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女王要休夫最新章节

2019年10月1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经过一夜狂风暴雪的肆虐,a市的清晨笼罩在了一片皑皑白雪中。 许是因为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即便是天寒路滑,人们的热情依然没有减少半分。当天边刚刚露出一丝曙光,寂静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经过一夜狂风暴雪的肆虐,a市的清晨笼罩在了一片皑皑白雪中。

许是因为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即便是天寒路滑,人们的热情依然没有减少半分。当天边刚刚露出一丝曙光,寂静的城市便在一片扫帚的刷刷声和铁锹的咣当声中惊醒,在太阳普照大地的时候,街上的主干道已经开始车水马龙,可以正常通行了。

早上九点,蜷缩在被子里的江蝶在一阵震耳的闹铃声中缓缓探出了头,她迷蒙着双眼,熟练地将闹钟从床前的矮柜拿到手里,如同盲人般一阵摸索之后,世界终于安静了。

此刻的江蝶,意识是清醒的,但眼睛却疲惫得不愿意睁开。昨夜听着窗外的呼啸声胡思乱想了一夜,雪停了才有一丝睡意,确切地说,她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是在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才睡下了。

前几天,远在国外的唐阡发信息给她,说他会乘坐今天的航班回国。江蝶强迫自己故作镇定,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但她却清楚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某种期待。

多久了?三年了吧。

三年前,唐阡被他的父亲唐川送去了法国,一边进修课程,一边负责在法国创办分公司,唐阡被没收了所有的证件,两件事情完不成便要一直在法国待着。如今学业有成,法国公司也渐渐步入正轨并有专人负责,唐阡才终于被允许回国,以继承人的身份开始接任唐堂公司。

相隔万里的这三年,他们并没有完全断了联系,尽管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他们也希望能够从中捕捉到彼此的一些痕迹,以宽慰不能陪伴的落寞。

对于当年的那件事情,两人很默契地谁都不提起,仿佛不曾发生。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件事情就仿佛是一座活火山,一旦有人触碰就会爆发出灾难,那至今不明的真相只会让当年的悲剧愈演愈烈。

江蝶希望那件事情能够沉寂,沉寂到谁都不会想起,而唐阡却希望这次回国能够查出真相,还自己清白,也彻底扫除他与江蝶之间的障碍。

片刻回忆之后,江蝶才艰难地将眼睛打开一条缝隙,伴随着一道光亮钻进来,她不断地用手掌揉搓着双眼,一阵挣扎之后沉重的眼皮才渐渐适应了从沉睡到清醒的过程,这个时候离闹钟响起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所幸是自己开的小店,平日里有两名店员照应,不然江蝶的慵懒怕是连她自己都养不起。

彼时的江蝶终于睁大了双眼,但浓重的黑眼圈和红彤彤的眼球遮不住骨子里的疲惫。

她艰难地爬出被子,套上一件睡衣,赤脚踩着地毯走到窗边,右手抓紧深蓝色窗帘的一角向右用力一扯,哗的一声,厚重的窗帘被悉数移到最右侧的墙角,清澈的阳光穿过飘窗如入无人之境般填满了整个房间,江蝶下意识抬起左手挡在眼前,迷蒙了好一会才渐渐放下,低头看着阳光如同潺潺的流水扑在飘窗台面上,空气中浮动的颗粒在光照下,如同跳跃的细碎金沙。

缓缓抬眼,江蝶看到窗外白白点点的世界,深呼一口气,盘腿坐上了飘窗的台面,一边倾斜地靠在一旁的大玩具狗熊身上,一边拿起一旁的手机,输入开机密码,一条短信跃入眼帘:飞机中午十二点抵达,接机的只有唐陌,你也会来,对吗?

短信的发送时间是昨晚,大概是他登机之前。

江蝶心口一紧,她本不想去,就是怕碰到唐阡的爸爸妈妈,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唐阡的妈妈就特别不喜欢江蝶,要不是因为与她来往,她的儿子也不至于被冤枉,尽管警方已经证实,没有证据证明那件事情与唐阡有关,但也没有找到无关的证据。唐阡至今还背着黑锅,因为很多人以为当初他能够洗脱罪名是因为唐家的势力干涉,这些人里面就包括江蝶的亲哥哥江洛,当年受害人程晓溪的未婚夫。有这样的仇恨在,唐阡的妈妈又怎么可能放心让江蝶嫁入唐家。

江蝶思虑了片刻,终究还是放下了手机,没有做任何回复。她走到衣柜前,在面前的一堆衣服里撩拨了好一阵,终于选出了一件称心如意的,这才径直朝着卫生间走去。

半个小时后,身穿牛仔连衣裙的江蝶一身清爽地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她的长发明显已经被吹风机吹过,但又似乎没有完全吹干,带着淡淡的湿意交叉搭在胸前。眼眸里的疲惫淡去了很多,黑眼圈也被她略施淡妆地遮挡了一些,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略微收拾了片刻,她才从拿起一旁的白色羽绒服套在身上,拎起已经收拾好的小包走出了家门。

尽管阳光明媚,刚推开单元楼的玻璃门时,江蝶还是不自主地打了个颤,她扯扯衣袖,将拎着小包的右手往袖子里塞了塞,然后又将另一只手塞进温暖的羽绒服兜里,这才朝前走去。

小区里的积雪还有很多,但已经被清理出一条可容人步行的小道,一旁的空地上,有几对大人带着小孩在堆雪人,不时有阵阵嬉闹的声音传来,让江蝶忍不住地驻足观望了一会。

记得上次堆雪人还是很多年前,那时候有哥哥、有程晓溪、还有唐阡。

后来雪人堆着堆着竟变成了打雪仗,不知是玩得太累还是天气太冷,结束的时候四个人早已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头上、身上、甚至脖子里全都是雪。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意,放肆而满足。

想到这里,再看看雪地里欢笑的孩子,江蝶的嘴角扯过一丝无奈的笑意,下意识地吸吸气,立刻有一股冰冷的气息趁机钻进了鼻子,呛得她一阵难受,抬手揉了揉鼻尖,待酸涩感得到了缓解,她才撇过头继续走向小区的大门。

站在路边招了一下手,一辆出租车无声地停在了江蝶眼前,她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司机是一位很和蔼的大叔,他满脸笑意地问江蝶:小姑娘要去哪?

江蝶蹙眉思考了一下,轻声问道:从这里到机场,大概要多久?

“平时不到一个小时,但今天路况不好,可能会久一些。”大叔迅速答道。

江蝶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说:“去机场吧。”

话音刚落,出租车便快速离开之前的位置,朝着机场驶去。

车上,江蝶给自己的小店打了个电话,告诉店员今天上午不过去了。

放下电话,江蝶再次陷入了沉思,其实她心里有些忐忑,一旦见面,对于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她心乱如麻。

将头扭向窗外,看着路边的行人慢慢地倒退出视线,江蝶冥思苦想,却没有理清一点头绪。

由于路况不好,街上的车比平时慢了很多,她本可以早点出发,内心的纠结却一直让她墨迹到现在,她心想:能赶上就赶上,赶不上也只当作是命运安排吧。

命运安排?江蝶一阵苦笑,自己何时竟然也相信命运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