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千金裘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nbsp&nbsp&nbsp&nbsp这世间大抵人人都期望能有再生一次的机会,得之者欢欣雀跃,报宿仇、酬旧恩、了心愿,凭着预知未来,快意恩仇,岂不悠哉、快哉。 &nbsp&nbsp&nbsp&nbsp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nbsp&nbsp&nbsp&nbsp这世间大抵人人都期望能有再生一次的机会,得之者欢欣雀跃,报宿仇、酬旧恩、了心愿,凭着预知未来,快意恩仇,岂不悠哉、快哉。

&nbsp&nbsp&nbsp&nbsp但偏偏就有这么一个人,打从重生回来之后,便日日唉声叹息,颦眉紧锁,恨不能这是一场梦。

&nbsp&nbsp&nbsp&nbsp“姑娘,你就喝一点儿燕窝粥吧,这身子才好起来几天啊,万一又病了,夫人的眼睛恐怕都要哭没了。”鲁妈妈一脸心疼地望着这个自己从小奶大的小姑娘,小脸蛋儿瘦得来将一双眼睛衬得如铜铃那般大,险些占了小半张脸。

&nbsp&nbsp&nbsp&nbsp鲁妈妈这儿才说到夫人,门口就听得响起了一串的脚步声,人还未至,就听得一人焦急地唤着“珠珠儿”,待帘子掀起,进来一位三十余岁,相貌姣好、风韵犹存的妇人,但见她头戴点翠蝴蝶簪,脚踏碧绫嵌珠鞋,端的是富贵荣华。

&nbsp&nbsp&nbsp&nbsp“娘亲。”被唤作珠珠儿的卫蘅抬起头应道。

&nbsp&nbsp&nbsp&nbsp何氏坐到卫蘅身边,用手摸了摸她的小脸,“珠珠儿,你是不是又不吃饭了,你不吃饭这身子如何好得起来,你要是再好不起来,学堂那边的功课可就赶不上了,听说萱姐儿的《论语》都已经读完了,这都开始读《中庸》了。”

&nbsp&nbsp&nbsp&nbsp卫蘅一听见“萱姐儿”三个字就胸闷头痛,感觉气儿都喘不过来了。偏偏何氏还在一边说萱姐儿如何如何。

&nbsp&nbsp&nbsp&nbsp卫蘅听得邪火上冒,踢了踢脚下的被子喊道:“我讨厌念书,看见书我就头疼。”

&nbsp&nbsp&nbsp&nbsp“珠珠儿!”何氏简直震怒得无以复加,素来乖顺的女儿怎么突然闹出这等脾气了,她的眼睛首先就在屋子里伺候的人身上扫了一圈,唬得伺候的丫头、婆子两股颤颤,恨不能给她跪下来表明冤枉才好。天知道,她们可是什么都没说,只盼着姑娘身子好了赶紧去学堂。

&nbsp&nbsp&nbsp&nbsp再说何氏,平日里对卫蘅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卫蘅前些日子病着时,何氏更是三天三夜衣不解带地在一边守着她,从来舍不得疾言厉色对卫蘅,从她的小名儿就可知,“珠珠儿”,那是掌中明珠的意思。

&nbsp&nbsp&nbsp&nbsp但今日卫蘅说出这种话,何氏立时就变了脸。

&nbsp&nbsp&nbsp&nbsp可是最是慈母心,何氏见珠珠儿脸上流下两滴滚烫的泪珠子,顿时就软了心肠,放缓了语气道:“珠珠儿,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咱们这样人家的女儿哪有不读书的。”

&nbsp&nbsp&nbsp&nbsp其实不用何氏说,卫蘅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上辈子她活了三十多岁,也不是一味只知任性的小姑娘了。

&nbsp&nbsp&nbsp&nbsp这大夏朝的女子唯才是德,小门小户的女儿不能读书习字那是生活所迫,而大户人家的小姐,却是这些小家碧玉比不了的。她们打小就要上学堂,同男子一样学习儒家经典,还有算学、律学等等,到十二岁上头,若是学业有成,还可去考女学。

&nbsp&nbsp&nbsp&nbsp这女学可不得了,是皇家所兴办,广集天下名师,就连太学的那些巨硕鸿儒也会到女学给一众女学生们上学。天底下各州各县的女子,无不以能进入女学为骄傲。

&nbsp&nbsp&nbsp&nbsp女子一旦进入女学就身价倍增,历代皇后、皇子妃皆是出自女学的学生,世家大族选择冢妇时也非女学学生不可。哪怕是平民百姓家的女儿,只要能进女学,当王妃的前例都是有过的。可以说,女儿家一生的幸福都系在女学上头了。

&nbsp&nbsp&nbsp&nbsp是以,大夏朝的女子皆以读书为美。

&nbsp&nbsp&nbsp&nbsp卫蘅说的当然是气话,只是她上辈子苦熬了一生,也就是个中等生,这辈子再不想受学习的苦了。其实学习倒也不苦,她那上辈子只苦于“人比人”三个字而已。

&nbsp&nbsp&nbsp&nbsp“可我现在真是看见书就头疼。”卫蘅惨兮兮地道。

&nbsp&nbsp&nbsp&nbsp何氏摸了摸卫蘅的包包头,柔声道:“你这是身子还没好的缘故,你只要多吃饭,精神好了,看书自然就不头疼了。”

&nbsp&nbsp&nbsp&nbsp可惜卫蘅实在没有胃口,恨不能老天赶紧将自己收了去,在人间遭一次罪就够了,下辈子变猪变牛都行啊,只管吃只管睡的,最后被宰了也值得。

&nbsp&nbsp&nbsp&nbsp何氏拿起碗去喂卫蘅,卫蘅死死地闭着嘴巴,气得何氏“啪”地一声搁下碗,可到底舍不得对她的心肝宝贝发火,转头看着满屋伺候的人道:“你们,都给我跪下,姑娘什么时候喝完粥,你们什么时候起来。”

&nbsp&nbsp&nbsp&nbsp“娘!”卫蘅抱怨道,可却不能不承认何氏这一招很有效,她只能乖乖地喝了粥。

&nbsp&nbsp&nbsp&nbsp且说,何氏还得去上房给老夫人请安,留了话,又安抚了卫蘅几句,吩咐道:“晌午叫厨房给你们姑娘煮一碗笋丁馄饨,味要清淡些,汤要熬得鲜美。”何氏顿了顿又道:“还是用鲥鱼熬汤吧,我记得前儿还剩下一些,这鲥鱼能补益虚劳、开胃醒脾,正适合你吃。”

&nbsp&nbsp&nbsp&nbsp这从江南不远千里运到京城的鲥鱼可是稀罕物,是宫中贵人才能享用的东西,若非靖宁侯在皇爷面前极有脸面,府里也得不着这鲥鱼吃。分下来之后,二房也没得着几条,都进了卫蘅的肚子里了。

&nbsp&nbsp&nbsp&nbsp何氏又叮嘱了卫蘅几句,这才住老太太的上房匆匆去了。卫蘅因病着,所以不用去请安,这会儿吃了饭只懒懒地躺在床上养肉。

&nbsp&nbsp&nbsp&nbsp到午晌,卫蘅的屋外又响起了一串脚步声,只听得门帘外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三妹妹可好些了?”

&nbsp&nbsp&nbsp&nbsp卫蘅一听见这个声音就懵了,简直恨不能用被子裹住自己,可以永生不见这个人。

&nbsp&nbsp&nbsp&nbsp可是那些伺候的人如何能知道她的心意。

&nbsp&nbsp&nbsp&nbsp“三姑娘好多了,几位姑娘快请进。”卫蘅的大丫头木鱼儿掀了帘子,将卫蘅毕生的宿敌卫萱请进了屋里。

&nbsp&nbsp&nbsp&nbsp这时候,卫蘅自然再不能赖在床上,她刚想起身就见卫萱快走几步过来按住她的手道:“三妹妹,快别起来,咱们一家姐妹,讲什么虚礼。”

&nbsp&nbsp&nbsp&nbsp卫萱的眼睛里是真诚的关怀,卫蘅就是讨厌死她了,也由不得不喜欢这么样一个人。

&nbsp&nbsp&nbsp&nbsp卫蘅看了看卫萱,又看了看她身后站着的卫家大姑娘卫芳,以及卫家学堂里几个附学过来的亲戚家的女孩子,简直是恍如隔世,不,应该说是真的隔了世,没想到又回到小时候了。

&nbsp&nbsp&nbsp&nbsp“姐姐们快请坐吧,请恕我轻慢了。”卫蘅被卫萱按着,也起不了身,她问道:“你们这时候怎么有空过来?”

&nbsp&nbsp&nbsp&nbsp“今日先生有些不适,下午不上课,咱们就约着来看看三妹妹好些了没有。”卫萱又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这是这三日的课堂笔记,我给你带来了,你别着急去学堂,养好身子才是最要紧的。”

&nbsp&nbsp&nbsp&nbsp卫萱的小字漂亮、整洁,笔记又记得条理清楚、详细无漏,学堂里的姑娘都爱借她的笔记去看。

&nbsp&nbsp&nbsp&nbsp“多谢二姐姐。”卫蘅接过笔记,无可否认卫萱真是处处都好,事事都佳,看到年纪才十岁的卫萱就如此会做人了,卫蘅真是自愧弗如,她这儿都活过三十几岁的人了,有时候还任性得连十岁的卫萱都不如。

&nbsp&nbsp&nbsp&nbsp几个小姐妹又说了些话,卫萱怕大家扰着卫蘅静养,不过多时,就起身领着大家告辞了。

&nbsp&nbsp&nbsp&nbsp一众姐妹自然是听卫萱的,她在卫家虽然行二,在学堂也不算年纪大的,可是这家里大大小小的姑娘,就没有一个不以她马首是瞻的,甚至包括卫蘅自己。

&nbsp&nbsp&nbsp&nbsp待卫萱她们走后,卫蘅木愣愣地躺在床上,望着帐顶的绣花,痴痴发呆。她问自己,难道还要过一辈子,处处被人拿来同卫萱比较,被卫萱踩一辈子的生活?

&nbsp&nbsp&nbsp&nbsp可问题是,卫蘅拿卫萱当了一辈子的宿敌就算了,但她卫蘅却连当卫萱的敌人也够不上斤两。

&nbsp&nbsp&nbsp&nbsp这才是真正最气人的。卫萱在卫蘅的生命里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而卫蘅之于卫萱,却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妹妹而已。

&nbsp&nbsp&nbsp&nbsp简直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该扔。

&nbsp&nbsp&nbsp&nbsp且说说卫蘅这心结的来历,其实归根结底,根子还是在何氏身上。

&nbsp&nbsp&nbsp&nbsp那何氏和卫萱的母亲木氏两家是表亲,家世一般,起点都差不多。

&nbsp&nbsp&nbsp&nbsp可偏偏后来,木家出了个皇后,门第越来越高,还得了个伯爵的爵位,而何家的门第却愈来愈低,朝中渐渐无人,甚至转而同商家夺利,干起买卖了,虽说家财万贯,但毕竟面子上没那么好看了。

&nbsp&nbsp&nbsp&nbsp再后来,木氏进了女学,而何氏没考上,这叫一贯心高气傲的何氏如何受得了。

&nbsp&nbsp&nbsp&nbsp偏生也巧,后来两人一同嫁入靖宁侯卫家,木氏成了冢妇,也就是如今的靖宁侯世子夫人,何氏嫁给的是老二,虽然也是嫡子,可毕竟不能承爵,这就矮了一头。

&nbsp&nbsp&nbsp&nbsp这也便罢了,妯娌两个又开始赛着生孩子,木氏进门,一举得男,何氏先生的是一个女儿,养了一个月不到却还夭折了,真是天叹可怜。

&nbsp&nbsp&nbsp&nbsp再然后,木氏得次男时,何氏才磕磕盼盼地生出老大,可是哪里比得上长子嫡孙来得让老人家欢喜。

&nbsp&nbsp&nbsp&nbsp后来何氏憋着劲儿还要生,什么都比不过木氏,子女上总要压过她,哪知道,何氏生次子时遇上难产,险些丧命。木氏却是个好命的,顺顺当当地生了三个儿子。

&nbsp&nbsp&nbsp&nbsp如此卫家就五个嫡孙了,老侯爷和太夫人都盼着能有个嫡孙女儿,何氏又落后一步,叫木氏先生了卫萱。

&nbsp&nbsp&nbsp&nbsp这叫何氏简直狂吐一口鲜血,她这辈子是这样了,却期望自己的女儿能赛过卫萱,从小就对卫蘅督促有加,日日都拿她们做比较,生怕她输给卫萱一丝一毫。

&nbsp&nbsp&nbsp&nbsp比如,卫萱是一岁时走路的,卫蘅就必须一岁走路,为了这个,天天夜里何氏都爬起来训练卫蘅走路,再比如卫萱八个月开始叫人,何氏就日日不辞辛劳地教卫蘅喊人。

&nbsp&nbsp&nbsp&nbsp被何氏这样一鼓捣,上辈子卫蘅如何能不将卫萱视作毕生最大的对手。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