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品天下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周朝末年,天下大乱。群雄辈出,逐鹿中原。连年征战,百姓颠沛流离,苦不堪言。 纷纷攘攘数十载后,才由一代明君高家天子定了江山。定国号为梁,建都平阳,改元泰始,总算是给了天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周朝末年,天下大乱。群雄辈出,逐鹿中原。连年征战,百姓颠沛流离,苦不堪言。

纷纷攘攘数十载后,才由一代明君高家天子定了江山。定国号为梁,建都平阳,改元泰始,总算是给了天下一个太平。虽然仍有少数前朝余孽作乱,但大势已去,不足为患。

泰始五年,十一月初七。

距大梁王朝都城平阳西南二千多里,梧桐山脚下一处名为怀安的小镇正迎来新的一天。

青色的炊烟在稀薄的白雾中袅袅升起,家养的母鸡咯咯叫着,在经霜凋零的草叶中寻找越来越稀少的昆虫。

忽地,一只秋蟋蟀奋力跳起,惹得鸡群一窝蜂般的涌向一处焦黑的断壁残垣。看那形迹,这处人家应该是刚刚遭了火灾不久,还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焦糊味儿。

“去去去,少来添乱!”一个年轻妇人忽地从断墙那边,垮了一半的厨房立起,挥舞着锅勺驱赶着鸡群。

她看来也就三十许人,虽荆钗布裙,但相貌却是乡间少见的美丽,尤其是那双丹凤眼,顾盼生辉,就是发着脾气,也让人赏心悦目。只是此刻紧皱着眉头,显然心情十分不好。

路过的乡亲们瞧见,无不心生怜悯。

这位美娇娘原是镇上做豆腐的施家女儿,后战乱中嫁了个姓沐的落难公子,奈何又因战乱分离,至今仍带着女儿住在娘家。偏娘家近日又遭了火灾,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透顶。

“哟,沐家娘子,这一大早的是谁惹你不快?”说着话,一个身材高瘦,鬓边插花的老妪就从小巷那边笑着过来。

沐家娘子欲待不理,可低头再看一眼自家被柴禾熏得黢黑的灶台,还是强自忍耐着挤出了几分笑意。

“何大娘这一大早的又是给哪家说亲去?好歹也告我一声,帮衬下我家好伐?”

何媒婆笑得老脸上的皱纹都开了花,跨过残破的短墙,也不嫌弃的迈步进来,“这不正是有个天大的好营生要关照你?”

“有营生关照我?”沐家娘子不信任的滴溜溜打量起何媒婆来,这老货从来是无利不起早,自家烧得就剩下两间孤零零的破瓦房了,她还能有什么想头?

何媒婆略有些尴尬,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咱们进屋谈。”

“不用了,屋子里老老小小全都病着,不便见人。大娘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吧。”沐家娘子断然谢绝,揭开锅盖搅了几下锅里的粥。

何媒婆瞅一眼锅中之物,急中生智找到话头了,“啧啧,这大清早的光煮点红薯菜叶也够吃?沐家娘子,你就是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老的小的想想不是?听说你爹你娘和你闺女都伤得……”

“好啦!你有什么说就直说吧,甭跟我在这儿打马虎眼。”

见她要翻脸,何媒婆索性牙一咬,把实话道出,“素闻沐家娘子你是个爽快人,那大娘我就托大说句不中听的话了。你男人一走十几年,恐怕早已是凶多吉少。不过娘子你却是个有福的,城东的张员外你知道吧,那可是个大财主。他刚没了正室,谁知就看上你了?现托我带了话来,只要你肯点头,他立马三媒六聘的娶你过门……”

“我呸!”沐家娘子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本想泼这老货一身滚粥,可想想这还是一家人的早餐,实在舍不得,于是蹲下抓了一把石子扔了出去。叉腰怒骂,“亏你还知道我是有男人的,有这么跟人说亲的吗?我虽没读过书,可我男人却是正正经经的大家公子,至少教会我认廉耻二字!他一天没消息,我等他一天。他一辈子不回来,我等他一辈子!就算是改了朝换了代,也没哪条王法是要逼着有夫之妇嫁人的。你这老货要是再敢来纠缠,当心我一状告到衙门去,看不扒了你这层皮!”

何媒婆给骂得又羞又臊,眼见四邻街坊已经有不少人站出来指指点点,只得半捂着脸道,“我是一片好心,眼见你家遭了灾才给你寻个出路。不过是个卖豆腐的破落货,喊你两句豆腐西施可别以为自己真成金凤凰了。往日跟男人打情骂俏的也没少见,这会子又假装什么清高?”

沐家娘子大怒,提着锅勺就追打上去,“姑奶奶开门做买卖,一不偷二不抢,不过跟男人说句话怎么啦?难道比你这成天挑三窝四,耍嘴皮子的老货还不如?你是哪只眼睛看见我跟人打情骂俏了?这话你要不跟我讲清楚,姑奶奶这就抠了你的眼珠子当泡踩!”

说话的工夫,二人就在小巷里撕打起来。

何媒婆毕竟也是五十大几的人了,怎么样也比不上沐家娘子年轻灵活,一连挨了好几下,疼得杀猪似的叫唤。鬓边的红花也早落在地上,踩得不成形状。

眼看着何媒婆吃了大亏,才有邻居上前劝和,“好了好了,何大娘你确实不该说这样的话,还不赶紧给沐家娘子赔礼道歉?难道真要咱们把保甲请来你才服气?”

何媒婆心里那个恨啊!奈何自己没理在先,说不得只好含羞忍辱,给沐家娘子赔礼道歉。又取了一把铜钱赔罪,才得脱身。

赶走了这糟心的老货,沐家娘子给邻居们道了谢,又立时拿着钱去买了些小米回来,加进粥里熬好端进了屋。

“爹、娘,起来吃饭了。”

一声苍老的叹息幽幽响起,“蕙娘啊,你这又是何苦?虽说那何媒婆可恨,但你将人打一顿,岂不遭人忌恨?万一人家怀恨在心,找上门来,你一个妇道人家要怎么应付?”

“可我若不声不响的,人家岂不更要欺负到头上来?”沐家娘子,施蕙娘撒娇的翻了个白眼,把原本先捧给老爹的粥递到娘手里,转身又去端第二碗。

施大娘叹了口气,“老头子,少说两句吧。反正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再说这个又有什么用?咱们左右都是住了几十年的老街坊了,姓何的老货再怎样,难道还真敢来杀人放火不成?你倒是想想,咱们接下来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怎么过?我哪知道!”给转移话题的施老爹也是一肚子火,“家里烧得精光,你我又伤成这样,每天光是药钱都要不少。咱们活着就是拖累孩子,还不如当时死在火场里!”

施大娘哭道,“你以为我不想死?我只是不放心蕙娘母女。你说念福那傻丫头,当时跑来救咱们做什么?害得她那么个小人儿给砸得至今不能开口说话,看不到她安好,我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

一提到外孙女的伤,施老爹又勾起心头旧恨,“都说养儿防老,可施瑞那个混帐东西我算是看透了,他媳妇就更不是个东西!不过是给念福说了户好人家,她居然就能狠下心来放火!结果弄得整个家当都烧没了,他们却把咱们扔下,自带着儿女跑了。要不是蕙娘逃过一劫,咱们爷孙三个就坐着等死吧!”

“呸呸呸,一大早的说什么死呀活的?”又端着粥进来的蕙娘进门就啐了老爹一口,“你们命硬着呢,起码得活个百八十年才够本。要是敢不声不响的扔下我和念福走了,我就是追到阎王殿也要把你们的魂儿要回来!”

施家二老本是满肚子愁肠,可给女儿这番话说得又好气又好笑,再想想,又是说不出的窝心。都说女儿是爹娘的小棉袄,这话真是不错。这些天要不是有她忙里忙外的撑着这个家,老两口早寻个绳子上吊去了。

“一大早的别说这些鬼啊神的,当心报应。你把粥放下,这儿你娘还能动,你赶紧去看看念福吧。”

“那我就不管你们了啊。”蕙娘确实也挂念女儿,看老娘已经自己一口,喂老爹一口的吃上了,便不客气的把粥搁下,转身往外。走到门口那儿,她忽地想起一事,转头笑道,“才隔壁李大娘来跟我说,一会儿带我去欧阳家试试。要是他家肯留我帮工,咱们就不愁没钱了。”

施大娘没听清,“哪个杨家?”

“什么杨家,是那个五进院子的欧阳家!”施老爹鄙视了老伴一眼,转而对女儿道,“那可是户好人家,你去了好生回话。要是能留下,怎么说也算是个正经去处。”

嗳!蕙娘甜甜应了一声,开开心心的去瞧女儿了。

可他们不知,薄薄的板墙隔壁,有双眼睛早已悄然睁开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