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法医嫡女御夫记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窦子涵这一觉睡的分外的踏实,分外的舒服,她确信——她先前的杀人现场处理的极其完美,不会让其他法医发现任何破绽。 那个在这个城市可以呼风唤雨的无耻的大人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窦子涵这一觉睡的分外的踏实,分外的舒服,她确信——她先前的杀人现场处理的极其完美,不会让其他法医发现任何破绽。

那个在这个城市可以呼风唤雨的无耻的大人物就这样死了,她以最优秀的专业保证,将来的死亡证明上绝对不会有“他杀”的嫌疑!

事实上,的确是她杀了那个人,作为一个无比优秀的法医,在正常情况下,绝对不应该去杀人!更不应该去充当死神的角色,可她偏偏做了此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她的人生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起因是那个被她杀掉的大人物的儿子做了许多触犯法律,十分禽兽的事情,被她这个忠于职责的女法医找到了证据,在那个大人物威逼,利诱未遂后,依照相关法律,被执行了死刑。

丧子之痛,让那人对她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先是去超市买菜的母亲被不明车辆所撞,身子活活拖出了二十多米,那血染红了整个街道,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

接着是一向乖巧听话,学习优秀的弟弟竟然染上毒瘾,一发不可收拾,最后,竟然持刀抢劫,神志不清,杀了人,被判了死刑!

最后是她在做实验时,实验器具被人动了手脚,感染上了一种稀有病毒,不久也将会不治身亡!

请不要责怪她用自己的专业实行杀人计划,实在是她的生命开始倒计时,已经等不到法律为她,为她的家人,还有这个城市,许多个受害的人讨回公道了,那么,她只能自己动手了!

为此,她花了半年的时间去做准备,收集那个人所有的资料,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一个黑客入侵这狗官的个人资料库,总算功夫没有白费,找到了这人身体健康的弱点。

她以无比完美的杀人方式结束了这个罪恶的灵魂与**,当一切终结后,她才觉得有些疲倦,是真的很疲倦,不仅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的。

打算睡一觉后,去母亲和弟弟的墓旁上一束香,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即使她的身体已经被病毒侵蚀的差不多了,也快要去与他们团聚了,可她还是希望他们早点知道这个消息,如果不是她连累,也许母亲和弟弟都不会这么早死。

可惜,人生没有如果,她从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既然这人如此肆无忌惮,每次都让法律找不到证据,那,就让她未自己的家人,还有所有受过伤害的人们讨回一个公道,充当一次死神,伸张人间的正义吧!

可是,一年多来,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的她,却被人从梦中吵醒了,让她的心情多少有些不爽。而且这声音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的让人不舒服!

“看看你的孝顺女儿,知府大人能看上她,可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竟敢找死!”一个有些尖利的女声刺激着她的耳膜,让她不醒来都难!

“你也给我闭嘴,都说好到日子,抬进知府家侧门就是,你让芳儿多嘴多舌什么?”开口的是个男子,说话的语气和音调带着几分不耐烦。要不是这个臭婆娘多事,让子涵知道了真相,这才碰柱自杀,让他无法给那知府老头怎么交代。

自古以来,民不跟官斗,更何况,这老头知道他的底细,要是他暗地里动个手脚,那他现在的一切都是浮云,风吹就散!

还有子涵这丫头,平日他总算还偏疼她几分,养着她,就是看她长了一张能看的脸,将来好派上大用场,给徐谦那狗官是糟蹋了,可也不知徐谦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媒人都上门了,让他怎么推脱?

不过这丫头也太不更事,在家从父,虽然那徐谦是老了一些,可进了知府内院,只要拢住那徐谦的心,也可以帮上他几分,竟然给她寻死,这些年是白养她了。

“现在人都死了,怎么办?”女人的声音明显气势不足,降低了些许!知府大人狡猾奸诈,也不是可以轻易得罪的。先前,她只是看着这丫头碍眼,看着她,就让她想起了她娘,所以,才使了个法子,找了几个媒婆,打算将这丫头的名声坏掉,却没想到,这徐知府竟然找上门来要迎娶她做第十一房小妾。

先前,她还害怕这丫头进了知府家门,得了知府的宠,给她们母女找茬,却没想到,这丫头志气大,竟然还寻死了。

寻死了,她是心中爽快了,但恐怕徐知府那色老头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怎么办?让芳儿代嫁!”男子的声音满不在乎,还有几分冷酷!反正,芳儿的姿色也不错,虽比不上子涵,但好歹也是个美人儿,只要能封住徐谦那狗官的嘴,一个女儿而已!

“不,我不同意,老爷,芳儿可是您的亲生女儿呀!”那女人的声音猛地拔高,她有三名子女,芳儿是长女,从小也是娇生惯养的,她怎么舍得女儿去嫁给一个六十七岁的色老头,就算是堂堂的知府大人也不成。

“子涵不死,自然轮不到芳儿,但现在决不能得罪知府大人!”男人的声音变的有些烦躁,有些不耐烦地道。

“老爷,我求你,我们另找个人送去吧,你这样是害了芳儿呀!”女人的声音再一次放柔了,几乎带着些许哀求的味道。

窦子涵想睁开眼看看,到底是上演哪一出,这两人说话的内容怎么这么奇怪,让一向十分淡定的她也有些不淡定了,可是,眼睛却重的很,头上还不时地抽痛一下。

“给我闭嘴,回头好好为芳儿准备一副嫁妆,别丢了我们窦家的脸面!”男人并没有因为女人的哀求而改变想法。

“老爷,姓窦的,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别在老娘面前摆谱,别人不知道,老娘可是知道你的底细的,要是你敢将我的宝贝女儿嫁给知府那个死老头子,我就去官府告发你!”也许是男人冷酷的话语激怒了女人,女人的声音再次变的尖刻起来了。

“告发?你要告发谁?我养着你们母女这年,你们不知感恩,还要告发我,好呀!好呀!有胆你大可去试试!信不信,为夫现在就要了你的命?”男人的声音更加冷酷!

这时,窦子涵终于睁开了眼,实在是因为这男女二人的话太有风格了,她倒想看看,这是怎可当她睁开眼,费力地环视周围后,就算她是再怎么淡定的一个人,看到现在的情景,她的眼中还是掠过一抹惊诧!

是她产生幻觉了吗,想到这里,她不禁多眨了眨几下眼睛,可面前的一切,还是没有任何改变,还是很奇怪的一个场景。

触目所及,都是古色古香的摆设,有一些在历史博物馆和武装电视剧中见过,有一些是第一次见到,这与她的房间绝对没有任何雷同的地方。

房内的光线并不好,稍微有些阴暗,给人一种很阴沉的感觉。大概是床前矗立的这一对男女多少遮挡了一些光线的缘故吧!

这两个人,男的稍微年龄看起来大一些,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身材不算高大,穿着暗紫朱红镶边的袍子,头发也是古装中老年男子的发髻。

女的看起来应该三十多岁的年纪,身材不高,因为是侧面,只能看到她的侧面,不算是个丑女人,身上的服饰看起来还算华贵,头上戴着金钗!

这对男女所穿的服饰跟这房内的摆设一样,古色古香,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男的一只手此时正掐在女人的脖子上,显然用的力气不小,那女子的脸色已经开始变青,并用尖长的手指甲向这中年男子的脸上抓去!

看到这里,窦子涵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如果这男的掐死了这女的,第一个证据就是可以通过这女子指甲中的皮屑来进行DNA比对,形成有力的证据控告这男子!

没办法,这是身为一个优秀法医的职责与本能!虽然,现在的状况怎么看起来都有些诡异!

从刚隐约听到的几句对话来判断,这一男一女都不是好货,可能还是一对夫妻,有一个叫芳儿的女儿,还提到什么知府之类的。

可看着杀人还是很不符合她的风格的,对做法医的来说,最喜欢的是尸首,最不喜欢的也是尸首,就算是个恶女人,在没有搞清楚一切前,她可不愿看到这恶女人在她面前变成一具尸体。

可接着,她自己也惊秫到了,她的身上竟然也穿着一件月白色长裙,手脚的骨骼形状也很陌生。更别说身子了!

作为法医,对人体结构是何等的熟悉,只一眼,她就判断出现在这具身体不是她的身体!

那她这是怎么了?见鬼了?借尸还魂了?她重生了?还是有另外的什么可能?

可对一个信任科学的人来说,实在有些太不可思议了,还好,她一向有过人的冷静和淡定,到底怎么了,想必眼前这一男一女一定会给一个解释。

所以,心中虽然诧异,可面上却一分也不显,反而缓缓地坐直了身子,冷冷地道:“要掐死她,就别让她抓你的脸,否则,你同样是要偿命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不会不懂吧?”

------题外话------

新文开坑,亲们记得抱养,支持呀!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