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庶女生存宝典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午后的阳光斜斜照在曾府的西角门上,地上的积雪化成了一片一片的小水潭,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粼粼的金光。 阎妈妈掀开车帘向外睃了一眼,眼见那七八个小丫头子已从紧随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午后的阳光斜斜照在曾府的西角门上,地上的积雪化成了一片一片的小水潭,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粼粼的金光。

阎妈妈掀开车帘向外睃了一眼,眼见那七八个小丫头子已从紧随其后的马车上鱼贯而下,此时已战战兢兢地在府门口一字排开地站好了,这才款款地缓步下了车。

她身着鸦青袄儿,绛黄褙子,头发油光水滑地在脑后挽一个元宝髻,梳得一丝不乱,从里到外透着精明利落。

早从门房里跑出几个小厮,冲着她点头哈腰地叫“阎妈妈”,又上赶着笑道:“这一回到庄上去,偏赶上下雪,妈妈辛苦了,道儿还好走吧?”

阎妈妈只在鼻子里待答不理地嗯了一声,便袖着手走到那一排女孩子前面站定,微眯着眼将她们从左到右地又打量了一遍,方昂头沉声道:“进了府自有别的妈妈姐姐们教你们规矩,旁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们几个都是我亲自挑过来的,做事儿都勤快机灵着些,别给你们娘老子丢人,别给我丢人。”末了又将脸一沉,拖长了声音冷声道:“又懒又没眼色的蠢货可是会挨板子的,嗯?”

小女孩子们俱是脸色一凛,齐齐地低了头轻声道:“奴婢们知道了……”

阎妈妈对这回答显然很满意,点了点头,便转身领头往里走。

临跨进门槛时,不免又回头望了一眼,见那个单薄纤瘦的小小身影规规矩矩地站在队伍中,不靠前,也不靠后;瞧不出高兴,也看不出紧张,只微低了头随着众人一起往里走,脸上很是淡然。

阎妈妈顿了顿,也没说什么,便转头迈进了门槛。

从侧门进去,插过穿堂,绕过回廊,进了二门,方始瞧见三三两两穿靛蓝袄,葱绿或松花色比甲的丫鬟们的身影,见了阎妈妈俱站住脚,恭恭敬敬叫一声“妈妈”,接着便好奇地上下打量着这七八个小丫头,有胆子大的就含着笑问:“这是庄子上新送上来的丫头?”

阎妈妈眼皮也不撩,只哼一声,便目不斜视地继续往里走。

迎面忽见两个粗壮的婆子押着一个年轻媳妇往外推搡,阎妈妈瞅了一眼,便停住脚皱眉道:“李兴媳妇怎么了?”

婆子忙道:“她这臭嘴惯爱搬弄事非,在小厨房里又有的没的胡编排,王妈妈听见了,扇了两个嘴巴,让绑到二门外打四十板子。”

李兴媳妇蓬着一把头发,早吓得面如土色浑身筛糠,一边在那两个体壮如牛的婆子手里挣扎着,一边奋力叫嚷:“我……我也没说什么呀,就恍惚听见谁说庄上死了个姨奶奶,就问了两句……”

阎妈妈抬手止住了她,淡淡道:“老王火气还真不小。把她打得起不来炕,明儿太太点名要吃她做的水晶肘子怎么办?出去说给小子们,打二十下空心板子也就是了”,又横了李兴媳妇一眼,冷声道:“能混到大厨房里不容易,好生当你的差吧,再让我听见可就不是空心板子那么简单了。”边说,脚下不停,衣裙索索地继续往里去了。

跟在身后的七八个小丫头年纪最大的不过十岁,见了这阵势越发惶恐起来,煞白了脸抿着唇一个个噤若寒蝉;唯有中间那个小姑娘神色依旧,无波无澜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低眉垂首,只自顾自瞅着自己的脚尖,慢吞吞地随着众人往里走。

又进了一重院子,坐北朝南是三明两暗五间正房,两侧各有带两间小耳房的东西厢房各三间,一色的歇山卷棚飞檐顶,雕梁画栋,青砖黛瓦,看上去只觉得富丽堂皇;正房和东西厢房间以回廊相连,中间是青石漫的甬路直通正房,路两侧辟出来方方正正四块花圃,只是时节已是初冬,圃中不再有姹紫嫣红,略显得有几分萧瑟。

廊上正有几个小丫头在那里一边呵着手,一边拿着抹布擦那朱红漆柱,一见阎妈妈带了人进来,慌忙停了手里的活计,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妈妈”

阎妈妈避开正中青石甬路不走,只带着人顺回廊一径走到正房门外,方抬手摸了摸鬓发,又掸了掸衣裳,才刚回头说了声“你们在这阶下站着,等我进屋回禀了太太”,便见正房的朱红洒花门帘一掀,一个身材高挑的丫头满面春风地迎了出来,冲阎妈妈笑道:

“我才刚在这里念叨着说妈妈该回来了,可巧您就进来了。二太太和姑娘们也都在呢,叫她们进来吧”,一边说,眼睛只管往她身后那一队小女孩子脸上瞅着,等看到站在队伍中间的阿离的时候,两道秀眉微不可见地挑了一挑。

阎妈妈便回头冲女孩子们沉声道:“这个姐姐是大太太跟前的莲心姑娘,快行礼!”

那些小丫头们连忙低头屈膝,齐声道:“莲心姐姐好。”

莲心一边含笑点头,一边忙走下台阶,当先一步将阿离扶住,眼神闪烁,微微一笑道:“您……可别冲我行礼,我受不住”。

那叫阿离的小姑娘也不跟她矫情,借势便站直了身子,脸上回了个淡淡的笑容,没有言语。

迈步进了正厅,迎面墙上是一幅“松鹤延年”的卷轴,下面紫檀木八仙桌上摆一对掐丝珐琅春耕方瓶并几部经卷,桌两旁各置一张太师椅,左右又是一对大红羽纱宫灯,看上去虽不如何奢华却自有一番沉稳的气势。

东次间的卐字不到头镂空隔扇门上悬着秋香色“花开富贵”的软缎门帘,里面正传出一阵笑语之声,影影绰绰便见妇人们头上的珠翠在那帘子后面熠熠生辉。

阎妈妈垂手站在帘外,恭敬地向内说了声:“太太,人带进来了。”

阿离站在一排屏息静气的小女孩子队伍里,垂下眼皮,长而卷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两下,不动声色地将鬓旁一朵小小的白绒花摘了下来,轻轻塞进了袖中。

便听里面的说笑声戛然而止,片刻后传出一个妇人随意的声音:“带进来瞧瞧。”

东次间门口垂手站着的丫头打起帘子,阿离随着女孩子们跟在阎妈妈身后低着头走了进去。

一进门,迎面便是一阵暖香扑鼻而来。入了冬,已下过了头场雪,外头已经有些冷得伸不出手了,这屋子里却是温暖如春。地下一只象鼻三足珐琅大火盆里升腾着通红的火焰,里头燃着百合香,时不时发出轻微的噼啪爆响。

南窗下是铺着大红猩猩毡的黄花梨云头大炕,曾府的大太太和二太太正盘膝对坐在炕桌两侧闲话家常;十二岁的五小姐贞娘懒懒地倚在大太太身上磕瓜子儿;地下另有一张罗汉床,十六岁的三小姐冰娘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低头做着针线;炕下西墙边是紫檀大柜,黄澄澄地装着鎏金门钮,耀眼争光;板壁下一溜紫檀木椅,曾家另几位庶出的小姐,俱是腰背挺直规规矩矩地在那里依次坐着,见小丫头们进来,脸上俱露出一丝好奇而警醒的笑意,忙不迭地向她们脸上打量起来。

唯有五小姐贞娘似不知情,只向女孩子们溜了一眼,便嘟着嘴皱了眉道:“怎么都这么小,会做什么?我身边可不要鼻涕虫跟着!”

阎妈妈脸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笑,恭声道:“五姑娘别瞧她们年纪小,都是老奴从咱们庄上百十个家生女儿里仔细挑出来的,人都还机灵,调教调教也就好了——外头买进来的那些年纪大的,服侍起来是不错,心眼儿也难免多些,不如从小就用着的放心。”

她的态度极是谦恭,话也说得不紧不慢,却隐隐透出积年老仆所特有的那种威严——阎妈妈原是曾府掌家大太太的陪嫁丫头,现在任着内院总管,算起来服侍大太太已有三十年了。

五小姐便没再吭声。

八个小女孩子惴惴地在当地一字排开地站着,大气也不敢出。五小姐立时下了地,走过去逐一端详了一遍,随手指着阿离道:“这个看着还干净整齐些,以后她就去我屋里使唤吧。”

阎妈妈脸上微露难色,一边笑道:“她呀……她只怕是不行……”边说,便向大太太望过去,嘴里待说不说地低低叫了一声:“太太……”

曾府大太太葛氏四十岁了,因为保养得宜,仍是粉团团一张瓜子脸,皮肤很是细滑紧致,乍一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她家常穿了件琥珀色灰鼠皮出锋对襟通袖袄,玄色铁线裙子,端端正正坐在炕桌旁,手里捧着粉彩麻姑献寿茶盅,掀开盖子低头吹了吹热气,闲闲地啜了一口茶,方向五小姐贞娘淡笑道:“她?你可使不动她。”

还没等贞娘狐疑地问出那句“为什么”,与葛氏对坐的二太太高氏早已溜下炕,兴致勃勃地凑到阿离面前,眯了眼仔仔细细端详了一回,方回头冲葛氏好奇地笑道:“哎哟,我说大嫂,这丫头长得跟当初你们那四姨娘还真象呢,倒也算是个小美人胚子……”

说毕,溜了葛氏一眼,又以袖掩口吃吃地笑了两声,道:“当然了,还是跟大哥更象一些,瞧这眉眼,这嘴唇,活脱脱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啧啧……”

葛氏对高氏眼中暧昧不明的笑意似乎毫不在意,自顾自将手中茶盅搁到桌上,从腋下抽出帕子来轻轻拭了拭唇角,方云淡风轻地笑道:“自古红颜多薄命,女人与其漂亮,倒不如贤良些好。”

贞娘立刻明白过来,惊愕在眼底一闪而过之后,脸上便浮现出不假掩饰的愤恨和鄙夷,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那贱货的女儿!娘你这是要做什么,把她弄回家来给咱们作使唤丫头么?”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