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生死较量(一)(作者/段华峰)

2019年10月1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段华峰 餐饮分割线 一 偌大会场座无虚席,彩幅高挂,掌声阵阵。 韶池市为公安局隆重举行誓师动员大会表彰大会,新上任的公安局长陈鹏飞庄严地宣告:打造威武之师,誓保人民安宁,尽尽职尽责工作,维护一方平安.铿锵豪迈在回声在空中荡漾。 这天,市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段华峰

餐饮分割线

偌大会场座无虚席,彩幅高挂,掌声阵阵。

韶池市为公安局隆重举行誓师动员大会表彰大会,新上任的公安局长陈鹏飞庄严地宣告:打造威武之师,誓保人民安宁,尽尽职尽责工作,维护一方平安.铿锵豪迈在回声在空中荡漾。

这天,市领导来了,分别为公安局长陈鹏飞及参与绑架案侦破的民警颁发了荣誉证书和奖金。

周天民身披绶带,手捧鲜花,接过了荣誉证书,脸上溢满了灿烂的笑容。他知道,作为公安民警,为社会安全而战,为人民利益而战,时刻维护人民群众安全,保障人民安居乐业是自己的神圣职责。

但在此时,周天民的心却在惦念着受伤住院的老常。老常叫常有发,是周天民的老领导,同样,在他心目中也是自己可敬可亲的长辈。跟随老常工作十余年,他不仅教天民如何工作,而且教他如何做人处事,谆谆教导,殷殷关怀,象至爱的亲人一般。周天民自己也知道,自己能有如今的成绩和辉煌,同样也离不开老领导的提携和帮助。

病房内,白色的墙,白色的床。老常神情安详地躺在床上,胳膊上仍扎着吊针,老伴静静地守候在身边。局长陈鹏飞刚刚带着局党委领导一行前来探望离开,刚好周天民也赶来,他轻轻推门进来。

老常,您现在好多了吧?周天民悄声问道。

好多了,绑匪抓住了吧?老常仍关切地问道。

老常,你放心吧!绑匪落网了,人质也安全解救周天民回答说:老常,你让我怎么感谢你啊!危难的时候,是你推开了我,自己受了伤。要不,今天躺在这里的就是我了周天民有些激动。

说什么客套话啊!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这样,随时会有危险出现。作为我们刑警,面对犯罪分子就不能有丝毫害怕。人就是这样,你弱他就强,你强他就弱。我们要一身正气,随时冲在前面,无所畏惧,要从气势上压种邪恶,震慑住犯罪分子老常躺在床上,意味深长地说。

5月10日下午。

不好啦,我女儿被人绑架了,刑警大队办公室来了跌跌撞撞进来一个中年妇女,哭哭啼啼,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怎么回事?请慢慢说。民警安慰道。

这名妇女诉说了原委。她叫程晓英,家住城内莲花小区。她丈夫王发顺开了个私家煤矿,也算属于暴发户。5月10日,王顺发不在家,18时许,程晓英象往常一样到6岁女儿珊珊所在的育英小学接放学的孩子,到学校后,老师却告知她,珊珊已经离开一会了。程晓英纳闷了,平时放学都是由自己或丈夫轮替接孩子,如果见不到爸爸妈妈,女儿是不会单独回家的。程晓英心里忐忑不安,兴许孩子和同学一块回家了。她心里也这样想到。

可当程晓英急匆匆地返回家后,却没有看到女儿珊珊回来,她立时又询问周围的邻居,都说没有见到孩子。程晓英内心发毛了,赶紧给老公打电话,在电话里带着哭腔地说:顺发,你赶快回来吧,珊珊不见了。接到电话后,王顺发当即放下手头的活儿,急急驱车往回赶。到家后,他和哭得泪人般的妻子一起开着车到女儿学校找。据学校的门卫回忆,下午17时40分许,学校放学后,门前曾停过一辆无牌的黑色轿车,先后有一胖一瘦两个人接走一个头扎小辫的小姑娘。根据门卫的描述衣着打扮以及扎着的小辫,正是她们的女儿珊珊。这可怎么办啊?女儿可能被人绑架了,程晓英立时感觉一阵眩晕,倒在了丈夫王顺发的怀中。王顺发扶着妻子到车里,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只听到里面一个阴沉沙哑的声音:王顺发吗?你女儿在我们手中。要想女儿活命,快准备十万元,准备好后乖乖把钱放到人民公园入口处的第一个垃圾箱内。不要耍花招、不要报警,否则,你再也见不到你的女儿.王顺发连忙问对方你是谁?对方却挂断了电话。

女儿还是被人绑架了啊,这个咋办呀?程晓英哭出了声,祈求地望着丈夫。

还能咋办?给他们准备钱吧!王顺发斩钉截铁地说。十万元呀!毕竟也不是小数目啊!不如咱报警吧?让公安局帮咱破案找回女儿。程晓英说。

你笨呀!如果报案了,让坏蛋知道,他们伤害珊珊怎么办?钱重要还是人重要?王顺发对妻子晓英发起了脾气。不要再说了,你在家等着,我现在去筹款去。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开车出去了。

等丈夫走后,程晓英立刻打了辆出租车赶到了公安局报案。辖区发生勒索十万元的绑架案,性质恶劣,案情重大,事不宜迟。局长陈鹏飞当即要求刑警大队成立专案组迅速破案。周天民当即组织由崔栋、郭强、刘向阳等十余人组成的精干力量,有条不紊投入案件侦破工作。周天民亲自带领刘向阳等人到王顺发家及时掌握情况,一边安排崔栋、郭强等人迅速到市人民公园附近集结,坚持蹲点守候,争取将前去取款的绑匪抓个现形。

筹够了十万元巨款的王顺发回到家中,看到家里突然来了许多全副武装的警察,就立刻知道是妻子报了警,他显得很生气,但也没有办法,只好配合公安民警工作破案。周天民等人从犯罪嫌疑人打来的电话入手调查,发现该号码系外地的一个陌生号码,电话打了过去,却一直无法接通。周天民随时与潜伏人民公园的民警保持联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那边依旧没有传来绑匪出现的消息。爱女心切的王顺发急了,坚持要去送钱领人。周天民劝慰他再等一等,看绑匪还会不会打来电话。这时,王顺发的手机震动,上面显示一条信息:为防止你耍花招,我们不到人民公园取钱了。现在你开车上高速公路,到东郊的柳沟高速桥上,将钱扔下去。我们接到钱后就立刻放人,要不,后果自负。

王顺发当即回了条信息:我一时难以筹到十万元,求求你们,能不能少一点?

不行,一分钱也不能少。为了你女儿的安全,你自己看着办吧!对方又来条信息,冰冷地说道,丝毫不容商量。

周天民给王顺发使了个眼色,让他设法稳住绑匪。那好吧,拜托你不要动我女儿,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给你弄款。王顺发怀着恳切的心情回了信息过去。

周天民当即在电台呼叫崔栋,赶快撤离,要以最快速度向柳沟大桥进发。

一座长长大桥横跨涧沟上面,桥上车来车往。

时值傍晚,崔栋带人赶到柳沟大桥,勘探好地形后,很快安排人员埋伏了起来。桥下有只有三、四个男孩、女孩在逮小鱼玩,不象是绑匪。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动静。

突然一个手提编织袋的男子从山走了上来。站住,干什么的?崔栋一声大喊,并赶上前去。

我是来这里逮兔的,这里的兔比较多。来人不慌不忙地说。崔栋对此人上前仔细打量了一番,看不出有什么异常,说:天要黑了,没事不要在这里转悠,毕竟在高速路旁,不安全!

是、是。你们这么多警察在这里干什么?要抓什么坏人吗?那人问道。

没什么事,你赶快走吧,崔栋催着那人快走,眼睛则死死盯着桥下,静等绑匪的身影出现。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三十分钟......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桥下的那几个青年男孩、女孩也早已走了,却其他连个人影也没见到。这时,队长周天民的电话打了过来,询问现场可有动静,崔栋焦燥地说:别说是人了,连只鸟也没见到。会不会是绑匪在耍花招?

你想一想,看刚才你们周围有什么人出现?周天民在电话中说道。

没有别人,就是刚才有几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女孩在桥下逮鱼玩,不过看他们不象是绑匪崔栋说。

你再想好好地想想,看是否还有其他人来过?周天民在那端焦急地询问。

另外还有个逮兔的人刚走。崔栋说。

逮兔的?他手里拿有什么东西没有?周天民问道。

他拿着一条编织袋。崔栋回答说。

笨蛋!这人肯定是等着来取钱的绑匪,你们太大意啦周天民发火地说道。你等着,我马上过去。搁了电话就急急向柳沟大桥赶发。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段华峰,1973年出生,大专学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