笑了一下。

月亮在西天分外清幽,夜幕下那层朦胧的水气渐渐消散。节日的灯火还在远处闪烁,鼓乐声时断时续。

你家住在城南吗?公子有些歉然地看看女子乱的头发。

是的。女子拢了拢头发,点点头,眼睛里和他说着没关系。

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他们在大路上找不到我们,会自己回去的。

他们走在洁白的雪地上,发出清脆的咯吱声,柳丝上的雪偶尔会落在他们的肩上。

对不起,因为我,弄坏了你的簪子女子说。

是的,都怪你。公子悠悠地说,不过那只蝴蝶也许本就不属于我,是我太固执了

2019元宵节

END

作者简介

李晓云,中文系毕业,高级教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张家口市作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诗词协会会员。微信公众号晓云原创文学,起点中文网连载长篇《古雨剑正传》。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