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穿越之复仇最新章节

2019年09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转眼,又是冬天了。 一阵阵北风裹挟着风雪刮来,给位于天都峰的华月庵装点上了一层雪白。 天微微亮,就从华月庵里走出了一名年轻但又消瘦的女子,她看了看天色,装了积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转眼,又是冬天了。

一阵阵北风裹挟着风雪刮来,给位于天都峰的华月庵装点上了一层雪白。

天微微亮,就从华月庵里走出了一名年轻但又消瘦的女子,她看了看天色,装了积雪回厨房,开始烧水做粥——平常人家用雪水泡茶是情趣,可对她来说,却是不得已之下的选择。

华月庵是一个小小的尼姑庵,不接外客,连女客都不接,庵里的尼姑,或者说住户……一共也只有两个而已。

赵晴做好了饭,将因为空空的米缸和所剩无几的柴禾而升起的绝望压下,端着粥就打开了一间屋子,在那里,正横躺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们母女两个,现在就在这远离人烟的华月庵里相依为命。

“娘,喝粥了。”赵晴开口,然后就看到床上的女人睁开了眼睛。

“晴儿……”那个女人叫了一声,这才慢慢地坐了起来,她长的不错,脸上却笼罩着一层不健康的苍白。

“娘,我做了粥。”赵晴朝着对方笑了笑开口。

“晴儿,都是娘不好,害苦了你。”那个女人开口,她真的很恨,恨自己当年有眼无珠……眼下,害了自己也就罢了,竟然还连累了自己的宝贝女儿……

“娘,这跟你没关系。”赵晴开口,手却握的越来越紧。

两年前,她还是赵家嫡女,更是跟王丞相的公子订了亲,可现在呢?她弟弟被高烧烧成了痴儿,她被退了亲,她们母女两个被被迫离开赵府,怕是要在这里终老一生了!

而且,母亲的病越来越重,要是再这么下去……

给母亲喂了粥,眼看着母亲体力不济地再次躺倒,随后昏昏沉沉地睡去,赵晴端着粥碗离开了这个屋子。

她回了厨房,盯着剩下的粥看了好一会儿以后,最终没有动口——山上的粮食已经吃完了,而送粮食的人,已经迟来了十天。

赵家的人,一个月会来送一次食物,除了仅够糊口的粮食,能再加一坛子咸菜都算得上的是好心肠了,现在还迟迟不送来……分明就是想要逼死她们母女两个!

想了想,赵晴拿了一把小刀,还是决定去附近找找有没有什么能入口的东西,她在这半年里已经想尽了法子在附近的野地里找吃食了,可是,就算她做了再多,也是找不来母亲需要的养身体的药材的……

赵晴在两年多以前,还是当朝三品大员赵平辉的嫡女,可如今……赵晴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到了如今,赵家的那些人,不管是绝情的父亲,鸠占鹊巢的小姨,还有抢了她的未婚夫的表妹以及那个小杂种,全都是她的敌人!

如今是冬天,赵晴又把衣物让给了母亲,这会儿穿的单薄的厉害,可是为了不被饿死,她还是不得不出门去找食物的。

不管是她能认得的野菜还是躲在泥洞里过冬的青蛙,对于现在的赵晴来说,只要能吃的,她就能入口!

只是,大雪封山,又能找到什么吃的?

冻红冻裂了的手脚已经失去了知觉,赵晴却没找到什么能吃的东西,不过倒是带回来了一些柴禾,明天,她又要给母亲吃什么才好?

赵晴打了个寒颤,红了眼眶,却看到一个挑着担子的人从山下走了上来,正是每个月会给他们送来食物的家丁!

“哟,大小姐,你这是倚门待客哪?”看到赵晴站在尼姑庵的门口,那家丁不屑地笑了笑伸手想去摸赵晴的脸。

赵晴飞快地往后退了几步,掩饰住了眼里的恨意,如果不是眼前这人要早早地回去复命,她怕是早就被……

“贱|人,你还装什么贞洁烈妇?不是早就被人开了苞了吗?”那个家丁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圈赵晴:“跟个大小姐办事,想必还是很有滋味的。”

赵晴知道他不会也不敢在山上久留,自己倒是不会有什么大碍的,更让她在意的,还是那些食物。

除了与往常没什么区别的一小袋粮食以外,还有……红绸?

“小贱|人,梦心小姐刚刚大婚,我们主母赏你一匹红绸,让你做衣服呢。”那个家丁不怀好意地笑了笑:“王丞相的公子那可真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啊,跟我们梦心小姐般配的很!”

王丞相的公子王安泽,原本是她的未婚夫,可现在……红绸,那个女人,是想要讽刺她吧?

赵晴一言不发,倒是让那个家丁无趣地扔下东西走了,眼看着对方走远了,赵晴方才放松了自己紧绷的身体。

如果不是母亲还在,她相信自己肯定会挥刀砍死眼前的这个人,然后再去找那家人报仇,可现在,母亲还在,弟弟虽然痴了,也还活着,她决不能那么任性……

将东西搬到厨房,即使是那一匹带着强烈的讽刺意味的红绸,赵晴也收好了——跟死亡相比,尊严又算得了什么?

处理好了一切,赵晴走进大堂,然后就看到了那尊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变得非常斑驳的菩萨。

原本,这里是有蒲团的,可她第一年过来的时候缺柴火又缺被子,却早就把蒲团拆了烧了,这会儿,赵晴就坐在了原本放蒲团的位置上,然后抬头看向那尊菩萨。

“他们成亲了,他们成亲了……那些不得好死的人,为什么都能得到一个好结局?”她的声音嘶哑,里面带着无边的恨意,却坚持住了没有哭——她已经哭不出来了!

十八年前,她的父亲赵平辉求娶张家远近闻名的二小姐,奈何二小姐看不上他,张家就把庶出的大小姐,也就是她的母亲嫁给了他的父亲。

此事原本跟她母亲无关,他父亲却一直迁怒母亲,好在弟弟出生以后,情况开始慢慢变好了,但是,在她小姨,不,那个女人的夫家败落以后,这情况却又急转而下了!

她父亲步步高升,那个女人的夫家却一再败落,最后那个女人的丈夫都早早死了,只能带着女儿来投靠她的母亲。

她母亲看在对方是自己的妹妹份上,留下了对方,却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女人勾搭上了她的父亲,让他的父亲为她神魂颠倒不说,就连那个女人的女儿,小小年纪也学会了一边陷害她一边勾搭她的未婚夫。

那时候,她和母亲就是傻的!竟然被骗的团团转,直到最后弟弟烧成了痴儿,她被诬陷跟家丁有染以后,两人这时候再恍然大悟,却已经来不及了!

她十六岁被扔上山,整整两年不能下山,曾经她也抗争过,但就算跑下了山……这里已经被赵家买下,她也只会被打一顿再扔上来罢了!而且,后来她的母亲一病不起,她又哪还敢再做别的?

别人都说,她母亲陷害二房心思恶毒,她小小年纪水性杨花,这样的两个女人,赵平辉没有把她们浸猪笼已经是仁厚了,可是只有她知道,真的该浸猪笼的,分明就是那个不要脸的以新寡之身勾引她的父亲,现在竟然还成了赵夫人的女人!

华月庵是一个尼姑庵,可是在这里,在菩萨面前,赵晴从未念过佛,事实上,她唯一做过的事情只有诅咒而已,诅咒那些人全都不得好死!

独自坐了一会儿,想到母亲可能已经醒了,赵晴从地上爬了起来,却不想因为体力不支而一阵晕眩,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一个声音:“赵晴,你想报仇吗?”

当然想!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