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王起|豆酱轶事(小小说)

2019年10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王起 我瞪着三轮车,带着一大桶豆酱进了防疫站的院。 弄屋里去吧。一位男化验员从口罩里过滤出发闷的声音。看样子他早就站在门口接应了。焦光相对,我发现这两只眼睛有点儿熟。见我盯着他看,他麻溜儿移开了视线。 我抱起一大桶豆酱,哈巴哈巴弄进化验室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王起

我瞪着三轮车,带着一大桶豆酱进了防疫站的院。

弄屋里去吧。一位男化验员从口罩里过滤出发闷的声音。看样子他早就站在门口接应了。焦光相对,我发现这两只眼睛有点儿熟。见我盯着他看,他麻溜儿移开了视线。

我抱起一大桶豆酱,哈巴哈巴弄进化验室里,见一男一女两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正在那里玩耍。化验员冲门后一只红色塑料桶一努嘴,说:倒满一桶就够了。化验用不了许多。

爸爸,男孩儿喯儿一下跳过来,这是给咱家的吗?

去去去,多嘴!化验员瞪了儿子一眼。

嘁,不是你叫我俩来抬豆酱的吗?男孩儿咕嘟着嘴晃到一边儿去了。

化验员瞪了儿子一眼。

倒完酱,我摘下汗津津的棉帽子放在桌子上,正想坐下来喘口气,没想到化验员下逐客令了:好啦,等会儿我就化验,你回去等结果吧。

回厂的路上,我觉得头皮凉飕飕的,吔嗬,把帽子落在防疫站了。我调转车头,来了个二进宫。由于我蹬速过猛,刚要拐进防疫站的大门的一刹那,差一点儿撞上从里边出来的人!我刹住车,定睛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用棍子抬着那只盛酱的桶,哈巴哈巴出来了。门里有人嘱咐:你俩记住,如果有人问,就说是买的啊他一抬头,见我回来了,先是一愣,随即镇静下来,脸一拉,眼一塌,慢条斯理的说:我不是告诉你回去等结果嘛,你怎么此时,他的口罩在一边的耳朵上耷拉着,我一看是一张熟悉的脸。那是一个多小时之前,我正在卖豆酱

同志,我是防疫站的,能不能先给我打30斤?随着话音,递过来一只红色塑料桶。

不行啊,你看大家都在排队我看着足有几十人的长队,有些为难。

照顾照顾嘛。他把桶往前举了举,我是防疫站的。我的工作很忙。他把防疫站三个字说的很重。

这个我们食品厂就怕防疫站找麻烦,便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他先打了。哪知排在前面的几个顾客不依了:谁也不准加塞!你忙别人就不忙吗?

是呀,你是防疫站的就该搞特权吗?

妈呀,好象马蜂窝里扬进一把沙子,顿时就炸窝了!我只好劝那人去排队。可他是铁豆子下锅油盐不进。他梆地把脚一跺,忿忿地走了!不一会儿,供销股股长老彭过来对我说,防疫站打来电话,让停止豆酱销售,赶紧带上一桶豆酱去化验

此时,我打量着这个人,心想:他妈的,你这是报复!可是,咱是食品厂,哪敢得罪防疫站?

哦,我把帽子落你这儿了。我压了压火气,装作若无其事的说。

哦哦,他尴尬的笑着说,你回来的正好,豆酱我已化验过了,各项指标基本合格,回去继续卖吧。

注:在那个还没有种植反季节蔬菜的年代,大葱蘸酱就是北方春季的新鲜蔬菜了。

(此篇旧作发表于《河北工人报》84年2月9日。现略有修改。)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