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皇家童养媳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初秋晨曦微凉,苏如绘只穿一件雪白中衣,坐在八宝绿罗帐里发呆。 帐中充斥着幽兰香气,发自枕中塞的干枯兰草。这是一间大雍寻常贵族少女的卧室,乌檀木床边放着包金踏脚,靠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初秋晨曦微凉,苏如绘只穿一件雪白中衣,坐在八宝绿罗帐里发呆。

帐中充斥着幽兰香气,发自枕中塞的干枯兰草。这是一间大雍寻常贵族少女的卧室,乌檀木床边放着包金踏脚,靠窗的位置是一张梳妆台,墙边多宝阁中陈设着几件瓷玉古董,装满凌罗绸缎华美服饰的衣柜就在床后。

角落放着四叠屏风,隔开更衣之处。

在卧室旁一间小门进去,却是一般贵族少女鲜少会设置的书房。

这是因为当今的皇后在未入宫前是帝都著名才女,而今天,苏如绘就要应召入宫,陪伴皇后。

这次入宫名义上说的是因为乐安公主去世,宫中有诸位皇子却无公主,为宽慰太后与皇后,所以从正三品以上的官员之女中特召几人,入宫陪侍。实际上谁都知道这尸里要替皇子们提前相看与培养媳妇了。

苏如绘的父亲苏万海,官居辅国大将军,乃是正二品,又有武德侯的爵位,膝下三子一女,年方八岁的苏如绘,容貌秉承了母亲的端庄秀气,自幼养成的大家气度,负责挑选的内监当时就满意的点了头:“苏一看就有福气,两位娘娘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端庄大气的女孩儿。”

收了苏家的银子后,内监特意提点了一句:“皇后娘娘说知书达礼的好相处。”于是苏如绘隔壁立刻多了一间书房,苏家特意请了帝都最有名的女史薛紫暗来替她授课,务必在最快时间内尽可能让苏如绘染一身书卷清气。

从旨意下达到今天,不过短短两个月时间,薛紫暗纵然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也没办法这么短时间将苏如绘调教成才女,不过是临阵磨,因此苏如绘此刻心中全然没底,不知道即将迎来的陪侍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她发呆没多久,外间一阵响动,两名绿衣丫鬟在一名粉衣少女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揭开帐子,粉衣少女便哟了一声,诧异道:“,你不会一夜没睡吧?”

“没有,我刚起来。”苏如绘瞧了她一眼,有些意外,“红鸾姐姐,你怎么来了?”再一看,自己爹身丫鬟青雀却跟在后面。

红鸾抿嘴一笑:“今儿要进宫,夫人怕青雀年纪小,不知道该怎么替梳妆,所以让我来看看。”

这红鸾是苏如绘的母亲安夫人身边的使女,一向伶俐能干。苏如绘闻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红鸾侧身退开,笑着对后面的青雀道:“照常,先净面浣手,青叶,你去准备沐浴的桶,记得多放丁香。”她特意说明,“听说皇后喜欢丁香。”

苏如绘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她自己是喜欢兰草多些的。不过她也知道,既然要入宫,那就不能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而是要跟着宫中贵人的喜欢走了。

沐浴毕,肌肤微微泛出绯红色泽,红鸾亲自捧着衣盘进来,青雀随后用棉巾替苏如绘擦干,一件雪白的搭上苏如绘的肩。

红鸾将衣盘递给身后的青叶,替苏如绘穿衣,苏如绘忍不住奇道:“这是什么料子?怪轻怪软的。”

“尸中赐的织云绸,据说百名织娘昼夜赶工,十天方能成一尺。”红鸾微笑道,“宫里寻常嫔妃都没有呢,还是去年元宵宴上,二公子御前比武胜了宁国公世子,陛下赏赐了几匹,一直藏在库里舍不得动。早在两个月前,夫人就吩咐人全部拿出来按的尺寸裁剪了。”

织云绸轻软如无物,光滑似水,又不似寻常丝绸那样冰冷。苏如绘穿上同样织云绸的中衣,觉得刚才换下的衣裳简直沉重气闷无比。

穿好中衣,苏如绘被推到妆台前,负责打点她首饰的青雀捧出一个琳琅满目的锦匣:“红鸾姐姐请看,今天要用什么?”

苏如绘虽然才八岁,锦匣里却已经蔚然可观,这是因为苏府就她一个女儿,苏家又甚得帝心,三番两次赏赐下来的东西,妾侍反正也没资格用,安夫人便全部拨给女儿。

红鸾初略一扫,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她亲自送过来的,自然清楚,立刻:“用不了这么多,一来还小,二来,入宫是去陪太后、皇后的,打扮太花枝招展,未免让人小看。”

青雀有些失望:“听说霍太师家同样被宣入宫陪侍的霍七,会戴月香珠入宫呢。”月香珠是极为珍贵的珍珠,大小约如此刻苏如绘的拇指,传说皎洁如月华,在黑暗之中能够散发出淡淡的柔光,而且还有一股奇异的香气。

霍七的母亲乃是康悦郡主,这枚月香珠本是郡主出嫁时压箱底的东西,康悦郡主过世的早,因此一应首饰陪嫁,应该早早就传给了霍七。

“霍太师官居一品,他的女儿还尸中贵妃呢,我们苏家在宫里没那么多助力,不能和她比。”红鸾轻声道,“进宫后,也要记得忍耐些,宫中不比家里。”

苏如绘点头:“我理会的。”

红鸾满意的笑了笑,在青雀失望的眼神中,从锦匣里取了一对翡翠绿珠,以及一双绿玉耳坠子,便示意青雀不需要了。

梳头由红鸾亲自动手,按照苏如绘的年纪,红鸾替她梳了双丫髻,髻心各嵌一枚绿珠,额发全用梳子沾了丁香花泡过的水拢入髻中,只留了额角少许胎发。接着红鸾又拒绝了替苏如绘贴花黄的建议,而是让青叶去书房取一支未用过的紫毫来,轻蘸朱砂,在苏如绘眉心点了五点,立刻出现一朵虚蕊。

苏如绘的容貌原本就是端庄秀气一类,如此简单的发式,越发衬托出她那一张白生生的瓜子脸,以及含慧灵动的双目,只觉清爽怡人。那朵代替花黄的朱砂,栩栩如生,恣意之中,又为苏如绘添了一层艳丽。

青雀虽然一心想让苏如绘戴上更多华贵首饰,免得被霍七压住,此刻也不禁赞叹现在的打扮让苏如绘容光焕然。

接下来是选择外衣。

三口的衣箱全部被打开,一套套锦绣华服被取出,正在连红鸾都为难时,装束停当的安夫人终于亲自到了。

“穿这套,月白绣飞鹤襦裙,外罩墨绿菊纹长衣,腰带么,就用同色墨绿缠金的那条吧。”安夫人打量几眼女儿的发式,立刻做出了决定,“头上一对翡翠绿珠,见皇后还好,太后是喜欢华丽些的,开匣子取一个璎珞牡丹圈出来,再配一个金锁上去。”

见苏如绘装束停当,安夫人满意的端详着,忽然眼波一转:“压裙裾的玉佩呢?”

半晌,终于从匣子里找到一块雕琢成如意状的墨玉,红鸾飞快垫苏如绘系上。安夫人与三名使女上上下下打量半晌,确认没有不妥之处,门外恰好传来宫中轿辇已在府外等待的消息。

入宫陪侍,自然是不能带使女的。苏如绘要带进宫的衣物首饰,早就被安夫人另外准备好,送入轿辇了。因此此刻安夫人只是悄悄将一叠银票塞给女儿,抓紧叮嘱几句,便目送女儿登辇而去。

轿辇走得极为平稳,苏如绘端端正正的坐在辇上,在她一左一右,各有一名嬷嬷陪坐着。见到苏如绘小小年纪却摆出大人模样,左面的嬷嬷忍不住一笑,好意道:“苏若是起得太早,可以先睡一会,左右进了宫门,再到长乐殿也有很长的路,到时候我们自会唤醒你的。”

苏如绘乖巧道:“多谢嬷嬷,眼下我还不困。”

说了不困,但不知是轿辇速度太慢,还是路太长,总之,苏如绘还是不小心睡着了。半醒半睡时,她仿佛听见两个嬷嬷在低声说话:

“这苏家长的不错。”

“不如霍家那位,那位生的与霍妃一个模样。”

“哦?那真是标致了,只不过皇……”

待她被叫醒时,却见自己正歪在左面嬷嬷怀里,苏如绘一个激灵,揉了揉眼睛赶紧爬起来,正要给嬷嬷赔罪,却听右边的嬷嬷淡淡道:“苏,还有最多一刻,便到长乐殿了,你正好可以理理仪容,再想一想待会要说的话。”

比起左面的嬷嬷来,这位嬷嬷显然要严厉得多。苏如绘小心的谢过她,从怀里摸出早就准备好的小靶镜端详,发现自己除了胎发乱了些,一侧颊上有些睡痕外,其他倒也没什么,暗暗松了口气。

不过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太后与皇后,顿时紧张起来。

徽号为嘉懿但后以及出身书香世家的周皇后,都不是寻常深宫妇人。

今上继位时年仅三岁,主少国疑,时值北戎侵境,全亏嘉懿太后垂帘听政,重用太傅武洛、骠骑大将军周子南以及苏万海等一干老将迅速平定北疆,又接连采纳太师霍德柬议,安抚臣心民惑,才堪堪稳住局面。

最使一干臣子称道的是,尽管太后出身于大雍世家张氏,但她垂帘之时从未对张氏另眼看待、特别提拔。甚至有几次臣下请封太后之父为国公,均被太后严词驳回。

而且,今上刚满十六,太后便将朝政尽数归还,丝毫不恋慕权势。

因此今上亲政后第一件事,就是为太后上尊号嘉懿,以彰其德,同时封自己的外公张弘为敬国公,封自己的舅舅、太后唯一的兄弟为穆宁伯,侍奉太后,亦是极为孝顺。

而皇后周氏,同样出身大家,年仅十二便以才名动帝都,据说才貌俱全,曾被乃父叹息,惜不为男儿身。与今上琴瑟和谐,生有二子,长子出生时便被立为太子。而太子年方十岁,聪颖果敢,每每被上书房的鸿儒称赞不已。

正在沉思间,轿辇忽忽一停,两名嬷嬷立刻起身下辇,一左一右伸出手来搀扶苏如挥,同时,辇外传来内监尖细的通禀:“武德侯、辅国将军苏万海之女觐见——”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