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刘应明(原创)|鸟之殇(小小说二则)

2019年10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鸟之殇(小小说二则) 文|刘应明 母爱 儿时随父母住在军营,时常见一帮军人手持长枪手枪,站的站卧的卧,在训练场练喵准。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凑到射击场跟前看军人们实弾打靶,叭、叭、叭、叭很是刺激。从小就立下志愿,长大了也当兵打枪。后来如愿以偿参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鸟之殇(小小说二则)

文|刘应明

母爱

儿时随父母住在军营,时常见一帮军人手持长枪手枪,站的站卧的卧,在训练场练喵准。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凑到射击场跟前看军人们实弾打靶,叭、叭、叭、叭很是刺激。从小就立下志愿,长大了也当兵打枪。后来如愿以偿参了军,因为偏爱打枪成了团里射击尖子,曾参加师里射击比赛夺魁,还立过三等功哩。

多年后从部队退伍回到鄂西北的一座小城。因为选择了自主择业,闲暇中摸不到枪手痒痒,就动心思把户口迁到一个山村里,村支书是我的老战友。那里多年封山育林,野生动物大增,野猪野鸡什么的成群结对,经常祸害庄稼。县里规定山区镇每个村允许保留一支猎枪,以控制有些野生动物泛滥成灾。要求必须有个可靠的本村人领证持枪。我舍弃了非农户口成农业户口,为的就是那支枪和证。但那一段又能过枪瘾又有野味大快朵颐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事情缘由我最后一次打猎。那天本想出去练练手打只山鸡凑盘菜,一反往常的是,在山林间走了老半天也不见猎物踪影。正准备打道回府,突然在一块山坡梯田埂上发现了目标。这是一只土褐色带麻点的野母鸡,虽然它良好的保护色与大地浑然一体,只因它看见我时头偏了一下,这个微小的动作让我发现那里有一只猎物。目标40米左右,正好是我手中这支双管猎枪最佳射击距离。当我端起枪把准星对好,扣扳机的手指又犹豫起来。平时猎人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打野鸡一般不打母的。一来母鸡不像公鸡那么大红大紫色彩艳丽容易发现,二来人们习惯留母鸡下蛋繁殖小鸡。公鸡多了占山斗狠,又比母鸡食量大,多打公鸡可减少危害。可是平时到处乱窜的山公鸡,今天都不知躲到哪儿去了。不打眼前这只鸡,可能就要放空回家。想想还是"呯"的放了一枪。射出的霰弾子全落在这只鸡周围,溅起的尘土唦唦直响。以我的枪法它应该立马轰轰然倒地扑腾毙命。我快速向前奔去,随即又停脚楞在那里,那鸡出人意料的傲立着一动不动,只是偏过头用另一侧的眼睛看着我。即不倒也不飞,即不怕也不跑。我有些慌乱的又朝它了一枪,子弹也不知打到哪里去了。那尤物依然不动,只是把头又偏向另一侧看着我。中了邪了!我环顾四周,再抬头看天,被莫名的恐惧压得喘不过气来,树桩般地站着与那几米远处的神鸡对视。过了片刻,这鸡突然向我左手边山坡方向疾走而去。地上留下点点血迹。这时我才发现,右手边田埂下是一块刚翻耕过的板田,有一群拳头大小的小鸡崽,正沿着田里套沟钻进坡边的灌木丛。这时我才明白,如果在刚被我发现时母亲就逃开,就会把这群子女暴露在我眼前。所以鸡妈妈在中弹后还坚持到那些小家伙脱离危险区,才往相反的方向逃走。我把枪扔在地上,在那位母亲刚才站立过的地方,张大的嘴巴久久无法合拢。这些与人类共处一个地球家园的小生灵,竟然有与我们相通的情感,这惊天动地的母爱是多么的令人震撼!我把枪口对向它们,感觉自己是多么的猥琐和渺小。

第二天,我到村委会办公室上交了枪和枪证。我的战友支书一脸的诧异。

迟到的天空

穿过郊外一片小树林时,意外发现一只翅膀受伤的小鸟。这鸟见有人走近,在草地上奋力扑腾着,无法飞起来。我一个箭步上前按住这鸟,它大声鸣叫着,在我手中不停地挣扎。仔细端详这鸟:金黄的腹羽,翠绿的翅膀,燕子般修长的身材甚是好看。心想先把这小精灵带回家,养好伤后再放飞吧。

为了先搞清楚这是一只什么鸟。我在家"按图索骥"查资料,哇!原来是一只黄鹂鸟。"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杜甫的诗词名句马上跳出脑海,我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急忙买来一只鸟笼子,把包扎好伤口的黄鹂关在里面。哪料想这鸟在被关进笼子的那一刻起,就拚命的四处撞击鸟笼栏杆想冲出去,从早到晚不休不止。很快美丽滑顺的鸟体,被撞成了"翻毛鸡"。还有一些羽毛被折断落下。这自残式的挣扎,曾让我担心它会在这囹圄中活活把自己撞死。就把手伸进笼子按住它消停一下,随即遭到猛烈的啄击,它的利爪还把我的手背抓出几道伤痕。为了不让它饿死,我查资料才知这种直啄的鸟荤素兼食。就找来小米、虫子等喂它,它置之不理,还把水罐食碟全部打翻。面对这性情刚烈的大自然精怪,我闪过一个念头:还是把它早点野外放生吧,否则它会绝食自杀,那就可惜了这漂亮的黄鹂。但很快我又改变了主意。想想有几个我的熟人养鸟,玩的都是八哥、鹦鹉什么的。如果能养活一个黄鹂,那是多么的珍贵。就去找养鸟的高手老王请教,老王说这种野鸟训化,开始必须强行扮开嘴巴喂食,过几天习惯了环境,就会自己进食了。我就按老王的办法喂食灌水,三天后这鸟不但会自己进食了,而且不再四处撞击鸟笼,老老实实站在笼子中间的横杆上,等着我来喂它。有时还会清脆的叫几声。我心中窃喜:黄鹂家养计划开始成功了。一有空闲就出去挖蚯蚓、逮菜虫,这鸟有滋有味的接受着,似乎适应了我给它安排的家。有时忙了忘记出去找昆虫,就把猪肝或者瘦肉切成条喂鸟。只见它把肉条叼在嘴上并不马上嚥下,而是把肉条当活蚯蚓一样,在脚下的撗杆上左右摔打几下,认为已摔死才吞咽入喉。我惊异它在自然中形成的有些习性,大概是无法改变了。

因鸟笼放在家里气味很大,在喂食和赏玩的时间之外,就把鸟笼挂在窗外晒衣杆上。这鸟经常会抓住笼子的栏杆,探出头来仰望蓝天。它对天空的渇望,我佯装视而不见。经过一段时间的人工喂养,可能是营养不良,这鸟的艳丽的毛色逐渐暗淡下来。以前撞断撞掉的羽毛迟迟没有复原,原本家燕般修长的体形,变得短圆难看,就像一只人工喂养的鹌鹑。特别是到了晚上,它站在室外的笼子里,浑身羽毛蓬松着撑起,就像一只毛茸茸的皮球。开始我很是不解,为什么它晚上要把羽毛都撑起呢?仔细观察才明白,原来它是防蚊子叮咬。因为羽稀毛短,倮露在外的脚爪上叮满了蚊子,一个个血吸得肚皮亮园。顿时对它心生几分怜悯。

那天没给鸟准备吃食,就随手拿早上在农贸市场买的死河虾喂它。到了中午就发现不对劲,黄鹂缩着头半闭着眼,蓬松着羽毛颤颤巍巍的站在横杆上。变得又不吃不喝了。早上还活蹦乱跳的,这是怎么了?突然我想起早上喂的河虾,一定是农药药死的。以前耳闻有人用农药毒河虾卖,这次真遇上了。我懊悔为什么要用来历不明的死虾喂鸟。急忙想灌水解毒,但为时己晚。这鸟连笼中悬空的横杆也站不住了,掉下来站在鸟笼的底板上。看到它奄奄一息的样子,我不知如何是好,急忙打开鸟笼门,口里不迭的说,只要你能活下去,我放你走,我放你生。这时云淡天蓝,鸟笼的大门洞开着,这迟到天空对它已无任何意义。黄鹂瑟瑟的抖着,最后轰然倒下,慢慢的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我无语的站在那里。霎那间,黄鹂之死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丑恶。是我剥夺了它回归自然的权利,为了满足一己私欲,竟活活断送了这美丽小生灵的性命。强烈的懊悔让我胸口隐隐作痛,一时不能自已。直到有多年以后,每当恼海跳出黄鹂倒地的那一幕,我都要打一个寒颤。万般无奈之下说出这段原罪,以求得心灵的宽恕。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