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宫女出嫁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对于李茹萱来说最郁闷和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次穿越了,旁人穿越非富即贵,要么便是富家小姐,要么就是公主格格神马的。就算是最次的,也是大家里的庶出小姐,就算不受重视,也是衣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对于李茹萱来说最郁闷和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次穿越了,旁人穿越非富即贵,要么便是富家小姐,要么就是公主格格神马的。就算是最次的,也是大家里的庶出小姐,就算不受重视,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身边好歹有一两个小丫头使唤着……

可自己呢?自己呢!只能在这宋朝的深宫中当一位宫女!

其实吧,当宫女也就忍了,如果是某个公主、娘娘宫里的内侍宫女,一等一的大丫头,谁都得给几分面子,倒也算是个美差。

可现在呢!现在呢!

要在这个浣衣局给各宫的公主、娘娘们浣洗衣服,甚至还要给她们的宫女、太监们洗衣服!真真是愁煞人了!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李茹萱真的想钻回去,再重穿越一把,看看自己的运气是不是真的就那么的差劲。

可惜啊可惜,人生就素个现场直播,没有彩排,也没有重来。就算叹上一万口的气,抱怨上一千遍,也已经无法改变现在悲催的事实了。

若是能对历史熟知,记得宋朝重大历史人物的生卒时间,也能给达官贵人们算算命数,也算是一技之长,可她偏偏是记性好忘性也大,曾经滚瓜烂熟的历史,现如今早已送回到老师的手里了!

李茹萱费力地将手中的木棒重重地砸在那一陀厚厚的衣服上,一边眼泪汪汪地埋怨着上天为什么对她如此的不公平,竟然给了她这样一副皮囊,这样让人着急的身份。

已经是到这个世界第三天了,除了每天不停地的洗衣服、洗衣服、洗衣服之外,没有丝毫自己的空闲时间,看着自己日益粗糙的双手,李茹萱也只能再次幽怨地叹了口气。

时运不济啊!

抬起头,学学小清新们用四十五度角的目光去仰望四四方方的天空,把夺眶欲出的眼泪再次逼了回去。

不过还好,总比在原来的时间中遭当没人要的孤儿、即便挣了钱还要被迫还叔叔婶婶的养育钱,遭叔叔婶婶的白眼还是要好很多的,至少,卖力地洗衣服的话,还是可以吃的很饱,睡的很香,毫无负担。

想到这一层,李茹萱总算是有了一些心理安慰,不用再做没人要的孩子,至少在这个世界里,她还是有一对非常老实巴交的务农父母,虽然因为穷苦将她送入了宫,可至少也是为了她能吃上饱饭打算,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不过,或许也就是因为她出身穷苦农家的缘故,长的不仅瘦小,相貌平平,且属于中等偏下之资,而且全身黑不溜秋的,更是一无所长,即便是进了宫,也只能因为笨手笨脚地被送到了浣衣局来给人洗衣服。

唉,要是早两天穿越过来,估计也不至于沦落至此吧?至少自己的蕙质兰心至少也能去养个花什么的吧……

可惜,一切都是空想,只能是空想……

李茹萱又叹了几声气,将手中粗壮的木棒狠狠地敲在一沓厚厚的衣服上,惹得衣服上的水珠,四溅了开来。

“我的好姐姐,你这样干活可不行啊!”旁边一个矮个方脸的小宫女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水珠,继续揉搓着手中的衣服,说道:“用这么大的力气,晚上可是要胳膊疼的。”

这个小宫女名字叫巧慧,本家姓胡,与李茹萱是同乡,又是一起进宫来的,在宫中能遇到同乡之人实属不易,两人也就格外感觉到亲切一些。

“那又有什么法子?不这么干活,可是做不完的……”李茹萱将厚厚的衣服翻了翻面,撒上一层细细的皂角粉,撩上一些水,继续“砰砰”地捶打着。所谓皂角粉,就是皂角磨成粉末加上一些草木灰,以达到去污的效果,等同于今天的洗衣粉,但去污效果并没有洗衣粉好,所以浣衣局的工作量非常繁重。

“我的好姐姐,你可真是个石心肠!”巧慧撇了撇嘴,见掌事姑姑没在,便凑在了茹萱耳边,悄声说道:“姐姐就算要好好的干活,也得看看那些活该做,哪些活不该做。”

“此话怎讲?”李茹萱皱了皱眉,心里犯了嘀咕,活不是不一样的做么,怎么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姐姐你可知道,今日姐姐你所洗的衣服,可是春晖殿中的!”巧慧将“春晖殿”三个字咬的很重,顺便给了李茹萱一个“你明白的”眼色。

李茹萱沉默。

即使是入宫时间短,可对这皇宫之内的事情,还是有所耳闻。春晖殿是尚美人所住之地,尚美人入宫已有一年之久,可依然在卧床养病,从未得到过皇帝的招幸。在这皇宫之内,没有皇帝的宠爱便是永无出头之日,只能老死宫中,加之在宋朝里面论等级,尚美人不过只是四品等级,家室又是寻常无奇,无所依傍。宫中之人向来是喜欢捧高踩低的,见尚美人不得宠,对她们宫中的事务,便是一个个的敷衍了事了。

看似皇家妻妾,尊崇无比,谁又能明了其中的凄凉?不过是红颜命薄,如那落花一般,只得随流水而去……

李茹萱一阵的伤感,手下却是更勤快了一些,又撒上了一层细细的皂角粉,痛惜地说道:“一样是可怜之人,咱能帮衬的就帮衬一些罢”一边继续“砰砰砰”地敲着衣服。

“姐姐是心善之人,可也要记得若是不按时洗完这些衣服,崔姑姑可是要责罚的。”巧慧撅起了嘴,一副“我不是没提醒过你”的表情。

李茹萱淡淡地笑了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可怄气归怄气,拌嘴归拌嘴,巧慧见李茹萱身边的木桶已经见了底,还是撅着嘴将木桶添满了水,然后气鼓鼓地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揉搓衣服。

这丫头,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李茹萱再次笑着摇了摇头,巧慧虽说是有时间太过于机灵了一些,惯用些见风使舵的招数,可对她,还是很好的,心里还是惦记着她们之间的姐妹情分。

只是,这以后……

李茹萱叹了口气,不知怎地,想起了那位缠绵病榻的尚美人。即便是自己此时吃苦受累,每日要听人差遣,可好歹等上五年时光,也是可以被放出去的,只是苦了那尚美人,入宫深似海,只能孤苦一生,终老在这皇宫内苑之中了。

不过反过来想想,或许,这也不失是一件好事罢,若是真成皇帝宠爱之人,怕是要活在风口浪尖之上,成为众矢之的了。到那时,恐怕真的是连安稳日子都没有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