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霸宠小娇娃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1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由书包网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 《霸宠小娇娃》作者:秋如意 文案: 当苦命小白菜重生在仇人身边:别以为她小就软弱无能,作为“婴儿凶器”一样整到你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由书包网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

《霸宠小娇娃》作者:秋如意

文案:

当苦命小白菜重生在仇人身边:别以为她小就软弱无能,作为“婴儿凶器”一样整到你黑道天翻地覆!从此,小婴儿开始了夺命连环杀【重口味】超华丽黑帮生活。

【主要剧情】

18岁的童小优死于一场黑帮仇杀。

没料到再次睁开眼,居然变成了刚刚挤出女人子宫的婴儿。

三个月后,她被送到了杀死自己的仇人手中,从此开始了报复性谋杀与自杀的坎坷生活。

20岁的韩希宸已经是统领欧亚黑道黑龙组的老大。

七年前道上有句话:宁愿吞枪自杀,也不要落到韩希宸手里生不如死。

刚刚坐上真龙椅,整个黑道为之欢腾,开了十天十夜的流水席为他庆祝,没料到这一天他收到最奇特的贺礼,竟然是个白嫩嫩、粉扑扑的小奶娃。

童小优重生成为最横行霸道霹雳无敌我行我束狡诈邪恶的黑龙组大小姐——韩小优。

此后,黑龙组陷入了真正的水深火热中……

七年后道上有句话:宁可犯上黑龙韩希宸,也不要招惹小魔女韩小优。

【黑龙组育儿血泪史】

呜哇……啪——

一蓬奶汁直直喷在男人脸上

“咯咯咯……咯咯咕……”

太爽了太爽了,正中目标!

“小混蛋——”

大手扯掉了领扣,一把脱下黑衬衣,露出一副精壮结实的胸膛,哐啷一声弹开腰扣,在小奶娃啊地尖叫声中,褪下黑色长裤。

妈呀,这个大变态,他想干嘛!

“闯了祸,就想一跑了之!”

“呸呸哇……”流氓,放手!

“我现在就让你明白,这里谁说了算。”

“啊……啊啊啊啊——”

“该死的……小东西……”

韩希宸死咬着牙,压抑着想要掐死怀中小鬼的冲动,弱得要死这腿劲儿还挺大,竟然踢到他的……

——选自第14章

“大小姐,叫帅哥,帅——哥!”

“哟——汪!”

“大小姐,叫叔叔,叔——叔!”

“哟——汪!”

“小宝贝,叫姐姐,姐……”

“哟——哟——汪!”

男人坐下后,托着小奶娃看了半晌,眸色平静沉定,宛如一片深邃的大海,无人能窥到海下隐藏着多少暗礁骇浪。

这男人想干嘛,讨厌!

“听着,叫韩——希——宸!”

这男人,疯了!

(想知道宝宝叫的什么,请看正文第25章)

——选自第22章

【小魔女霹雳成长史】

待续……

【宠爱?孽爱?真爱?】

十六岁前,他是她的仇人,她叫他杀人狂,大流氓,韩希宸,爸爸。

十六岁后,她是他的爱人,他叫她小滚球,小东西,韩小优,优优。

那一夜,他砸碎禁锢两人十六年的道德枷锁,将她吞噬怠尽。

“优优,你就是上帝从我身上取走的那根骨,今天该是我讨回来的时候了!”

【一句话简介】

前世,他杀了她全家;今生,他又杀了她全家。他们聚散离合二十余载,怎样也逃不脱这孽火倾天,她决定用他的爱报复他一辈子,却突然传来他的噩耗……

【文型文风】

正剧,腹黑洗具,深情宠溺,甜蜜温馨,黑帮情仇,挖心虐肺,美满幸福大结局。

情感冲击力大,起伏大,极甜极虐交错滴超华丽重口味!承受力弱理解力差滴卫道士三观控请慎重选择,忍受不了请点XX走人,攻击文风留言一律删除,谢谢欣赏!

☆、001.魔鬼天使

女孩子的十八岁,是一个什么样的年龄呢?

像花儿一样美,青春,靓丽,纤细,穿着可爱的蓬蓬裙,头发烫成漂亮的大波浪,或者挑染着各种瑰丽可爱的颜色,渴望拥有独特的风情,吸引更多人的眼光。

这时候,童小优仅有母亲的旧衣服,改小了穿,就两件。头发因为长年营养不良,褐黄开叉,像他们住了十几年的筒子楼墙面。

当其他人在明亮宽敞的教室里读书时,她正背着厚厚一撂补习班招生资料,守在校门口派发。

放学的孩子看电影,泡水吧,喝五元一杯的奶茶,吃十元一个的香炸鸡腿堡。她正喝着白开水,心里算了又算,终于买了垂涎已久的考馍馍,又甜又脆,面上还撒了一层白芝麻。芝麻可是很贵的香料,她觉得这五毛钱的馍馍太值了。

终于领到了派传单的三十元工钱,她小心翼翼地帖身藏好,高兴又满足地回家了。

“NIKE今年夏季的新版板鞋港城已经有得卖了,这回模拟考我升了三名,我老爸说回来就给我带一双,才一千多。”

“真的吗?哇呜,我也好喜欢那个款。都不知道沙城这里什么时候有的卖呢!到时候估计也要近三千块了。”

“瞧,咱们校草穿的就是这一款。帅啊!嘻,我让我老爸给我带的也是这一款,粉红色,情侣款。”

在无忧无虑的女孩子们钻进商场的金色大门时,小优趿拉着一双明显偏大洗得早看不出原色的板鞋,走在满地脏污的菜市场里,趁着收市大甩卖,精挑细选处理品里的精品,且毫不留情地疯狂大杀价。

“老板,一块钱我买三斤。呸,我家人就喜欢吃土豆怎么着了,你这都多陈的洞那么多,便宜点啦!这三根葱送我啦,那两颗开花的西兰花我帮你处理了。嘻嘻,老板,您真是七世大善人!”

小优觉得又占到大便宜,免费送上灿烂笑容,扎好包包往家里赶。

胖胖的老板只能摇头叹息,又送了她一根胡萝卜。菜市里的人都知道,这小丫头家里情况特殊,从十二三岁懂事起,就开始养家糊口了。

……

小优的家,在一片画满大大“拆”字的老式职工宿舍区里,周围全是残垣断壁,一幢拆了半边的五层楼上,燃着一盏小灯,起风的黑夜里,尤如鬼火,但看在她眼里,却充满了温暖和安心。

那是她的家啊,有妈妈,有弟弟。

“明哥,有啥事让小弟说一声就行,何必您还亲自跑这一趟。瞧我这地儿又脏又乱……您喝酒,吃肉,我这婆娘没脸没身材,就凉拌白肉手艺最正宗。”

“事情紧要,我必须亲自跟你说清楚,要出了差子,你全家的小命恐怕……”

小优一看厅里正吃香喝辣的父亲,气就不打一处来。好吃懒做,从不帖补家用,老带些不三不四的混混回家蹭吃蹭喝,浪费母亲磨破了手替人缝补衣服赚来的一点微薄家用。

她刚想进去把肉端回来,那是她想着今天用土豆烧来给小良进补的。快高考了,她和妈都盼着小良出人投地。

母亲拉住她,说里面的男人衣着不菲,有些身价,来时就甩了一千块,不像以往的小流氓。小优拗不过母亲,这时弟弟童小良回来了,她不得不跟着母亲一起瞒着小良,到隔壁吃饭。

饭后,照例和弟弟四处捡柴火,烧水洗澡。拆迁地早就断水断电,留下的人都是特困户,环境虽差,也抵过露宿街头。

在这样宁静的夏夜里,年青的心依然涌动着许多的美好憧憬,宛如星子般闪闪发亮。

“小优,有好东西。”一张大床中挂个布帘,划出男女有别。

接过帘子下推来的东西,小优兴奋地低叫,“哇,好漂亮的漫画,颜色好特别,这种风格像水墨画一样,跟你上次给我看的全部是硬线条的不一样唉!”

帘子下钻出一颗脑袋,五官和小优神似却更显俊美阳刚,浓眉大眼,挺鼻丰唇,轻轻一笑,已有几分花样美男的风范,“小优,我报考的警校有奖学金名额,到时候你和妈跟我一起。我再打工赚钱,你就可以学喜欢的绘画了。”

“好,我们一起努力。”

“嗯,加油!”

两只小手指勾在一起,扬起几乎一模一样的笑容,他们是双胞胎,那一份心灵相契的共鸣更甚任何亲人。

小优在油灯将熄时,依依不舍地合上了画册,抱着画册睡着了。

黑暗中,布帘被悄悄掀起,少年借着月色看着女孩恬静的睡脸,眼中透露出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眷恋。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让女孩过上好日子,做喜欢做的事,不再为生计奔波操劳。

……

高考日终于到了,小优早早起来和母亲一起给弟弟做了顿特别丰盛的早餐。

到考场时,小优拿出德芙巧克力塞给弟弟,“快吃一块,提神醒脑,活化细胞。”

“小优,我一定会成功的,你等我。”少年眼底藏过一抹碎亮的光,紧紧抱了下女孩。

“我家的校草是最棒最强大的,GOGO,加油!”小优很海气地拍拍弟弟的背。

校铃长鸣,少年才依依不舍地进了教室。小优在心里为小良祈祷,便又踏上了打工之路。

高考结束,小良自我感觉很好。全家都很高兴,父亲第一次拿出钱来请客搓馆子。多喝了几杯后,胡言乱语说要做一笔大生意,两个月后就有新房子住。对父亲这种不负责的大话,他们从不当真,听过就算。

可从这天起,小优的右眼皮一直跳,跳到了八月下旬的那个热死人的下午。

“……省气象局第三次发出橙色高温预警,个别单位开放高温假……近三天市内最高温度达42度,请广大市民做好防暑假降温措施。”

这时候,小优正冒着毒辣的太阳,在热气沸腾的柏油马路上,骑车送货。老板很好,给她塞了两瓶矿泉水,绕半个城市骑上三圈儿,成年男人也要累爬下了。可是想想小良万一没考到奖学金名额,学费就是个天文数字,能多赚点算点,有备无患。咬咬牙,继续加油!

“一、二、三……”

红闪闪的毛头钞呢,她第一次一天赚这么多钱。多亏她终于在三天前满18岁,正式成年,够上所有公司招工的年龄标准了。想着妈妈和小良看到一定会很惊讶,她就忍不住傻笑。

咦!怎么三张变六张了,哟,九张。

“小优,小优?”突然有人抱着她,声音很熟悉。

努力眨眨眼,终于看清楚那是一张和自己很像,却比自己又漂亮很多的少年面孔,正焦急心疼地看着她,“小良,你怎么来了?哦,你看,我今天赚了三百块耶!老板专门给我发的新钱,连号的,刚从银行取回来,还有机油味儿。你闻闻!”

“小优,你这个傻瓜!”小良紧紧抱住女孩。她满脸冷汗,嘴唇发白,明显中暑,却还傻傻笑着跟他献宝,心疼得声音都哽咽了。

“小良,我没事儿的,有霍香水。老板人真好,专门给员工准备的。”

少年压下心头**辣的翻涌,才说,“小优,我已经拿到通知书,我有奖学金了,你不用再打这种工了。”

“真的吗?哇呜,我就知道我们家校草是最棒的。”小优蹦起来,忍住晕眩感,“走。今天姐姐请你吃大餐,庆祝咱们家帅草得道高升!”

穷人家的孩子总是有了这顿担心下顿,即使在这样的好日子里,也舍不得挥霍浪费一分钱。姐弟俩到菜市买了平常都不敢吃的好菜,打算回家自己做,给父母一个惊喜。

回家前,路过一家大头帖小店时,小优强拉着小良走了进去。这是她向往好久的小玩艺儿,每天路过她都忍不住看那些漂亮可爱花花绿绿的图案,好想照一套啊!十元,对大多数孩子来说并不算什么,对她来说是站八小时派单所得的三分之一巨资了,哪里舍得。

“小良,说茄、子。”

咔嚓咔嚓的相机声,伴着女孩欢快的笑声,永远定格在男孩眼中。

谁会想到,这竟然是他们这一世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