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麻雀宫女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夜半时分万籁俱静,大亚皇宫后花园某处,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一路藏头露尾左顾右盼的来到花园的莲花池子前。$*-*$到了之后看着池子想了一会,再用极快的速度瞄了瞄周围,确定没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夜半时分万籁俱静,大亚皇宫后花园某处,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一路藏头露尾左顾右盼的来到花园的莲花池子前。$*-*$到了之后看着池子想了一会,再用极快的速度瞄了瞄周围,确定没有动静。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让我穿回去!”对着水面轻声喊了几句,终于狠了狠心,捏着鼻子“扑嗵”一下跳进池子里,顿时激起水花无数。钱小米一面在水里死命折腾,拼了小命想将自己沉入水底,心里只有这么个声音不停响起。

她不要留在这种能闷死人的地方!不要!

事情的生有时候是没有逻辑可言的,钱小米以前看过不少天马行空的穿越文,但万没想到有一天会生在自己身上。她那天只不过是因为突然被老板炒了一时神智不清,没留神闯了红灯被车撞得昏死过去,一醒来竟然现自己穿越了!

这一穿,不但穿到了个以前历史课里听都没听过的“大亚王朝”里,还成了皇帝长女明月大公主的贴身宫女。那个倒霉的宫女那天也不知是不是减肥没吃饭饿得脚软,在一个人过后花园莲花池小桥时没来由的掉到了池里去,一口气没上来竟就此嗝屁。而自己好死不死就在那一刻穿到她身上,当有人现宫女落水后赶来将她捞上来,她这个落汤鸡已经只剩半口气。

钱小米不是个死脑筋的人,这年头穿越的人多了去,有人在自家马桶上坐着坐着都能穿了去,也不差她一个。得过且过是她的坏习惯,况且光棍司令一个的她在原本的世界里也没什么人和事让她留恋不舍,所以刚开始她还是很心平气和的接受了这个事实,立志想要在这皇宫大内当一名混吃等死的安乐宫女。但日子才没过两天,很快她就现以前她看的那些穿越文里主人公个个都不是一般的强悍,试问一个现代社会里每天享受着高科技和快餐文化的都市人,怎么可能接受得了没有电脑、没有网络,甚至连流行音乐也没有的枯燥生活。所以被从池子里捞上来不到半个月,已经被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晚上八点睡觉的规律生活折腾得快得脑抽风的钱小米,决定无论如何要想办法穿回去。

从哪里来就从哪里走,跳进这个将她带来的莲花池自然就是她目前唯一能尝试的方法。尽管冒险,可怎么也比不试的强,所以她便趁着今晚月黑风高,一个人溜到当初这个“案现场”想要案件重演。

可惜事情并没有如她所愿,钱小米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怨恨自己小时候怎么什么东西不好学,偏偏就是跳了学游泳。人一落水,手脚根本就不顾自己的意愿就自动工作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的功夫,狗爬式、蛙式,连仰游都施展出来了,自己就是没能把自己交代在这个风景如画的池子里,把她气得不行。

“没有搞错,这年头想溺个水都这么难,这老天爷也太捉弄人了吧。”折腾了半天除了喝了一肚子的水什么也没做成,钱小米只得认命的爬回岸上,一边拧着衣服上的水,很恼火又无可奈何的抱怨着。

看样子光这样没准备实在行不通,正想着是不是该先给自己绑块大石头才跳。一阵脚步声向她这边走来,有人举起灯笼往池子方向照了照,喝问。

“是谁在这里?有人就快出来!”

钱小米一惊,顾不得身上湿漉漉的马上躲在假山后面,偷偷往外一看。糟了,原来是一小队在值夜巡逻的大内禁卫军,其中一个听见池子这边上好像有动静,急忙领队过来查看。

看戏也知道,皇宫大内可是什么都讲规矩的地方,要是被禁卫军现自己这个宫女半夜三更偷偷摸摸跑到这来玩“自杀”,被罚事小要被当成刺客那就麻烦了。钱小米连忙将身子趴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恨不得变成泥鳅钻进泥里去。假山周围花草不少,正好将她的大半个身子遮住,在夜色下倒也不甚明显。

“没有见到人,是你听错了吧,这大半夜的哪儿来的人,兴许是池子里的鱼跳出水面弄出的声响。”幸好这队禁卫军刚才也只是听到了一点轻微声响,提着灯笼在钱小米周围绕了一圈也没有具体现,便有同伴提醒那人可能是弄错了。

那个听到动静的年轻禁军侍卫见也没有现,也以为是自己太过敏感,挠了挠头不确定的嘀咕了几句。“可是刚刚明明听到有声音的,难道真是听错了。”

“肯定是,在宫里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规矩,半夜三更还在园子里转悠,外面的人也不可能进得来。不是人,难不成还是宫里的冤”其中一个见他还在磨蹭不耐烦的催促着,但话还没说完就被领队的小队长打断。

“想胡说什么,这宫里的事是可以随便乱讲的,传出去让主子们知道了可不是闹着玩。”皇宫之内最忌讳怪力乱神之事,所以还没等他说完那小队长已经横眉盯着他,厉声制止。“我看你最近准是闲得慌,没事就在这胡言乱语,再敢多说半个字看我不把你这张贫嘴撕了。”

“是,是属下失言,瞧我这嘴巴就是不长记性,该打。”那个侍卫刚才也是一时心急口快差些犯了忌讳,一连赏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再不敢说下去。心里却在嘀咕今儿个老大的脾气怎么像吃了炮仗似的,一点就炸。

“既然这里没有人,我们就不要再耽搁,今晚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巡到,别在这摸鱼了。”那个小队长看了看平静的池面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明显不想纠结于此,说着逃避似的领着其它人到别处巡逻。

等到他们走远了再也看不见身影,钱小米这才敢从地上爬起来,本来就湿透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土整个人狼狈不堪。这时已经是中秋过后的天气,刚才光顾着躲避禁卫军的视线还不觉得,现在一放松精神才觉湿透的身体在深夜的秋风中冷得很。

“不行了,再在这待下去说不定真的会被现,看情形今晚也折腾不出什么样子,还是先回去再说。”钱小米打了几个寒颤,哆哆嗦嗦的沿原路趁着月色摸回自己的住处,这一趟无功而回只得留在下次再找机会。

明月公主住在韵淑宫里的明月轩,钱小米现如今是公主的贴身宫女,自然就住在离公主闺房不远的房间。幸好她是资深的大宫女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单独房间,不用像其它小宫女一样十个八个挤在一个大通铺里,所以没人觉她在这个夜里曾悄悄出去了一趟。

院子里四下无人连忙进了房间,钱小米马上关好房门,刚换了身上的湿衣服正想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门外就响起敲门声。打开一看,原来就一同照顾公主的宫女兰儿,不待她问兰儿已经先说道。

“公主刚刚身子又热了,我已经让人去找太医,不过公主还是要你去陪着,小米你还是快过去吧。咦,你的头怎么的?”说着眼尖的看到钱小米还湿着的头,觉得奇怪问道。

“哦,没什么,刚刚半夜口渴起床想喝水,不小心撞翻了水盘子弄得。”未免她疑心,随便找了个解释搪塞过去。“别管这些了,既然公主要找我,那我这就过去好了。”今晚是兰儿值夜本来不用钱小米去陪,但才八岁大的小公主对“她”这个打出生就一直照料自己的贴身宫女,有着一种不同一般的依赖感情,每当病了总要“她”在身边才安心。钱小米才落脚不过半个月,但对这个三天两日就病上一回的体弱小公主的习惯已经摸熟了,只好应了声便收拾收拾过去。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她现在可是当一天宫女尽一天职。

“那好,你赶紧过来吧。”幸而兰儿为公主的病操心没有细想其中不妥,只是催促着她动作利索倒也没有再深究。

“我见公主傍晚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才没几个时辰,忽然又病了?”一边关门一边忍不住问,钱小米对目前的状况有些拿不准。

那兰儿正是一脸愁容,随口答道。“就是因为最近几天见公主的病好了点,下面的小丫头们就放松了心,今儿傍晚公主在房里用膳的时候就没记得将房门关紧。许就是这样让秋风进了去,公主身子虚感了些风寒到了夜里就开始热了。”想来想去,就只有这个可能。

钱小米无语,心想这小公主也未免太娇气了点,这才入秋没多久的天气能有多冷,就那么在房里被风吹吹竟然就病了。若像自己这样大半夜还在池子里折腾半天,还不要了她的小命去。当然她没敢直说出来,喃喃的应着。“那是,那几个小丫头年轻不够心细,办事就是不如兰儿姐姐牢靠,照顾公主的事儿还是得我们这些资深大丫头才应付得来。”

“你这丫头,又拐着弯夸自己来着,这脸皮真是越来越厚实了,也不知是像谁学的。”兰儿听了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觉得她最近变得贫嘴能言,又哪里想得到前些天的落水一事已经让眼前这人内里完全不一样了,只是打趣。

“哪有,我这不都是大实话,姐姐能干这可是大伙儿都瞧得见的事情,那用得着我吹嘘。”钱小米怕说多了露陷,打着哈哈混了过去。

“真是说不过你,准是最近和那些个贫嘴公公们见多了,学得了这一嘴滑舌。”兰儿一心挂念着公主的事儿,也没多想过中原因。

房间本来就隔得不远,两人说话间就已经到了。这时刚过中秋天气才转冷,内务府这才给宫里各处了新一年的冬衣,而公主房里已经用着地龙,一掀帘子一阵暖气迎面扑来。进内一看,小小的人躺在宽敞的床上,越显得娇弱不堪,虽床边还有宫女侍候也带着冷清之象。那小人儿看到钱小米来了,这才略略精神了点。

“公主,我来了,你觉得身子哪儿不舒服?”钱小米一进房间,就轻车熟路的来到公主床前嘘寒问暖。

“就是身上难受,一会儿凉一会儿冷。”小公主病得迷迷糊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柔柔弱弱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只未断奶的小猫似的。

明月小公主自打娘胎出来就有些先天不足之症,一直是吹风就倒大病小病不断,好容易长到六岁当口她还撑着,没想她娘亲云嫔倒先挂了。虽然这个病怏怏的小公主只是个宫女出身的妃子生下的庶女,但怎么说也是皇帝老子的亲生骨肉,还是第一个女儿。所以皇帝还是有为她安排妥当,将她交给了自己无所出的宠妃淑妃代为养育,于两年前搬到了淑妃的韵淑宫生活,而这些当然就是钱小米之前暗中留神打听得来的内幕。

小公主的病来得很快,太医张辅良急急忙忙赶来给她请了脉,果然是因为不小心感了风寒所致。熟门熟路的给开了几副药,又老生常谈的吩咐几句注意事项,这才留着她们这些宫女照顾先行告退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