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1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 楼小拾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是一摆满杯具的茶几 人家穿越还都有个温衾暖帐躺躺, 他穿越后一睁眼,就看见一柄长剑横在了脖子上 更要命的是对方还自称是他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楼小拾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是一摆满杯具的茶几

人家穿越还都有个温衾暖帐躺躺,

他穿越后一睁眼,就看见一柄长剑横在了脖子上

更要命的是对方还自称是他的“夫君”

刺激太大,楼小拾干脆两眼一闭昏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时,“大少奶奶”的头衔吧唧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霸着李家经济大权的叔叔一句走你~

楼小拾跟着“夫君”还有几个拖油瓶就被赶出了家门

李家大公子嚣张招摇,自负的不行又树敌良多

李家二公子自诩风流,左拥右抱流连于温柔乡

李家三公子脾气暴躁,整日舞刀弄枪花拳绣腿

李家四公子不学无术,摆弄古玩玉器游山玩水

跟在最后面的是一个才五岁大的小萝卜头

传说他是他的“后爹”

楼小拾仰天长啸——老天爷,不带这么玩人的!

都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

他也只能带着那几个二世祖走一步算一步了

好在他们还有几块地

经商是没指望了还是先种种地解决温饱吧!

且看楼小拾素手持家 一步步带领家人迈向致富的康庄大道

内容标签:种田文 穿越时空 乡村爱情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小拾,李横 ┃ 配角:李乔,李程,李舟,李夏,李三,村民 ┃ 其它:种田,农家生活——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作者:十日十月

好大的头!

上一刻还艳阳高照,下一刻天边的乌云便卷了过来,轰隆隆的雷声仿佛被黑云拦住,只有几声闷响,倒是闪电总能劈开乌云,在头顶炸个闪亮,豆大的雨点砸在石油马路上啪啪啪的,不一会,边道崖下就汇成一条小溪,靡靡的雨幕半遮住前方的车水马龙,远远看去竟有一种烟雨蒙蒙。

楼小拾躲在公交站牌下忍不住抱怨,竟忘了这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鞋里都能养鱼了,也不知是从鞋底渗进去的水,还是顺着脚踝灌进去的雨,即使头顶有公交站的遮雨棚,他也还是被斜着扫进来的雨浇湿了大半,周围人挤人,都想往后边钻,更有个小姑娘拿他当挡雨石,正正地缩在他的后面。

吹了半个小时的凉风了,楼小拾仍没等到他要搭乘的那辆公交汽车,忍不住瞥了瞥旁边的男子,一身黑色西装与周围的市井气味格格不入,连手里的大伞都是黑色的,气场更是强大到没有人站在他身边,除了被挤到边上的楼小拾。

“不好意思……”低沉的声音打断了楼小拾的走神,他连忙侧过头,旁边黑衣男子将伞往他跟前伸了伸,楼小拾有些腼腆,不知怎么谢绝对方的好意,男子却接着开口:“能帮我举下伞吗?我系下鞋带!”

楼小拾脸上有一丝尴尬,不过雨天里谁也没看出来,讪讪地接过那支大伞,男子弯下腰,楼小拾帮他举在头顶。

轰隆隆——天边发出战鼓般的怒吼,一道闪电如劈开了天空,一瞬间仿如白昼,闪电如银蛇般直冲他劈来,楼小拾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浑身剧痛,如置身在火海,耳边的嘈杂声渐渐远去。楼小拾一头栽进水洼,竟能看见水中颗粒般的杂质,人群爆发的惊呼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却听见黑伞落地时发出叮咚的清脆响声,如绽放的死亡花朵,打了几个圈的黑伞终于停了下来,他在这世界的最后一眼就是被雨水冲刷得锃亮伞尖。

妈的,哪家造伞厂在伞上按个这么大的金属头啊……

……

“你找来的这个人靠不靠谱啊?我看他生的细皮嫩肉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别到时再扯出一堆关系背景,不好收场啊!”一身灰色锦衣的中年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

“放心,绝对没问题!我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据说这厮脑子有问题,是被家人抛弃的……”对面的玄衣青年指了指头颅,接着说:“一个时辰前他醒来过一次,我看了,确实呆呆傻傻不甚清醒!”

“那就好,那就好!”山羊胡子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哼,李横不是说宁愿娶个男人也不娶我妹妹吗?那好,我就送他个男人,上次折辱我段家,这次我定让他加倍还来,成为全县城的笑柄!”

“甚好甚好!大哥处处比我强,当年李家家业传到他手上我也不应该有异议,但是看看他的几个儿子,一个个不学无术,整日游手好闲。我儿李哲比那几个败家子好百倍,却分不到任何家产……哼,分不到我不会自己抢啊!”

李哲?玄衣男子内心冷笑一声,还不也是一个花天酒地的二世祖,但男子嘴上却恭维道:“李老爷说的对,那几个废物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一声“李老爷”,让山羊胡子十分受用,这个称呼一直是李家当家的代名词:“气死当家这个罪名一压下来,那四个败家子被赶出家也没有人会有异议,毕竟在李府内,四个小子也树敌颇多,李三就是想帮他们也力挽狂澜了!”

“哈哈哈哈,这次还是多亏段公子的妙计啊!”

“哪里哪里……”玄衣男子眼睛一眯,嘴角也勾起好看的弧度,心里想的却是“这次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

鼓乐齐鸣,鞭炮声声,一行喜队敲敲打打,一路从淑浦县北边走到了东边,煞是热闹喜庆。没有迎亲队伍,只有一顶软轿,后面到是浩浩荡荡跟了一群人,不能说不体面。

“李家大少爷这次是真的娶亲了!”女子轻轻叹息,虽然李家公子声名都不算太好,但高大英俊又是富商之子,还是赢的了无数少女芳心暗许。

“听说上次拒绝段家小姐就是为了此人,李大公子倒也是个痴情的人!”另一个女子一脸憧憬,女人总是将事情往美好的方向想,无论事实究竟怎样,李家大公子排出困难终于娶到了心爱女子已成了全县的认定的事实。几真几假,连李府上的一些人都对此事深信不疑,只有当事的几个人才知道这只是一场名为“冲喜”的婚礼,毕竟李横才刚拒绝了段薇,这个理由说出去也比较好听,不至于太得罪段家。

喜宴上,一个个伸长脖子想看清李家大少的真命天女究竟是如何的国色天香,毕竟能让李大少看上的定是不俗不凡。谣言已经从超凡脱俗的富家千金到有着倾国倾城容颜的奇女子,甚至有人还说新嫁娘是皇室的公主。

嚯~是不是真的国色天香客人们不知道,但新嫁娘可真够壮的,一般女子站在昂藏七尺的李横旁边大都只到他手肘部位,可这被搀扶的新嫁娘,身高竟到了李横的下巴。肩也不窄,更有一双大脚露在了裙摆外面,鞋上绣了好大的一朵并蒂莲。

嗟~兴许人家就好这口呢!客人们交头接耳。

喜宴还没结束,李横李大少有着特殊爱好的传言就从李府传了出去。

李横穿着精致的大红喜服,头发整齐地束了起来,不开口说话,绝对的俊美潇洒,席上无数女儿碎了一颗心。

客人的笑声、道喜声、议论声嘈嘈杂杂,屋外的爆竹还在噼里啪啦鸣个不停,童子咏读着祝文,新娘新郎被牵到一起并排站好。李横不由得打量自己名义上的“娘子”,样貌看不见,喜帕遮着了,但遮不住对方的宽肩和粗腰,更别说那双大脚,连客人们看不清的露在袖子外面的手都是骨节分明,李横皱起了眉。

司仪喊了一声“礼拜”,客人们便逐渐安静了下来。

“一拜天地——”

李横面向堂外,新娘也被人搀扶着转了过去,两人齐齐下拜。

还是个病秧子?李横对自己娘子的嫌弃又添了一条。

“二拜高堂——”

新郎新娘转过身,高坐上的白发老人半闭着眼睛,要让人扶着才能坐正。

李横尽量压下眼中的不快,虽然他不信这些,但他是真的希望父亲的病情借着冲喜能有所好转,要不他也不会同意跟个没见过面的女子成亲。

“夫妻对拜——”

李横对这繁文缛节甚是厌烦,冲着对穿着面凤冠霞帔的女子一拜,敷衍的很。

“礼毕~送入洞房——”司仪亢声地喊道,底下叫好声起哄声响了一片,鞭炮再次点燃,还有礼花冲向天际。

当新郎被人送回洞房的时候,李横已经摇摇摆摆睁不开眼了,一群狐朋狗友灌了他不少的酒。推门进屋,只见一团红已经倒在了床上,刚好他也懒得再做其他步骤了,扯开大红的喜服,粗鲁地将人往里推了推,李横也钻进了被窝。

大侠,蛋定

楼小拾浑身难受,似乎身上还残留着被雷劈过的痛楚,忽然楼小拾感觉左脸一辣,疼得他在梦中都皱起了眉头,只能不甘不愿地睁开眼睛。

头顶上方是一个散着长发的男子,长的倒是不错,只是瞪着眼睛,连里面的血丝都看得一清二楚,周身是一阵刺鼻的酒臭味,楼小拾身子往后缩了一下,脖子上却碰到一片冰凉。

“大大大大侠,蛋定蛋定!咱有话好好说说说说,别动刀动枪,一看您那就是个好货色,是古董吧?别在磕了宝贝,收收收起来吧!”一柄泛着寒光的长剑横在楼小拾脖颈边。

“你怎么是男人,说!”上方的男子,声音有一丝暗哑。

“我我我怎么就不是男人啊!”对方听了楼小拾的话后,剑又往前送了几分,楼小拾僵着身子。

“你是谁,是谁派你来的?”男人目露凶光。

“我叫楼小拾,什么谁派我……哦,你说通过什么渠道来的啊?我是从智联上找到了这条招聘信息的!”楼小拾心想,这是什么路子?

“智联是谁?”

楼小拾长大嘴巴不知该如何回答。

“说!”楼小拾感觉一丝疼痛,剑刃已在脖子上划了一道浅印,好在长剑精致华美,还没开刃,剑柄上纹着复杂的图案,一看此剑就是装饰用的。

楼小拾怒了,一把抓住对方的手想将长剑拉远,身子也不停地挣动:“你又是谁,凭什么用剑对着我,我告你去信不信?”

“凭我是你名义上的夫君!”李横怒吼一声,俩人在床上就撕扯起来。李横还要下狠手,身下的人却突然不动了,表情先是像见到了怪物一般,然后环视屋子,仔细打量他,还伸出手掐了掐自己,松开手后脸蛋都红了,瞪着眼睛似乎受了重大打击,不等李横再说什么,两眼一闭就昏了过去。

……

李府下人匆匆将大红的帛绢换成了白色素缟,喜事转眼变成了丧事,每个人都是一脸愁云惨淡。出大事了,李家当家怕是要易主了。

“李家长子娶了个男人还气死了当家!”这件事在淑浦县传的沸沸扬扬,都快代替了人们见面打招呼的方式——嘿!听说了吗?李横那厮¥%¥%@#%*&……

结合之前的一些流言蜚语,李家大少爷李横有龙阳之好已成了事实,甚至之前跟他好过的女子都不愿意站出来替他辟谣,提起李横都一副闪闪躲躲的态度,更是坚定了人们对此事的认知。

你说你喜欢男人就喜欢吧,玩玩小倌养养娈童不就好了,做什么娶进家门败坏门风啊,李老爷子为此气得一命呜呼,真真没见过如此不孝的儿子,人们啐着唾沫,戳着李横脊梁背地骂。

“听说李横被赶出李家了!”茶楼里三教九流都有,一人提起李横,都纷纷投来了注意。

“赶的好!李二爷也够仁慈了,要是我,早就将那畜生打死了!”以前人们不敢议论李家的少爷,现在可不怕了,个个赞同地跟着起哄。

“李家二公子三公子四公子都被赶出来了!”

“早该赶出来了,一个个不学无术,就知道败家,要我说,就算没这事,李家若是传这四位公子任何一人手里,再大的家业也得败了!”

“就是就是,你不知道,上次在怡花楼,李乔有多嚣张,他……”

早看不惯李家四位公子的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