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婚宠

2019年10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浦江城是国内最大的沿海城市,四季多雨,海洋性气候,地理位置绝佳,距离首都西京也不过三小时高速车程,是国内发展最繁华的城市。 而她,林亚楠,就是生活在这个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浦江城是国内最大的沿海城市,四季多雨,海洋性气候,地理位置绝佳,距离首都西京也不过三小时高速车程,是国内发展最繁华的城市。

而她,林亚楠,就是生活在这个高端先进化城市中,非常光荣高尚众人倾羡,万人敬仰高高在上的……公务员之中……的小警察一枚。

下午四点,浦江城的天气却活像晚上七点一般阴沉,因为今天预报大暴雨,百分之八十的公司店铺国家企业都提前下班关门,避灾避雨,而她,林亚楠则站在局长办公室受训……“林亚楠!”

老局长今年四十八,嗓门却和她高中时代的老师的破锣嗓子有一拼,特别是喊人名字的时候特有气势不说,也特有威慑力,当然,也特别的……有口臭。

一颗臭气炸弹迎面扑来,林亚楠不动声色的屏住了呼吸,还不忘气势十足的大呼一声:“在!”愣是将那股奇怪的味道狠狠的喝了回去!

似是没料到她会如此精神的应答,老局长先是一愣,许久,摇头轻叹声,“如果你平时查案也能如此气势十足该有多好,你可是一名人民警察,却看到尸体先逃跑,见了鲜血就晕菜,遇到群殴先后退,见到抢劫居然第一个拿手机打110!虽然你是空降下来的新警察,但再这么下去,我只能给你换个地方坐了……”

“别……”林亚楠脸色猛的一白,一双美目顿时雨雾蒙蒙,一双白皙修长的小手在身前打结,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老局长,完全是一副狗腿子的模样。

而老局长早就有所准备,双手环胸,闭眸假寐,完全对她的摇尾乞怜的行为闭目不见。自然是因为这种警告早已不下十次,而这个小丫头天生就不是当现场警察的料,却又不知为什么,说死也要当现场警察!

“别跟我来这套,再给你最后一个月的时间,再适应不了这里的职务,你就到警务科后勤部当值,哦,对了,这是你……咳咳,那位邮寄来的快递,让我必须在今天晚上交给你。你拿着,现在就可以回家了!”

说完,老局长完全不给她驳回的机会,拿起衣架上的毛呢大衣,明明是快五十岁的身子,跑的却比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还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他身后有什么魑魅魍魉准备抓他一般。

见老局长这边求情无望,林亚楠那一脸可怜兮兮的小狗表情顿时收了起来,她林亚楠今年二十一岁,中等大学提前毕业,刚下来就被某高层空降到这个小地方做警察,因为生得一张楚楚可怜,秋眸含情的花容月貌,而在局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众男警察的梦中情人,是众女警察的梦中敌人!

当然,其中原因不由细说大家也该明白。

虽说林亚楠天生一副娇媚的外皮,但也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心事。

比如,她虽然晕尸,晕血,晕打架,又胆小,还一定要留在现场警察的小组的原因,不外乎是她邻居的哥哥的弟弟的朋友的三大爷的儿子碰巧也是这个小组的小组长,碰巧他又外表风流倜傥,阳光帅气,英俊性感,又对她温柔怜爱,疼宠有加,可虽说如此,他也是整个警局中,唯一一个不被她的外表和楚楚可怜表情所迷惑的一个人。

自然是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美丽漂亮,身家高贵的完美女友!

虽说那两人不知何时就会传来佳讯,但她一直表面温顺,心底却从未放弃,俗话说得好,有人相爱就有人分手,有人结婚就有人离婚,江离今年二十四,她小了他三岁,就算他三十离婚,她也才二十七,年龄决定一切,听说他那个完美女友还比他大了两岁,老女人和嫩女人,任何一个男人都会选择后者吧?

只可惜,江离并不在她心里的‘任何一个男人’之列。

刚才老局长的话言犹在耳,她便忍不住叹了口气,一个月,她在这呆了半年都没把江离勾到手,一个月怎么可能成事?她明明打算再在这呆个三五年,她就不信江离不心动,这下倒好,后勤部,一天能见一次面都好的了,更别提钓凯子了!

心中有些怨愤,但她还是拿起桌上那个蓝色的标有ems的快件打开来看了下,虽说自己那半路老爹很不够意思,先是当年扔下怀孕的母亲,后是回来后又不给母亲名分,直接将母亲拐走世界游,她的零花钱虽然不少,走到哪里也有那老头的关系罩着,可身份却一直尴尬着,那边的人也总是打听她和母亲的消息,但因为老头保护的还不错,这么多年一直风平浪静的过了。

林亚楠有些奇怪,母亲天天和自己通电话,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现在银行全球化又这么方便,她手里早有了一张财产不菲的存折以供生活,他没事寄个这么薄的快件过来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

满心疑惑的打开信封,林亚楠拿出信封里的东西,刚瞄了一眼,整个人顿时目瞪口呆,看到那张红艳艳的请贴上附着的一张纸条,她刚瞄了一眼,整个人就气得几乎晕掉。

“我亲爱的宝贝女儿,江离的婚宴请帖早在一个月之前就邮寄到了你的家门外邮箱,是我托人先替你保管了起来,以防你在这一个月之中有何不轨行动,明天是他的婚期记得穿的漂漂亮亮赴宴。衣服已经帮你买好,是我和你妈特意在巴黎帮你选的,女儿,相信爹的眼光没错,放弃这一颗小草,你还会有整片树林的,乖!”

虽说被老爹这颗炸弹炸得满脑子金星,临出公司还刚好遇上暴雨连天,她顶着雨一边跑一边在路边打车,手里却一直紧紧攥着那张请帖,满脑子都是江离那张阳光帅气的脸,还有那温柔关心的表情。

她一直以为江离多少还是有点喜欢她的,至少,他会在她睡觉的时候披衣服,在她节食减肥的时候买来她爱吃的香菇鸡肉饭,在她穿高跟鞋走到小腿酸痛,频频摔跤的时候温柔的扶着她,告诉她其实她穿平底鞋也很好看。

但今天,那个一直在她心底小心翼翼维持着的梦幻泡泡,砰的一下碎掉了。

别看她现在长得漂亮,其实在整个青春年代,她的外表简直是掉在人堆里找都找不出来,她去年毕业,因为毕业后要踏入社会,她唯一的死党好友加闺蜜就是那对无良腐女双胞胎,宣如意和宣吉祥,简直是妙手回春,给她来了个丑女大变身,减肥做头发,做美容,做spa,她这才从当年的丑小鸭,借助外界力量,顺利变化成了天鹅。

坐着出租车,飞快的赶回自己住的公寓,她看着刚刚门卫交给她的包装精致的紫色盒子,擦着头发的动作一顿,叹了口气。

她相信母亲那设计师的眼光,只不过,江离要结婚的消息太过突然,令她有些措手不及。

坐在化妆台前,她将保养品细致的擦了一遍,看着镜子中自己苍白失落的脸,许久,猛的拍了下脸颊。

暗暗告诉自己,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天了,不是吗?他,从来都不是自己的。

——

林亚楠走在去酒店的路上,早起的时候,江离特别给她打了电话,让她千万别迟到。她这才从睡梦中惊醒,看着桌上的红色请帖,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江离要结婚了。

那个她从大学时代就开始暗恋的帅气男生,又朝着啤酒肚秃顶更进一步,而她还是花一样的年纪,其实这没什么不好的。

但,心还是隐隐的疼着。

换上母亲亲自为她挑选的那条白色蕾丝礼裙,她盘了头发,画了淡妆,穿了一双七厘米的白色水钻高跟鞋走出家门。

她没有坐出租车,因为她需要一点时间来沉淀自己的情绪。

要不要打电话给江离,告诉他自己今天有事不去了?在距离酒店还有段距离的地方,她忽然怯懦的想退缩,手里握着手机,踌躇不前。

然而就在这时候,手中的电话忽然响起一阵音乐声,她被吓了一跳,手一抖,那电话就从手中滑落,掉在了马路上。

听到那手机铃声戛然而止,她的心忍不住有些慌乱,也顾不得那边是机动车道,便走过去想要捡起她掉在地上的手机。

突然,一声巨响在她的耳边炸开。

“吱!”

尖利的刹车声,带着一股子热气迎面扑来,她甚至来不及躲避,腰部便感觉到一股冲力,整个人便跌落在马路上。而好巧不巧的,马路边上昨夜沉积的雨水,被那辆车溅起,竟是一滴不落的落在了她这身全新的小礼服上!

她甚至来不及惋惜,下一刻俨然就成了一只脏兮兮的落汤鸡!

“小姐,你没事吧?”

一个温和有礼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可此时的她看着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裙子,想起自己即将要去的婚礼,顿时一股无名火便从心底烧了起来:“没事,怎么会没事!”

林亚楠虽然很擅长装可怜,再加上她那副娇媚的外表,稍一皱眉,都会被人用梨花带雨来形容,尽管如此,她却是从不轻易掉眼泪的,而今天,眼眶却不由的有些湿了。

刚刚摔倒的时候,胳膊肘上蹭破了皮,火辣辣的疼,她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来,身边却忽然伸出一只手来,紧紧的抓住了她的胳膊。那双手带着冰凉的温度,却出奇的有力,捏的她骨头都跟着疼。她忍不住皱眉,却不敢抬头,怕被对方看到自己眼眸中的脆弱。

江未看着眼前这个瑟瑟发抖的小女人,一身隆重的着装,已经变得有些狼狈。他细细打量了一番,斯文的眼镜之下的黑色双瞳,染上几分笑意,刻意忽视掉,她刚刚火气冲天的话,低下身子将手机捡起来递给她,瞟了眼她手中的请帖,笑道:“小姐,如果你也是要去西亚顿酒店参加婚礼的话,要不要一起?就当是我为了刚才冒失开车的错误赔礼道歉……”

林亚楠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便想拒绝,谁知这拒绝的话还没等说出口,只闻对方的呼吸近在咫尺,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

“婚礼就要开始了,这个时间,恐怕你立刻回家也来不及了。既然是我弄脏了小姐的裙子,刚好我的车上有一条未拆封的小礼服,如果你不介意,倒不如在车里换上,再去婚礼。”

男子的声音低沉而轻缓,透着一股子彬彬有礼的温和气息,在心尖拂过,却仿佛春风一般,抚平了她刚刚激烈气愤的情绪。

她自然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狼狈,况且这男子刚刚说的话亦是句句在理。江离的婚礼,她不能不去,虽说有过逃避的想法。但真若不去,她暗恋江离的心思恐怕要人尽皆知了,她向来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就连暗恋也是风轻云淡,平静如水,江离对她的照顾四年来人人都看在眼里,今天江离要结婚了,她作为他照顾了四年的小学妹,如果在这个时候不去婚礼,难免有人心里嘀咕,到时如果让江离左右为难,更不是她想见到的。

这段感情,开始的时候就安安静静,如今到了该结束的那一天,她也不想让无关的人知道。

“那就麻烦你了。”此时的她并不知道,现在在她脑海里文质彬彬,斯文有礼的男人,骨子里其实就是个流氓,她一直被他的外表所蒙蔽,直至那一夜颠鸾倒凤之后,她拖着酸楚的双腿仓皇逃跑时,才咬牙切齿的痛悔不已,自己当初那么一清二白,花容月貌的黄花大闺女怎么就一时瞎了眼,上了这流氓的车?

/User/B16534C3283809.aspx

/User/BS16534.aspx。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