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千金咬狂徒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1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大英皇朝 开陵八年 冬日才过开陵河两岸的杨柳就迫不及待吐出新芽整个开陵城在春风的吹拂下苏醒了一扫寒冬的冷冽河里碧波荡漾蓄满了春水暖煦的春风下一片太平盛世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大英皇朝 开陵八年

冬日才过开陵河两岸的杨柳就迫不及待吐出新芽整个开陵城在春风的吹拂下苏醒了一扫寒冬的冷冽河里碧波荡漾蓄满了春水暖煦的春风下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

开陵城是大英皇朝的首都居民百万帝王正当盛年又睿智英明因此举国上下的经济已繁华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只不过今晚文武百官云集的春酒宴上睿智英明的皇上喝醉了。

他失态他多话他脸红得像上了胭脂他甚至还大剌剌的打了酒嗝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损于他平日的英明因为明天又会是另外一天而明天他也依然会继续当一个勤政爱民的好君王。

丞相朕的好丞相你的小闺女还没婚配吧?皇上搭着右丞相的肩称兄道弟的问。

可是人家向来拘谨的相爷可就没他这位皇帝老爷这么自在了右丞相皇甫宁浑身紧绷的答道:回皇上的话小女不才至今仍待字闰中。

所谓伴君如伴虎他是臣子根本无从得知君主的想法。

过去这位英明主子在开拓江山时也是经过一番杀戮即便现在纡尊降贵的搭着他的肩难保下一秒不会有大不敬的帽子扣到他头上还是得小心点才是。

你太客气了爱卿。皇上笑得爽朗听闻爱卿的长千金秀外慧中三年前嫁至李尚书家中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佳评如潮想必爱卿的小闺女也和长千金一样贤德淑良吧。

皇甫宁汗颜道:没这回事臣的小闺女

一定很俊秀!皇上兴致高昂的截走了皇甫宁的话另一只手转而搭上丈人端奕王的肩兴高采烈的说下去。国丈国丈你是朕最敬佩的长辈追随先王为我朝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一出兵就能达到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的境界这份能耐与霸气天下有谁能敌?话说回来朕的小舅子也到了该婚配的年纪了吧皇后一直叮嘱朕要替国舅找个灵秀慧黠的才女依朕看就这样吧择日不如撞日丞相的闺女婚配端奕王府世子

听到这里皇甫宁和端奕王的眼神在皇帝老爷的下巴处交会同时感到头皮发麻。

端奕王的心里有一千个疑问──皇甫宁的闺女不是常在开陵城艳名远播的浑香楼里厮混吗?

皇甫宁的心里也有百般不情愿──端奕王府的世子狂放不羁这样的臭小子当他的女婿怕会损了他皇甫宁的好名声。

但有个醉醺醺的人才不管哩。

皇上绽开弥勒佛一般的笑容宣布朕命端奕王世子与右丞相闺女择日完婚!

***bbs.love.xs8.cn***bbs.love.xs8.cn***bbs.love.xs8.cn***

没错合该这样这样很合理一点也不奇怪。

她已经十六岁了想她姊姊出嫁时才十四岁她多自在了两年现在才被婚配也该满足了。

妳都听清楚了吗?皇甫夫人顶着一张严肃精致的丽容训诫着即将出阁的小女儿。

端奕王府不是等闲人家妳公公端奕王声名远播未来的夫君不但是世子将来也是世袭的王爷同时更是当今令狐皇后的胞弟嫁入端奕王府之后妳要好生服侍婆家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知道了吧?雅儿妳到底有没有在听?

当她听到女儿婚配端奕王府时简直是喜极欲狂。

她一直认为她的丈夫不会把初雅的婚事放在心上她将终身是丞相府的一根刺。

然而昨儿个夜里皇上居然龙心大悦的下旨赐婚她激动得几乎整夜没睡。!多年的折磨就快要结束了等初雅顺利嫁进端奕王府之后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不就是对夫君采野花的行径睁只眼闭只眼然后三年生两个白胖儿子吗?皇甫初雅吊儿郎当的回答。

她知道她的存在今娘有如芒刺在背但非得表现得这么明显吗?她将离开这里娘就这么高兴吗?

好歹她也是娘怀胎十月亲腹产下的孩子吧?

我知道对于妳夫君的人品妳并不满意。女儿嘲弄的口吻令皇甫夫人蹙起了细弯的柳眉。但妳要知道那里将是妳一辈子的避风港妳要学着去敬重他这样妳的日子会好过一点。

不会我觉得这样很好。皇甫初雅淡漠的笑了笑一双澄澈坦荡的眸子直视着母亲像我这样的人配那样的人才刚刚好不是吗?

嘴角虽然带笑但那倔傲的眸子却冰冷得恍如冰霜结在眼瞳里一点笑意都没有甚至有些嘲弄。

皇甫夫人强忍怒气看着女儿这种话妳只许在这里说踏出这个房间我要妳紧紧闭上嘴巴不然妳是知道后果的咱们娘儿俩

别扯上我。她冷冷的瞧着亲娘妳尽管去担心妳的荣华富贵不保但别扯上我我对妳的虚荣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虚荣?妳说我虚荣?她无法忍受这种说法十六年来她是为了谁在忍耐?难不成妳喜欢当乞丐?

皇甫初雅轻笑一声或许当乞丐还自在些。

她的嘴角扬起明清眼瞳看着窗棂外翠绿的茂密叶片午后的春阳好刺眼她彷佛在叶片的缝隙间看到了一张脸。

那是她的脸一张冷冷嘲笑世人没有笑意的脸。

***bbs.love.xs8.cn***bbs.love.xs8.cn***bbs.love.xs8.cn***

正午明亮的光线充满了端奕王府的花厅。

不管如何就算做表面功夫也好我都不许你在你未来妻子的面前露出马脚让皇甫宁那个老贼有理由来挞伐本王听到没有?

端奕王充满威猛之气的五官几乎扭成一团。

自从昨晚皇上下旨婚配后他就一直郁卒到现在不能想象自己将有个混迹坊的媳妇。

马脚?令狐狂玩味十足的瞇起了眼睛唇边咧开一个怪异的笑容。我看不出来我哪里有马脚请您赐教。

你这臭小子非要惹我不快是吗?那玩世不恭的态度马上触怒了端奕王。

他不懂优秀如他为什么会生出这么狂浪的儿子?

如果早知他长大会是这种德行倒不如一出世就掐死他。

有吗?令狐狂不太在意的笑了笑我不知道您这么容易就会不快小心上了年纪的人太常生气对身体不好哦。

端奕王恨恨的瞪着儿子。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被你气死!

那是早晚的事。令狐狂也接得很顺口但傲然的眸子笑意骤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然。

他早知道父亲偏心他兄长──也就是令狐家的长子嫡孙自他四岁有记忆起他就知道了。

他俊秀的兄长得到父亲全部的关注每当下朝回来父亲总是立即抱起大哥在怀中逗弄宠爱相形之下他就显得可有可无总是巴望着一个拥抱却从来得不到。

连他母后也一样因为长子受丈夫宠爱她也就加备疼宠长子希望母凭子贵更加巩固自己在府里众多侍妾中的地位。

你、你这臭小子──端奕王按住胸口也不知道身体哪里有毛病每次被这小子一激就会心痛。

有吗?哪里臭了香得很。他作势嗅闻自己的衣袖露出一个芳香怡人似的笑容。

其实他笑起来很好看很俊帅也很有魅力只是他知道自己从来不曾真的开心笑过。

他不想故作冷酷只是一个自小缺少爱的人内心注定是有残缺的。

他不太信任所谓的爱就连亲生父母都会有所偏袒还有什么爱是人间永恒不变的?

生下你──端奕王颓然长叹心灰意冷的说:真的是我令狐宗一生最大的败笔。

令狐狂的心紧紧一抽唇角却蓦地上扬。

很好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他老早就知道自己是多余的根本不必为此感到悲哀但他的心却该死的隐隐作疼。

就算是败笔您也甩脱不掉我了不是吗?他无所谓的笑了一笑。

端奕王重重一哼除了顶撞我你还会什么?

要我一样一样念给您听吗?令狐狂徐徐微笑真的扳着手指认真细数骑马、射箭、弈棋、打马球、狩猎、豪饮、豪赌、寻欢、作乐

给我住嘴。真是越说越不象话了。成亲之后你最好警惕着点你要知道皇上有多倚重皇甫宁那个老家伙不要让令狐家蒙羞也不要给皇后惹出麻烦若你想要纳妾我没意见反正皇甫宁的闺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您这是在批评自己的准子媳吗?令狐狂挑衅中带着精准的尖锐询问。

端奕王一愣随即厌恶的皱起了眉头心烦的挥挥手去去去你走吧记住我今天对你说的话其余的就免了吧反正你永远不及你大哥的一半

令狐狂踱着懒洋洋的散漫步子离开了花厅他的唇际始终带着笑一种嘲弄至极又悲凉至极的笑。

是的他永远不及他大哥的一半但他情愿十年前病死的人是他而不是大哥。

***bbs.love.xs8.cn***bbs.love.xs8.cn***bbs.love.xs8.cn***

主屋里有花厅与内室跟丞相府的摆设差不多都很雅致高贵空气中还散发着淡淡的怡人香气让人一踏进这里就觉得很舒服。

皇甫初雅端坐在满是大红喜幛的洞房里六支又高又粗的喜烛已经化成六摊红色的烛泪。

从今天开始她的身分将从皇甫家的千金小姐变成端奕王府的世子妃。她已经不再是个少女而是少妇了。

她的婚事来得突然好友们都不相信皇上赐婚这种天大的不幸会降临在她头上。

但事实就是发生了除非她想害皇甫家满门抄斩否则她尽可以抗旨毁婚但她并没有那么打算所以现在她坐在这里等待未曾谋面过的令狐狂来为她掀起凤冠上的喜帕。

回想起前几天正好是她们兰花会每半个月聚会一次的日子她顺道宣布了自己的喜讯没意外的引起一片哗然之声。

初、初、初雅──纱纱受惊颇大妳、妳真的要嫁给令狐狂那个大烂人吗?

纱纱本为柳家武馆的杂役什么工作都要做但去年钓到开陵城最大的一尾金龟婿──骏王府的小王爷南宫忍现在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并且相信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女人。

初雅当然要嫁。顾衣儿奇怪的看了问白痴话的纱纱一眼。难道妳没听刭吗?是皇上指婚。

纱纱还是阖不上嘴巴可是、可是令狐狂的风评很差。

听到纱纱这么替她担心皇甫初雅笑了情不自伸手过去捏了捏纱纱的脸颊。单纯又可爱的纱纱我的风评也不遑多让。

话是没错但她总觉得怪怪的好姊妹淘初雅要嫁人了为什么她总觉得不对劲呢?

她真是太不应该了想当初她要嫁人的时候大家都好替她高兴现在她不该是这种态度才对。

是不是觉得我一辈子都不会嫁人?皇甫初雅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问。

对对。纱纱连忙点头。

是不是觉得如果要嫁也不是我嫁人而是人嫁我?闲散的喝了口茶她再问。

对对对!纱纱点头如捣蒜外加崇拜的眼光。妳怎么知道?

妳真以为我是男人。她拍了纱纱额际一下虽然她现在贵为骏王府的小王妃可是因为实在一点派头都没有所以她们还是把她当柳家武馆的杂役耍着玩玩。

虽然我没纱纱那种想法但一想到初雅妳要相夫教子也是觉得怪怪的。温温雅雅的白妆丞说道。

她是开陵首富之女自小被捧在掌心长大却无半点娇气只是有点不切实际常爱幻想。

总而言之祝福妳初雅。自古以来咱们女子的命运便是如此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相信妳无论是嫁给什么人都可以活出自己的精采大家一起举杯来恭喜初雅吧。

结尾的是她们兰花会最俊秀、最知书达理也最蕙质兰心的宋兮冽她是当今左丞相的掌上明珠追求者众大家都在臆测将来她不知会嫁给多么冠伦卓绝的才子呢。

以上就是兰花会所有成员她们五人是在当今令狐皇后开办的女学堂翠微府结识的一见如故义结金兰因此附庸风雅地将她们的聚会命名为兰花会专门商讨如何铲除开陵城里的地痞流氓和商。

过去令狐狂也曾在她们的讨论范围里只不过他狂傲归狂傲却没什么十恶不赦的地方比起那开陵城永远的恶棍西门恶根本不算什么。

幸好她们未曾想计谋对付令狐狂否则这洞房花烛夜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哩。

不知这令狐狂究竟生得什么样?

她自嘲的一笑不管生得是圆是扁她都得接受不是吗?

想到今早她这个新嫁娘拜别双亲时她娘连滴安慰的泪都没掉庄重美丽的面孔上有的只是如释重负而她爹甚至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

她好欣羡纱纱成亲那天柳馆主眼泪连连依依不舍的直送到门口等到迎娶的队伍一走又哭了好半天那种不舍女儿出嫁的真情流露真叫她好生羡慕。

聪明的兮冽常说她有不可告人的心事是的她是有不可告人的心事就连兰花会的成员也说不得她知道她将永生背负这个她无法选择的包袱

皇甫初雅在哪?!

她的思维被无礼的呼喊打断有人走进喜房几乎是不客气的甩门声随之而来声音的主人大步来到她跟前。

她凤冠上的喜帕被刷地掀开不正确来说应该是被掀飞落地她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与怜惜。

她愠怒的瞪视着对方明澈的眼眸传达着怒火。

蓦然之间她愣了愣。

他有着讥诮的唇线张狂的轮廓一双星般的眼眸写着傲然她的内心一阵激荡那双眼瞳好熟悉她好像在哪里看过

这令狐狂为何跟她这么像?

觉得难堪吗?

他托起她巴掌大的瓜子脸灼灼盯视她。

她的双眉、星眸湛然有着清妍的神态他的心一动摘掉她头上庸俗的珠冠瞬间她乌黑亮泽的秀发如瀑披下。

这就是皇甫初雅他令狐狂明媒正娶的妻子原来她长得这个样跟他想象中的名媛闺秀不大一样。

不知为何他讨厌艳丽的女子也讨厌脸圆眼圆俗称可爱的女子更加讨厌有几分姿色就自恃为冰山美人的女子。

皇甫初雅完全不在此范围内她独树一格有点冷有点傲有点懒洋洋但绝不是孤芳自赏的那一种。

他一定是刚刚在席上灌了太多酒否则怎么会忘了自己要冷落她的决定反而定睛看了她那么久呢?

满足你的张狂了吗?皇甫初雅神色自若的瞅着他没有半点寻常新嫁娘的娇羞与不安。

有一点。他扬唇笑了放开她的下巴踅身从桌上取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她故意微微邪气的笑看她。

她无言接过命令自己镇定一点只是一杯酒难不倒她的。

他执着酒杯坐近她有些嘲弄的将手绕进她的臂弯里张狂的笑意不减。喝完交杯酒我们就是夫妻了。

她知道自己连说不要的资格都没有喜娘在门外等着收丝帛如果没收着喜帕明天必然会满城风雨。

妳有意中人吗?他剑眉一抬很不客气的问她。

她本能蹙了下眉。

好奇怪的人不是说洞房花烛夜一刻值千金吗?问她这种不会改变任何现状的问题有意义吗?

你有吗?她浅浅勾了下唇角傲然反问明澈的眼瞳里有抹早熟的洞悉世事的嘲弄。

他挑了挑眉唇边尽是挑衅的笑。一百个。

好个自大狂她掀了掀唇瓣。哦略逊我一筹我不过一百零一个而已。

可惜妳现在是我的了。他发出得意又低沉的笑声。妳那一百零一个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我倒不这么想。她微笑出声毫不认输我嫁进端奕王府是在替一百个女人承受苦难是在做功德。

他的兴致忽然被她的伶俐与胆识挑起了。

她绝不是他一意孤行以冷落就可以摆平的那种女子他故意张露的狂妄也吓不倒她说不定冷落她她反倒自在这样可就达不到他与老头子作对的目的了。

听过出嫁从夫这句话吗?他又更接近她一些。

听过。她抬眼看他想着他的极限在哪里也想着他什么时候才会知道她并不介意他怎么对待她即使是毫不怜惜也无所谓。但我当说的人在放屁。

他狂笑一声。

哈我也这么想所以从今开始妳不必听我的妳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妳甚至可以不必起床向王爷王妃请安我令狐狂说到做到绝不会责怪妳半句现在就让我们把这交杯酒喝掉然后圆房给大家一个交代吧!

她没意见反正早晚得成真夫妻她也想速战速决反正奶娘说眼睛一闭就没事了跟这个狂妄痞子在这里抬杠对她而言也是浪费时间和精神她已经很累了只想睡个好觉。

手微勾令狐狂豪迈的干了杯中酒同一时间她也喝掉了杯中酒两人同时将空杯往旁一丢杯碎的声音随之响起。

看到与自己如出一辙的举动令狐狂的眼瞳漾起一抹意外随即泛起笑意。

他牵动了下唇角。

这个皇甫初雅他相信自己与她的洞房会很有趣。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